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行天

首页
第六百九十一章 奇特的力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咚咚咚。

    心跳的每一次跳动,佘妤周身空气都会泛起一层透明的涟漪。一朵梅花从她眉心出悄然浮现,它的颜色是如此纯正鲜艳,娇艳欲滴,宛如活物,总是让人生出花瓣在颤动的错觉。

    淡淡的黑烟,萦绕在她身旁。

    长长的眼睫毛颤动一下,她缓缓睁开眼睛,淡金色眼瞳在阳光下,异常醒目冰冷。

    周身涟漪无声抚平,无处不在的心跳声淡隐而去,静止的风开始流动。天空漂浮的少女,一袭红衣在风中猎猎作响,氤氲散开的淡淡黑雾好似刚刚踏夜归来,捎来几许夜色。

    一切看上去都是如此祥和宁静,赤瞳却感受到危险。

    他没有慌乱。

    身为魔神,看人类犹如人类看蝼蚁。他惊讶暗中有人长期在研究他,恍然明白前途荆棘密布险恶万分,但他是魔神。

    一个诞生在蛮荒偏僻山谷之的小魔神。

    可就在那个小小的山丘,他曾见过大海席卷入天,见过剑光绞碎天空,见过绚烂修真时代落下的余晖。漫长的岁月里,他没有养尊处优,而是处心积虑壮大自己。

    他有足够的底牌。

    赤瞳的神情愈发恬静,无悲无喜,深红如血的眼眸此刻异常清澈剔透。

    头顶漫天的红光,正在渐渐变淡。

    佘妤有些恍惚。

    奇特的感受如同潮水从身体每一个角落里涌来,紧紧包裹着她。这是自己的身体吗?她简直不敢置信。勃勃生机充斥每一寸血肉,它蕴含无穷无尽的力量,娇小的躯体里隐藏着一座浩瀚汪洋,她甚至觉得自己能够折断一座山峰。

    不仅如此。

    风拂过地面草丛的簌簌声,虫蚁爬过草茎,无数细微纷繁的声音,从远而今在她的脑海中铺展开来。丝丝缕缕的水元力升腾而上,随风而动,无数小水滴悄然孕育汇集,化成白云。

    呈现在佘妤面前的,是一副全新的画卷。

    她像是走入一个新的世界。

    无数惊叹和难言震撼纷至沓来,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膛。她的皮肤变得更加雪白细腻,闪动着奇异的诱人光泽,连佘妤的目光都一时之间难以挪开。

    手掌按在雪白高耸的胸脯上。

    心脏强有力的跳动隔着肌肤传达到她手掌,她心中疑惑不解。

    佘妤在修炼上的天赋一向少有人及。她修炼的【星神惑】被称为神殿最深奥最晦涩的法诀,她是仅有的两位修炼成功者之一,而另一位是帝圣。【生灭花祭术】更是剑走偏锋,大违常理,她却敢大胆尝试,也能看得出来她在修炼上的野心。

    她从来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白兔。

    自己的心脏不同寻常。

    她第一个想到的是北先生和她谈及的【天神心】。

    不可能。

    自己体内怎么会有天神心?兽蛊宫只有一颗天神心。这颗天神心在叶帅身体里。如果是天神心的话,它从哪来?

    应该不是天神心,那是什么?她脑子里找不到任何类似记载。

    还是自己的血脉天赋?

    无数念头和疑惑在她脑海中掠过,她定了定心神,目光凝视对面的赤瞳。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先把赤瞳解决了再说。

    此时漫天的红光消失得无影无踪,天空没有一丝痕迹。

    阳光明媚,清风徐来。

    艾辉就像一个局外人,默默注视着正在发生的一幕。

    他冷静下来。

    佘妤心脏跳动产生的波动强横而凶悍,隔着剑胎他都能清晰感受到。但是不知为何,他会有种莫名的似曾相识之感,好像在哪见过。

    在哪见过?

    艾辉忽然想起来似曾相识之感从何而来,似乎……似乎有点像楼兰的沙核……

    他摇摇头,觉得自己的这种感觉实在没道理得紧。楼兰的【子夜】是邵师的杰作,称得上精巧无双,但是绝对没有这股子凶悍味道。

    楼兰那么可爱。

    想起来楼兰,艾辉的嘴角不自主勾起一抹笑容。大家这个时候一定很担心自己吧……

    艾辉知道现在不是感慨伤怀的时候,他的注意力落在自己身上,确切地说是赤瞳身上。

    上古魔神果然非同凡响!

