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足球皇帝

首页
084 杂牌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五更。【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

    一天的训练结束,秦雄回到了沃德尔街,本已经被疲惫席卷全身,却在看到一个魂牵梦萦的身影后精气神焕然一新。

    他站在德科伊泽的餐馆外面,看着那个热情洋溢的女孩在忙碌。

    希薇雅-斯洛特。

    看起来,她已经被德科伊泽聘用了。

    穿着餐馆的工作服,她对每个客人都展露天使般的微笑,好似能够带给每个人无微不至的关怀。

    这让德科伊泽的餐馆生意明显更好。

    弗雷迪坐在露天桌椅前,他也在观察希薇雅,以前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女孩,也通过秦雄的素描中了解她的长相,今天亲眼所见,令他心中如释重负,并且格外愉悦。

    他是会有担忧,害怕秦雄喜欢上的不是一个好女孩,毕竟,这里是阿姆斯特丹,世界闻名的自由之城,还有,性-都。

    他就像是长辈那样审视着希薇雅,热情大方,亲和力十足,美貌动人。

    多好的女孩啊!

    跟秦雄真般配!

    弗+∫雷迪如此想着,他的肩膀突然被人按住,扭头一瞧,看到是秦雄训练归来,立刻用眼神示意希薇雅所在的方向,眼神中充满了揶揄。

    秦雄放下单肩包在椅子上,走过去与希薇雅打招呼。

    “嗨,还习惯这里吗?”

    希薇雅扭头看见是秦雄,连忙道谢。

    “这里很好,谢谢你推荐我来这里。”

    秦雄点点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担心打扰希薇雅的工作,他便走回了弗雷迪身边坐下,准备吃晚餐。

    这顿晚餐他吃的非常慢,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去凝视希薇雅,偶尔偷偷看一眼,心中还有担心被对方发现的忐忑,形同做贼。

    弗雷迪在一旁时不时扭脸偷笑。

    虽说这在欧美也有很多男孩是腼腆内向的,可终归少见,但弗雷迪在中国生活过很长时间,对秦雄这种“情窦初开”的表现,倒是习以为常。

    等过了晚上用餐高峰期,希薇雅的打工就结束了,她并不是全职,在她要离开时,秦雄被弗雷迪推了一把,秦雄也立刻心领神会,主动走去希薇雅身边,提议道:“我送送你吧。”

    希薇雅朝他微笑摇头,说:“我从小到大在这座城市生活,你才来这里两个月,你送我?我怕等下还要我再送你回来。听说你这里,是吗?”

    秦雄指了指餐馆对面的小公寓,说:“就在那里,这里的人都很和善,我喜欢这里。”

    “嗯,是的,我也喜欢这里,秦雄,晚安。”

    “你路上小心,晚安。”

    秦雄久久地站在原地凝视她离去的背影,他看不到,希薇雅在离去时嘴角弯弯,一直保持着甜美笑意,似比平常都要开心。

    ......

    在出征荷兰杯第三轮之前,科曼主动在训练休息的间隙找秦雄谈话。

    “荷兰杯的比赛,球队大部分主力会轮休,但是,我打算让你继续首发比赛,目的是让你保持状态,明天的比赛对你要求不高,这样说吧,我对你的要求就是,第一,不要在意比赛胜负,第二,不要严重消耗体能,第三,多给预备队抽调上来的队友创造机会。”

    秦雄被科曼搂着肩膀,他大致听明白了。

    也多亏阿贾克斯的傲慢哲学灌输。

    其实就是:上去随便踢踢,保持状态,输赢都不重要,杯赛,练兵为主,别太紧张,也真别太重视。

    秦雄会登场,但科曼显然不指望荷兰杯能锻炼秦雄什么,真正要磨练的,还是预备队那些球员。

    科曼不知怎么的,搂着秦雄的肩膀开始在训练场边散步,明天比赛的任务说完了,转而进入了长远的话题探讨中。

    “秦雄,你来到一线队一个多月,表现非常出色,出乎了我们所有人的预料。在做客psv埃因霍温的比赛中,我意识到你可以被寄予厚望,同时,你所展现出的技术特点,让我们开始重新审视球队的战术体系,范德法特不是你,你也不是范德法特,皮纳尔,斯内德,每名球员都是特殊的,独一无二的,正因如此,在如何让你融入,适应,激发一个全新的战术体系的工作中,我们还是要谨慎一些,唉,对于我们不利的是,现在的时机并不好。”

    秦雄没听明白,问:“时机?”

