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足球皇帝

首页
290 明星的压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我敢打赌,那个披萨绝对是阿森纳11号球员丢出去的!就像他用脚能够传出无比精准的直塞球,他的投掷精准度同样不可小觑。【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哈哈哈,这是什么道理?”

    “我们都知道中国人很擅长打乒乓球,他们连那么小的球体都能完美掌控,一块披萨不是更轻松?”

    “不不不,要这么说的话,那么嫌疑人就太多了,阿什利科尔,坎贝尔应该是最可能的肇事者,众所周知菲尔泰勒是飞镖世界冠军,而他是英国人。”

    “有这个可能!但老特拉福德内部线报提供的线索是,阿什利科尔与坎贝尔是冲在第一线跟曼联球员在火拼,他们从哪里得到一块披萨呢?最接近更衣室的人是谁?就是秦雄!”

    “我不否认他有嫌疑,但并不能把推测当做事实。”

    “当然,但我坚持认为他的可能性最大,除了他有能力从人缝中精准地把披萨丢在弗格森爵士身上,他还有动机,他为阿森纳打进了两个球,是球队的头号功臣,如果阿森纳在客场击败了曼联,我的天,你能想象他在海布里会得到多少枪手球迷的膜拜吗?所以被曼联最后扳平,只能带着平局离开老特拉福德,他的心情肯定极度郁闷!他有着完美动机去干这件事!”

    ℉▽长℉▽风℉▽文℉▽£    秦雄坐在公寓的一楼客厅沙发上,随手关掉了电视。

    他从曼彻斯特回到伦敦便回家了,刚打完一架的一些队友说要去酒吧喝一杯,他没有去。

    而回到家再洗个澡穿上睡袍打开电视。就看到了BBC体育台在报道发生在老特拉福德球员通道内的冲突。几位嘉宾畅所欲言各抒己见。

    显而易见的是。打架似乎不是外界聚焦的重点。

    到底谁丢出那块披萨成为了焦点。

    可以说秦雄距离肇事地点只有着一步之遥,而且场面那么混乱,自己被当做嫌疑人不算离谱。

    叮咚。

    门铃响起,秦雄起身走去开门,弗雷迪站在门外,而在街道上停着几辆车,里面埋伏着记者,在弗雷迪进门之前。已经有狗仔队下车朝他的方向进行拍照。

    秦雄赶紧让弗雷迪进来然后将门关上。

    弗雷迪进来后解开西装上衣的扣子,双手叉腰一脸平静地凝视秦雄,淡淡道:“是你吗?”

    秦雄去给他倒水,扭头反问道:“什么是我?”

    “是你朝弗格森丢的披萨?”

    秦雄沉默着端来了水杯放在茶几上。

    见他一直不说话,弗雷迪右手扬起抚额长叹,说:“真的是你!这”

    向一位传奇主帅丢披萨?

    这无论如何都会让球员的名誉受损,比跟对手打架更加恶劣。

    因为无论从角色还是双方年龄差距上,球员都不应该对主帅动粗。

    这太恶劣了!

    秦雄摇摇头,说:“我只能告诉你,不是我丢的披萨。其他的你别问,我也不会说。”

    更衣室有更衣室的传统。球队的封闭性是管理原则之一,也是核心原则!

    弗雷迪愣住片刻,然后坐下来喝口水,长舒口气道:“不是你?好的!那有记者追问此事,你可以正面回应,为你自己辩护。”

    秦雄还是摇摇头,说:“我不会作出任何回应。”

    弗雷迪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你就不为自己的名誉着想吗?”

    秦雄微微皱眉,道:“外界只是猜测,没有证据,你让我如何开口?我撇清关系的同时,难道不是对队友的背叛?”

    “可现在外面10个人有9个人说你是干的!”

    “那我对外回应说不是我干的!会有多少人相信?我不说出一个队友的名字,会改变情况吗?我不说,外界除了还是会怀疑我,并且会怀疑下一个队友,或者两个,三个。我不想让事情变得复杂,也不希望让队友听到我对记者说出一些辩解的话时像是在出卖他们!”

