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足球皇帝

首页
507 心开始寒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就在秦雄与希薇雅在享受激情又新鲜刺激的二人世界时,弗雷迪又一次来到了阿森纳副主席戴恩的办公室中,商谈秦雄与阿森纳续约的事情。【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过去接近半年的时间里,弗雷迪与戴恩的关系已经变得很僵,现在见面除了礼仪般的寒暄,再没有其他公事外的交流。

    当弗雷迪看完了阿森纳开出的续约合同。

    他将合同丢在了桌上,颇为无奈地说道:“这样有意思吗?7.5万英镑的周薪?签字费50万英镑?半年前阿森纳开出这样的条件,我一定会劝秦雄续约,但是过去半个赛季发生了什么?秦雄比上赛季的表现更好!他为阿森纳现在的联赛排名,欧冠晋级,俱乐部竞争力提升,还有品牌推广做出了多少贡献?他......现在说这些也没意思,能坐在你这个位置上的都是聪明人,如果我们再去探讨和分析,没什么意思。阿森纳一点一点提高条件,可别忘了,时间不是静止着的,我的委托人每个月从阿森纳领走的薪水是多么低廉?他无时无刻都在损失着利益,却在做出比以往更多的贡献!”

    戴恩也感到有些无奈,他摊手道:“我们可以让秦雄成为球队第三高薪的球员,第二高薪的坎贝尔还是一个特例,他转会来到阿森纳的时候是以自由身。”

    《∵

    弗雷迪忽然出离愤怒,他站起身来朝戴恩吼道:“你们是否能够问过自己的良心?你总在说阿森纳拿出了诚意,什么是诚意?诚意应该是你们再如何困难,都要去坚定地留下秦雄!是宁愿你他-妈自己降薪。都要给秦雄把合同待遇提上去!

    我知道你们的打算!

    你们知道秦雄是个好说话的人。是一个会心软的人。只要差不多就行了,然后做一做秦雄的思想工作,安排一个两个三个无数个说客去打动秦雄,对他进行情感轰炸!

    我明确告诉你,你的计划不会得逞!

    睁大你的眼睛仔细看看切尔西给秦雄开出了什么样的条件!

    这是切尔西老板阿布亲自开出的条件!

    为什么切尔西会开出这样的条件?

    因为切尔西,阿森纳的竞争对手都知道,带走秦雄,也就带走了阿森纳的冠军!

    带走了阿森纳卫冕联赛。冲击欧冠的希望!”

    说完之后,弗雷迪将一张纸摔在了戴恩的桌子上拂袖离去。

    戴恩脸色有些难看,毕竟被谁这样当场发飙,面子上都过不去,而且跟球队中场核心的经纪人谈崩,这也不仅仅是颜面上的问题了,严重性是超乎想象的。

    戴恩拿起了桌上弗雷迪留下叠好的纸。

    他知道切尔西有多么财大气粗,这张纸的内容必然是切尔西开出的条件,他反倒不认为是弗雷迪在虚张声势捏造了一份切尔西开出的条件。

    毕竟切尔西对秦雄的追逐,阿布对秦雄的执着。可能仅次于阿布对乌克兰核弹头舍甫琴科的偏爱了。

    只是当他打开纸张看清楚切尔西开出的条件后,仍旧是大吃一惊。

    纵然阿布现在必然说不出两年前那句:别人给多少。我给你三倍。这样的豪言壮语。

    可现在给秦雄准备的合同,堪称世界顶级行列。

    周薪11万英镑,这已经是一个能够在当今排在世界前十的周薪水平。

    签字费300万英镑!

    还有浮动的1000万英镑奖金!

    联赛冠军,150万英镑。

    欧冠冠军,350万英镑。

    金球奖,500万英镑!

    除了联赛和欧冠的奖金是只有第一次有效之外,金球奖奖金是只要秦雄身披切尔西战袍并登上金球奖得主的宝座后,阿布都会大方地签下这张奖金支票。

    理由很简单,阿布很在意切尔西品牌的名誉。

    倘若切尔西能够诞生金球先生,这样的轰动和品牌提升,可能远远超过500万英镑。

    而350万英镑的欧冠夺冠个人奖金,也的确是阿布足球梦想实现后愿意给出的奖励。

    戴恩看完这张纸的内容后,只是默默地将纸张再次叠起来,然后用打火机将纸张点燃放在烟灰缸中。

    跟切尔西比财力,真没什么可比性。

    他仍旧希望阿森纳能够以金钱之外的因素来捆绑住秦雄。

    只不过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脱离了掌控。

    ......

    弗雷迪独自一人坐在一间街边小酒吧喝闷酒,他的心情极为复杂。

    一方面愤怒阿森纳没有给出秦雄更好的待遇。

    另一方面则也有些责怪自己今天情绪失控。

    他知道秦雄内心倾向留在阿森纳,阿森纳有问题,但阿森纳总的来说是稳定的。

    不像欧洲一些豪门,哪怕有钱有势,可球队内部总是乱糟糟的,闹得人心思变,球队的凝聚力非常低。

    那些球队只是看起来表面光鲜,实际上内部问题重重。

    阿森纳是在过苦日子,可内部团结的话,还总归有冲击辉煌的希望。

    但其他球队表面是在过舒坦日子,内部却问题重重的话,反而根本不可能冲击任何辉煌。

    等喝的微醺之时,弗雷迪在夜色浓郁的街头漫无目的地走着,烦了便抽根烟,吹着泰晤士河刮来的冷风,酒醒了大半后,他掏出电话给秦雄打去。

    “喂,休息了吗?”

    “没有,正在和希薇雅一起回家。”

    “你们去哪里了?”

    “我们......有事吗?”

    秦雄正在开车,他有些说不出口,哪怕是弗雷迪,他都无法告诉对方:我和希薇雅去了情趣酒店,开开心心地玩了6个小时。

    他听出了弗雷迪话音中的沉重和愁绪,便也打起精神去聆听。

    “我今天和阿森纳副主席谈过了你的续约事情。细节我就不提了,我只能说,阿森纳还是无法给出让我觉得满意的合同。”

    “问题的核心在哪里?”

    “阿森纳当然认为我们是贪婪的,但我认为是阿森纳还并没有将你摆在仅次于亨利或者与亨利等同的位置上,就这么简单。”

    “好的,凯尔,麻烦你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这件事也拖了太久,令我分神,从今天起,续约的事情暂时放下来,这个赛季结束后再看看,如果还是无法协商一致,我会考虑转会。”

    “嗯,你开车小心点,晚安。”

    “晚安。”

    秦雄挂断电话后,在副驾驶位上迷迷糊糊睁开眼的希薇雅慵懒地问道:“怎么了?”

    秦雄扭头看她一眼,微笑道:“没事。”

    说完后还伸手为她捋了捋额前的发丝,希薇雅又闭上了眼睛,轻柔地抓住秦雄的手亲吻两下。

    秦雄收回了手目视前方专心开车。

    只是没有人知道此刻左边车窗在夜色下映照出他的侧脸,透着怎样的冷酷。

    他是一个很简单的人,他虽然没有看到弗雷迪,但敏锐地洞察到弗雷迪心情很糟糕。

    他最亲近的人不开心,他当然不会开心,同时,也会对造成这个局面的人感到愤怒。

    阿森纳,开始让他的心产生了寒冷的温度。(未完待续。。)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