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行天

首页
第六百八十三章 斩生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冷宫之中,茶水已凉,帝圣兴致依然不减,娓娓道来。

    “赤瞳因愿力而生,蒙昧混沌中生灵智,恰逢当时天地大变,可谓应运而生。受部落代代供奉献祭壮大,他破图而出,取万兽之血铸就肉身,再到以帝令号令蛮族万邦,也是个人物。”

    “修真时代灵力充沛,万物有灵,生出灵智不难。到如今,灵力湮灭,生出灵智那就难上加难,没什么用。倒是赤瞳铸就肉身的法门,可谓无上秘法。”

    北水生动容道:“无上秘法?如此厉害?”

    陛下眼高于顶,能够从陛下口中得出“无上秘法”四个字评价,是何等不容易。

    帝圣神情严肃:“铸就肉身在修真时代,都是极为了不起的成就,非大能者不能成。更何况,赤瞳身处修真末期,灵气凋零。万兽之血为根基,吸收融合血炼之法,数百年不断改进,铸就出一具堪称完美的肉身。可惜这门铸就肉身的法门,早已失传。”

    言语间,帝圣流露出几分遗憾和向往,但是一闪而逝。

    “不过真正登峰造极的,还是神血。神血不仅有蕴含【死种魔念】,称得上世上最匪夷所思的奇功秘法之一,还抽取赤瞳肉身数百年血炼之精华。据说,赤瞳肉身精血全空,只留下一具躯壳。也不知道那具躯壳在哪,若能找到,也许能解开我心中一些疑惑。”

    北水生好奇道:“那肉身还在吗?不会腐朽吗?”

    “不会。”帝圣摇头:“此等神物怎会腐朽?除了赤瞳的肉身躯壳,还有一物,也极为不凡。”

    “何物?”

    帝圣肃容道:“【赤瞳神像图】。”

    北水生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但他想起一些记载:“可是曾经孕育出赤瞳的神像图?”

    “不是。那副神像图可惜了,是赤瞳的本体,可惜损毁。”帝圣接着道:“赤瞳称帝之后,号令天下,汇集万邦之力,汇集无数心血炼制出一面神像图,极为不易。因图上绘有赤瞳的本体,一只血眼,因此也被成为【血眼图】。【赤瞳神像图】水火不侵,万邪辟易,赤瞳修炼【死种魔念】过程中遇到无数凶险,许多次都凭借此宝度过难关。”

    北水生道:“若赤瞳转生,怎会不对这两件宝物有所安排?”

    帝圣哈哈一笑:“他不是不想,是不能。”

    “不能?”北水生奇道:“这是为何?肉身躯壳是他曾经的身体,【赤瞳神像图】也是他亲手所炼的至宝,弃之岂不可惜?”

    帝圣冷笑道:“转生哪有那么容易?他想要转生就必须斩断因果。这两件宝物和他牵扯太深,他避之都来不及,岂敢沾染?如今宝物不显,想来肯定是当年赤瞳设下禁制封存,才能湮灭在俗世中。”

    北水生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帝圣谈兴已尽,长身而起,道:“你早点休息,不要过度劳累。”

    北水生恭送:“谢陛下关怀。”

    等他抬起头,殿外早就空荡荡,不见人影。

    天空上,赤瞳收回目光。

    远处天边渐渐回落的波动,就像退去的潮水带着哗啦啦的水声远去,刚才的惊心动魄消失得无影无踪,地平线上的天空瑰丽而剔透,好像水洗过一般。

    一切看上去都是如此宁静祥和,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然而宗师之战,终于分出胜负。

    对这个世界来说,这场胜负足以改变太多东西。但是对赤瞳来说,没什么大不了。

    赤瞳神情从震惊恢复如初,目光冷然彻骨。

    心中微微哂然,只要他的实力彻底复原,宗师又如何?实力,才是所有的一切。

    他的目光重新落在山谷里那些家伙,微微眯起的眼睑,里面红光闪烁。

    这些家伙的元力,似乎对他有克制之效。

    五行元力流转不休,达到微妙的平衡,就像一个不断转动的磨盘。血灵力一旦与之接触,消耗的速度大大超出他的预计。

    莫非早有人知晓神血转生的秘密而未雨绸缪?

    倘若如此,那可真是有趣了!

    见识过波澜壮阔道可通天的修真时代,赤瞳对元力时代颇为看轻。在他看来,所谓宗师,放在修真时代,也不过普通角色罢了。

    然而等他转生夺舍,却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先是宿主迎头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剑胎这种冷门偏僻,在修真时代都罕有人修炼成功,竟然被他遇到。那么多血修血兽的血肉滋养,对他夺舍帮助巨大,原本应该一鼓而下,彻底掌握这具肉身。

    却没想到,反而陷入困境。

    现在又遇到能够克制他的元力,赤瞳嗅到了一缕危险的气息。

    不过他并没有因此犹豫半分,夺舍重生自古以来,就是逆天改命,万死而难求一生。危险?哪一步不危险?他赤瞳能走到今天,莫非完全靠运气不成?

