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1638章 千里奔袭(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五百多人洒进整片山林就跟一滴水融入大海一样,瞬间没了踪影。

    而对于这些巨魔猎手来说布置陷阱那是赖以为生的手艺,真要是放开了手脚弄,那绝对是阴死人不偿命的那种。

    时至三更,天上再次飘起了大雪,寒风凛冽犹如锉刀刮肤。

    慕容凤让冰牙带队去巡逻警戒,防止维库人的侦骑发现他们的埋伏。冰牙冻的瑟瑟发抖道:“冕下这天寒地冻的那些维库人应该不会出来巡逻警戒了吧?”

    “在外人面前叫我督军。”慕容凤斜睨道:“另外不要指望敌人和你一样愚蠢。”

    冰牙干笑一声,只好亲自领了一支小队前去山林外巡逻。

    德雷格玛尔抬头一阵望天,说道:“冕下,这场大雪一时半会儿恐怕不会停,会不会影响到明日的战斗?”

    慕容凤说道:“影响肯定会有的,只不过对那些维库人骑兵的影响更大,看来天时也在帮我们。你去吩咐下去,让所有将士抓紧时间吃东西好好休息。我要在黎明时分发动一轮偷袭把那些维库人给引出来。”

    “是。”德雷格玛尔立即领命而去。

    这时冰牙忽然慌张的跑来禀报道:“冕下!冕下!呃,督军!”

    慕容凤瞪眼道:“别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什么事?”

    冰牙喘了几口气,急道:“您快去看看吧,山下的那些维库人好像有动静。”

    慕容凤眉头一皱道:“走!前头带路!”

    冰牙立即领着慕容凤来到一座悬崖边,站在崖顶往下眺望隐约能在漫天风雪中看到维库人营寨中的一片火光。

    慕容凤眯起眼神问道:“你发现了什么异常情况?”

    冰牙一指道:“冕下看那边,那些维库人好像在连夜撤退!”

    慕容凤顺指望去,果真见到维库人的营地外有一条细细的火龙正在蜿蜒而出。

    冰牙激动道:“冕下这些维库人三更半夜的不睡觉,肯定是准备逃跑了。”

    慕容凤沉吟了片刻,吩咐道:“你们留在这儿继续监视,我去一探究竟。”

    “好!”冰牙应的很爽快,反正他相信以慕容凤的实力这区区三千维库人根本对她毫无威胁。

    慕容凤直接纵身跃下悬崖,如一只夜鹰迅速消失在浓重的黑暗中。

    冰牙守在山崖顶上承受着酷烈寒风却也不敢轻离,焦急的等待慕容凤回来,结果没过片刻慕容凤就折返回来了。

    “冕下?您怎么快就回来了?那些维库人是不是真的要逃跑了啊?”冰牙连忙追问道。

    慕容凤摇头道:“我才刚靠近就发现了好几处魔法警戒陷阱,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就绕着维库人的营地转了一圈,没发现有连夜出逃的维库人。”

    冰牙打哆嗦道:“那这些维库人三更半夜的在做什么啊?”

    慕容凤想了想,猜测道:“八成是在抢修防御工事,防止那些土灵卷土重来。”

    冰牙讶然道:“那我们明天还打吗?”

    慕容凤说道:“作战计划不变,不过先试探一下,如果那些维库人敢追进林子里就围歼他们,不敢出来最好,我们可以围而不打生生困死他们。”

    冰牙搓胳膊道:“可是冕下我们才只带了三天干粮啊,要是食物吃完了我们吃什么啊?”

    慕容凤说道:“怕什么?你忘了我们还有盟友了吗?”

    冰牙一拍脑袋道:“瞧我记性,果然还是冕下您高明,这都算计到了。”

    慕容凤说道:“行了,别拍马屁了,安排几个人在这里轮班盯着。”

    “是。”冰牙赶紧应道。

    一夜风雪飘飞,时至黎明前的最黑暗一刻。

    盘膝打坐中的慕容凤缓缓睁开了双眼:“时间到了,准备行动!冰牙,德雷格玛尔你们各领二连和三连去伏击点,一连跟我来!”

