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足球皇帝

首页
1025 在白鹿巷插上红军的旗帜!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利物浦以全新的战斗姿态来到了白鹿巷,并且在三十多分钟内一直残酷地压迫着热刺队,还有摧残着热刺队球迷们的抗压能力底线!

    当白鹿巷主队球迷们满怀期待地凝视着莫德里奇,等待他给球队创造出一些新鲜的玩意,向红军还击,可是莫德里奇却令人失望地在中场被红军反抢成功!

    失望的叹息还未在白鹿巷球场内回荡起来,一切戛然而止。【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阿隆索的长传飞出的瞬间,犹如晴空霹雳令热刺队球迷们坠入了惊恐的深渊。

    因为纵观全场的他们,能够清晰地看到秦雄不知何时已经启动,当然了,他们的视线多数凝聚在足球上,足球飞向哪里,或者在谁脚下,他们才去看谁,当他们注意到那坠向热刺队防线身后的足球附近有一名红军球员带着风驰电掣的速度狂野飞奔之时,他们并不知道秦雄是何时启动的,好似秦雄与生俱来便是与风作伴,速度惊天!

    乔尔卢卡在匆忙转身中脚下打滑自己狼狈地摔倒在地,他在摔倒的时候还伸出手去向秦雄的背影,仿若无力地在拽回秦雄远去的身体。

    巴松立即扭头斜向冲向足球的落点。

    那是在刚进入大禁区内侧的地方。

    秦雄显然比他更快,而当秦雄目光沉着又坚毅地凝视着坠落到眼前上方的足球时,他选择了起跳用胸部停球。

    停球?

    也许吧!

    在他跳起来后卸力的同时,他近乎将停球变成了艺术,力道掌控得异常完美。

    足球在被他用胸部轻轻撞击过后改变了方向,从巴松的头顶轻飘飘地越过!

    已经冲到秦雄眼前的巴松根本无力再急停转身去追球,至少他不可能比秦雄更快。

    秦雄落地后刻意斜向迈开一步去绕过巴松。

    情急之下,巴松知道自己必将被过掉,他顺势继续向底线方向跑,那样的话,他可以用身体去阻挡秦雄!

    他得逞了!

    当他与秦雄撞在一起时,秦雄由于意识到了冲撞的危险。而且根本无处可躲,所以秦雄有了弹跳的动作,避免自己结结实实地与巴松相撞。

    毫无疑问,那样子彻底又猛烈的撞击对秦雄不利。他是去追球,重心是向前,而巴松则就像是从侧面冲来的一辆大卡车,硬碰硬?有时很勇猛,有时却是愚昧的勇敢。

    秦雄夸张地被撞开了一米远然后在地上翻滚。巴松则脚下踉跄后也扑倒在了地上。

    哗!

    白鹿巷所有球迷包括观看这场比赛的电视观众都看到了这颇像是拳击比赛猛烈对抗的一幕。

    秦雄,好像败了!

    但是不等热刺球迷为巴松造势,主裁判多德吹响了口中的哨子,而且他还手指点球点!

    “巴松阻止了秦雄的单刀球!omg!他们没事吧?相撞那一下真叫人担忧!秦雄就像是出了车祸飞了出去!”

    “我的天,热刺队不得不在那一刻犯规,不得不!戈麦斯是出击了,可是看一看秦雄用胸部停球衔接过人的技术展示成果,我们都知道只要秦雄冲过了巴松那一关,他将会轻松地面对戈麦斯,也许秦雄闭着眼睛都能将足球送入热刺队的球门内!”

    “为什么没有人称赞阿隆索的长传呢?那是多么精妙的一个过顶直塞呢?时机。脚法,与队友之间的配合,等等,完美!不能再完美了!”

    “好吧,我们现在要看看两队球员能否保持冷静了。杰拉德朝主裁判怒吼着,他是在向主裁判施压呢,托雷斯去查看秦雄的状况,但愿他不会受伤!”

    看台上红军球迷愤怒地朝热刺球迷们抗议,因为热刺队球迷朝主裁判发出了嘘声,认为主裁判多德的判罚是偏向红军。

    他们当然不认为巴松刚才的行为是犯规了。

    “那只是一次合理的冲撞!多德。你他-妈被利物浦的rmb收买了!”

    听听热刺球迷们的叫嚣,多么义正言辞,合理的冲撞,英格兰优良的足球传统。无冲撞,还叫足球吗?

    金与帕拉西奥斯在主裁判面前和杰拉德发生了口角冲突,大家据理力争。

    杰拉德手指着秦雄,在诉说着刚才的犯规有多么严重。

    偏偏这个时候托雷斯把秦雄给搀扶起来了,确切地说是秦雄多年来征战顶级联赛,习惯性被人侵犯。他早已养成良好的自豪保护意识与应对方式。

    看着他刚才摔得惨烈,实际上根本没有伤筋动骨。

    而托雷斯偏偏要扶他,搭把手拽起来就足够的事情,却让秦雄有些哭笑不得。

    他活动活动身体表示没有任何事情,连队医都不用进场,这才让场边怒不可遏的科曼稍微冷静了些,克制住了情绪,没有去跟第四官员再费唇舌。

    老雷德克纳普依旧一副行将就木的木然表情,但是脸色更红了......

    金与帕拉西奥斯也学着杰拉德指了指秦雄,此时反过来指责杰拉德在夸大事实。

    看到没有?

    那个刚才就差在空中转体1080度的中国人好好的站起来了,完好无损!

    反倒是扑倒在地的巴松要在场边接受热刺队医来帮他看一看好像扭伤了的胳膊。

    “哦,算了吧!热刺和利物浦别再为难多德了,他是年轻,但他可不是好欺负的,足总可不会让英超赛场上最年轻的主裁判成为球员们围攻的对象,多德好歹也代表着英足总的权威呢。”

    多德只给巴松出示了一张黄牌,并且给予利物浦一个点球,杰拉德抗议施压无果,他低声暗骂几句后走开了,他来到了秦雄的身边,询问道:“没事吧?”

    秦雄下意识地看了眼场边在被队医活动胳膊的巴松,戏谑道:“你该问他。”

    杰拉德哼笑一声便走向了热刺队的禁区。

    白鹿巷虚声震天,热刺球迷憋屈地快要抓狂。

    红军球迷则在客队球迷看台上极尽嘲讽地朝主队球迷呐喊。

    “你们要像小女孩那样哭泣吗?为什么不跪下来求我们对你们仁慈一些呢?”

    “他们当然不会!因为我们会放干他们的血,踩着他们的尸体狂欢!”

    “红军将攻克白鹿巷,在这里C上我们的旗帜!”

    ......(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