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足球皇帝

首页
141 见世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璐逸风”“ac米兰ac”的打赏!

    ------

    阿贾克斯2003年的俱乐部征程只剩下最后一场联赛。【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兴许是圣诞节即将到来,又或是连续几个月的大战疲劳积累,当最后一战到来时,阿贾克斯的全队状态并不算特别好。

    秦雄随队前往了特温特,荷甲第16轮,阿贾克斯在客场挑战特温特,他多数精力都放在了防守中。

    阿贾克斯的状态并不好,似乎不少球员的心思不在比赛中。

    不过秦雄还是在比赛中有高光时刻。

    比赛第58分钟,他在前场左路,一脚贴地直传球穿透了特温特中场与后卫两条线,那狭小缝隙仿佛不存在的传球线路被他捕捉到,助攻了范德法特反越位杀入禁区破门得手!

    随着比赛时间越来越少时,阿贾克斯便显得更加心不在焉,科曼见势不妙,立即启动换人,增加防守令球队稳住胜势。

    最终,阿贾克斯在客场一球小胜特温特,兵不血刃地拿到了2003年最后一场联赛的胜利,以上半程16战14胜1平1负的战绩豪取荷甲半程冠军。

    秦雄比较理解队友们的心不在焉,首先大家都是年轻人,心态很难说已经成熟到了稳如泰山的程度。

    其次,联赛巨大的领先优势使得领头羊心理放松,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赛后更衣室中,队友们已经不再谈论足球了,而是谈论假期。

    这场比赛过后,荷甲进入冬歇期,阿贾克斯会给球员三个星期左右的假期。

    有的球员会返回祖国度假,有的则计划外出旅行,秦雄没有参与队友们的讨论,他显然还没有定下冬歇期的计划。

    回到阿姆斯特丹,本以为大家会就此分别,没想到几名队友约好一同吃个晚饭,然后,斯内德面带诡笑地对秦雄说:晚上有神秘节目。

    秦雄换了身休闲装,他们去了一家中档餐厅吃饭,伊布,范德法特,斯内德,海廷加,加上秦雄,一共五个人。

    待吃过晚饭后,秦雄好奇地问道:“晚上我们去哪里?”

    伊布搂着他的肩膀走出餐厅,狡黠地笑道:“带你去见见世面。”

    秦雄一头雾水,也不细问,他坐进了伊布的车,任由队友们带队。

    开车的队友们在市中心大运河附近找了停车位泊车,然后下车步行。

    五个年轻男人衣着休闲,并未并排前行,前后分为两拨,斯内德和海廷加在前面带路,伊布和范德法特在后排“夹住”秦雄,似乎是害怕秦雄逃跑来监督他。

    当路越走越窄,行人也越来越多时,秦雄好似意识到了什么。

    夜幕之下,若要说阿姆斯特丹有哪里是人声鼎沸的,莫不过大名鼎鼎的红灯-区!

    他来到荷兰三个多月,却还真没有游览过红灯-区。

    当踏入红灯-区那一刻,斯内德与海廷加扭头望向秦雄,嘴角带着促狭的笑意。

    秦雄并没有去看队友们的神情,他的目光被街边一个又一个紧挨着的橱窗所吸引住了。

    在那红色灯光映照下,狭窄橱窗内穿着三点式搔首弄姿的女郎的确能够吸引男人的目光。

    伊布说带秦雄来见见世面。

    真没说错!

    秦雄的确是来见世面了!

    有点儿刺激啊!

    伊布和范德法特看到秦雄脸色微微发红却眼神长久地在橱窗女郎身上流连忘返,他们总会忍不住偏头偷笑。

    范德法特搂住秦雄的肩膀,说:“你现在遇到了一个问题。”

    “嗯?”

    秦雄还在观察橱窗内的女郎,环肥燕瘦,清纯成熟,艳丽清新,各种各样的女人只穿着三点式站在那里,如同商品,哦,不,那就是商品!

