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足球皇帝

首页
110 珍惜自己,画的是心情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zzyxfh”的打赏!

    ------

    当希薇雅从昏迷中醒来时,她骤然一惊,强烈的危机感席卷全身。【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作为一个很早就在社会上打工的漂亮女孩,她深知社会险恶的一面。

    自己失去意识后,会发生什么?

    她简直不敢想象。

    可是,在看到自己所在的环境后,她稍稍安心。

    她在医院,躺在病床上,右手插着针头在输液。

    她左臂扬起,挡在自己的双眼上。

    糟糕透顶!

    糟糕透顶!

    一份好的兼职工作放弃了。

    明明打算和他好好玩一天的,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连累他落水,他会不会生病?

    自己还昏倒了!

    简直是糟糕透顶!

    这一刻,她委屈心酸地想哭。

    很拼的女孩,总会比同龄人失去很多欢笑的时间,别人在娱乐,她要去找工作,别人在谈恋爱逛街玩耍,她在打工。

    可这条路,她并不后悔。

    只不过在决定了去做一件事,却没有做好时,她肯定会遭受心理打击。

    她的脸色这时看起来有些憔悴,她放下了手臂,想要坐起身来,突然,她这时才看到,在病房靠窗位置,有人!

    秦雄。

    外面已经天黑了,希薇雅从中午昏倒到醒来,已经过去了8个小时。

    她并不知道,秦雄在大街上用公主抱的方式抱着她,风一样地狂奔寻找的士,他引起了路人的围观,引起了警察的警惕,直到将她送到医院,办理了住院手续,送他来这里的两位警察才稍稍放心的离去,但还是记住了秦雄证件号码,以防万一。

    秦雄坐在窗口位置,手里拿着画本在专心绘画,医院病房在建筑高层,从窗口位置望去的夜景很美。

    可是,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停下了动作,扭头望去,见到希薇雅坐起身来,平静地凝视着他。

    秦雄放下了画本,拉着椅子来到病床前,神情凝重。

    “你说过,工作时要怀着愉快的心情,这会让人忘记疲劳,没错,的确是这样,是会让人忘记疲劳,但并不代表疲劳不存在。今天,可能是受寒的刺激下,你昏倒了,医生检查过后说你是疲劳过度。希薇雅,也许我只是你的一个普通朋友,但我要告诉你,工作不仅仅需要好心情,也需要好身体,你要珍惜自己的身体,这是你人生中无论做什么的资本。”

    希薇雅嘴唇微动,没有笑,没有哭,她像是卸去了对外界所有人相同的伪装:微笑。

    将一个真实的自己,倔强中坚强,但偶尔也会是个脆弱女孩的自己,呈现在了秦雄面前。

    她默不作声,只是点了点头。

    秦雄看得出她很拼,包括德赫乌斯他们也说过,希薇雅是阿姆斯特丹大学中很多男人心中的女神,不光是美貌,还有她学业优秀,那么,她还会频繁地去打工,去挣钱,她这么拼,为了什么?

    秦雄没有去问,那属于她的个人**。

    就像,从小到大,同龄大多数人,也都不理解秦雄为何对足球那么执着,他也很拼,很专注,很努力!

    为了什么?

    为了人生啊!

    别人可以得过且过,别人可以随波逐流,他不行,他做不到,他害怕自己的整个人生,都将会一无所有,他想要拥有,想要主宰自己的命运!

    将心比心,秦雄不问,却好似能够理解希薇雅。

    “饿了吗?”

    希薇雅眼珠灵动地转了转,本想要逞强说不饿,可鬼使神差的,没有去伪装,抿着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点了点头。

    秦雄微微蹙眉,问:“你不能说话吗?”

    希薇雅扑哧一笑,发自内心的,她摇头道:“可以说话啊,可是,我听你口气那么严厉,在教训我,我不敢说话啊。”

    秦雄顿时脸色变得尴尬,有些不自然,解释道:“我只是希望你重视我说的话,并不是严厉,也没有教训你的意思,我认为,这是朋友的责任和义务,当有朋友正在做错事时,应该提醒对方。”

    “跟你开玩笑的,好的,我饿了,你呢?”

