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1691章 极限飞行梭大赛(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以慕容凤的本事即使是上天入地也不在话下,但是这台老古董显然还没有怎么强大的本领。

    尤其是潜入深海中的高压环境会对机体结构与精密的电子系统造成严重的破坏,所以整体的结构强度与防水性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慕容凤立即以精神力仔细扫描过机体每一寸地方,寻找可能存在的缝隙或破损之处。

    这时陆陆续续有飞行梭相继赶到这里,在犹豫了片刻后纷纷一头扎入了大漩涡之中。

    慕容凤检查完毕确认机体状态一切良好,便一推引擎阀门冲进了大漩涡之中。

    强大的水流立时让飞行梭一阵天旋地转,慕容凤一边死死握着操纵杆一边关注着导航仪的指示。

    忽然导航仪绿灯一闪,弹出一条全新的赛线路程图。

    慕容凤立即一拧操纵杆同时推动引擎阀门,然后飞行梭骤然加速突破了漩涡的吸力。

    飞行梭旋即进入一片漆黑的深海,只能通过雷达进行观察。

    这样的环境自然不可能以几倍音速前行,飞行梭的最高时速只能维持百公里左右进行潜航,否则强大的阻力会将机体直接拧成麻花。

    慕容凤一边关注着导航仪,一边实时观察这机体状态,确认深海高压并没有对机体造成损伤才暗松了一口气。

    这时雷达上陆续出现许多红点,有些是超越而过的飞行梭,有些则是深海怪兽。

    慕容凤调试了一下武器系统确认新安装的两门电浆炮运转正常,毕竟是在深海环境中,原先装配的电磁机炮显然没有了用武之地。

    这时导航仪忽然发出嘀嘀两声鸣叫,就见前方的赛道居然出现了两条分岔。

    参赛选手可以自由选择赛道,但赛道上会遇见什么就听天由命了。

    慕容凤随手一带操纵杆就驾驶着飞行梭拐入了右侧的赛道。

    旋即新的赛道航线出现在导航仪上,慕容凤顺着导航仪的指引驾驶着飞行梭向前缓缓潜航,忽然雷达上发出高温警报!

    慕容凤立即感受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旋即一片黑暗的海底竟变得亮堂了起来。

    “这是海底火山?”慕容凤散发开精神力场扫描前方,立时被大自然的神奇所震撼。

    出现在前方的赫然是一片海底火山群,一座挨着一座像是一根根忽明忽暗的火炬照亮了这片幽暗的海底。

    但这点光明却不能带来多少安全感,反而会加深莫名的幽闭空间恐惧感。

    因为谁也不知道在这片漆黑神秘的海底窝着多少可怕的深海怪兽,或许下一秒就会窜出来将你撕成碎片。

    慕容凤精神力场全开,同时一手握着操纵杆一手搭在引擎阀门上,武器系统随时保持在可激发状态。

    忽然她的精神力场先机载雷达一步发现了一头潜藏在海底的怪兽。

    那怪兽形似一头章鱼却宛若一座小山般大小,一动不动的趴在海底就像是一座毫不起眼的海底山峰。

    慕容凤乍一发现它还以为撞见了老冤家恩佐斯,但仔细观察后才发现不是那老怪物。

    “呸,害我白高兴了。”慕容凤摇头失望,驾驶着飞行梭慢悠悠的从这头深海怪兽旁边游过。

    直到飞行梭离远了,这头深海怪兽才睁开硕大的眼睛,然后迅速遁离此地消失在一道海底深渊中。

    观众们瞧得不明所以,不明白这头深海怪物为何没有发的偷袭反而被吓得落荒而逃。

    玩家们却纷纷发出:“这条章鱼的求生欲很强!”的弹幕……

    毕竟大魔王的精神力场可是自带群魔辟易效果的!

    飞行梭无惊无险的穿过了海底火山区域,周遭重新归于一片黑暗,不过第二阶段赛程才刚刚开始。

    无忧堡。

    “下注押月影大魔王的有多少?”贝利亚半躺在自己的神座上一边享用着美食一边盯着大屏幕问道。

    一名下属上前悄声回答道:“三百五十六万六千六百六十四枚金币。”

    贝利亚淡然一笑道:“看来我们得为这场比赛增添一点乐趣才行。”

    下属犹豫道:“这样是否会得罪她?”