    旋即一百多个巨魔猎手悄无声息的聚集到慕容凤身边,追随着她向山下摸去。

    而此刻忙活了一夜的维库人士兵才刚刚睡下,许多人甚至连被风雪沁透的衣甲都没卸下就一头栽倒到床上开始呼噜大睡。

    维库人指挥官因格瓦尔则领着几个心腹巡查连夜修建起来的防御工事。

    昨日那些土灵纠集了几头山顶巨人前来袭营着实将因格瓦尔给惊到了。

    尤其是那几头十几米高的山顶巨人简直就是如入无人之境在他的营地里横冲直撞,而他们的弓箭飞矛打在这些浑身岩石的巨人身上简直就跟挠痒痒一样。

    要不是那几头山顶巨人移动速度实在太过缓慢,说不定他们已经被赶出这片遗迹,灰溜溜的撤回去了。

    所以为了防止那些土灵再次卷土重来,因格瓦尔特意命令士兵连夜绕着营地挖掘了许多深坑。他本来是想直接挖条壕沟出来的。但问题是工程量太大,再加上这天寒地冻的,一锄头下去能崩你一脸火星子,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专门针对那些巨人移动缓慢的弱点绕着营地挖掘了许多大坑。

    因格瓦尔看着营地外跟狗刨过一样的地面满意的点了点头,意气风发道:“有了这些大坑,若是那些山顶巨人还敢来定叫它们寸步难行!”

    “大领主英明!”几个心腹立即大拍马屁。

    但也有不开眼的家伙提出质疑道:“大领主,咱们绕着营地挖了怎么多坑,万一有其他敌人来袭营,咱们的骑兵怎么快速出击啊?”

    因格瓦尔脸色一僵,遂冷哼道:“这个鬼地方除了那些未开化的熊怪还有什么东西能对我们造成威胁?还是说你认为北边的那些小蓝皮有胆量主动来攻打我们?”

    其他几个心腹立即附和道:“就是就是,大领主说的没错,我们有三千熊骑完全可以在这个鬼地方横着走,我们不去找别人麻烦就不错了,谁还敢袭击我们?”

    “这些坑又没完全封死出路,出去的时候多绕几步而已,只要别眼瞎都不会掉进坑里吧,哈哈哈。”

    “原来只挖坑不挖壕沟竟有此深意,还是大领主想的周到啊。”

    因格瓦尔老脸一红,转身倨傲道:“行了,别拍马屁了,众将士们都劳累一晚上了,吩咐下去今天的食物供给不限量,让所有将士都好好饱餐一顿,咱们明天就去那些小蓝皮的境内大肆劫掠一番!”

    “是,大领主!”几个心腹立时双眼冒光整齐应诺。

    咻——哆!

    “嗯?什么东西?”几人听见天空中传来异响,下意识的扭头望向落点,就见一根微微颤动的弩矢叮在了营地中央的大旗杆子上……

    嘭!轰隆隆!

    旋即一声巨响在营地内骤然炸开,合抱粗的旗杆立时被拦腰炸断,哗啦啦的倾倒了下来。

    “敌袭!!!”直到这时警报声才响起。

    下一刻,密集的箭雨倾泻而来,直把值守的维库人射的抱头鼠窜。

    营地外的一处高地上。

    慕容凤率领一连在此进行了一轮抛射,由她首发一箭正中对方帅旗,立时使得己方士气瞬间爆棚。

    玛拉克一边挽弓射箭,一边对队友悄声惊叹道:“这位督军大人的箭术果真神乎其技啊!”

