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1640章 离别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众巨魔们无不面面相觑。

    见多识广的德雷格玛尔提醒慕容凤道:“督军,那个维库人是在向您发起阵前挑战!”

    慕容凤其实也看出来了,但是这不是扯的嘛,都什么年代了……好吧,这群热血土着就好这一口。

    慕容凤回头看看身边的巨魔,发现众人也都将弓箭放下了,全都用狂热的眼神齐刷刷的注视着她。

    慕容凤又瞥了一眼冰牙立时将他吓得一激灵,赶紧缩到了德雷格玛尔身后。

    慕容凤暗骂一声扶不上墙的烂泥,便收起弓箭,随手从身边一名巨魔腰间抽出一柄弯刀大步走了出去。

    “嗷~嘎嘎嘎!!!”都不用人带头,众巨魔立即发出阵阵鬼哭狼嚎,气势丝毫不输于那些维库人。

    慕容凤走到场中与因格瓦尔对峙,因格瓦尔见此人还不到自己腰间高却有着一股强大的气场令人心生莫名敬畏,就好比普通人仰望高山一般。

    因格瓦尔赶紧压下心头的惊疑,凝视着慕容凤大声道:“我,尤尔海姆大领主因格瓦尔,来将报上姓名!”

    慕容凤施施然道:“霜髯部族战士,大金牙。”

    因格瓦尔横矛怒指道:“我会用你的鲜血洗刷我的耻辱,或者被你砍我的头颅证明你的荣耀。来吧,霜髯部族的勇士,让我们看看谁才是这片大陆上最强大的战士!”

    慕容凤懒得废话,一挽刀光便迈步冲了上去。

    因格瓦尔立即挥矛横扫与慕容凤硬撼一记!

    铛——!!!

    一声巨响直震两边将士双耳嗡鸣,以二人为中心的雪地也被震翻起一圈雪浪,露出枯黄的草地。

    再瞧二人此刻陷入了角力状态,就见因格瓦尔呲目欲裂满脸涨的通红明显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就连他手中的精钢长矛都已经弯曲成弧形。

    然而慕容凤却单手提刀压着他的长矛仍是难动分寸。

    渐渐的弯曲的长矛发出嘎嘎地的呻吟,因格瓦尔鼓起的肌肉满是青筋,双脚因为太用力而深陷进了堪比铁板硬度的冻土。

    反观慕容凤始终一脸平静,甚至连提刀的手都没怎么使劲。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二人的实力差距不在一个等级上。

    因格瓦尔整张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双眼都快瞪出眼眶了。

    慕容凤微微摇头,抽刀一带立即让因格瓦尔失去平衡直往前踉跄。

    慕容凤顺势转身一刀抹过,因格瓦尔立即闷哼一声摔了个狗吃屎。

    “督军威武!嗷嘎嘎嘎!”众巨魔立即欢声雷动。

    慕容凤一挽刀光甩掉血渍,转身淡淡道:“太弱了。”

    因格瓦尔怒吼一声,立即从地上蹦了起来,就见他大腿上多了道口子直往外飙血。但他却不顾伤势,直接挺矛向慕容凤刺来。

    慕容凤一转弯刀格住矛刃往旁一带,因格瓦尔立即因为用力过猛冲过了头。

    慕容凤顺手一刀又在他身上开了道口子。

    “你就是维库人当中最强的战士?简直连我们部族的婴儿都不如。”慕容凤甩了甩弯刀轻蔑冷笑道:“赶紧拿出点真本事来吧,不然你的脑袋可不值得我收藏啊。”

    因格瓦尔彻底被激怒了,咆哮一声整个人一下膨胀了一圈。

    “狂化术?”慕容凤一挑眉。

    就见因格瓦尔猛地举矛往地上一砸,炸裂出一道震荡波涌向慕容凤。

    慕容凤呵笑一声,抬脚一跺也掀起一股震荡波抵消了因格瓦尔的技能攻击。

    下一秒就见因格瓦尔猛地蹦起,高举着长矛向慕容凤跳劈过来。

    慕容凤脚尖一点往后连退三步半,然后挺刀上撩直接荡开了因格瓦尔的劈砸。

    因格瓦尔立时感觉手腕一麻,长矛脱手而飞,但他马上变招挥拳砸了下来。

    慕容凤立即拧腰旋身如一片落叶轻飘飘的躲过当头一拳,然后顺势扫腿一脚踢中因格瓦尔的小腹。

    嘭——呼!

