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足球皇帝

首页
105 新战术,新思考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魂牵亚平宁”“星际中旅行”“轮回9999”的打赏!

    ------

    在上世纪70年代初,米歇尔斯与克鲁伊夫一同创造了伟大的“全攻全守”战术,令荷兰足球风靡世界,史称:第三次足球革命!

    从那之后,荷兰足球便奠定了战术至上的发展思路,可以笼统地称之为战术流。【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像克鲁伊夫开创巴塞罗那梦之队,范加尔率领阿贾克斯青年军君临欧洲,这都是荷兰足球战术流成功的典范,与之相对的,在荷兰足球内部的剑气之争,是无人问津的技术流。

    以代表性的阿贾克斯为例,球员12岁之前踢343阵型,12岁之后踢433阵型,这里的精髓是让球员从小就接受战术思维的培养,意识上培养灵活性。

    但荷兰的技术流则推崇的是:球员18岁之前可以不练战术!只练技术,转身,卸球,盘带,射门,球感等等。

    技术流的观念是:如果一名球员技术能力超凡脱俗,那么打什么阵型,用什么样的战术,都无关紧要了。

    很难说两种流派谁对谁错,只不过在荷兰内部,因米歇尔斯曾经获取过巨大的成就,他所推崇的战术流,已经在荷兰根深蒂固。

    至于技术流所宣扬的:天才是可以培养出来的!

    这在荷兰足坛却是非常罕见。

    荷兰人才辈出,但都是天赋异禀之辈,从小就有天赋,而不是球员从小默默无闻,日复一日挥洒汗水努力训练变成了天才。

    但技术流所强调的技术能力培养,肯定是正确的,比如现如今在费耶诺德效力的另一位荷兰天才范佩西,他便是在技术流推崇者莫尼兹的调教下非常注重个人技术能力的磨练。

    其实战术流与技术流并不存在非黑即白的矛盾,两者肯定是相辅相成的,无非是主次之分。

    就像南美足球以技术流为主,自由浪漫。

    欧洲足球则崇尚战术流,讲究团结协作。

    若是放眼整个欧洲足坛,太多太多声音听到的是:这支球队在打什么样的战术?核心战术思想是什么?

    上到豪门,下到平民,媒体在关注一支球队时,总会附带这样的疑问与探讨。

    但在南美,这种声音可能会弱很多,多数会关注某个技术型球员的发挥,某某核心球员发挥如何来决定比赛。

    这就是两种足球风格所产生的区别。

    阿贾克斯当然是以战术流为主的,但技术也不能忽视,特别是范巴斯滕,他本人便是典型的技术型球员。

    盘带突破的技术,能练吗?

    当然可以。

    甚至可以用死板的套路:长期坚持练习一种突破过人的方式。

    用技术流“传教士”滕卡特的话来说:在球场上,你会一种过人动作,你就是超级,你会两种过人动作,你就是顶级!如果你会三种过人动作,你就是神!

    虽然克鲁伊夫所崇尚的“简单至上”对荷兰足球影响深远,甚至在影响着巴塞罗那,可范巴斯滕这样的球员,有他自己的见解。

    足球比赛中,并不是真的靠着简单的方式就能赢取胜利。

    当你实力超群时,你当然可以简单地赢得比赛。

    像秦雄能够在打阿尔克马尔时送上一脚中远距离传球便助攻伊布破门,可对阵AC米兰时,阿贾克斯任何简单的进攻手段,都无法产生威胁。

    应对复杂的局面,需要球员个人能力从局部打开缺口,制造威胁,靠的,就是技术了。

    范巴斯滕明白了秦雄希望得到他教导的内容,他没有立即做出指导,而是让四名一线队的球员先离开。

    他会根据这四名球员个人的技术特点来制定不同的强化训练内容,利于他们发挥出禁区前横切盘带突破制造威胁的能力。

    技术训练当然也要因人而异,尽管秦雄,范德法特他们看起来年轻,但实际上对于练技术的年龄,已经算快到了技术定型的末期,真正的技术训练,最起码也是10岁开始,甚至更早,8岁,6岁,到了23岁算是极限,大多数球员20岁左右就定型了,未来也只是根据比赛经验来强化自己所掌握的技术动作,发挥得更加娴熟而已。

