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足球皇帝

首页
056 小圈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更新晚了,抱歉!

    ------

    走进这家名为Vinkeles的餐厅,秦雄意外地看到原来晚餐不是他和斯内德两个人,有三位队友提前坐在餐桌边上等待他们。【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斯特克伦博格,海廷加,德容。

    一线队今天踢比赛赢球了,或许是对手实力不强的缘故,球员们在更衣室会显得开心愉悦,但并不会如同小孩子那般兴奋得意,可离开了俱乐部,不少球员都会用一顿美味的晚餐来为这一天画上句号。

    晚餐是斯内德和海廷加发起的,当然,若说开心,斯特克伦博格与德容倒是很平静,毕竟他们没有出场比赛。

    秦雄跟队友简单打个招呼,旋即入座。

    斯特克伦博格已经翻开菜单在下单,在桌边站着的服务员特意多看了秦雄两眼,但神色如常。

    兴许秦雄显得与众不同吧。

    其他四位都是欧洲人,秦雄是亚洲人,其他四位衣着休闲,不能说如何高大上,起码给人感觉舒服又时尚,而秦雄,穿着廉价的运动装还真与这个进餐环境格格不入。

    但服务员不会说什么,也就是本能地多看了两眼,轮到秦雄该点单时,依旧面带微笑会询问秦雄想吃什么,给他推荐餐厅今天的招牌菜式。

    秦雄翻开菜单,这才知道这是一家法国菜风味的餐厅,然后,看到菜式的价格,他直接扭头对斯内德说道:“这里的菜太贵了,我吃不起。”

    斯特克伦博格大概是第三个下单的,德容与海廷加都点过了,而参照斯特克伦博格下单的标准,秦雄发现这一顿饭,只是他个人的消费就超过了400欧元。

    毕竟这种餐厅并不是一道菜以量取胜,而是精美为追求,光看配图中一个大盘子里,就放着半个巴掌那么大的食物,运动员的食量,莫说四五道菜,真敞开了肚皮吃,估计十几道菜不在话下。

    况且,斯特克伦博格是没上场比赛的,这顿晚餐也就是正常食量,而秦雄虽然消耗也不大,但30分钟激烈比赛,进食**当然会强烈许多。

    这里,真吃不起。

    其他四位队友目瞪口呆。

    倒不是惊讶于秦雄“吃不起”,斯内德叫上秦雄过来,就是打算请他吃晚餐的,只不过没提前说明。

    而是秦雄光明正大地说出来,好像一下子让他们都被“牵连”了,仿佛他们都是打肿脸充胖子来消费的。

    回过神来时,斯内德无奈地笑了笑。

    秦雄这份耿直,让人又气又笑。

    服务员在一旁都忍不住抿嘴微笑,也不鄙视秦雄,看他衣着,第一印象也应该是在这种高级餐厅消费不起的。

    “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我请你,不用担心。”

    斯内德说完笑着摇了摇头。

    秦雄却又说道:“可这里真的很贵啊,让你破费,我不好意思。”

    斯内德无奈道:“那等你将来有钱了,请我就行了,好了,别再耽搁时间了,快点菜吧。”

    秦雄哦了一声,然后就真的开始点菜了,他倒是挺实诚,想吃什么点什么,避开荤腥油腻与甜品,虽然还是以清淡为主,却点了不少。

    这是秦雄头一次在如此环境优雅兼消费高档的餐厅吃饭,他显得好奇,四处张望,其他客人进餐比较安静,气氛比较幽静,这对他在欧洲的生活概念有了一定冲击性。

    因为像弗雷迪在超市花5欧元买一个烧鸡再拎回来一打啤酒,在公寓内一边用电脑看比赛录像一边喝酒吃肉,秦雄都觉得那是一种“奢侈”,平时德科伊泽的餐馆里,人均10欧元基本上算是顶天,想节约的话,去超市,一斤重的面包只要5毛,嗯,0.5欧元。

    斯内德最后一个下单,德容坐在秦雄右手边,他好奇地问道:“俱乐部给你的合同,待遇怎样?”