    实际上只有秦雄对外界说出真相,一口咬定是法布雷加斯干的,并且把细节公之于众,才能彻底洗清嫌疑,否则光靠自己一张嘴去辩护,谁他妈信啊?

    如果不出卖法布雷加斯,他的辩解也只会让更多队友遭受不公正的揣测与怀疑。

    而这两种情况,无论哪一种,都会让秦雄在更衣室中被孤立,核心不是出卖谁,谁重要不重要,而在于态度与立场!

    弗雷迪站起身来犹豫片刻,沉声道:“我不明白,为什么你甘愿被全球无数曼联球迷指责,甚至憎恨!弗格森在曼联球迷心目中的地位太高了啊!而且在中立观众的心中,他们不相信事实,他们只相信舆论导向,你会给很多人留下不好的印象,19岁的你,向一位年过50的主帅丢披萨?你仔细想想,如果你看到这样的事情,你会是什么感受?”

    秦雄仍旧摇头,目光如炬地凝视弗雷迪,说:“凯尔,你说的一点儿都没错!可那只是你的立场,或者你站在了公众的立场,我知道你在为我考虑,为了我的利益,在很多方面你都很出色,但是,你没有踢过球,你没有走进过如同忠诚盟誓约束着的更衣室!我内心尊重着弗格森爵士,可在事情发生那一刻,没有人是冷静的,无数人可以高谈阔论指责我,指责他,指责谁谁谁,可在那个时候,你能体会到我们这些球员包括教练的心情吗?体会不到!那一刻,弗格森爵士是我们的敌人!冷静下来时,如果是我干的,有机会我会向弗格森爵士私下道歉。可在那一刻,你以为阿森纳球员会后悔吗?不!他妈的没有人会后悔!那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你见到有哪位阿森纳球员或俱乐部官员出来澄清吗?没有!为什么像同样受到怀疑的亨利,站在我身边不远处的亨利,他都没有站出来澄清?因为我们是一个团队,一个整体,是我们一起去对抗曼联,有人做出了现在看起来不光彩的行为,可那已经是事实,改变不了,难道要站出来装圣人吗?说几句话为自己辩驳,显得自己是个有道德准则的人?变相的,难道不是在抛弃队友,表态自己实际上是瞧不起队友这么做?”

    弗雷迪表情呆滞哑口无言。

    他应该明白的。

    球员是踢球的,不是圣人。

    哪怕这里有明星偶像,可不代表是道德楷模。

    绿茵世界有美好的一面,自然也有丑恶的一面,其实和社会没什么区别。

    弗雷迪长叹一声,再次坐下来,轻声道:“你应该能够理解我的心情,我只是希望你能成为一个完美的足球明星,尤其是你本身已经做得很好,我无法容忍这种无端指控降临在你身上,可以说,你正在被诋毁,偏偏外界是在打擦边球,呵呵,怀疑,十个人怀疑,一百个人怀疑,一千个,一万个,当足够多的人在强调怀疑时,怀疑不怀疑,都已经不重要了。”

    秦雄笑着安慰他,说:“哪怕我为自己辩护,也没有多少人相信,凯尔,你无法让所有人都喜欢我,我也不期望所有人都喜欢我,呵呵呵,那些怀疑的人,一口咬定是我的人,无论我说什么,他们都只会认为我在狡辩,除了我亲口承认:对,那块披萨就是我丢出去的!这样他们才会相信我,然后,更加兴奋地站出来指责我,抨击我,说不定有正当理由来到我公寓门外威胁我,希望我崩溃,我出丑,我失败,我跪在全世界面前痛哭流涕地忏悔。”

    弗雷迪轻轻点头,说:“这就是明星的压力啊,这下你更加被曼联的球迷厌恶了,拒绝弗格森的邀请,在老特拉福德险些击败曼联,朝弗格森丢披萨的最大嫌疑人,英格兰足坛真是太让人操心了。”

    “累了吗?累了就休息,把心放宽,我只踢好球就行了,你也别太在意,我无视外界的声音,所以我就不会感受到舆鹿力。”

    秦雄笑着耸了耸肩。(未完待续……)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