    秦雄这才放下心来,说:“我也有点,那我去买点东西回来。”

    希薇雅看了眼输液瓶,快结束了,她说道:“不用麻烦了,我们马上就走,然后,我请你去我最喜欢的餐馆吃饭。”

    秦雄没有推辞,一口答应下来。

    希薇雅要来了秦雄的画本,翻看起来。

    看着秦雄在画本中高超的画技所描绘出的景象,她的心情顿时好转。

    实际上在看到秦雄坐在窗口绘画的那一刻,她就有些失神,前一秒糟糕透顶的情绪立刻烟消云散。

    此时浏览秦雄的画作,她深深着迷,不过......

    “外面下雨了吗?”

    她忽然抬头问道。

    秦雄表情又变得非常尴尬,不知如何作答。

    希薇雅看到他画出的景象,应该是窗外城市的夜景,但是,城市上空,却笼罩着绵延不绝的乌云,其中夹杂着雷电,天地间,暴雨倾盆!

    可是她完全没有听到外面有下雨的声音,而且,空气中也没有雨后的气息。

    她见秦雄没有回答,便翻开观看下一幅。

    连续看了好几副之后,希薇雅找到了答案。

    肯定没有下雨。

    因为秦雄画了很多副外面的景观,有近景有远景,但景象都不同。

    有雷电交加大雨倾盆的,有破败城市如同战争过后废墟的,也有被冰封住的城市,最后,还有在天际降临曙光的唯美景象。

    似乎每一幅画,都可以有一个故事。

    “为什么你喜欢这样画画?”

    希薇雅好奇地问道。

    秦雄坐下来,给她削个苹果,低着头,专心用刀,说:“弗雷迪曾经对我说过,他说我画画,并不是画眼前的景象,而是画我的心情,我也不知道,画画能让我平静,在那个过程中,我总会忍不住幻想,不安分于只画出眼前的景象。”

    希薇雅恍然大悟。

    她忽然又想到,当初秦雄给她画画时,却画出了一个圣洁天使。

    那代表他什么样的心情?

    今天她昏倒住院,这些画中的废墟,雷电,冰封,曙光,又代表他什么样的心情?

    想着想着,她的心跳忽然快了不少,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这种感觉,就像是在落水时,忘记一切彼此相拥时的感觉。

    秦雄去为她办理了出院手续,两人在晚上十点多离开了医院。

    希薇雅请秦雄去吃饭的餐馆很普通,似乎是街边随处可见的那种餐馆。

    不过,她打包票告诉秦雄:这里的豌豆汤是她去过所有餐馆,觉得最美味的!

    豌豆汤也算是荷兰比较特色的美食,秦雄也挺喜欢,因为比起其他特色美食,奶酪,薯条,煎饼,秦雄饮食上的忌讳,使得他主动避而远之。

    秦雄喝了两碗豌豆汤,又吃了些其他主食,填饱肚子,时间也不早了,他提出送希薇雅回家。

    可是在餐馆门口,希薇雅朝他摇摇头,表情郑重地说道:“你明天还要训练,我记得你说过的,所以,你早点回去休息,保证明天训练有精神,身体最重要,这还是你说过的。”

    秦雄无法辩驳,只好叮嘱她回去的路上小心,便与她挥手话别。

    刚转身走了两步,身后突然又传来了希薇雅的声音。

    “喂,秦雄。”

    秦雄转过身来,好奇地问道:“嗯?还是我送你回去吧。”

    希薇雅背着双手朝他摇摇头,露出柔美的笑容轻声道:“谢谢。”

    秦雄没再说什么,目送她离开。

    希薇雅在转身朝车站走去,她面带笑意,步伐轻盈,走远后忽然回头,再看一眼,发现秦雄走了不算太远的地方,她心中默默道:今天,看起来过的并不糟糕。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