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足球皇帝

首页
018 我们来打一个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幸运的刺v刺”“饕餮1988”的打赏!

    额,已经n次在码字时打主角的名字出现“奥德里奇”,然后我又n次默默地按下删除键。【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

    秦雄饶有兴致地聆听三个老头儿回忆那个属于林球立的时代。

    严格意义来说,林球立不能说是中国球员,至少不是从中国“出口”海外的球员,他的祖籍是中国,国籍却是荷兰,并且代表过荷兰国家队比赛。

    谈起林球立的荷兰国家队生涯,三位老人不胜唏嘘。

    很难想象,当时作为阿贾克斯头号球星,全队战术体系的核心球员,林球立在国家队却只有16次出场纪录。

    而老人们的唏嘘,倒不是单单为林球立,而是感叹荷兰足球长久以来的顽疾:种族歧视,民族矛盾。

    白人与黑人,荷兰本土人与苏里南人,两者之间时而爆发出剧烈冲突,在足球场内,在荷兰国家队的更衣室中,另原本璀璨无比的荷兰足球饱受折磨,也屡屡在关键时刻令人失望透顶。

    可想而知,林球立纵然已经是阿贾克斯的核心,却还是在国家队难有立足之地。

    秦雄对林球立在荷兰国家队的遗憾不感兴趣,但是他对于林2,.球立能够成为阿贾克斯的no.1非常向往!

    关于林球立的记忆,在最后结尾处,老人们又不禁感慨万千。

    “他去了希腊联赛,赚大钱,是的,他成了那个时代球员中不多的富豪,可是,他浪费了自己的光阴,当他再回到荷兰时,阿贾克斯已经瞧不上他了,他去了费耶诺德,度过了一段糟糕的日子,然后,重新振作起来,最后,也就那样吧。其实,原本他可以有更辉煌的足球生涯,可惜,他自己做出了错误的选择,就像现在很多刚出名的球员,脑袋里只想挣钱,结果呢?耽误了自己的前途。”

    文质彬彬的皮斯特眼含深意地凝视秦雄,这番话一语双关,似乎是作为老人对年轻人的忠告。

    秦雄昂着下巴,斜视已经彻底暗下来的天空,微笑道:“我会超越他!一定会!”

    弗雷迪闻言一笑,他已经习惯了秦雄直白坦然地风格。

    这不是张扬,就是直白。

    秦雄从不掩饰自己的野心,也从不介意将自己的目标宣之于口。

    就像他在过去训练时,无数次大声喊出他要成为世界级巨星那样。

    旁人,爱嘲笑,嘲笑去吧,想挖苦,挖苦去吧!

    鲁特曼森轻哼一声,说:“小伙子,你以为阿贾克斯是什么地方?是随随便便就能成功的地方吗?”

    秦雄扭头望向他,笑着说:“我会在阿贾克斯成功,我对自己充满信心!”

    德科伊泽笑眯眯道:“你了解阿贾克斯吗?这是一个无时无刻充满天才的地方!我们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天才!而一个天才的成功,是要吸干同时代无数天才的血!小伙子,别小看了阿贾克斯!”

    秦雄再望向德科伊泽,面不改色地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吸干其他天才的鲜血,踏着他们的尸体站在成功的巅峰上,那个人,会是我!”

    德科伊泽与鲁特曼森对视,两人颇有些无可奈何。

    他们当然有着对阿贾克斯的崇拜支持优越感,毕竟这里是荷兰,阿贾克斯是最成功的俱乐部,加上阿贾克斯在阿姆斯特丹没有甲级联赛同城对手,他们没有同城对手之间的矛盾,可以专心支持球队,热爱球队,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这样走过来,他们不是没有见过阿贾克斯的球员,年轻球员,所以总希望给予年轻人一些忠告与善意的“恐吓”,可是,秦雄好像很不领情!

    房东鲁特曼森面露不悦道:“你把成功想的太简单了,你只是获得了合同而已,连一分钟出场比赛时间都没有,千万别太乐观,我们见过无数天才在板凳席耗尽了青春。”

    秦雄摊开双手,说:“要不我们打个赌,我不但会在阿贾克斯成功,而且,我还会为阿贾克斯进球,就在这个赛季!”

    三个老头儿都被气到了,鲁特曼森面色一沉,突然觉得本来给人感觉阳光又沉稳的秦雄,变得太浮躁!

    鲁特曼森一拍桌子,说:“好,你说赌什么?”

