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足球皇帝

首页
266 受伤的地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八月初秦雄登顶亚洲之巅后加盟阿森纳,看上去一切都非常顺利。【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但在八月的最后一天,一切都好似不在预想的轨道上发展着。

    因季前备战以及身体状况被雪藏了大半个月,在英格兰赛场首秀第一分钟就因伤退场。

    外界一定有媒体在对他落井下石。

    甚至会有球评家给秦雄打上水货的标签,认为阿森纳做了一笔糟糕的收购。

    盲目地相信在阿贾克斯有“神奇”表现的年轻新秀。

    也许他的神奇只是运气,只是偶尔绽放的光芒。

    来到了英伦赛场便原形毕露。

    ......

    秦雄回到了公寓内,他的私人团队在这里等他,体能教练重新规划他未来带伤训练的内容,理疗师是中国人,他除了拥有中医的学识底蕴,在随秦雄来到英伦后开始了进修运动医疗学,他配制了敷在伤口处的凉性草药,帮助秦雄更快地走出伤病。

    秦雄打了个电话给阿里汉,告知对方自己无法回国参加世预赛第四场小组赛的情况。

    阿里汉对他的伤病很关心,得知只是挫伤,一个星期就能痊愈后放下心来。

    幸好中国队第四场的对手并不强,是曾经在六月初被中国队灌了8个球的马来西亚,唯一的困难是中国队这场比赛要做客。

    秦雄在做完这些后换上了休闲装去吃晚饭。

    住在北伦敦的高档社区内,秦雄会固定光顾社区外的一家中高档餐厅。

    他喜欢那里幽静的环境,每次吃饭时餐厅都坐不满人,他一个人坐在角落中可以不被打扰。

    今天。他拿着叉子迟迟没有开动。

    他在回忆着比赛,思考着英格兰足球。

    他的确在受伤之前有些托大,自以为了解了英格兰足球,哪怕在维埃拉之前提醒过他之后,可实际上那句提醒并不代表任何实质提点。

    小心点?

    到底小心什么呢?

    现在想来。这次受伤令秦雄大致明白了英格兰足球对于技术型球员立足的困难之处。

    为何像贝隆这种在世界第一联赛意甲都能风生水起的中场大师却在英超混不下去?

    或许就是英超这种上抢时你无法判断出对手究竟是冲球还是冲人去的过高侵略性!

    意大利赛场的防守并不以上抢为主,令技术型球员是有控球空间,至于是否能够突破过去,那就是剑与盾的过招。

    可在英格兰,整体节奏更快,球员奔跑球场面积覆盖率更高。加上主动上抢的侵略性,留给你处理球的时间就更少。

    但假如是绝对在规则内的比拼,贝隆或秦雄应该更加如鱼得水才对。

    因为对手毛躁地上抢,你可以在一瞬间后发制人摆脱对手!

    秦雄之前也是这么想的。

    直到他被尼尔-哈里森踢伤那一刻!

    是的,这里的对手会轻易地丢掉身体重心上来逼抢。理想状态下只要控球转身,一瞬间摆脱对手是轻而易举的。

    可偏偏对手是瞄准了你,而不是你脚下的球,那么你可以保证对手碰不到球,却无法避免自己的身体被对手侵犯!

    当然不是所有对手都会这么做。

    可是你怎么知道面前的对手冲上来是绝对冲球的?

    怀着这样的担忧,心理就会有下意识地保护。

    想要以静制动,后发制人,在英格兰赛场是非常危险的。也许会付出被对手侵犯从而受伤的代价。

    左手食指关节有节奏地敲着自己的脑门,秦雄仍旧没有动过盘中的食物,他的思考结论告诉自己。

    需要改变一下比赛习惯了。

    像从前那种等待对手上来抢。暴露出防守破绽再去突破的习惯必须改变。

    或者参考在这里成功的中场球员。

    曼联的斯科尔斯,利物浦的杰拉德,切尔西的兰帕德。

    他们的球风大开大合,很少会去做细腻的控球突破变化,为什么?

