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网 >玄幻小说> 牧神记 > 第一三八一章 道祖与佛祖(第四更)
    “孟天师言重了。”

    老道主笑道:“延康国多半是简朴,不习惯大手大脚的花钱。这个小国刚刚崛起,习惯性的攒钱。想要让他们的财富化作流水还不简单?让货殖天宫继续造钱,造更多的天币,他们的财富自然而然的贬值。造多少天币,还不是天庭说的算?”

    孟云归哭笑不得:“老师,天庭的确可以造更多的钱,然而这些钱只会让天币在各大诸天贬值,价值越来越低!而且,这些天币,最终还是会流向元界,流入延康!最终,诸天万界的穷人活不下去,那就只有一条路。”

    他寒声道:“那就是造反!”

    “先是造诸天万界的诸神的反,造诸天万界主宰的反!诸天万界的诸神现在有钱,主宰更有钱,但是将来诸天万界造反的时候,他们不跟着造反,就要被造反的刁民杀头!根本没有第二条路!”

    “而诸天万界的诸神造反,主宰造反,那就是造天庭的反!”

    孟云归冷笑道:“到时候,诸天万界一起造反,这股浪潮,足以让天庭焦头烂额,一发不可收拾!天庭就算再强,能杀光诸天万界所有造反之人不成?到那时,民怨沸天,诸帝也不得不跟着反,天尊想要维持统治地位,便必须要退出一个人出来杀头,向天下人谢罪!”

    天庭老道主老神在在道:“孟天师以为,谁会被推出来杀头向天下人谢罪?”

    “此人必须地位极高,最低也是一位天尊。甚至……”

    孟云归不由打了个冷战,声音沙哑道:“甚至可能会是天帝陛下!”

    老道主淡淡道:“你觉得把天帝陛下推出去杀头,十天尊是高兴呢,还是伤心呢?”

    孟云归呆了呆,心中突然生出深深的恐惧。

    老道主笑眯眯的看着他,语重心长道:“孟天师,我知道你身居其位而谋其政,但是你还是看不清目前的局势。延康国是牧天尊的领地,牧天尊打算铸造立国,聚集诸天财富,但十天尊未尝不是在纵容他。纵使延康得到的财富再多,但实力依旧是追不上天庭。你觉得延康何时才能将诸天万界逼得不得不反?”

    孟云归沉声道:“不出百年。”

    “百年?太多了。以我之见,五十年内必反。”

    老道主淡淡道:“你精通术数,谋略,算计,但你还没有达到极致。十天尊等不了一百年,他们期望能够在五十年后,解决天帝,解决所有古神,扫清一切障碍!至于延康,能在五十年内成长为与天庭抗衡的庞然大物吗?”

    孟云归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而后又摇了摇头,道:“不能。”

    老道主继续道:“那么十天尊废帝之后,再平延康,不废吹灰之力。”

    孟云归不寒而栗。

    老道主笑道:“孟天师,你要揣摩上意,这件事,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将来改天换地,你也可以保全。你要知道,十天尊杀天帝,也需要一部分强者来谢罪祭天的。你想成为那个祭品吗?天师这一行很危险,历史上坐在你这个位子上的天师,已经换了十多茬。有些天师死得莫名其妙。”

    孟云归额头冷汗滚滚,不敢说话。

    老道主拍了拍他的肩头,转身走出偏殿,只留下孟云归颓然的坐在座位上。

    过了片刻,老道主来到瑶池小筑的别宫大殿,向一位老道人躬身道:“道祖。”

    那老道人正是道门道祖,正在落棋,抬头悠然道:“办妥了?”

    “孟云归深得道门术数三昧,见识极深,看出了将来五十年的天下大势流动。”

    天庭老道主赞道:“不过,我已经让他知晓厉害,他会瞒着不报。”

    道祖落棋,笑道:“他倘若执意上报,那么不得不请大和尚出马,把他的记忆洗一遍了。”

    对面,与他对弈的正是大梵天王佛,呵呵笑道:“孟云归是道门奇才,将来有望成为第一天师,他能看出牧天尊的手段,并不意外。倘若你们还不放心,我可以让他入梦一场,让他忘记这次经历。”

    “这倒不用。”

    道祖盯着棋盘,等他落子,笑道:“他知晓厉害,不会上报十天尊。而且,十天尊的确有谋逆之心,他们修成天庭在即,又炼成神器御天尊,肯定不会再把天帝推出来。他们想成为真正的天帝,也需要一个原因来除掉天帝,哪怕这个天帝只是一个仿造品。”

    大梵天王佛盯着棋盘,过了片刻,拂袖道:“输了,输了!你的术数太强,我下不过你!”

    他看着这瑶池小筑的别宫大殿,感慨道:“当年这里是牧天尊待御天尊传法之地,牧天尊在这里,将成神法传遍天下,立下无上功德。而今,来到这里缅怀他的功绩的神魔,却是不多了,以至于这里冷冷清清,只剩下我们两个老骨头在这里下棋。”

    道祖站起身来,低声道:“我还记得牧天尊在我的罗盘上拨了一下的情形,至今犹自回忆那神来一指。”

    大梵天王佛笑道:“我还记得他在我的钵堆满灵丹的情形,我讨灵丹,只是修行,他给了这么多,却不知我只需三两颗。于是我便直接给他无量劫经,只给他用,不传授他法。只是不知道他现在是否参悟出佛道天宫。”

    两人相视一笑。

    而在此时,秦牧通过灵能对迁桥来到造父天宫,石奇罗迎来,笑道:“牧天尊留步,可否去我宫中小晤片刻?”

    秦牧脸色大变,实在不想与他独处,正要推辞,石奇罗捏着小山般的大拳头,指骨噼里啪啦作响。

    秦牧只得与他一起走入天宫之中,两人落座,石奇罗叹了口气,道:“牧天尊,哀家暴露了,只怕十天尊都知晓哀家的身份了。”

    秦牧忍不住笑道:“娘娘为何自称哀家?”

    石奇罗幽怨的白他一眼,凄婉道:“人家死了丈夫,转世的丈夫也被你们流放了,当然自称哀家。牧天尊,你须得替人家想个主意,否则这次天盟大会,十天尊只怕便要拿哀家祭刀了!”

    秦牧正色道:“我虽是盟主,但也是自身难保,这次只怕连我也要……”

    石奇罗抓着他的手摇来摇去,险些把他摇的散架:“你帮帮哀家,哀家以身相许……”

    “且住!”

    秦牧脸色剧变,连忙道:“容我想想……我想出来了,你先撒手!”

    ————月底求月票啦,兄弟姐妹们,快过年了,有月票的赶紧投出来吧,宅猪过年上桌给你吃撒!~~

http://www.fengyunla.com/128436/611051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engyunla.com 海岸线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fengyunla.com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