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足球皇帝

首页
146 拒绝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机械飞舞”的打赏!

    ------

    圣诞节还有2天。【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阿姆斯特丹已经充满了圣诞的气氛。

    大街小巷满是忙碌采购的行人,随处可见商铺门口摆放着圣诞树,还有大型活动在进行,乔装打扮的“圣诞老人”被孩子们追逐,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秦雄送乔治亚坐上公交车后,自己徒步返回沃德尔街。

    鲁特曼森他们这些老头儿最近不见人影,听说是去和一群老朋友聚会去了。

    这让沃德尔街反倒有些冷清。

    秦雄的活动也不少。

    今天,泽勒与德赫乌斯他们要组织一个聚会,也邀请了秦雄参加。

    秦雄叫上了希薇雅。

    他没有想到希薇雅很痛快地答应下来。

    聚会的地方是在一间很普通的pub,那里也在搞圣诞主题的活动。

    秦雄与朋友们相聚在pub中,互相提前恭贺圣诞快乐,然后聊天喝酒,秦雄仍旧滴酒不沾。

    希薇雅穿着很平凡的大衣,坐在秦雄身边,等稍晚些音乐响起来后,秦雄主动邀请希薇雅去跳舞。

    他可是下了很大决心,壮着胆子才发出的邀请。

    希薇雅微笑摇头,说:“我不会。”

    秦雄也笑道:“我也不会!但这里跳舞不需要学。”

    见到秦雄起身,并且笑着朝自己招手,希薇雅抵挡不住他的邀请,便起身与秦雄一同来到了小型舞池中。

    她有些僵硬地站在秦雄面前,伴随着劲爆热曲的响起,秦雄硬着头皮红着脸,如同在夜店时那样随着节奏摇摆起身体。

    他刚一动,希薇雅立即掩嘴偷笑。

    秦雄的脸,红了,可还是没有停下来,招手示意希薇雅一起来!

    这种地方就是放松,或者宣泄生活工作压力的。

    如果只是干坐在那里,何必来呢?

    希薇雅调皮地翻个白眼,面露羞涩,随后也开始缓缓地晃动起身体,两人互相凝视,秦雄的眼神中,也一定有笑意,没想到生活中勤奋又拼搏的希薇雅,会有这么“笨拙”的一面,可在他眼中,依旧动人。

    习惯了氛围与环境后,希薇雅渐入佳境,不再顾及旁人的眼光,实际上也没有人会对这里随着本能摇摆的客人品头论足指指点点。

    他与秦雄一直凝视着对方,放松,欢笑,忘记一切烦恼。

    当临近午夜时,聚会结束了。

    希薇雅与秦雄在这大冬天,却大汗淋淋。

    穿上大衣走出pub,两人被冷风一吹,情不自禁打个冷颤,旋即又相互对视,无声一笑。

    德赫乌斯与泽勒他们与朋友一同离开,秦雄则和希薇雅沿着马路漫无目的地行走,默契地在分别时会去各自叫一辆的士。

    希薇雅背着双手,走路时脚步欢快,好似还未脱离pub内的节奏。

    忽然,她转过身来,面朝秦雄,双手插袋的秦雄看出希薇雅欲言又止,也不着急催促她,耐心等待,不知道她要说什么。

    “圣诞节还是一个人吗?”

    秦雄摇摇头,微笑道:“我有凯尔陪我啊。”

    “嗯?原来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

    “弗雷迪先生与洁西卡女士在谈恋爱啊。”

    “那是谁?”

    “沃德尔街隔壁街上一家音像店的女老板啊。”

    秦雄挠挠头,感到有些失败。

    弗雷迪很了解他,但他却很少主动去了解弗雷迪的生活。

    是啊,他每天去训练,生活有规律。

    弗雷迪会做什么呢?