    别人兴许会习惯,像6岁开始就会接受性-教育的本土荷兰人,对这些根本不会大惊小怪。

    可秦雄真有点儿脑袋轰轰作响,被眼前景象震撼住的样子。

    没等范德法特说话,秦雄忽然问道:“为什么有的橱窗是拉上窗帘了?是没有人吗?”

    范德法特吭哧一笑,在秦雄耳边低声道:“那是有客人走进去了,女人在小房间内工作,当然要拉上帘子了。”

    “哦,我还以为没有人呢。”

    “这里的橱窗每天租金上百欧元,但绝对不会空着,实际上红灯-区很小,抢着来这里做生意的人多得是。”

    秦雄点点头,像是涨了知识般表情认真。

    他终于扭头看向范德法特,问:“你刚才说什么?”

    范德法特笑意玩味道:“你已经成年了,你也有工作挣钱了,可是,你还是个处男,这就是你的问题!”

    “嗯?这为什么会是个问题?”

    秦雄无法理解范德法特的话。

    可以说他在来到荷兰之前,从前是生活在一个非常封闭又狭小的圈子中,与外面的花花世界是隔开的,甚至与同龄人正常生活是隔开的。

    也许有的学生在未成年时有了女朋友,有了性-经验会觉得很牛逼,并且会鄙视那些交不到女朋友,没有性-经验的同龄人。

    可秦雄的思维意识中,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他像个乖宝宝,遵守着大人定下的规则以及灌输的生活哲学。

    范德法特搂着秦雄为他释疑。

    在欧洲,有相当一部分青年是会在成年这天专门跑来阿姆斯特丹,在这里,抽一口大-麻,在红灯-区告别处男,这是一种成人礼。

    在这里,是没有其他国家是非黑白的道德枷锁,一切,光明正大,无拘无束。

    范德法特还告诉秦雄,这里也有很多女郎是会倒贴去“款待”来这里进行成人礼的青年。

    范德法特询问秦雄有没有看上眼的橱窗女郎,秦雄立即摇头。

    他虽然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女郎看,的确代表那些女郎有吸引力,属于异性之间本能的吸引力,却不代表能够淹没理智。

    始终是会给他怪异的感觉。

    不过,他自己也许没有察觉到,今天见识的世面,会激活他属于男人本能的“侵略性”!

    不光是橱窗内有女郎,橱窗外也有,她们站在门外,会热情地与游客交谈,招揽生意。

    原本这在荷兰是不被允许的,也就是说,这些女郎作为商品,只能存在于橱窗内“工作”,出来,走到街上揽客,不行!

    但哪里都有打擦边球的人,各行各业都如此,没必要大惊小怪。

    红灯-区生意红火,热闹非凡,走到中段时,堪称人满为患,各国游客来到这里都会对红灯-区游览一番。

    伊布被挤到了前面,他们5人分成了三行前行,秦雄靠近橱窗这边,在路过一位热情揽客的女郎时,对方主动凑上来说了一句秦雄能够听懂但是却让他皱起眉头的话。

    日语!

    你好的意思。

    秦雄去过日本打比赛,最简单的日语能够听懂。

    范德法特在一旁对他低声道:“来这里的亚洲人,日本客人非常多。”

    算是解开了秦雄心中的疑惑,范德法特朝那位女郎说道:“他不是日本人,他是中国人。”

    那位女郎立刻面露歉然,继而笑道:“米斯特尔李?米斯特尔王?”

    看来中国游客来这里的也不少嘛。

    这些女郎会试图用这种方式来拉近与游客的关系,进而促成一笔生意。

    李和王是中国的大姓,故而会有女郎尝试去直接叫出。

    秦雄无奈地摇摇头,正准备离开,女郎生涩地说出一个汉语词汇,真把秦雄给雷到了。

    “伐票!”

    秦雄扭头再朝她望去,她似乎以为秦雄回心转意了,便继续喊了几遍。

    秦雄真是哭笑不得。

    如果真能开发票,消费内容该怎么写呢?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