    “得罪当然会得罪,不过她是守规矩的人,恰好本王也喜欢讲规矩。”贝利亚微笑道:“所以只要不破坏规矩就没事,况且她这次来可不单是为了捞人那么单纯……”

    下属垂首不敢多问,恭敬应道:“属下这就去安排。”

    嘀!嘀!

    【系统提示:你的导航仪接受到新的信息。】

    慕容凤随手点了下导航仪弹出一副以虚线标注出来的分岔路,而在岔路的尽头是一个金灿灿的大宝箱!

    “呵,这算什么?意外大惊喜?”慕容凤摇头失笑一声,随手便关掉了信息,然后继续按照原路向前航行。

    贝利亚回头瞥了一眼,下属立时脑门直冒汗道:“吾神恕罪!”

    “愚蠢的手段。”贝利亚随手一挥就将这个没用的废物打碎成了一蓬血雾,然后冷哼道:“来一个脑子灵活的!”

    立即有人战战兢兢的上前替代原先那人的位置,大声道:“吾神,属下有一计……”

    贝利亚不耐烦的挥手道:“去办就是,本王懒得听废话。”

    “是。”新下属立即遵命。

    嘀嘀嘀!

    【警报:雷达侦测到异常波动,疑似发生海底火山爆发产生海底地震,震源方位正在进行估算……】

    慕容凤眉头一凝,就见雷达屏幕上横扫过来一条弧线震波。

    震波来势很快,一下就扫过了飞行梭,让机载电子系统又陷入了一片瘫痪。

    紧跟着就是一股股汹涌的暗流直接将飞行梭给撞了出去。

    “没有能量护盾还真是麻烦!”慕容凤坐在驾驶舱里一阵左摇右晃,牢牢把持着操纵杆极力稳定住飞行梭避免被暗流撞出赛道。

    一阵晕头转向的翻滚过后,飞行梭终于撑过了震波暗流的袭击,但是电子系统却没有恢复过来。

    慕容凤眉头轻皱,连续重起了几次也没能重起系统。

    不能重启系统就无法通过导航仪辨认赛道,也无法通过雷达辨认方位,另外武器系统也无法使用。

    整台飞行梭就好像一个大铁壳子被困在了这片幽暗的深海之底,让观众们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

    慕容凤倒是十分淡定,毕竟再危险的险境她都闯过,区区一片‘小水塘’还困不住她这位大魔王。若不是限于游戏规则,她有的是办法离开这里。

    “唉,没办法,又只能自己动手了。”慕容凤一撸袖子先将整个仪表盘给拆了下来,然后寻找被震波电磁烧坏的地方,接着掏出一大堆备用零件进行小心翼翼的修理。

    “没想到月仙女神不但厨艺了得,连工程学也如此精通,还有她什么不会的吗?”无数玩家盯着慕容凤灵巧的双手连连惊叹道。

    修理电子仪器是一件十分考验耐心与手艺的活,毕竟有许多零件都是纳米级的,稍一触碰就有可能损毁,好在慕容凤有精神念力这个最完美的‘工具’。

    不过即使如此也耗费了她半个多小时才修理完毕,将仪表盘重新安装回去,然后再次启动系统。

    随着嘀嘀两声机载系统成功重启,雷达、导航仪、武器系统也相继恢复工作。

    慕容凤长舒一口气,伸手启动引擎……没反应!

    “嗯?!”慕容凤凝眉又启动了几下引擎还是没反应:“什么鬼?又怎么了?”

    慕容凤立即散开精神力场扫描过六台引擎才发现机尾陷进了一片海底泥浆里冻住了。

    在海底高压极寒的恶劣环境下,这泥浆一旦陷进去就跟被水泥冻住了一样,根本无法轻易摆脱。

    刚才慕容凤一直在忙着修理电子系统,以至于没注意到沉在海底的飞行梭竟然陷进了泥浆里。

    “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慕容凤暗骂一声,掏出防水胶将驾驶舱内的仪器缝隙全都弥上,防止海水渗入到仪器内部。然后深吸一口气转为内息,强行打开了座舱盖。

