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足球皇帝

首页
149 做好觉悟,进入战斗状态!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二更

    ------

    夜深人静,老街区的住户早已安详入睡,魏斯-斯洛特却站在自己卧室的窗口,他打开了窗户,任凭冷风席卷室内。【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他伸手摘掉了头上的保暖帽,露出了没有一根头发的脑袋,他闭上了双眼,沉默,万籁俱寂。

    卧床的墙壁上方,悬挂着陈旧的结婚照,里面有英俊潇洒的男子,有清美绝伦的姑娘,郎才女貌仿佛天生一对。

    能够从那穿着婚纱的新娘身上看到希薇雅的影子,若是那新娘走出画像,与希薇雅站在一起,说她们是姐妹,一定没有人怀疑。

    可是,那曾经英姿勃发的新郎若是走出画像站在魏斯-斯洛特面前,他们绝不会被人认为是兄弟。

    新郎,丰神俊朗,魏斯,枯槁如鬼。

    可魏斯,就是二十年前的新郎。

    魏斯闭上足有数分钟的双眼缓缓睁开,四下无人时,他的眼神,充满哀伤与歉疚。

    他拿起了电话,拨打出去。

    “克洛德医生,新年快乐,有件事我想通知您,我决定终止一切治疗。”

    “魏斯!该死的,你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告诉我?别放弃啊!你不能放弃啊!”

    “六年了,我成为废人已经六年了,在我的身体内,有恶性肿瘤,为了家庭,我抗争了六年,但是上帝没有给我希望,恶性肿瘤在摧毁我,而我,却成为了家庭的累赘,我的存在。是在令家人无法幸福,克洛德医生,感谢这六年你的陪伴与鼓励,但是,我们不能再天真下去了。我无法战胜我身体内的恶性肿瘤,那么,最少,让我亲手切掉在拖累我家人的这块恶性肿瘤。”

    “......”

    电话另一头长时间沉默,克洛德医生是魏斯的主治医生,他比任何人都了解魏斯的身体健康状况。是的,到了这个阶段,已经无法再去天真幻想一切都有希望,也许真的还有,但那样的概率是多少?百分之一?千分之一?还是万分之一?

    魏斯挂断了电话。他显得十分平静,在最初的两年,他无数次激动过,情绪失控过,甚至一个人卸掉男人该有的坚强,躲起来嚎啕大哭过。

    现在,他很平静,哪怕。是面对死亡。

    他拿了一个铁桶放在窗边,然后从床头抽屉中拿出一叠文件,点燃。丢进铁桶中。

    那并不旺盛火焰燃烧的文件,是他的病历资料。

    即将化为灰烬的纸张中,有一页上一个单词格外刺目。

    癌症。

    ......

    秦雄开始了旅行,与希薇雅和乔治亚两姐弟一起。

    背上旅行包,拿上相机,洋溢着欢笑。旅行,就这样开始了。

    他们一同参观了荷兰最古老的城市多列特克。

    哪怕不沾酒。也不影响秦雄见识与感受斯奇丹的琴酒文化。

    走过奥黛丽赫本童年度过的阿纳姆,踏青穿梭梵高森林。秦雄可以与希薇雅背靠背在森林中歇息,他拿出画本,悠然作画。

    在绿色威尼斯之称的羊角村,三人乘坐特色的平底木船,荡漾在绿水间,穿梭于安逸祥和的村中,感受着大自然最宁谧的风景。

    在荷兰,怎能不见识风车呢?

    所以秦雄去了鹿特丹。

    最后,他们游览了海边皇城海牙,宫殿令这座城市充满了庄严肃穆,当然,希薇雅笑言的“帝王魅力”,秦雄并没有感受到,因为他曾经去过中国的帝都......

    旅行结束了,这趟旅行中,秦雄保持着每天早晚的锻炼,同时在出行中与希薇雅乔治亚两姐弟变得亲密无间。

    只是,毫无经验的秦雄没有主动告白,希薇雅则心有顾虑,也未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但两人在接近三个星期的相处中更加了解了对方。

    秦雄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

    单纯,清新。

    ......

