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足球皇帝

首页
017 你是第二个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夜色下的书”的打赏!

    -------

    本是应该庆祝的一天,在傍晚回去的路上,秦雄却一路聆听弗雷迪喋喋不休的抱怨!

    “唉,你要是有欧盟护照,我敢保证,欧洲数不清的俱乐部会疯狂地抢夺你,给你的合同待遇也一定非常令人满意!”

    “哼,阿贾克斯现在的董事会就是好大喜功,把俱乐部搞得一团糟,经营策略上太自大了!”

    “他们试图把阿贾克斯变成18世纪的东印度公司!几支雪茄,几瓶白兰地,几件绫罗绸缎,几顿山珍海味,阿贾克斯以为用这些东西就能把最有天赋地球员引到阿姆斯特丹。【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呵呵呵,就在本土,当罗本与马凯对他们说‘不’时,他们该醒悟了!可他们没有!”

    “现在只要平均每年多给你十万,二十万欧元,我们会愿意在合同年限上增加一年,可瑞克林克打电话询问上面的boss时,居然被否决,鼠目寸光!”

    秦雄双手撑着后脑勺走在回公寓的路上,他倒是心情不错,弗雷迪的抱怨,听在他耳中,只是觉得有趣。

    对他而言,生存的物质保障,200欧元的周薪应该足够了,虽然用弗雷迪抱怨时说的:一个月挣@,.得,连去红灯区潇洒三天都不够!

    可秦雄不太在意,他现在一心要在绿荫世界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钱财这身外物,当然多多益善,不过现在的注意力,当然不能花费在锱铢必较上面。

    况且,瑞克林克说的也对。

    他只是通过了试训,还什么都不是!

    对于阿贾克斯这间俱乐部,秦雄只是一张白纸,毫无贡献。

    凭什么索取更多?

    多该想想阿贾克斯会给予他什么!

    除了金钱之外,阿贾克斯会给他良好的成长环境,并且提供有限的机会,让他能够出人头地,前提是他自己努力,并且具备抓住机会的实力!

    他不难理解弗雷迪的抱怨,毕竟弗雷迪是英国球迷,从球迷视角出发,所见所闻,应该是什么欧洲豪门争夺天才,花费怎样的天价勾引球员,或是在本土竞争,年轻天才突然被挖走等等,的确,足球世界的上层,肯定对人才资源掠夺竞争激烈。

    但也许,此时此刻,他们不该太过自我感觉良好,太把自己当回事,只要把心态放平稳,姿态放低,再来看今天的一切,其实是很美好的。

    对于从前一无所有的秦雄来说,今天简直是梦幻的,他开始拥有什么,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所以在回去公寓的路上,他有闲情逸致欣赏田园风光。

    他们住在阿贾克斯俱乐部西面通往市中心的沃德尔街,属于一个中上规模的社区,周围住户繁多,但又距离市中心以及阿姆斯特丹旅游观光景点较远,总体上,居住环境比较幽静,少了几分喧嚣。

    回到沃德尔街时还不到晚上六点,公寓对面便是一家餐馆,餐馆旁就有自助洗衣店。

    三个本地老头儿坐在餐馆外的露天桌椅前聊天,看到这三个老头儿,弗雷迪就气不打一处来!

    用中国话低声对秦雄道:“他们都是周扒皮!”

    也许他形容不当,但秦雄能够理解,弗雷迪实际上是指责这三个老头儿心眼太“坏”!

    为啥?

    这三个老头儿,分别是公寓老板,餐馆老板,洗衣店老板!

    难怪,公寓内不允许使用厨房和房东的洗衣机,也不允许自己添置,因为你的租用空间,就只有房间里面,公共使用空间,卫生间都是房东“大发善心”借给你用的!

    于是,秦雄和弗雷迪住在公寓内,方便吃饭就在第二个老头儿的餐馆,洗衣服则要去第三个老头儿的店里。

    可以说,一个租客,三家挣钱!