    立时高压水流猛灌而入将慕容凤死死的压在了座椅上,直到海水灌满了驾驶舱慕容凤才从驾驶舱里钻了出来游到机尾处尝试将整台飞行梭给拔出来。

    结果慕容凤双手搭在机尾一使劲没将飞行梭给拔出来,差点将外壳给掰下来一块。

    慕容凤凝眉摸到海底抓了一把海泥,发现这海底泥浆如同强力胶水一般粘性惊人。

    “嗯?!”慕容凤忽然发现这海底泥浆好像混杂了什么特殊的化合物,除了粘性惊人有着极强的吸附力,还有着极好的可塑性。只要你手劲够大,捏在手里搓圆捏扁任你塑造出任何形态都行。

    直播弹幕立时飘过玩家们的纷纷议论。

    “这些海泥是橡皮泥吗?看月仙女神玩的好开心啊!”

    “月仙女神还真是童心未泯,玩个橡皮泥也怎么认真,好萌啊!”

    “咦?她干麻将怎么脏的海泥装罐子里啊?难不成想留个纪念?”

    “女神的想法是你等凡人能够理解的吗?安安静静的看直播,别瞎逼逼。”

    “经老夫掐指一算,那些海泥绝非凡物,八成是什么天材地宝。”

    “难道这些海泥还有美容养颜护肤等神效?”

    “坐等新款海泥面膜上市!”

    直播弹幕很快就歪了楼。

    而浑然不知的慕容凤却是心中激动万分,尤其是当她的精神力扫描过这片广袤的海床后更是激动的想直接放弃比赛杀回无忧堡……

    “镇定!镇定!那死胖子肯定在暗中监控比赛,千万不能表现的太激动。”慕容凤立即稳住心神,表面上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游回到飞行梭旁边继续尝试将它给拔出来。

    “那片海底有什么东西?”贝利亚眯起眼睛问道。

    无忧堡总管上前回禀道:“回禀吾神,那片地方名叫死寂海床,旁边就是……无底海渊!因为另一侧是常年喷发的海底火山群,海底暗流又将火山喷发出来的物质不停吹向这里,所以久而久之这片海床淤积了大量有毒的火山灰,这些火山灰又经过深海的高压极寒凝结成了那些粘性极高的泥浆……”

    “无底海渊啊,说起来都过去三万年了……”贝利亚慨叹了一声,哼道:“我不是让你汇报地质勘查报告,我是问你那些海底泥浆有何奇特之处?”

    无忧堡总管噎了一下,尴尬道:“吾神,那些海底泥浆因为毒性太强,所以除了会滋生软泥怪这些畸形怪物外并没有其他作用。”

    “真的如此?”贝利亚一脸狐疑道:“能被那位看上的东西岂会那么普通?马上派人去给我调查清楚!”

    “是,吾神!”无忧堡总管不敢再多嘴解释,连忙应下,至于是否真的调查出什么结果就只能碰运气了。

    贝利亚重新躺了回去,伸手抓起一块蛋糕丢进嘴里继续盯着屏幕里慕容凤费劲巴拉的一点点将那台飞行梭给小心翼翼的拔了出来。

    “对了。”贝利亚忽然又问道:“你刚才说那片海床会滋生什么东西?”

    无忧堡总管连忙回答道:“会滋生软泥怪,吾神。一种畸变的元素生物,能吞噬一切东西并消化,我们的皇宫下水道里就养着一只。”

    贝利亚擦着嘴巴,玩味笑道:“这下或许有好戏瞧了。”

    无忧堡总管一副张嘴欲言又止的模样。

    “有什么话就直说,别吞吞吐吐的。”贝利亚不耐烦道。

    无忧堡总管苦笑道:“吾神,那位毕竟不是普通人,若是得罪太狠了,难保人家不会在比赛结束后找咱们讲讲道理啊。”

    贝利亚立时一阵沉默,然后忽然下令道:“备船!”

    无忧堡总管问道:“呃,吾神您备船要去哪?”

    贝利亚飞快的爬起来道:“最近天气好像变热了,本王忽然想去行宫度假了,那位要是找上门来你就替本王挡着,就说本王这次外出度假可能要过个几百年才能回来。”

    无忧堡总管立时脸色发绿道:“吾神,微臣也想随您一起去,好随时伺候您。”

    贝利亚拍拍他的肩膀,一脸和蔼道:“乖,好好留这儿看家。等本王回来后你若是还活着,本王必有重赏。”

    无忧堡总管的脸色立时从绿变白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