海岸线文学网 >武侠小说> 道门法则 > 第八十二章 老师遇险
    二月初一,赵然准备收假下山,一个是看看自己提出的红原道衙分设之策推行到了什么地步,另外也想打听打听,杜腾会推自己入天鹤宫任都管一事进展如何。

    刚刚出了大君山,赵然便接到了大师兄魏致真的飞符“速来大岩山,老师可能遇险。”

    赵然愣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老师身为大炼师,怎么可能遇险?难道老师和北道堂赵师伯当真打出真火来了?

    “哪个大岩山?”

    “贵州思南府,大岩山北二峰下,有片水梨子林。”

    青羽宝翅被老师锁在藏宝楼中,赵然一时取不到,忙招呼了灵雁,就要赶过去,想了想,干脆又去叫骆致清“三师兄,老师或许遇险了,大师兄让咱们速去贵州。”

    骆致清正在自己院中教导自家弟子,闻言之后向弟子袁临扔了一句“自己练。”便坐上灵雁,和赵然冲天而去。

    由松藩至思南府需要跨越整个川省,南归道人也知事情紧急,奋力展翅,傍晚前便赶到了思南府,赵然和魏致真飞符联络了一次,便找到了地头,那是一片两山夹谷的山坡上,高大的水梨子树一棵棵直指苍穹。

    赵然指挥着南归道人飞掠于树梢之上,不多时便看见一块卧牛般的青石上斜坐着的魏致真和青衣道人,于是稳稳落在二人面前。

    魏致真道“我和青衣从松藩一路而来,起先和老师还能飞符联系上,但老师一而再再而三让我们回去,不用管这件事,我们也不好硬拉着他回去,只能在后面远远跟着。若非怕老师和北道堂那位发生什么冲撞,我早就打道回府了。但我们跟到东川府的时候,忽然间丢了老师的踪迹,青衣便飞符询问北道堂那位……”

    青衣道人在旁抿嘴笑道“喊一声赵师伯很难么?”

    魏致真很认真的道“等她哪天不找老师的麻烦再说……”又接着转回正题“青衣和北道堂那位一联系,我们才知道,原来老师留下的所谓蛛丝马迹都是哄人的,引着我和青衣追到了东川,老师自个儿却早进了贵州。”

    赵然有点不敢置信“大师兄,你的意思,是说老师故意把你们引入歧途,带到了东川府,他自个儿溜贵州来了?”

    魏致真叹了口气“师弟,你见过这样的老师么?真是不靠谱啊。”

    赵然深以为然“大师兄,你身为掌门大弟子,要进谏啊!”

    魏致真点头“师弟所言甚是,此乃吾之过也。”

    青衣低着头走到一旁,别过脸去,紧绷着脸,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来,憋得很是辛苦。

    魏致真续道“北道堂那位修为还是不错的,没有被老师的故布疑阵所迷惑,也进了贵州,因她指点,我和青衣连忙北上,又在她的指点下,先去了毕节,再由毕节转道荔波,然后前往清平堡,接着是安顺,然后便是这里。”

    赵然从扳指中取出一份大明舆图,对照着魏致真所言的地名,划了一条不规则的路线,然后皱眉苦思。

    骆致清问“这几处都有哪些高道?”

    赵然白了他一眼“三师兄,老师不是来找人打架的。”

    青衣在旁边忍不住道“高道有没有我们不知,但景色当真美极!那杜鹃连成的百里山谷,那漳江沿岸的清秀叠嶂,一座座巍巍山顶的各色苗寨,还有彩河之上的天生石桥、洞窟、激流飞瀑,以及这里,满是花蕊的水梨子树林!江掌门这一路走来,景致实在是美不胜收!”

    赵然原本就没理清头绪,但听了青衣道人的感概,这下子更是蒙圈了“道人是说,我老师是来游山玩水来了?”

    青衣微笑否认“我可没这么说,我只是觉得,这些地方真的很美,我和魏师兄一路跟来,也常自看得驻足不前、流连忘返。”

    赵然再看向魏致真,魏致真无奈的摊了摊手“所以我才说老师不靠谱。”

    赵然想了想道“我记得之前大师兄你跟我说过,说老师似乎并非刻意避让赵师伯而离山,你怀疑他别有目的?”

    魏致真道“正是,避让北道堂那位就是个借口,我怀疑他来贵州别有深意。”

    以不想和赵丽娘斗法为由,离山后跑来贵州欣赏风光,可却又故意将魏致真引到了另一个方向,老师究竟在搞什么鬼?赵然思索片刻不得要领,只得催问“大师兄接着说,你怀疑老师遇险,是因为什么?”

    魏致真道“我们最后一次与北道堂那位联系,是进了思南府,确定了老师到过这大岩山后便赶了过来,但自此之后,与北道堂那位再也联系不上了。青衣用了高阶卫道符,再以她家传道术追查,我们最终抵达此处。”

    说着,魏致真拍了拍座下的卧牛青石“老师曾经在这块大石上坐过一阵子。”

    青衣补充“除了江掌门,还有另一个人也坐过这青石,我们怀疑是紧随在江掌门之后的赵师伯。”

    赵然想了想道“这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大师兄你为什么会怀疑老师遇险?”

    魏致真道“这不是明摆着吗?此类情况多半就是遇险了。”

    赵然不懂“怎么就明摆着了?此类情况是什么情况?怎么就多半遇险了?”

    魏致真问“你信不信我?”

    赵然睁大眼睛瞪着魏致真,良久之后,很无奈的败下阵来“行了行了,我信师兄,信师兄得永生!”

    魏致真满意道“这就对了。将你找来,是因为你从龙阳祖师那里学过梅花易数,你占卜一下,看看能否找出老师的方位。”

    赵然叫屈道“大师兄你不是吧?你明知道用梅花易数会损寿元的,我跟你说过的啊!”

    魏致真也不理他这茬,只是催促“快占一卦。”见赵然很不情愿,又正色道“你不是说也就折个三五时辰,最多三五天吗?跟老师的安危相比,你多活三五天又算得了什么?”

    赵然张口结舌,在这番严辞大义中无言以对,只得“惭愧”的低下头,掰着手指头无奈起卦。

http://www.fengyunla.com/54262/613591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engyunla.com 海岸线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fengyunla.com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