    世事变幻无常,因果却冥冥之中似有定数。

    前世有漫长的生命,亲眼见证了修真时代的落幕,强烈的恐惧始终笼罩着他。为了在碾压而下的大势之下挣扎一丝生机,他殚精竭虑,费尽心机。想到转生之后可能遇到的种种险况,他四处搜刮各种奇功异法,耗费大量心血参悟。

    他自诩准备充分,布置周密。各种可能遭遇的情况,都早有安排。

    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会遇到曾经旧物【赤瞳神像图】,更没想到的是它的主人是艾辉。

    曾经的护身至宝,如今却成为自己要踏碎的第一个障碍。

    也许,这就是转生,告别曾经所有的一切,或者碾碎曾经所有的一切。

    他决定用【血炼斩生蛊】来破解眼下的困境。

    【血炼斩生蛊】前身是一种颇为冷门的功法,名为【噬魂蛊】。赤瞳得到此法之后,觉得颇有功用,但是不满足它的威力,于是融合血炼之法,新创【血炼斩生蛊】。

    【血炼斩生蛊】修炼起来非常简单,只需要吞噬血肉,便能炼化出以心神为食的斩生蛊。

    斩生蛊是吞噬血肉之后本体炼化所生,血眼图布会阻挡赤瞳的意识,却不会阻止斩生蛊。斩生蛊破卵而生,首先会一点点蚕食,斩断心神和宿主血肉之间的联系。就如同切断大树的树根,宿主的意识心神成为无根之木,日益萎缩。斩生蛊反而会不断壮大,直至把宿主的意识心神吞噬殆尽。

    剑胎之法固然神奇玄奥,可一旦根基受损,终难挡斩生蛊的蚕食。

    其实赤瞳对艾辉颇为欣赏,修炼剑胎在修真时期,都罕有人练成。没想到竟然有人能够在元力时代练成,便是见多识广的赤瞳,也觉得不可思议至极。

    比起修炼出剑胎的艾辉在心神方面的强大让赤瞳赞赏不已,艾辉的肉身在赤瞳眼中则孱弱得难以置信。当然,他对此也不时太在意。随着神血的渗透,它会不断滋养和壮大艾辉的肉身。只要给他时间,赤瞳有信心恢复到曾经的巅峰。论起对肉身淬炼的法门,没有人比他更擅长。

    艾辉肉身孱弱也让赤瞳少了许多麻烦,斩生蛊能够更加快速地发挥作用。

    肉身不足为虑,剑胎却非弱者,需要大量的斩生蛊,才能动摇其根本。斩生蛊炼制简单,只需要血肉便可。

    下面这些人有几个实力不俗的家伙,倘若能吞噬他们的血肉,应该炼化出不少斩生蛊。

    他需要这些血肉,嗯,还需要一个活口,有些东西他很好奇。

    身体的改造,需要一个过程。否则的话,下面这些家伙,他只需要一只手便能收拾过来。

    摆出一个怪异的姿势。右腿盘膝,左腿自然垂下,上半身自然端坐,左手搁在腿上,右手似拈兰花,好像他身下有一只看不见的椅子。脸上一改之前的娟狂暴戾,神情恬静平和,无悲无喜。

    浓郁而纯正的血光就像掀开的红色幕布,倏地向四周飞射蔓延。

    以赤瞳为中心,周围景色迅速被浓郁纯正的红光所取代。

    天空消失不见,远处的山峰也消失不见,红光笼罩山谷。山谷中的岩石、树木,都被染成鲜红,说不出的妖异。

    山谷众人无不脸色大变。

    傅思思目光暴涨,寒声道:“艾辉!你竟然是血修!”

    其他人心神剧震,脸上露出恍然之色。如此浓郁纯正的血光,便是一般的血修,都做不到。

    但是下一刻,众人的脸色不约而同地苍白起来。

    艾辉竟然是血修!

    即使再愚笨之人,此刻也反应过来,心中一片绝望。艾辉隐藏血修的身份,隐藏得如此之深,从未有人知道。如今暴露在他们面前,那今天一定不会放他们活着离开!

    傅思思不动神色看了对面队员一眼。

    两人目光在空中碰撞。

    中年男子反而冷静下来,没有侥幸之心,那就只有拼命一途。他冷笑一声:“原来我们的大英雄,竟然是血修,啧啧,隐藏得真深。若是师雪漫知道,也不知会不会伤心?”

    “师雪漫”三个字,让天空中血光一滞,艾辉的脸上再也难以保持平静,如同雾气变得模糊起来,仿佛在挣扎不定。

    中年男子眼前一亮,有门!

    艾辉是牧首会重点关注对象之一,他飞快回忆艾辉相关的资料。

    他嘴角浮现嘲笑:“王守川韩玉芩在天有灵,看到自己的得意弟子这副模样,哈哈哈,会不会从棺材里爬出来?”

    空气骤然凝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