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足球皇帝

首页
087 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站起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11000票加更!

    ------

    在备战周末联赛的两天中,秦雄下午回到沃德尔街的时间会比往常早一些,他想多看希薇雅几眼,也想身体力行帮她分担一些工作。【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弗雷迪眼中,秦雄迷恋上了一个女孩,却没有到神魂颠倒的地步。

    比如晚餐之后,秦雄便会回到公寓内,按部就班地进行西班牙语的学习,并不会为此而耽误事业。

    这个状态让弗雷迪满意,这也是他欣赏秦雄的地方。

    希薇雅与秦雄每天能聊上几句话,但并不深入越界,去探究对方私人生活的世界,只是每当下班时,希薇雅都会看几眼秦雄所在房间的窗户,有时,能够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戴着耳机捧着书在自学,那就是秦雄。

    近距离接触秦雄,绝不会将娱乐报纸上那个在夜店中纸醉金迷的球星联系在一起,虽然秦雄即便去过夜店,也绝对没有达到那种与夜生活浑然一体的状态,都是娱乐记者即兴发挥大书特书而已。

    周五的下午,秦雄早早地回到沃德尔街,他将希薇雅叫到了餐馆外面,将手中的~↙球票递到了她的面前。

    这些天的闲聊,令秦雄在她面前已经不会紧张,但还是会很郑重。

    “这是明天下午在阿尔克马尔市举行荷甲联赛的球票,如果你有时间想去看球,可以跟朋友一起去,或者,德科伊泽,弗雷迪他们肯定会前去,有他们在,你会很安全。”

    穿着餐馆工作服的希薇雅没有去接秦雄手中的球票,而是低头仔细观察球票上的内容,这让秦雄不得不伸着手,却把脸偏向另一边,因为,他嗅到了她的发香,担心自己因沉醉而露出无礼的表情。

    希薇雅看清了球票的内容。

    明天中午过后,荷甲联赛第十轮最先进行的比赛,便是在阿尔克马尔的主场进行的:阿尔克马尔vs阿贾克斯。

    她已经看清了,但她还保持着微微弯腰俯视的姿势,她陷入了出神状态中。

    她没有告诉过秦雄。

    她的父亲,是一位支持阿贾克斯超过三十年的铁杆球迷,她的爷爷,奶奶,都是阿贾克斯球迷。

    而她那与世长辞已有十年的母亲,却是阿尔克马尔的球迷。

    她是家中长女,可她没有继承家庭的足球信仰,从她母亲辞世那天开始,她的生活就被两部分所填满。

    工作,学习。

    从很小的时候,她就开始帮街坊商铺做事情,小时候,友善的邻居会奖励她一些食物,等长大了,便是挣钱。

    而她能够进入阿姆斯特丹大学这样的着名学府,可以想见,在兼顾学业之余去打零工,她,真的没有多少时间去休闲娱乐。

    足球,对于普通人,难道,不是娱乐吗?

    希薇雅回过神后直起身来,突然看见秦雄别着脸,脸色却已经通红,那分明是大男孩害羞的神情,她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弯腰去看球票上内容的动作,可能,有些暧昧,顿时,自己的俏脸,也浮现了霞云。

    她抬手捋了捋金发,朝秦雄歉然一笑,说:“抱歉,我明天还要来餐馆里帮忙,最近正是餐馆生意忙碌的时候,城里来了很多世界各地的游客,我也不希望请假来让德科伊泽操心,所以,真的很抱歉,下次吧,下次有机会,我一定去,为你加油。”

    秦雄收回了手,微笑道:“该是我说对不起才对,我应该想到你工作会很忙,是我欠考虑了。”

    是的,他今天拿到球票便只想着邀请希薇雅去看球赛,却没有冷静地想一想,明天是周末,阿姆斯特丹最近又是舞蹈节,又有园艺展,世界各地来这里的游客骤然暴增,正是小餐馆,旅馆等产业最忙碌的时候。

    即便如此,秦雄心底是有些失望,可也没有其他太多情绪了,他从小到大没有人惯着,便会多为其他人考虑。

    他有些自责。

    这样的情绪,一直延续到了他随球队一同前往阿尔克马尔市的旅途上。

    阿尔克马尔市就在阿姆斯特丹的北方,非常近,不用坐火车,直接坐大巴车过去,秦雄脑袋靠着车窗想着心事。

    追根究底,他并不了解希薇雅的生活,那个姑娘看起来从来没有悠闲的时候,她比同龄人要拼,很拼,非常拼!