    他看到,科曼下意识地皱起眉头,目光望向远处,眼神飘渺,淡淡道:“一个星期后,我们要迎战ac米兰,贸然去改变什么,在压力空前的比赛中,失败的概率会很高,假如,下一场欧战有失,我们可能,宣告小组赛便会被淘汰出局。”

    秦雄懂了。

    科曼所顾忌的是大战在即,临阵变招,对于弱势一方的球队而言,总是需要承担更大的风险,就像行军打仗,临阵换将乃兵家大忌。

    ......

    秦雄翻遍了荷甲,荷乙两级职业联赛的球队名单,也没有找到荷兰杯第三轮阿贾克斯对手的名字。

    urk。

    在坐大巴车去乌尔克这个小镇时,林德格伦告诉他,urk是荷兰的业余队,并没有参加职业联赛。

    秦雄恍然大悟,难怪阿贾克斯会在这一轮进行大轮换,可能一线队替补球员锻炼价值也不大,才抽调了预备队的球员上来,若不是青年队也参加了荷兰杯,系统上隶属于有别于阿贾克斯的参赛队,可能阿贾克斯干脆就让一线队全部休息了。

    乌尔克的镇长在赛前接受采访时情绪复杂。

    “4000张球票被抢购一空,我们无法限制来自阿贾克斯球迷的抢购,是的,我们的球队可能没有了主场优势,这就是我们的生存现状。”

    urk作为乌尔克当地唯一一支球队,能够打入荷兰杯第三轮,已经算是比较大的突破,而因他们是非职业队,球票销售上面没有主场保护,像荷甲荷乙的俱乐部,主场球票销售,都需要购买者出示会员卡,urk是业余队,少了这一层保护,自然无法阻止客队球迷疯狂地扫购球票,当然,从经济角度而言,乌尔克的镇长应该还是兴奋的,换了别的对手,不会有阿贾克斯球迷这般热情。

    在欧洲,衡量球迷忠诚度,一般是以前往客场频率来作为标准,本地球迷在主场给球队摇旗呐喊,这很便利,但去到客场,则显得难能可贵,突显出忠诚。

    阿贾克斯球迷便是如此,urk的球场才4000球票,估计超过3000都被阿贾克斯球迷抢购了,就当是来小镇旅游转一圈玩玩,本身荷兰也并不大,交通便利。

    周中的杯赛在晚上进行。

    刚过七点,秦雄已经穿好了球衣,跟队友们站在球员通道等待比赛开始。

    业余队的球场很简陋,可能还不属于他们,而是镇政府租给他们的。

    科曼让秦雄不要耗费体能,也不要去拼,除了避免过度消耗精力外,也有保护他的想法。

    场地条件差啊!

    万一加速奔跑中踩在一个小坑里扭伤了脚,亏不亏?

    赛前,科曼还当着大伙儿的面对秦雄三令五申,就差没露骨地说:你就在球场上散步吧!

    也是让队友们心里明白,免得以为秦雄在球场上出工不出力。

    今天出战的阿贾克斯真是临时拼凑起来的杂牌军。

    一线队的主力,替补,再加上预备队几名球员。

    当裁判组领衔双方球员走进球场时,秦雄被现场的气氛给搞糊涂了。

    这是谁的主场?

    看台上,绝大多数呐喊和助威的球迷,身上穿着的,都是阿贾克斯的球衣!

    他甚至看到了鲁特曼森三个老头儿和弗雷迪就站在球员通道左手边看台边缘,手里拿着啤酒异常轻松的朝他笑。

    这球场,管理也很松散啊。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