    秦雄坦诚回道:“周薪200,出场比赛有150,进球100,助攻50.”

    本来,他合同里就一个周薪条款。

    弗雷迪虽然没再跟阿贾克斯要求“死工资”的上涨,却态度强硬地加入了其他奖金条款。

    大概当时阿贾克斯也不认为秦雄能够在未来两年为阿贾克斯一线队上场比赛多少次,但退一步,就算他出场了。

    也应该是阿贾克斯大赚!

    毕竟代表一线队出场的球员里,秦雄拿到所有奖金,也不如其他球员的基本工资。

    德容点点头,不算太意外,年轻球员,既不是欧盟球员,加上也没有阿贾克斯青训背景,秦雄的待遇,算是不错了。

    秦雄便也好奇地问德容:“你呢?”

    德容耸耸肩道:“一周2000,出场比赛多拿1000,没有其他奖金,看看本赛季表现怎样了,明年春天,必须跟俱乐部重新谈合同。”

    他这份合约是从2000年就开始的了,已经过去了三年,虽说当时的周薪要少很多很多,是随着每一年按照合同规定提升的,可是到了现在,仍旧让德容感到不满。

    秦雄再扭头去问斯内德,今天请他吃饭的朋友,想知道他是不是在打肿脸充胖子。

    斯内德把菜单交给服务员,最后加了瓶红酒,他对秦雄说道:“我一个星期挣2400,出场比赛多700,有助攻,再多100,顺便一提,我们四个都差不多。”

    斯内德说的四人,当然是排除了秦雄之外的,斯特克伦博格,德容,海廷加,以及他自己。

    秦雄心中释然,按照他们的收入水平,这种餐厅虽然不可能天天来,但一个星期来一次,没什么经济压力,加上比赛日出场比赛的话,就稳稳地多赚700以上。

    他想了想后朝斯内德说道:“我挣得不多,所以下次要请你吃饭的话,可能要过很长时间。”

    斯内德笑着点点头,根本没放心上。

    餐厅服务很周到,服务员上菜也不马虎,谁点的什么菜,记得一清二楚,当大家准备开动时,秦雄谢绝了红酒,斯内德他们也不强求。

    一般职业运动员,抽烟是很恶劣的,因为对身体健康一点儿好处都没有,特别是对肺部有损害,对运动机能的影响是最直接的。

    但酒精就没那么严格的限制。

    虽然职业足坛的确有像加斯科因那种嗜酒成性最终占据一定因素毁掉自己的前车之鉴,但在2000年之前,运动员喝酒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像温格刚去阿森纳时,每天训练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全队绕场跑步,为的就是让球队大多数球员身上的酒气散去,或是干脆用运动来醒酒......

    现在也有说法是适当饮酒对身体有好处之类的,所以运动员喝点儿酒,很正常。

    不过秦雄从小不沾烟酒,已经养成习惯,不论酒好不好喝,他都没兴趣去尝试,谈不上戒律,就是习惯而已。

    虽然餐厅很高档,但他们这些球员真斯文不起来,甚至在吃完饭时还会像小学生那样打闹。

    秦雄本以为斯内德跟斯特克伦博格关系最好,没想到,斯内德与海廷加会用把餐巾纸揉成一团互相砸对方,很幼稚的打闹,却看得出他俩感情非常好。

    细细一想便心中了然。

    以阿贾克斯青训体系分组又分年龄梯队,这四个荷兰人最大的20岁,最年轻的18岁,在成长过程中会分到同一个组,但是,斯内德和海廷加都是19岁,意味着,他俩才是平时训练长期待在同一个梯队中的伙伴。

    加上他俩很早很早就进入了阿贾克斯青训营,认识时间几乎有十年差不多,这很难得,这一点,秦雄也深有体会。

    因为在这种有竞争的环境中成长,今年的伙伴,也许明年就会消失,身边的面孔变换频繁,而能一直不变的,陪在彼此身边的,屈指可数,这份友谊,的确很珍贵。

    晚餐在斯内德与死党海廷加的打闹中结束,为此,斯内德还专门给服务员多一些小费,随后他开车送秦雄回沃德尔街。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