    众人只见到因格瓦尔两米多高的庞大身躯直接化作一道残影横飞出去老远……

    “哎呀,好像太用力了。”慕容凤轻轻跺了跺脚,一脸无奈。

    现场鸦雀无声,只有阵阵寒风呼啸声。

    被一脚踹飞的因格瓦尔趴在地上半天不见动静,即使没死也没脸再爬起来。

    “好了,游戏到此结束。”慕容凤一转刀花横指众维库人骑兵,冷笑道:“滚吧,带话回去告诉你们的首领,以后你们维库人要是再敢踏足此地半步,我便亲自杀到你们的老巢取尔首级。”

    众维库人静默了片刻,立即作鸟兽散纷纷调头逃命。那几个心腹倒也忠心,策骑冲到因格瓦尔身边拽起就跑。

    慕容凤也懒得去阻拦,反正一个手下败将没必要脏了她的手。

    “噢噢噢,我们赢了!我们打跑维库人了!!”冰牙立即高兴的手舞足蹈,其他巨魔马上也跟着发出阵阵欢呼。

    慕容凤转身返回,众巨魔纷纷以狂热的眼神盯着她。

    慕容凤将刀丢还给其主人,大手一挥道:“去将从维库人那里抢来的肉食美酒全都搬出来敞开了吃,吃饱了咱们就凯旋而归。”

    “耶!督军万岁!”

    “嗷嘎嘎嘎!!!”

    众巨魔立即忙活开来,掘地挖灶,点火烤肉,烹煮美酒,香味随风飘荡几里外可闻。

    慕容凤浅饮了几杯,便招来冰牙独和德雷格玛尔说道:“我要离开了。”

    冰牙一惊道:“冕下您要去哪?不和我们一起回去吗?您立下了怎么大的功劳,神灵一定会重重赏赐您的。”

    慕容凤说道:“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所以这份功劳就由你替我领了。我准备直接北上去风暴群山,此去可能要直面一头上古邪神。怎么?你想跟着一起去?”

    冰牙顿时脸色一僵,尴尬的不知如何回答。

    德雷格玛尔沉声道:“如果冕下不嫌弃在下实力微末,在下愿一直追随您左右。”

    慕容凤摇摇头,笑道:“安了,你们俩还是乖乖留在这里等我回来吧,上古邪神可不是你们能面对的。”

    冰牙立时暗松一口气,德雷格玛尔一脸落寂。

    慕容凤说道:“我此去所面对的凶险不是你们能够想象的,所以你们跟着去只能添累赘。不过让你们留这里也不是让你们逍遥自在,德雷格玛尔我不在的时候你帮我盯着冰牙,我希望我回来的时候这家伙好歹能有点长进。”

    德雷格玛尔盯着冰牙狞笑道:“冕下您就瞧好的吧,我绝对会好好督促他的。”

    冰牙顿时一张苦瓜脸,感觉人生无望了。

    慕容凤点点头,举杯道:“此去一别或许难再见,饮下此杯就当别过了。”

    二人都明白面对一头上古邪神的凶险,所以也没矫情,举杯一饮而尽。

    这时一名巨魔猎手前来报讯道:“统帅,督军,南边来了一头熊怪,自称是灰喉堡的大使。”

    慕容凤讶然了一下,召见道:“去将人带来。”

    “是。”报讯巨魔猎手立即领命而去,片刻后带回一头披甲熊怪。

    熊怪一见到慕容凤立即掏出一陶罐呈递,结巴道:“礼物。”

    慕容凤失笑一声,接过见面礼,随手回敬一杯美酒道:“这是回礼。”

    熊怪接过酒杯先闻了一下,立即咧嘴一饮而尽直咂摸嘴巴道:“好喝,够味。”

    慕容凤笑问道:“可是乌索克遣你来的?祂有什么话让你带给我吗?”

    熊怪点点头,又掏出一个木管递给慕容凤,说道:“吾神嘱咐,你才能看。”

    “哦?”慕容凤接过木管拔掉封皮,倒出一卷兽皮,展开兽皮一瞧就见上面只写着一行字。

    “一日前,蓝龙王亲现龙眠神殿密会红龙女王,所谈不知,你且当心。”

    慕容凤一挑眉,合上兽皮沉默不语。

    “信送到了,吾神问,可有回信?”熊怪问道。

    慕容凤笑了笑,抓起两坛酒丢给它,说道:“一坛给你,另一坛给乌索克。”

    熊怪顿时咧嘴一笑,谢过后便大摇大摆的转身离去。

    冰牙忍不住问道:“冕下,那熊怪神灵给您的信上写了什么啊?”

