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足球皇帝

首页
063 尊荣以前,必有谦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更新晚了,抱歉,在外地,请见谅。【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这是昨天的第三更,今天的更新白天和晚上上传。

    ------

    回到阿姆斯特丹天幕已暗,球队直接就地解散,科曼只是对那些被国家队征召的球员强调了归队时间。

    秦雄要回俱乐部,队医要再重新处理一下他脚上的伤,在比赛进行时,都只是简单的包扎。

    从医疗部出来后,秦雄想到了一件事,他先去找科曼,但是科曼已经下班回家,于是他又去找范加尔。

    来到范加尔的办公室前,敲门,秦雄听到了请进的话音,他推门而入。

    范加尔还没离开,他坐在办公桌后面看上去还在忙工作,此时抬起头来看了眼来人,发现是秦雄,他脸色如常地说道:“如果你是来我这里寻求安慰或者更衣室内的支持,抱歉,我不会帮你,今天你被提前换下,主教练的决定非常正确,因为你踢得就像一坨屎。”

    秦雄愣了下。

    范加尔尽管悉心栽培他,却也不会给秦雄特权,而且秦雄的“特殊”,是相对而言的,在青年队,预备队,秦雄当然是拔尖的出色,可在一线队,论及天赋,比赛实力,经验,秦雄还没到能够拥有特权的程度,假如只因在自己这里被一对一指导而以为有了在阿贾克斯随心所欲的通行证,那么,这就太天真幼稚了。

    不能怪范加尔说话直,又毫不留情。

    他就这性格。

    秦雄咧嘴笑了笑。

    范加尔说得对,没什么可自我安慰与掩饰的。

    今天的比赛。

    自己踢得就是像一坨屎!

    这个时候,他并不需要安慰,鼓励,精神层面的支持。

    向来,他都是自己激励自己!

    如果自己“站”不起来,要靠别人来刺激鼓舞,那有什么意义?又能持续多久呢?

    相反,越是困境,越需要认清现实。

    范加尔的严厉与言语刻薄,有着一针见血的效果。

    挺好。

    秦雄走到办公桌前坐下,开口说道:“今天我的确表现很差劲,排除球鞋不适合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从前没有在这样的天气与场地环境中比赛,我需要改善这一点,克服这样的困难,所以,我希望俱乐部能够给予我一些帮助。”

    范加尔放下手中的钢笔,抬起头来直视秦雄。

    起码,秦雄的开场白令他认可。

    这种态度是正确的。

    他并不希望看到秦雄过来他这里如同被娇惯的小孩喋喋不休抱怨。

    任哪个球员被主帅60分钟不到被换下,心中都应该有火吧。

    范加尔问道:“你需要什么样的帮助?”

    “场地,湿滑的场地,如同雨战的作战环境来训练,正好,未来十天,一线队没有训练任务,我希望在这段时间来提高雨战的作战能力。”

    这个想法是在秦雄刚回到俱乐部时萌生的。

    大概是看到队友们一个一个的离开,他们要去国家队报到,连斯内德都不例外,秦雄便计划着未来FIFA比赛日自己的训练日程表,再想到今天表现糟糕,干脆就针对性提高比较好。

    范加尔露出了一丝笑容,爽快地说道:“没问题!我会给球场管理员打招呼,你确定下来训练的时间,他会提前给训练场洒水,让场地变得尽可能贴近雨天比赛环境。”

    雨战,下雨并不关键,只要不对空气能见度产生影响,雨水最多是让体能消耗加剧而已,关键的是场地影响,那会直接影响球员跑动的惯性,还有足球在场地内滚动运行的惯性。

    秦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俱乐部支持,他起身告辞,范加尔在他将要出门时,又对他说道:“一场比赛不能说明什么,踢好了不代表你就能成为球星,踢差了,也不代表你前途暗淡,秦雄,保持住现在的心态和状态。”

    ......

    回到沃德尔街时,秦雄意外地看到弗雷迪站在德科伊泽的餐馆外面,低着头像是心事重重。

    秦雄走过去,问:“你在干什么?”