    可她偏偏不具备一种奋斗者多数都有的侵略性,如同天使,待人接物令人如沐春风。

    秦雄觉得自己贸然去邀请希薇雅去看球,简直是个糟糕透顶的决定。

    斯内德在他身边突然拽了下他的胳膊,问道:“阿德里安塞说的是真的吗?他培养过一名中国球员?”

    秦雄皱眉不解,问:“什么意思?”

    斯内德将手中的报纸递给了秦雄,说:“你看。”

    秦雄拿过报纸仔细观看,这是荷兰本地的足球报纸,刊登的是赛前新闻发布会上两队主帅的发言。

    科-阿德里安塞,正是阿尔克马尔俱乐部的主帅。

    他和阿贾克斯非常有渊源,首先,他是阿姆斯特丹人,其次,在执掌阿尔克马尔之前,阿德里安塞便是阿贾克斯的主教练!

    他离开阿贾克斯的方式也非常窝囊,胸怀大志却壮志未酬,三年合同只待在了俱乐部不到一年半,便被董事会和球迷一同赶走!堪称是一个众叛亲离的下场!

    豪门,当然是残酷的。

    可想而知,阿德里安塞对于阿贾克斯,一定有着大众揣测的复仇情绪!

    不过在嘴上叫嚣的人多半都没什么本事,也显得缺乏礼教,西方人都爱讲究个礼仪,装一下绅士。

    阿德里安塞和阿贾克斯的恩怨不用摆在台面上,在新闻发布会上自然表现得风轻云淡,最近秦雄比较火,被记者问到是否会重点去限制秦雄时,阿德里安塞便就这个问题回答了一下,并谈到了差不多20年前他培养过一名中国球员,没想到多年后有中国球员能够在荷兰获得成功。

    秦雄看了看阿德里安塞所说的中国球员名字,有点儿印象,不过,也是陈谷子烂芝麻的历史,他不太关心,对此没兴趣,便将报纸丢回给了斯内德,说:“应该是真的吧,这也没什么好吹牛的。”

    他再次扭头望向窗外,思绪被打断,突然的,他昂首凝眸,视线定格在车窗的上沿。

    啪嗒,啪嗒!

    两滴液体顺着车窗滑落。

    啪嗒,啪嗒,啪嗒!

    外面,下雨了!

    大巴车已经进入了阿尔克马尔市地界,秦雄视线一转,向城市方向的天空望去,那里,阴云密布!

    他的面部肌肉不自然地颤动!

    伊布忽然在车内大叫道:“秦雄!你今天会不会又要梦游了?”

    话音一落,他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

    大巴车内的队友,多数也都起哄似得笑了起来。

    大家都还记得,秦雄在与格罗宁根的比赛中表现得一塌糊涂!

    秦雄面部肌肉颤动,可是他的眼神却异常坚定有神。

    他不是紧张。

    而是,兴奋!

    难以抑制的,兴奋!

    下雨了?

    下雨了!

    今天,不可避免的,会是一场雨战!

    科曼脸色阴晴不定地从前排走到了车厢后排,来到秦雄与斯内德所在的位置,探头到秦雄面前,低声道:“今天会是雨战,为了避免你受伤,安排你替补,怎么样?”

    科曼没有露骨地打击秦雄,而是用一个保护球员的理由来婉转地让秦雄避战!

    他担心啊!

    如果秦雄表现不好,这会影响他的状态,会打击他的信心!

    再过四天,ac米兰会空降阿姆斯特丹!

    那个时候,他需要秦雄!需要一个战斗力强悍的秦雄!

    秦雄眼神明亮,坚定地摇摇头,说:“我没问题,我要出场比赛!”

    科曼再问一遍:“你确定?”

    秦雄朗声道:“没问题!我等的就是这一刻!”

    从哪里跌倒,他,秦雄,就一定会从哪里爬起来!

    像个男人,昂首挺胸地战胜困难!

    当秦雄坚定的话音传遍大巴车时,所有队友都收起了笑声,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严肃!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