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足球皇帝

首页
064 “天使下凡”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翌日上午,秦雄来到训练场,一线队就只有他一个人。【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管理训练场的工作人员按照范加尔的吩咐,提前在训练场上浇了水,令球场草皮格外湿滑。

    秦雄换上训练衫,穿上新球鞋,站在训练场上,先是在场内进行慢跑热身,做一套放松肌肉的动作,然后在湿滑的训练场上进行往返跑冲刺,刻意感受着这特殊的场地环境。

    基本了解与适应后,他开始进行有球训练,先从颠球开始,运动中颠球,习惯在运动中控制球的感觉。

    上午十点,正当他在进行射门训练,适应这样场地下足球飞行轨迹,特别是弹地球的速度变化情况时,一行人来到了他这块训练场。

    “嗨,秦雄。”

    青年队的巴贝尔走进场中。

    “秦雄,想我了吗?”

    布哈里笑嘻嘻地朝他挥手。

    威尔通亨与维尔马伦直接进场从秦雄身边踢走一个足球,你争我抢。

    莫伊桑德兄弟好像也对这样的场地感到新鲜,或许,俱乐部主动给球场洒水的情况,他们也是头一次见到,两兄弟踩踩草皮,踢踢地面,查看到底积水有多少。

    沙巴拉拉走到秦雄面前,在秦雄惊奇的目光下,说道:“我们来给你当陪练,呵呵,别露出感动的表情,也别谢我们,是教练的要求,不然,我们可不想来这里跟你一起踢球。”

    秦雄自然听得出沙巴拉拉是在开玩笑,因为对方眼带笑意,真诚而充满善意。

    有了青年队这些球员的加入,让秦雄在训练时能够进行湿滑场地的实战对抗。

    在上午训练结束,大家一起在俱乐部餐厅吃饭时,布哈里坐在秦雄身边,兴致勃勃地跟秦雄讲述青年队发生的趣闻,而秦雄,这位青年队的匆匆过客,却也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布林德教练时常会把你挂在嘴边,就是为了刺激我们!”

    “他总会说,秦雄已经为一线队出场比赛了,你们什么时候能追上他?”

    “有很多人将你视为追赶的目标!”

    “最有趣的是,在你离开后的青年联赛中,我们跟特温特青年队比赛,中场休息时,对方有球员跑来问我们:你们哪个是秦雄?哈哈哈,他们不知道你已经离开了青年队,都被你两场比赛制造30个进球的恐怖能力给吓住了,他们的教练也一定叮嘱他们要在比赛针对性盯防你,可是,你已经离开了,哈哈哈。”

    听着大家们的讲述,秦雄会心一笑,虽然时间不长,可是,他在这里不仅仅是遇到了对他有恶意的队友,也有很多非常友好善良的朋友。

    ......

    下午训练结束比较早,秦雄挥别青年队的队友们,感谢他们来一同陪练,大家约定未来一段时间内会继续在一起训练,仍旧是湿滑场地的特殊环境。

    他离开了俱乐部,由于双脚裹着绷带,他没有去北海沙滩,毕竟去沙滩踢球,都是光脚的。

    弗雷迪与德科伊泽依旧在享受下午柔和的阳光,在餐馆前以国际象棋对弈,鲁特曼森与皮斯特在一旁观战,老年生活优哉悠哉。

    弗雷迪给秦雄建议,让他去城中随便转转。

    来到阿姆斯特丹一个多月,秦雄还真没有随意地欣赏过这座繁华城市。

    他穿上运动装,背上单肩包,里面放着画本,再带上一瓶水,徒步向城中心而去。

    在阿姆斯特丹,这里有卖唱的流浪歌手,有卖画为生的自由创作者,也有表演花式足球的男男女女......