    秦雄摸摸下巴稍作沉思,说:“就跟你赌房租吧,别的我也没有了,期限半年,我进不了球,房租我给双倍,我如果能进球,房租退一半给我。怎么样?”

    鲁特曼森真没料到秦雄如此不知天高地厚。

    你才刚刚来阿姆斯特丹!

    你明天才去签约!

    你居然有信心半年内就能为阿贾克斯披挂上阵?

    而且还能进球?

    鲁特曼森怒道:“这样,你每进一个球,我就免你一个月房租!”

    秦雄翻个白眼,没想到这老头儿还真是会讨价还价!

    本来,他提出的条件是,半年内他只要能进球,进一个的话,也算是进球。

    那样,秦雄得到退回来的一半房租,等于免了三个月!

    秦雄也不再还价,说:“一言为定!我输了,给你双倍房租。”

    旁边的德科伊泽与皮斯特不甘寂寞,也立即要跟秦雄打赌,看来三个老头儿关系不错,干啥都要一起行动。

    “我们也赌,条件相同,赌注换一下,你输了,就带你的队友,至少3人来我的餐馆消费10次!你赢了,我免你一个月的早餐和晚餐!”

    “嗯,你赢了,洗衣费用全免,你输了,洗衣费用双倍!”

    秦雄看着这三个老头儿,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从头到尾,弗雷迪都没有插嘴,他知道秦雄是个聪明的人,而且有时候有点儿“坏”。

    立下赌约后,秦雄与弗雷迪走去了德科伊泽的餐馆吃晚饭,在吃饭的时候,弗雷迪问道:“为什么突然想起打赌?”

    秦雄笑着回道:“你不是说他们是周扒皮吗?总该要用另一种方式讨回来点儿啊。”

    弗雷迪笑而不语。

    他扭头望向窗外,能够看到那三个老头儿悠然地坐在街边聊天,注意到弗雷迪的目光,三人投来善意的眼神。

    弗雷迪对这三个老头儿改观了。

    知道这三个老头儿是好人。

    他再看向低头进餐的秦雄,心中默默道:傻孩子,你以为你激将的做法,活了大半辈子的老人会看不出来?

    也许是一种鼓励,也许是一种乐趣,弗雷迪此时有些羡慕那三个老头儿的生活态度,真是无忧无虑悠然取乐啊

    吃过晚餐,两人便回了公寓。

    秦雄借用弗雷迪的笔记本电脑开始今晚的自学课程,他即便来到荷兰,还是要继续西班牙语的自学,现在用不到,不代表以后用不到,况且不做些什么,时间又该如何打发?过剩的精力又该如何宣泄?

    就在秦雄戴着耳机随着自学软件朗读西班牙语教科内容时,在公寓楼外,一辆高档轿车停了下来。

    从车中走出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他首先走去了街对面向鲁特曼森三人询问。

    “一个亚洲人?一个欧洲人?”

    鲁特曼森,德科伊泽,皮斯特三人面面相觑,很显然,他们一同想到了弗雷迪与秦雄。

    鲁特曼森指了指自己的公寓,说:“他们住在三楼,正门进去就行,一楼有监控,千万别偷东西哦,我打不过你,会报警的,警局就在隔壁街。”

    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洒然一笑,他听得出来鲁特曼森是在开玩笑,道声谢后便转身朝公寓走去。

    皮斯特在他身后朗声问道:“请问,你找他们干什么?”

    中年男人转过身来,说:“你们不要担心,我不是坏人,我为飞利浦集团工作。”

    言罢,中年男人踏入了公寓中。

    三个老头儿迷糊了一分钟,德科伊泽那双眯眯眼突然睁大,叫道:“妈-的,是来挖墙脚的!”

    鲁特曼森与皮斯特也反应过来。

    飞利浦集团?

    那不就是代表psv埃因霍温的?

    皮斯特含笑道:“我们揍他一顿吧?”

    鲁特曼森郑重地摇摇头:“我说打不过他,是真的打不过他,我们三个一起上,肯定还是打不过,特别是,还有个拖后腿的!”

    德科伊泽立即站起身来,圆滚滚的肚子抖动幅度明显,抗议道:“我一个人能打你们两个!”

    鲁特曼森不屑道:“真打?你都摸不着我,你以为打架是站着不动互相抡拳头啊?谁跑谁输?”

    德科伊泽默默地坐下,开始讨论明天晚上的天气。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