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足球皇帝

首页
150 有没有一种感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三更

    ------

    阿贾克斯冬歇期后备战集训开始了。【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荣膺欧洲金童奖的队长范德法特比过去更加积极,似乎无声在宣示着“领袖作用”。

    训练强队逐天提升,秦雄没有丝不适应。

    而他每天训练结束后就变成了“教练”,与海廷加一道监督斯内德的加练。

    这是斯内德主动要求的。

    使得秦雄有了机会与海廷加一同“欺负”斯内德。

    2004年1月21日。

    四天后,阿贾克斯将在主场迎战奈梅亨。

    今天的训练与往常一样,没什么特殊的。

    可是,秦雄却在训练中显得心不在焉,连与队友聊天打趣的兴致都没有。

    尤其到了下午训练开始的时候,科曼注意到了秦雄异样的状态,专门把秦雄叫到了身前,询问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科曼对秦雄的重视有目共睹,下半赛季,阿贾克斯所有主力球员的健康与状态,是主教练心中的头等大事。

    秦雄并没有偷懒,教练组安排的训练任务他一如既往地出色完成。

    只不过显得忧郁,落寞。

    面对科曼的关怀,秦雄没有道出实情,只是摇头表示自己没有任何问题。

    是的,就算有问题,也只是今天短暂的一天而已。

    可能阿贾克斯没有人知道或在意,今天是中国的除夕夜,大年三十。

    由于时差的缘故,下午训练开始的时候。在中国,应该是家家户户欢聚一堂吃着年夜饭,一起看春晚的时候。

    秦雄过去几年,每逢春节,江城青少年足球之家。便会组织热热闹闹的年夜饭,一群孩子凑在一起看春晚,大吃大喝,既过瘾又高兴。

    以前或许不觉得那多么特殊,尤其是每年都是那样,成了习惯。没了惊喜,再加上秦雄本身在那边朋友也不多。

    可总归在特殊的节日,是有一群同胞在一起庆祝,气氛犹在。

    而当这种已经失去惊喜的节日再次到来时,漂洋过海远在欧洲的秦雄。却感到了不可抑制的孤寂感。

    训练结束后,其他队友相继离开,秦雄也回更衣室换好了休闲装,他背上单肩包回到了训练场。

    斯内德还在加练,负重跑。

    海廷加站在一旁双臂环胸神情故作威严地监督他,秦雄走过去打了个招呼,说道:“今天我先走一步。”

    斯内德追上了秦雄,推了他肩膀一下。表情严肃地说道:“喂,你是不是惹麻烦了?有事说出来,我们帮你解决。”

    阿姆斯特丹在繁华之下同样掩藏着滔天的罪恶。秦雄这种离乡背井来到这里的人,不说一定,但的确有小概率会碰上麻烦。

    秦雄摇摇头,对他说道:“我没事,你继续训练吧,明天我再来监督你。放心。真没事。”

    朝斯内德笑了笑,秦雄再朝海廷加挥挥手。他步行离开了俱乐部。

    徒步走回了沃德尓街,天幕已暗。

    秦雄回到公寓内。仰躺在大床上。

    手机突然响了,秦雄拿起来一看,是来自德国的号码。

    他想到了一个人,平均每个月只会有一次电子邮件联系的故友。

    接起电话后,听到对面的声音,秦雄的猜测没有错。

    “毅哥,有事吗?”

    刘毅,在德国纽伦堡效力的中国球员,与秦雄的出身背景相同,都来自江城青少年足球之家。

    “秦雄,今天是除夕,明天是大年初一,问问你怎么过春节。”

    “球队要训练,正常过。”

    “嗯,刚才鹏飞打电话给我,他意思是咱们在欧洲聚一聚,凑个伴过节。”

    张鹏飞,与他们出身相同,如今效力葡萄牙的马里迪莫。

    秦雄听完之后惊讶道:“他在葡萄牙,离咱们很远啊。”

    “他说只要咱俩决定一起过节,他就向俱乐部请假。”

    德国与荷兰接壤,距离很近,交通也便利。

    但葡萄牙到荷兰或德国,那是要跨越半个欧洲呢。

    秦雄想了想,说道:“还是算了,咱们来欧洲踢球,工作最重要,不要为了过个节还向俱乐部请假,让他好好在葡萄牙那边待着吧,要聚,将来有的是机会。”

    “嗯,好的,我也是这个意思,但你也了解鹏飞的性格,喜欢瞎折腾。对了,你下个月回国吗?”