    秦雄每走过一个地方,看到热闹的景象便会凑上前去观看一段时间,兴致盎然。

    来到城中繁华的地段,秦雄诧异地发现,城中很多商店与小广场四周,会摆设着奇形怪状或充满创意的设计品在展示,这是他上一次晚上与弗雷迪来吃饭时没有看到的。

    大概是晚上这些展出作品已经收起来的缘故。

    看到琳琅满目的创意作品,秦雄也有了画画的兴致,他在一个小广场的阶梯上坐下来,选定了一个角度,能够看到日出,映照着这个千河之城,景象美轮美奂。

    他开始作画,心灵宁静如水。

    正在这时,一道人影从他眼前走过,落日的光辉照射在那人身上,令秦雄不经意地抬头观望时怔住。

    那是一个女孩,身材高挑,穿着白衬衫与牛仔裤,很平常的装扮,金色的短发令她看上去充满活力,吸引秦雄的是,她无暇的侧颜清晰可见,嘴角扬起的笑容。

    看上去快乐,富有极大的感染力,仿佛能够洗涤旁人,也带给别人快乐。

    她抱着一叠宣传单,缓步向前走,走了几步后突然回头朝秦雄望来,然后依旧面带微笑走到了秦雄面前,将一张宣传单递给秦雄,说道:“下午好,博莱室内装修正在展示新作品,有兴趣可以去看一看,几位设计师的心血结晶真的很棒!”

    秦雄放下了画笔,自然地接过她递来的宣传单,低头看了眼,忽然明白为何城中心繁华地段会有那么多设计品展示了。

    最近正是荷兰最大的设计节!

    虽然展出的高峰期已经过去了。

    在节日期间,来自荷兰国内,以及国外,超过150名设计师会在阿姆斯特丹超过100个地点展出他们各式各样的作品,美术馆,咖啡厅,餐馆,博物馆,室内装饰商店等等。

    秦雄再次仰起头,仔细地打量这位面带微笑能够让人如沐春风的女孩。

    她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美目流盼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可人。

    秦雄的心,仿佛打开了一道陌生的门,好似里面充斥着一股漩涡,心驰摇曳,闹不清楚这股情绪究竟是什么,从小就很稳的心,居然怦跳如雷。

    “祝你有个愉快的一天,再见。”

    女孩挥手告别,即便是面对陌生人,似乎也有着强大的亲和力。

    秦雄怔怔地凝视她的背影,眼神完全抹不开,嘴巴,也说不出任何话。

    女孩走了五步,忽然又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凝视秦雄,她也认真地打量审视秦雄。

    说实话,秦雄这身装扮,尽管他人很干净,但不免有些落魄的嫌疑。

    旧式的运动装,刷过多次而掉色的运动鞋,廉价的单肩包。

    身边放着水瓶,坐在这里画画。

    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他是一位街头画家,靠卖艺为生。

    女孩微微蹙眉,即便如此,依旧动人,不到一秒时间,她的眉宇又舒展开,恢复笑容走回了秦雄面前,朝他说道:“能为我画一幅画吗?”

    秦雄点头,然后迅速低头将画本翻开新的一页,右手示意她随便摆出自己喜欢的姿势。

    女孩站在不远处,面朝河道,大概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姿势,便就平静地站着,唯独不变的是嘴角的微笑。

    秦雄迅速作画,格外专注。

    他下笔如飞,却毫不凌乱,周围景致很快被他在画本上勾勒描绘出来,而那位女孩,则也在落日余晖中被秦雄画的极为相似,并且富有神韵。

    当画完之后,秦雄突然一拍脑门,扶额懊恼。

    老毛病,又犯了!

    女孩见他这个状态,还以为秦雄没画好,她也不介意,走上前来说道:“没关系的。”

    但是,当她看到秦雄画本上的景象后,整个人有了短暂的失神。

    不是因为画的太糟糕。

    而是,画的太美。

    她情不自禁伸手将秦雄的画本拿了起来。

    风景如画,美人如诗?

    嗯,风景的确如画,可是人呢?

    女孩看着画中的自己,在明暗手法的描绘中被落日余晖衬托出来,人物很美,可是,为什么......为什么......

    她的背后,有一对璀璨耀眼的翅膀?

    恍若天使下凡!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