    房东老头叫鲁特曼森,他戴着一副眼镜,瘦高的身材,虽然年纪老,却给人感觉像个满腹经纶的学者。

    餐馆老板叫德科伊泽,身宽体胖,大腹便便,每次看到他都是笑呵呵的,似乎他没有主动做任何表情,呈现在别人眼中都是眯眼微笑。

    洗衣店老板叫皮斯特,非常注重穿戴,即便是夏天,也会穿着马甲衬衫西裤,颇有深度品味的即视感。

    弗雷迪不爽的地方就在于,这三个老头儿,如同华尔街那些西装革履文质彬彬的金融炒家,对外体面大方,暗地里却在金融市场干着杀人不见血的勾当。

    鲁特曼森注意到了他的两位租客,最近几天这两位租客时常是赶时间的样子,像秦雄出去慢跑,也是跑着回来,然后就回房,吃饭就是吃饭,绝不多休息一会儿,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

    鲁特曼森抚了抚眼镜框,朝步伐轻慢走来的秦雄和弗雷迪说道:“嗨,去哪里玩了?”

    这两人的作息时间,完全不像是在本地有固定工作的人。

    弗雷迪懒得搭理这吝啬的房东,秦雄心情很好,眼珠一转,嘴角含笑,说:“去了阿贾克斯俱乐部,明天,我会去签约,成为阿贾克斯的球员。”

    兴许是人生中第一次经历如此喜悦与兴奋的一天,秦雄破天荒地主动将自己的快乐分享出来,而且是给称得上是陌生人的对方。

    鲁特曼森,德科伊泽,皮斯特三人同时表情一怔,鲁特曼森旋即狐疑道:“阿贾克斯签下了你?你以前在哪里踢球?”

    他大概是想问秦雄是在哪间俱乐部效力。

    秦雄笑着回道:“在中国。”

    虽说中国是足球荒漠,但对于引进海外球员限制宽松的荷兰而言,这里有很多来自足球水平不高国家的球员,本地人倒不会惊讶他们来自哪里,或者惊讶过后进行一番嘲讽鄙视,那都太掉价了,既是缺乏最基本的尊重,又让自己无形中变得“可耻”。

    秦雄诧异地看到三个老头儿忽然脑袋凑在一起,不知道他们在嘀咕什么。

    “是中国吗?”

    “好像是吧。”

    “二十多年前的事情,真有些记忆模糊了。”

    “我记得,确实是中国。”

    等他们嘀咕完,鲁特曼森主动拉开桌边的两张椅子,邀请弗雷迪和秦雄坐下。

    弗雷迪尽管心中对这三个老头不爽,可不好驳了人家的面子,便坐了下来,不知他们要聊什么。

    秦雄刚坐下来,大腹便便的德科伊泽便朝他笑道:“呵呵,欢迎你加入阿贾克斯。”

    他的口气很奇怪,至少秦雄这么认为,好似,他是阿贾克斯老板或主人那样。

    弗雷迪倒是觉得稀松平常。

    俱乐部所有权,当然是属于董事会股东的,但从情感上,俱乐部是属于球迷的,特别是扎根于当地的本土球迷。

    这一点在欧洲很常见,在英国,就更加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本土球迷对俱乐部的主人翁意识非常强烈,从骨子里支持俱乐部,扞卫俱乐部荣誉,无论俱乐部是走上巅峰还是跌入低谷,都不会选择背叛,这是一种信仰。

    “你们在聊什么?”

    秦雄很好奇他们刚才神秘地嘀咕究竟谈了什么。

    来来去去能听到的,好像是围绕“中国”。

    皮斯特一本正经地凝视秦雄,说:“我们想起来了在阿贾克斯历史上,有一位球员也是中国人,可能阿贾克斯俱乐部历史上,你是第二位中国人吧。”

    弗雷迪皱起眉头,反问道:“我怎么好像没听过中国曾经有球员在阿贾克斯效力?”

    鲁特曼森立刻摆手道:“不不不,他是中国人,但他的国籍是荷兰,他为荷兰国家队效力,虽然时间不长,但在阿贾克斯,他在二十多年前,是一个时代属于我们球迷的记忆。”

    “啊?华裔球员啊。他叫什么?”

    弗雷迪即便对欧洲足球知之甚多,但还真是头一次听说荷兰足球历史上有华裔球员,而且,能够为荷兰国家队效力啊!

    鲁特曼森揉揉太阳穴,似是绞尽脑汁才能说出那个人的名字。

    “呃,他叫tscheu-la-ling,华人球迷叫他周纳-林。”

    在之后的专门了解中,弗雷迪和秦雄知道了这位曾经效力阿贾克斯并身披9号战袍,师从全攻全守之父米歇尔斯的华裔球员,叫做林球立。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