    慕容凤斜睨一眼,冰牙立即一扇自己嘴巴,讪笑道:“是小人多嘴了,小人什么也不知道。”

    慕容凤起身道:“行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们吃完了就带队回去吧。”

    冰牙为难道:“那大祭司那边如何交代?”

    慕容凤随口道:“就说我收到熊怪神灵来信,邀我前去一会。那些巨魔猎手都已见到熊怪信使,自然会替你作证。”

    冰牙拍马屁道:“还是冕下想的周到,大祭司若问起我便这样回答她。不过冕下此去多有凶险,若是实在打不过那上古邪神逃走便是。咱们达卡莱部族始终坚信只要留得性命总有报仇的机会的。”

    慕容凤嗤笑道:“我逃走了你们怎么办?那头上古邪神就封印在风暴群山里,若是跑出来第一个祸祸的就是这座诺森德大陆。”

    冰牙顿时一绿,尴尬道:“那我还是相信以冕下的实力肯定能打败那头上古邪神的。”

    慕容凤摇头道:“我也没把握对付一头上古邪神,我此去也只是提醒那位狱卒,顺便帮莱登了却一桩心愿。好了,不扯了,我走了。”

    慕容凤说走就走,一转眼就没了人影。

    “她真的走了?”冰牙一脸怅然若失。

    德雷格玛尔点点头道:“嗯,走了。”

    冰牙脸色一阵黯然,说道:“我说大个子这诺森德大陆也不安全啊,要不我们一起逃吧?”

    德雷格玛尔鄙夷道:“逃?又能逃到哪里去?若是那头上古邪神真的重现人间,那就真的是世界末日了。”

    冰牙嘿笑道:“我们可以下地狱啊!”

    “你喝多了。”德雷格玛尔抬手就要扇他,让他脑子清醒一点。

    “停停停,我没喝多,我是认真的,你听我说。”冰牙急忙道:“我的意思我们可以逃到冕下的黄金城去啊!那里是冕下的老巢,肯定很安全。”

    德雷格玛尔抽搐了一下嘴角,无语道:“你可真敢想。”

    冰牙哼道:“你就说你想不想去吧!”

    德雷格玛尔转身看了看那些还在开怀畅饮的巨魔们,问道:“你真的能抛弃你的族人,独自逃走?”

    冰牙顿时脸色一垮,颓然坐了回去,喝起闷酒道:“我还指望你能答应,然后我象征性的犹豫一下,再然后你将我打晕了直接绑走呢,这样我就没心理负担了。”

    “呸!”德雷格玛尔怒啐道:“我就没见过像你这样厚颜无耻之人。你要逃自己滚,我要留下等冕下回来!”

    “命都要没了,要脸有何用?”冰牙梗着脖子回了一句,然后抱起酒坛牛饮几口,借着酒劲哼哼道:“算了算了,不就是死嘛,又不是没死过……”

    “切,先前要不是冕下救你,说不定你真的已经死了。”德雷格玛尔鄙夷道。

    冰牙撇撇嘴懒得与他争辩,毕竟那是他心中最大的秘密……

    ***

    “她只让你带回一坛酒?”乌索克问道。

    熊怪信使盯着酒坛口水直流的点点头。

    乌索克摇头无语:“她心还真宽,罢了,这份人情下次再还就是。这酒你拿去喝吧。”

    “谢吾神赏赐!”熊怪信使立即抱起酒坛乐颠颠的离开了洞穴。

    忽然乌索克心中一动,眯眼看向洞口。

    “阁下既然来了为何不现身?”

    “哎呀,这声音听起来中气十足,看来我是白跑一趟了。”一个人影施施然的走了进来,打招呼道:“乌索克别来无恙啊,咦?你的伤什么时候好的?”

    “伊萨里奥斯!”乌索克眯眼冷哼道:“你不好端端的在龙眠神殿开会,跑到我这里做什么?”

    伊萨里奥斯怪叫道:“喂喂喂,我可是奉了我家女王大人的命令亲自给你送药来的。你不给口酒喝也就算了,好歹也得说声谢谢吧。”

    乌索克脸色一尴,说道:“好吧,是我误会你了。”

    伊萨里奥斯凑近好奇问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身上的伤连我家女王大人都难以一时治好,你是怎么痊愈的?”

    乌索克在草窝里翻了个身子,哼哼道:“每天吃了睡,醒了吃,就好了。”

    伊萨里奥斯一脸我信你才有鬼了的表情!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