    秦雄之所以带着范德法特三人来找范巴斯滕,便是因为科曼确立了新的战术体系,秦雄自己的球队地位,也得到了明确承认,他认为在新的战术体系中,进攻组应该多利用边路盘带横切的方式来打出威胁,本身阿贾克斯现在放弃了纯速度型下底传中型的边锋,边路进攻的打法就要更加灵活丰富。

    斯内德,范德法特,皮纳尔三人没有任何意见,只等范巴斯滕制定了强化训练计划,然后他们便会执行。

    在被AC米兰双杀后的第二天,秦雄至少觉得科曼做的不错,没有让大家沉浸在失利的阴影中,并且迅速拿出了改革方案,试图去提升球队的实力,这比任何安慰或鼓励都要实在!

    秦雄又开始了思考。

    其实他对皮纳尔不熟悉,在新战术体系中,他与皮纳尔在中路的换位,包括皮纳尔与边锋的换位等等,可以衍生出超乎想象的变化。

    这就让秦雄在回家的路上,晚餐,睡觉前,都在回忆皮纳尔的技术特点,斯内德,范德法特,伊布的踢球特点与习惯,他已经了如指掌。

    作为球队大脑,新战术体系的最后一块拼图,皮纳尔,秦雄需要在未来更多的与这位队友互动。

    翌日上午,秦雄心中是兴奋的,他迫不及待想要实验科曼所描述的新战术,加上对皮纳尔这个点的思索,他从起床后就有些魂不守舍。

    甚至忘记了吃早餐便徒步走向阿贾克斯训练基地。

    德科伊泽坐在餐馆外面,拿着早报与皮斯特在聊天,看到秦雄一脸思考状地从旁走过,他和皮斯特都有些意外。

    与秦雄相处差不多两个月,他们发现了秦雄有个“坏毛病”。

    走神!

    至少从他们的角度看去,秦雄就是走神,并且会耽误事,有时会让人无奈,因为他一旦陷入那个状态,就会自动忽视外界一切。

    希薇雅的兼职快结束了,所以她变得更加勤快,天蒙蒙亮时就来帮德科伊泽的餐馆开门营业。

    她走到德科伊泽的桌边,扭头望着秦雄刚刚拐过街角的背影,好奇地问道:“他吃过早餐了吗?”

    德科伊泽放下报纸顺着希薇雅的目光望向街口,但是没有看到什么,想了想便知道希薇雅说的是谁。

    他眼珠一转,露出忧色,说:“应该没有,唉,欧冠输球对他的打击太大了,他是个要强的小伙子,我看得出来,对足球比赛的胜负非常执着。”

    他在“胡说八道”,却也道出了球迷与球员的区别。

    作为阿贾克斯的铁杆球迷,德科伊泽大半辈子都在支持阿贾克斯,他与皮斯特,鲁特曼森都一样,他们见证过太多比赛,也早已习惯了球队的战绩会有起伏,球队会陷入低谷,也会踏上巅峰,心态上颇有一种随遇而安的状态。

    阿贾克斯欧冠输球?

    他们只能默默接受,然后呢?睡一觉起来生活继续,心态依旧平稳,因为过去几十年的阅历,让他们明白,风雨之后见彩虹,只要静静等待,默默支持,阿贾克斯不会令他们失望。

    希薇雅难得蹙眉,她听信了德科伊泽的话,但不太明白,昨天与秦雄一同去唱歌,她觉得秦雄已经走出了输球的阴影。

    怎么状态反复了?

    她转身快步走进小餐馆,打包了一份早餐,然后小跑着离开了餐馆,去追秦雄。

    她刚离开,德科伊泽又打开了报纸拿起来浏览,一双弯弯的小眼睛,被报纸遮挡了眼眉之下的面孔,皮斯特给了他一个白眼,不用猜,这个胖子肯定在窃笑。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