    冬歇期结束了。

    阿贾克斯俱乐部球员归队的日子到来。

    令科曼欣慰的是,没有球员“不知所踪”,年长的球员老成持重,知晓厉害,年轻的球员则还算安分守己。

    尽管假期归来后,科曼对于球队某些球员的身体状况并不满意,但总体上还是没什么大问题。

    在第一天集训的上午,秦雄来到了球队更衣室,推门而入就听到了队友们的欢声笑语。

    大家在聊着圣诞节的趣事,看来心情都不错。

    特别是范德法特。

    他在言谈中时不时就会显摆一下他荣膺了欧洲金童奖的荣耀。

    但是队友们似乎大多不感兴趣。

    天才们大多都心高气傲,范德法特得奖,也没啥大不了的。

    金童奖,又不是金球奖。

    那算个什么玩意。

    秦雄在换衣服时,隔着一个衣柜的人是斯内德,他也在换衣服。

    “最近你在忙什么?之前记得你说假期不回中国的,四天前打电话叫你出来玩,你却说你不在阿姆斯特丹,怎么回事?”

    秦雄嘴角微扬,说:“我去旅行了。”

    “哪个国家?”

    “荷兰。”

    “我们几乎半个月就跑一趟其他城市,还需要专门去旅行?”

    秦雄嗤之以鼻,回道:“那怎么一样呢?我们去打客场比赛,就是训练,回酒店休息,球队又不组织去景点游玩,你这个荷兰本地人当然觉得荷兰没必要专门去旅行了。”

    斯内德想了想,觉得秦雄说的有道理。

    秦雄扭头打量了一番斯内德,突然说了一句令斯内德脸色难看的话。

    “怎么感觉,你好像,胖了?”

    斯内德本身的肌肉就不算明显,冬歇期玩得过火,加上圣诞节嘛,过年咯,稍微没管住嘴,是有点儿发胖了。

    秦雄并不是第一个发现这一点的人,海廷加和斯特克伦博格今天一来就调侃过他了,这让秦雄再次说起,他立即恼羞成怒,轻轻打了下秦雄的腹部,嘴硬道:“你才胖了呢!嗯?不是吧!”

    他打了秦雄腹部一下,才反应过来,扭头凝视秦雄,伸手撩起秦雄已经穿好的训练服,看到那比假期之前更加线条清晰的六块腹肌,惊讶道:“你根本就没去旅行吧?你是躲在健身房里天天像个机器人那样在锻炼肌肉吧!”

    秦雄咧嘴一笑,转过身来,特意腹肌发力,线条紧绷更加清晰,洋洋得意道:“坚持每天锻炼两个小时,早上晚上各一个小时,你也可以拥有哦。”

    斯内德翻个白眼,伸手迅速把秦雄的训练服拉下来,遮挡住那令人无比讨厌,却又无比令人羡慕的腹肌群......

    从国外归来的队友,有些给秦雄送了小礼物。

    伊布带了些瑞典特色的圣诞糕点,其实只是造型不同,幸运之神不同的饼干而已,随手就丢给了秦雄。

    连送小礼物,这个瑞典人都酷酷的。

    加拉塞克从捷克带回来了好多特产,给喜欢喝酒的队友送去了贝洛夫卡酒,给喜欢收藏的队友送去了波西米亚水晶,给秦雄的,又是吃的,温泉薄饼。

    马克斯维尔第一天回到更衣室时,简直让人认不出来。

    穿的休闲,还算平常,可是脖子上挂满了巴西特产的宝石项链,也不知道是不是地摊货,反正给队友每人都送了一条,秦雄带上了宝石项链看了看,感觉有些非主流,便摘下来放进衣柜里,感谢马克斯维尔的心意,却肯定不会再戴上那个项链了。

    训练的时间到了,全队换好训练服来到了训练场。

    科曼在球队下半赛季的征程开始前发表讲话。

    头一次让秦雄感觉科曼还是有点儿霸气的。

    “未来四个月将决定我们本赛季的最终成就!”

    “你们一定都知道了,我们在欧冠16强战中的对手是谁?没错,英超豪门阿森纳!”

    “一个月后,阿森纳将会来到阿姆斯特丹,我们在那之前,该怎么办?现在,就要做好觉悟,以最强的状态,迎接阿森纳!”

    “当然,当务之急是五天之后的联赛,我们在联赛中是有可观的领先优势,但绝不能掉以轻心,我们要牢牢地将优势攥在手中,让跟在我们身后的竞争对手失望,然后,绝望!”

    “小伙子们,我们上半赛季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千万,千万,不要葬送了自己曾经的努力!现在开始,阿贾克斯,进入战斗状态!”

    阿贾克斯一线队球员在“鬼哭狼嚎”的吼声中开始了训练......(未完待续)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