    赤瞳看似狂妄肆意,实则狡诈冷静,各种杀招层出不穷,诡异难测。艾辉失去对**的控制,从某种程度来说,也丢掉了桎梏枷锁。只能通过剑胎去感知外面的世界,反而让他的感知变得空前敏锐。

    许多以前无法捕捉到的细节,此刻纤毫毕现地呈现在他面前。

    周围的元力,看上去和平时没什么区别,但是此刻的艾辉发现它们似乎有一点不一样。他能捕捉到这一丝极细微的差异,却很难描述它。

    这令艾辉感觉非常别扭和不舒服,同样,他也很难描述自己哪里觉得别扭和不舒服。

    但是他知道,这一丝极其细微的变化,非常危险。

    佘妤没有废话,她不觉得有什么话语,能够动摇一位魔神的意志和心神。

    她的身体轻轻一晃,轻巧无比滴挣脱了元力的束缚,真是从未有过的舒畅自如。

    每一寸空间都有元力的存在,它们有可能很稀薄,也有可能很浓郁,有可能是金元力或者水元力等等。

    它们无处不在,如同汪洋。

    元力如海,人如海中鱼,元力既是力量来源,也是无处不在的束缚。

    佘妤此刻轻松就挣脱了元力的束缚,她的身形凭空消失。

    赤瞳忽然侧身,手腕轻抖,如同毒蛇吐信般一掌朝身后拍去。他的动作迅捷无比,又轻柔如烟。

    噗,一声轻响。

    赤瞳眼眸闪过异色,充沛莫御的力量就像一座汪洋排山倒海碾压而来,他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身体就如同离弦之箭坠向地面。

    如流星般坠向地面的赤瞳,身侧忽然出现一道红色身影。

    一缕黑雾荡漾开来,雪白细腻的手掌插入他的身体,红衣在半空中飘扬舒展如鲜花怒放。

    嗯?

    佘妤眼角一跳,手掌传来的感觉不对,她连忙抽出手掌。

    眼前的赤瞳身体陡然变得透明,五颜六色,宛如琉璃般晶莹剔透。

    佘妤猛地想起山谷那些天叶部队员自爆前的景象,脸色微微一变。情急之下,刚刚抽出的手掌倏地张开,朝下虚空按下,恐怖的气息在她身上陡然爆发,肉眼可见的透明涟漪再次出现。

    轰!

    琉璃般的身躯炸开,耀眼的光团宛如太阳,它急剧膨胀。

    膨胀的光团眼看就要触及到那只雪白的手掌,忽然顿住,如同撞到一堵无形的墙。

    光团炽白的边界距离佘妤手掌不到半尺,然而那狂暴的力量无法寸进分毫,它只能向另一方像宣泄自己的怒火。光团向下膨胀,从浑圆变成椭圆如木瓜,再从对底端喷涌而出。

    如同夜幕下点亮的烟火,铁树银花倾泄而下,煞是好看。

    佘妤狂跳的心脏终于平息下来,手腕震得发麻,她喘着粗气。但是下一刻她就露出警惕之色。

    赤瞳就这样完了?不可能!

    地面坑坑洼洼,布满大大小小的坑洞,这是刚才爆炸余波造成。最大的坑洞超过二十丈,小的坑洞也有三四丈宽,它们焦黑一片,散发着袅袅余烟。

    地面没有赤瞳的身影。

    佘妤心中惊疑不定,刚才的自爆,明明是天叶部队员同归于尽的杀招,赤瞳怎么会?难道他看一遍,就能学会?

    啪啪啪。

    鼓掌声在佘妤身后响起。

    佘妤身形一晃,陡然从原地消失。几乎同时,在百丈之外凭空出现,调整方向面对赤瞳。

    “真是好东西!”赤瞳舔了舔嘴唇,目光炽热,看着佘妤就像看着什么绝世奇珍,喃喃自语:“强大的生命力,这是为神血准备的啊。可惜,你们没办法发挥它真正的力量,还是交给我吧。只有我,才配得上拥有这么强大的心!”

    佘妤身形轻轻一晃,宛如一缕轻烟散开,身形消失不见。

    一只手掌从赤瞳的胸膛透体而出,鲜血飞溅。

    赤瞳没有半点痛楚的神情,反而露出笑容:“呵呵,没用的。”

    鲜血蜿蜒而下,湿透衣襟,他脸上的笑容看上去异常的诡异。

    佘妤视野中,赤瞳的身体正在迅速变得透明斑斓。

    不好!还是假的!

    佘妤正欲抽身而退,忽然她面前的赤瞳双手双脚好似没有骨头一般,违背常理向后扭转,一把抱住佘妤。

    咔,赤瞳的脑袋扭到背后,正对着佘妤咧嘴怪笑,说不出的诡异。

    赤瞳的手脚就像绳索般牢牢缠着佘妤,他的身体急剧变得透明。

    强烈的危险感笼罩佘妤,她的心脏遽然收紧,仿佛有一头不知名的凶兽察觉到危险而身体猛地绷紧。

    下一刻,收紧的心脏骤然舒展开。

    嗡,一股气息直冲脑门,佘妤身体一颤,目光瞬间失去焦距。

    缠绕在她身上眼看就要爆炸的赤瞳,忽然开始龟裂,触目惊心的裂痕出现在他咧嘴大笑的脸上,出现在透明斑斓的身体上。

    丝丝缕缕的黑雾,从赤瞳张开的嘴巴里冒出来,从龟裂处冒出来。

    赤瞳的身体就像植物失水,迅速枯萎。

    涌出的黑雾凝而不散,它们越来越浓,在空中翻腾氤氲。但是很快,黑雾团迅速缩小,黑雾在渗入佘妤的身体。

    当最后一缕黑雾渗入佘妤的身体,佘妤的眼睛恢复焦距。

    她转过脸,看向不远处,安然无恙的赤瞳。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