    他也不可能一直保持单身啊,像在红灯-区看表演时弗雷迪坦白的那样,时不时,他也需要生活中来点儿激情元素。

    看来弗雷迪圣诞节会去和那位女士一同度过吧。

    秦雄想着想着,笑了。

    为弗雷迪感到高兴。

    希薇雅深呼吸一口气,像是下了很大决心。

    她眼神颇有些紧张,柔声对秦雄说道:“后天来我家吃晚饭吧,平安夜,你一个人待在公寓,一定会很寂寞,我家里只有三个人过节,你来,能让节日气氛热闹些。”

    秦雄怔在原地。

    他没有料到希薇雅会主动邀请他去家中过圣诞节。

    如果之前没有答应乔治亚,他一定会答应下来。

    可是现在,他犹豫了。

    他微微蹙眉,虽然他和乔治亚加起来相处的时间其实也不多,但他内心深处,很喜欢那个执着又拼搏的小男孩,他,不愿让他失望。

    他不是个会轻易背约的人,特别是对天真无邪的小孩子,怎么能违背承诺呢?

    他摇了摇头,涩声道:“抱歉,那天我有个约会。”

    希薇雅如遭晴天霹雳,表情瞬间变得僵硬,勉强地笑了笑,话音略失常态地说:“没,没关系。祝你圣诞快乐,今天,我过得很愉快,再见。”

    希薇雅说完后微微低下头转身走了,她迅速掏出电话去叫的士。

    秦雄看着她的背影,连一声再见都没能说出口,她便转身了。

    看得出她很失落,秦雄不知道这意味什么,但他自己也觉得可惜。

    不过,他并不后悔。

    他默默地转身,也拿出手机打电话叫的士。

    希薇雅失落极了,坐在的士内,头靠在车窗上,一脸黯然。

    他在圣诞节有约会......

    会是什么人呢?

    肯定不会是男人的,谁会找男人一起过圣诞节呢?

    应该是某个美女吧?

    模特?女主持?明星?

    ......

    第二天,秦雄又去了一趟俱乐部。

    找到了行政人员,他想要一套正品的阿贾克斯球衣。

    留守俱乐部加班的工作人员虽然说这部分工作不是他们负责的,但还是带秦雄去了俱乐部纪念品商店,在那里,才有正品球衣。

    而且恰好,有秦雄需要的小码数球衣,他打算买来送给乔治亚。

    然后他又去市中心逛了逛体育用品专卖店,买了一双正品球鞋和护腿板球袜等装备。

    将这一切拿去礼品店里包装好,他在礼物卡上写下赠语,提着一个精美的袋子返回沃德尔街。

    这天晚上,弗雷迪终于将他最近在交往的女性杰西卡女士介绍给秦雄认识。

    他们在一家餐馆**进晚餐。

    杰西卡是很有魅力的熟女,保养得很好,言谈非常风趣。

    “凯尔告诉我了关于你的感情生活,其实男人去红灯-区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没必要为此苦恼,欧洲多数女孩的心态是,只要不结婚,大家都是自由的,而即便是要结婚,结婚前发生过什么,你不说,我不问,就算你主动说,我听完之后也不会记在心里,因为,生活是向前看的。”

    秦雄摆出一副点头受教的态度。

    西方人跟东方人的观念真的不同,更加开放与自由,而东方人则更传统与保守,人的过去会像一个包袱或枷锁,影响着现在与未来。

    不过在这个时候,秦雄反而会去看一眼与杰西卡女士侃侃而谈的弗雷迪。

    假如,我把前几天在红磨坊碰见弗雷迪在看脱衣-舞的事情告诉杰西卡女士,她又是否能做到她刚才所说的那样呢?

    不介意?真的不介意?

    反正没结婚,没有契约约束力以及忠诚可言,再者,弗雷迪也没做什么实质性的背叛行为。

    这个想法在脑海一闪而逝。

    秦雄立即打消这种念头。

    那简直太招人恨了啊。

    晚餐在愉快的谈笑声中结束。

    杰西卡女士临别前也邀请了秦雄去她家过圣诞节,反正她是单身,跟弗雷迪凑一对,不在乎再加上一个秦雄。

    但是秦雄已经有约在身,便婉言谢绝。

    平安夜这一天到来,街上的景象又变了。

    行人匆匆,大家像是都在赶路,急着回家与家人团聚过节。

    夜幕降临时,秦雄提上礼物袋,把乔治亚留下的家庭住址告诉了的士司机,然后乘车前去他家。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