    “应该不回,下个月,有欧战。”

    “嗯,可以理解,加油,我应该会回去,纽伦堡联赛里的形势不错,只要不掉链子,下赛季可能会征战德甲,阿里汉给我打电话了,让我下个月回国代表国家队打世预赛。”

    “好的,你也加油!”

    挂了电话之后,秦雄起身去开门,刚才就听到了有敲门声。

    弗雷迪进了房间内关上门,看到秦雄又躺回床上的状态,皱眉问道:“怎么?不想去了吗?”

    今天早上就说好晚上去逛唐人街,在海外的华人,也会举办除夕夜的庆祝活动。

    秦雄躺在床上,淡淡道:“感觉很奇怪啊,明明不认识一个华人,却硬要去参与他们的活动,感觉真的很怪。”

    弗雷迪叹了口气,漂泊在外,就是这样了。

    他非常理解秦雄的感受。

    当年他因唐氏集团开出的不菲报酬而孤身赴华,在重大节日,不照样是自己一个人,后来是老外多了,大家也熟了,过节的时候才稍微有点儿感觉。

    正在这时,敲门声又响起。

    秦雄直起身来,与弗雷迪对视,就连房东鲁特曼森都很少来主动敲门,他的公寓,根本没有来过客人。

    门外的会是谁?

    秦雄走去开门,当见到门外站着希薇雅与乔治亚时,他非常惊讶地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希薇雅牵着乔治亚的手,她另一只手提着一个三层的保温食盒。

    两姐弟面带笑意走进房内,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对秦雄笑道:“新年快乐!”

    秦雄满面呆滞。

    两姐弟,用的是听起来很别扭,却很温暖的汉语。

    希薇雅松开牵着乔治亚的手,低头掩嘴笑了笑,像是自知中文说的古怪,有点儿不好意思。

    她再抬起头来后,将另一只手中的保温食盒放在了房间内的桌上,转过身来对秦雄微笑道:“圣诞节时你说过,中国的新年是在冬歇期结束阶段,所以我专门查了下,也询问了些华人同学,确认今天是类似我们的平安夜,是很重要的节日,所以,我和乔治亚来陪你过节,哦,听说中国在除夕夜有吃饺子的习俗,所以我尝试自己做了些,如果不好吃,请不要笑话我的手艺。”

    秦雄呆若木鸡,愣在原地。

    整颗心,仿佛都在这一刻融化了。

    看着俏丽清美的希薇雅,朝他露齿微笑可爱的乔治亚,秦雄好似有千言万语如鲠在喉,不知道该说什么。

    弗雷迪看了看房间内的情况,嘴角微微扬起,然后默默地离开了。

    秦雄突然变得尴尬,因为自己的公寓太小,而且没什么摆设,连椅子都只有一张。

    于是他只能坐在床边,椅子放在面前,乔治亚坐在了那里,开心地晃荡双腿,催促秦雄赶快尝尝他姐姐做的饺子。

    希薇雅带来的饺子卖相挺好,秦雄吃起来也不在乎味道,他心中被满满的感动所充斥。

    只是,希薇雅没有带来筷子,而是用叉子......影响不大。

    “给我也尝一尝,姐姐做好的时候不允许我偷吃。”

    秦雄左手端着盘子,右手拿叉子喂了乔治亚一个饺子,乔治亚吃着吃着表情怪怪的,应该是吃不惯吧。

    希薇雅站在房间内的桌前,背对床的方向,她随意地拿起秦雄桌上的画本,随手翻了翻,忽而,满面红霞。

    因为画本中,太多太多,是她画像的素描。

    她不敢转过身去。

    秦雄则一边吃饺子,一边开心地为乔治亚介绍中国人是怎么过春节的。

    白天持续不短的孤寂感,顷刻消散。

    也许这个除夕,他过的一点也不热闹,也没有大吃大喝满足口舌之欲。

    可是,他很快乐。

    有没有一种感动,可能让人铭记一生?(未完待续)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