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网 >玄幻小说> 牧神记 > 第一二八四章 不帮是帮(第二更)
    秦牧闻言心中微动,从琉璃青天幢的二十八诸天上方飞身而下,他在斜斜坠落的途中,眉心竖眼便已经张开。

    竖眼中太极原石被激发,与此同时太初之卵上无数符文亮起,嗡嗡嗡映照在太极神石上,太极神石转动。

    他眉心的那枚神眼的眼瞳立刻变成黑白二色,疯狂转动。

    嗡——

    一道黑白二光纠缠,光柱从天而降,斜照在那枯瘦身影的咽喉处。

    这道光柱照落,枯瘦身影的咽喉立刻石化,光柱移动,所过之处,他的身躯竟然在飞速的石化!

    秦牧斜斜飞来,待到脚踏实地,眉心竖眼的目光已经将他从头到脚照了一遍!

    那枯瘦身影整个人被化作一尊石像,一动不动。

    琉璃青天幢中所有人顿时只觉一阵轻松,那股恐怖的吸力消失,他们的气血不再流逝。

    江云间等年轻一辈的高手噼里啪啦从高空坠落,栽倒一地,一时间难以起身。

    初祖、烟儿等人也是心有余悸。

    秦牧犹自身形不停,围绕这尊石像飞速游走,竖眼目光一黑一白纠缠,照耀在他的全身各处,加强石化效果。

    呼——

    他抬起手来,石像飞起,秦牧仰起头,竖眼目光照耀在石像的脚底板上。

    咚,石像落地,秦牧继续游走,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够了,够了!牧天尊,可以停下来了!”

    石像中传来卵中太始的声音,叫道:“他的身体已经完全石化,连元神也石化了,没必要再照下去了!快想个办法,把我弄出来!”

    秦牧脚步停下,松了口气,整个人几乎瘫软倒地,索性往地上一趟呼呼喘气。

    刚才实在太凶险了,若非太始之卵主动被那枯瘦身影吞噬,主动以卵中太始之气让他吸收,又提前秦牧以太极之道质能转变,秦牧等人根本没有任何胜算。

    太始之道加上太极之道,这才解决了大黑木的最大危机!

    “牧天尊,快点搭救我出来,我好像被卡在他的喉咙里了。”

    石像的咽喉中传来卵中太始闷声闷气的声音,道:“这石像太硬了,我动弹不了。牧天尊?牧天尊,你还在吗……你不会是丢下我跑掉了吧?”

    烟儿飞速赶来,化作龙雀,探出鸟爪伸入石像的大口之中向外抠,抠了半晌,总算把太始之卵从石像口中抠出。

    太始之卵落地,滚动两周,发现自己没有大碍,这才放下心来,道:“好险,好险!可惜,我折损了一部分太始之气,牧天尊,你须得补偿我!”

    秦牧躺在那里继续呼呼喘气,他还是头一次感觉如此劳累,累得恨不得死掉。

    太始之卵杵在他旁边。

    只见天空泛白,这一夜终于要过去了。

    众人见状,都放下心来,一个个坐在地上,或者躺下,或者依靠彼此,或者靠在山石上,他们太累了。

    这一夜过得惊心动魄。

    秦牧恢复一些力气,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围绕那尊张着大嘴的石像走了几周,发现石像被定在那里好端端的,没有什么变化,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太易道兄还是没来……”秦牧有些失望。

    “你信他,还不如信太极那个嘴上没谱的家伙。”

    卵中太始道:“他肯定是不知躲在哪里瑟瑟发抖去了。”

    秦牧失笑,摇了摇头。药师忙来忙去,为众人治疗伤势,众人总算一一恢复过来。

    这一夜,太凶险了,他们回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

    他们爬出这片山谷,阳光照来,竟是如此明媚,让人心醉。

    “活着真好。”哑巴眯着眼睛感慨道。

    秦牧远眺,只见又有几座大黑山裂开了,冒出皑皑白气,一个少年提着水桶正在赶过去。

    他脸色一黑,走上前去,那少年放下水桶,笑道:“牧天尊,一夜安好?现在,你应该知道这大黑木下埋葬的是什么了吧?”

    秦牧立在他的身边,沉默片刻,道:“道兄说要前来支援的。”

    “我只说要来相帮,没有说亲自动手。”

    那少年从桶里抽出柳枝,在裂开的大黑山上洒水,道:“我在上面为你们鼓气助威,也是相帮。”

    秦牧气结,正要说话,却见那裂开的大黑山慢慢的合拢。

    “帮你的最佳办法,不是帮你击退上一个宇宙的强者,而是帮你认识到你所要面对的敌人是谁。占据了大黑木,成为大黑木的主人,便要面对这一切。”

    少年太易一边撒着水,一边道:“倘若连这一点也意识不到,你怎么可能帮助我阻截这些史前的怪物入侵?他们之中有极为强大的存在,甚至可以制造出虚空兽送到这里来,为了进入这个宇宙而不择手段。你倘若连昨晚的小小考验也过不去,那就没有资格占据这里。”

    他将水桶和柳枝递给秦牧,似笑非笑道:“牧天尊,十万黑山的主人,你的山头裂开了,自己来修补罢。”

    秦牧接过水桶和柳枝,学他一般用柳枝醮水洒在黑山的裂缝中,黑山的裂缝中有令人触目惊心的恐怖景象,像是有什么可怕的生物从里面往外爬,利爪留下的痕迹。

    “昨晚我不现身,还有另一重用意。”

    少年太易一边指点他如何倾洒桶中的水修复黑山,一边继续道:“那就是太始道友。太始道友毕竟是被太初镇压了这么多年,他的心思已经不再单纯不再纯粹。他最羡慕的人其实不是我,而是镇压他的太初。”

    秦牧静静地听着。

    “他想成为另一个太初,成为整个宇宙的主宰。”

    少年太易道:“他在你的眉心中与太素的对话,商谈的其实是如何从你手中脱身,如何夺回自己的矿脉,以及将来如何联手,执掌天下。甚至他们还商议,太始称帝,太素为帝后娘娘。”

    秦牧停下来,想了想,笑道:“理当如此。我一直在猜测他与太素商议了什么,早已做好最坏的打算。”

    少年太易道:“我昨晚倘若出手帮了你,太始还会帮你吗?”

    秦牧怔了怔,看向远处,太始之卵被喜欢照顾人的烟儿放在一座山头上,勤快的龙雀四处搜寻些树枝树叶,打算给这个卵建个鸟巢,然后蹲在卵上面把太始之卵孵化。

    秦牧不禁摇头失笑。

    “现在的太始,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摆脱太初镇压的太始了,他在慢慢的被你感化。”

    少年太易道:“这是一件好事。他现在已经意识到了这个宇宙孕育他,赋予他的职责所在。他心中的**和野心在渐渐消退。你看,他现在很平和了。”

    秦牧看去,鸟巢中的太始之卵趁着烟儿没看到,在悄悄的溜走,然后又被勤快的烟儿抓了回来塞回鸟巢里。

    “我若是帮你了,太始就会变成另一个太始,将来他出世之后,为祸之甚犹胜太初!”

    少年太易淡淡道:“所以,我选择用不帮来帮你。”

http://www.fengyunla.com/128436/606288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engyunla.com 海岸线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fengyunla.com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