    因为他们知道避免与对手陷入纠缠中。

    不要等对手站在你面前来抢,在那之前。要突破就果断地提前去突破,要传球就立即传球然后跑位。

    绝对。绝对不要给对手近身的机会,否则等待你的会是未知数。而不是你有过人的球技就能过掉对手。

    “先生,您对晚餐不满意吗?”

    秦雄的思维突然被打断,他扭头望向说话的人。

    他看到了一位黑人侍应。

    他之所以喜欢这家餐馆,除了进餐环境幽静,食物做的不错之外,还包括这里的服务。

    这里的服务员统一着装,一尘不染的马甲衬衫,整齐的领结,有着古典英伦的管家风范。

    这位黑人看起来四十多岁,面色柔和,给人第一印象便是彬彬有礼,服务周到至极。

    秦雄微微摇头,并非是对晚餐不满意。

    黑人侍应微笑道:“我注意到您的腿受伤了,是因为这样而影响了用餐的心情吗?”

    秦雄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左小腿,轻声道:“心情?应该很复杂吧,当你经历了一个满心期待的早上,却在下午被万人嘲笑羞辱,种族歧视,然后你还不争气地在众目睽睽下受伤了,呵呵呵......”

    秦雄见到黑人侍应收起了笑容,反而脸色变得严肃,眼神中带有一丝敬意。

    他听得出来秦雄并没有将他口中所说的经历放在心上,属于一种乐观积极的黑色幽默。

    秦雄凝视着他,问:“你的表情似乎告诉我,你知道我是谁。”

    黑人侍应点点头,说:“我小时候与家人偷渡来到了东伦敦,那里是移民聚集地,我在十几岁时成为了球迷,我支持查尔顿俱乐部,我看了新闻,知道您是阿森纳的球员,但我并不知道下午的比赛发生了什么,对您的遭遇我表示歉意,不过我看得出来,您的心态很好,令人佩服。正如那句话说的:生活总是让我们遍体鳞伤,但到后来,那些受伤的地方一定会变成我们最强壮的地方!”

    秦雄嘴角扬起笑意,仔细回味了一番黑人侍应最后说的那句话。

    他好奇地问道:“这句话很棒!是谁说的?”

    “海明威。”

    黑人侍应微笑回道。

    秦雄站起身来朝黑人侍应伸出手来,自我介绍道:“秦雄,很高兴认识你。”

    “哈克-迪恩,很高兴为您服务。”

    秦雄重新坐下后笑道:“哈克,你的气质让人感觉你应该是一名教师。”

    迪恩微笑摇头道:“作为一个曾经入过监狱的人,我不可能去教导别人,而且我并没有很高的文化修养。”

    秦雄表情微微诧异,旋即说道:“你的心态也很好,应该不会有多少人能够坦然地说出自己曾经入狱的话。”

    迪恩点头道:“是的,但我不在乎旁人的眼光,曾经我因入室盗窃而坐牢,在狱中时得到了母亲去世的噩耗,她的遗言是让我做一个好人,从那时起,我开始在监狱中读书,希望能够让天堂中的母亲得到安息,读书让我平静,也让我每一天重新审视自己,做一个配得上让母亲骄傲的男人,至于别人怎么看待我,我并不在意,就像那句话所说的:优于别人,并不高贵,真正的高贵应该是优于过去的自己。”

    秦雄眼眸闪烁,再一次回味迪恩所说的话。

    “海明威?”

    迪恩笑道:“我建议您还是吃晚餐吧,运动员对饮食的要求很高的,然后,我再告诉您答案。”

    秦雄哑然失笑,将餐盘拿起来递给迪恩,说:“只要加热一下就好。”

    迪恩优雅地欠身接过餐盘,在离去前对秦雄说道:“您猜得没错,是海明威写在《真实的高贵》中的话,我很喜欢他的书,如果您愿意,我可以与您分享心得。”

    秦雄点头道:“我的荣幸。”

    看着迪恩迈着平稳的步伐离开,秦雄原本就不低落的心情顿时似乎变得更好了。

    他不断地喃喃自语。

    “受伤的地方,变成最强壮的地方。真正的高贵,优于过去的自己!”(未完待续)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