    弗雷迪猛然抬头,如同惊醒般,他刚才在专注地想事情,见到秦雄,便说道:“在等你,走,去吃饭。”

    说完,他就朝着车站的方向走去,秦雄感到意外,他以为吃饭就是在德科伊泽的餐馆,和以前一样。

    跟着弗雷迪去车站,坐车去了多姆广场,这里是阿姆斯特丹的市中心,广场中间有几年二战牺牲将士的国家纪念碑,这里充斥着阿姆斯特丹地标建筑,比如对面有荷兰王宫,不远处有大教堂。

    弗雷迪一言不发带着秦雄去了附近繁华的商业街,在一家装潢不错的餐厅中享用晚餐。

    弗雷迪知道秦雄平时休闲娱乐不多,所以能够让秦雄快乐的事情,其实也不多。

    但是吃饭,偏偏是能够让秦雄心情愉快的事情。

    他并不要求一定要吃山珍海味,但饭菜一定要精致,即便是最普通的番茄,萝卜,冬瓜等最常见的蔬菜,只要烹制精美,秦雄都会在享用过后心情变得更好。

    在饭菜上齐之后,弗雷迪微微低头,闭目沉声道:“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

    他偶尔就会这样,秦雄习以为常。

    虽然他并不明白弗雷迪为何会在今天突然又以圣经名言作为餐前说辞。

    弗雷迪睁开眼,他对秦雄说道:“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中,骄傲地过每一天,甚至,有些肆无忌惮,有些目空一切,我错了,正因这样,我疏忽了重要的事情,我向你道歉,我居然连一双职业球员应该有的球鞋,都没有给你准备。”

    秦雄这下明白过来为何晚上会跑来这里享用美食,也明白了弗雷迪心情沉重的原因。

    他露出微笑,也闭上双眼,低下头深沉地说道:“败坏之先,人心骄傲。尊荣以前,必有谦卑。”

    常年耳濡目染,在不经意间,弗雷迪一直在影响着秦雄,包括对他人生观的引导,令他能够不骄不躁的适应环境变化,也能坚强勇敢地应对困难。

    睁开眼,秦雄依旧保持微笑,他望向弗雷迪,眼神示意该吃晚饭了!

    他可真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呢。

    在那不言中的眼神交汇里面,弗雷迪明白秦雄没有放在心上,而且,以这样的方式来告诉他:这么多年,正因受他的影响,才有今天不屈不挠乐观积极的秦雄!

    愉快的吃过晚餐之后,弗雷迪带着秦雄去了商业街的足球运动鞋专卖店,来市中心附近吃饭并不是最主要的。

    弗雷迪是要第一时间给秦雄买球鞋。

    秦雄也正有此意。

    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他从不抱怨,没什么实际意义。

    好球鞋不便宜,动辄上百欧元,这与市面销售给大众的球鞋有并不相同,通俗地说,像耐克,阿迪达斯打广告全球销售的,基本上都是球迷版,普通锻炼和娱乐踢比赛可以,但到了真正的职业赛场上,球鞋非常重要,只是球员本身的爆发力一项,就受球鞋影响很大。

    秦雄本打算买一双雨战用的长钉球鞋就行了,可弗雷迪一下子给他买了两双,加上其他类型的球鞋也都添置了一双,以备不时之需。

    这让弗雷迪花掉了差不多3000欧元,秦雄想要自己结账都有心无力,他上个月的工资加起来,还不够2000欧元呢。

    弗雷迪还想带秦雄去买几套衣服,以他的品味,必然不会是去买最低档的休闲装,况且他认为秦雄到了该包装自己的时候了。

    只不过秦雄不愿让弗雷迪再破费,便宁死不从。

    拎着四个包装袋回到了沃德尔街,德科伊泽的餐馆打烊了,他正在关门,看到秦雄与弗雷迪回来,他朝秦雄笑道:“小伙子,别气馁哦,加油。”

    秦雄笑着点点头,对他说了声晚安。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