    斯拉德兰一边施法给几人的箭术附魔上毒,一边附和道:“那是肯定的,能打败巴哲别会是普通人嘛。”

    慕容凤耳目灵敏,自然听见了身后众人的悄声细语,不由老脸一红。因为先前那一箭瞄准的是那几个正在营地周边巡察一看就是将领级别的维库人,结果没想到一阵大风直接吹偏了飞箭一头扎到旗杆上去了。

    不得不说这随缘箭法有时候连慕容凤自己都怕啊。

    “督军,三轮齐射结束,那些维库人还没杀出来,咱们要继续射吗?”一连连长伍迪上去请示道。

    慕容凤摆手道:“停止射击节约体力。”

    “停止射击!”伍迪立即转身下令。

    就见乱作一团的维库人营地内到处都是乱窜的人影和巨熊的咆哮声,先前三轮抛射没造成多少伤亡却给维库人造成了巨大的混乱。

    慕容凤暗想自己手头上要是再有一支陷阵之士,完全可以趁乱冲进对方营地结束战斗了。

    这时有几个维库人巨熊骑兵率先冲出了营门调头向着巨魔杀来。

    慕容凤举弩正要瞄准,却没想到冲在最前头的维库人骑兵直接原地栽一跟头滚出去老远……

    “督军,那个维库人的坐骑好像掉坑里了???”

    “我看到了。”慕容凤嘴角微微抽搐道:“对方的指挥官绝对是个脑子进水的家伙,居然在自家骑兵营门口挖坑。”

    众巨魔立时一阵哈哈大笑。

    这时维库人营地四门洞开,相继冲出许多巨熊骑兵,但是都被地面上遍布的大坑给限制住了速度,只能七拐八拐的绕行。

    慕容凤直接下令道:“自由射击,瞄准对方坐骑!”

    “自由射击!瞄准敌人坐骑!”

    霎时间,弓弦绷鸣,飞箭如雨,一蓬蓬的往那些正举步维艰的维库人骑兵呼啸而去。

    立时无数巨熊吃痛咆哮将它们的主人给甩下了背,发狂的四处乱蹦,使得场面一片混乱。

    “呜!!!”一声悠长的号角声忽然在营地中响起,旋即就见已经冲出营门的维库人巨熊骑兵纷纷抱头逃回了营地中。

    呼——!

    忽然一声呼啸声传来!

    “督军当心投矛!”伍迪惊呼一声,就要推开慕容凤,结果仍是没推动……

    就见腕臂粗的长矛呼啸而至,嘭地一声插在慕容凤脚前头,溅起的雪花直接沾了她一身,但她却连眼皮都没眨一下,甚至还不屑的啐了一口唾沫。

    “咕噜!”身后的巨魔们无不暗吞口水,瞧向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嗷!嗷!嗷!”就听维库人营地中响起一片充满挑衅的怪叫声。

    慕容凤冷笑一声,拔起插在面前的长矛直接一把反掷了回去!

    长矛一离手就如同出膛的炮弹,瞬间炸裂一圈音爆声,在雪地上犁出一道沟壑直抵维库人营墙下。

    旋即就听嘭隆一声巨响,以巨石垒砌而成的营墙直接被炸出一个大口子,崩溅的碎石扫到了一大群人。但飞矛依旧去势不减,竟横穿过维库人的整座营地一头扎进另一边的石墙上直入末尾!

    天地间一片寂静,只剩下幽幽的风啸声。

    慕容凤跨步上前振臂一呼:“嗷~嘎嘎嘎!!!”

    众巨魔立即反应过来,马上也满脸亢奋的发出怪叫声:“嗷嘎嘎!!!”

    反观维库人营地里却哀鸿遍野,没受伤的维库人一个个也是噤若寒蝉。

    “怪物……怪物……那些蓝皮怎么会有这等怪物!”因格瓦尔一脸惊恐的盯着被一矛洞穿的营墙,直感觉自己的三观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这家伙一定是传说中的神血勇士!”一名稍有见识的维库人立即惊慌道:“传说这些神血勇士都是万里挑一的强者,然后再饮下神灵之血承受住反噬的超级战士!大领主这样的怪物根本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咱们还是赶紧撤吧!”

    “撤?”因格瓦尔满脸狰狞道:“我们就这样灰溜溜的撤回去,你是想让国王陛下拿我的脑袋去喂始祖龙吗?”

    几个心腹立时垂首不敢再多嘴。

    因格瓦尔望着一片狼藉的营地,又看看一众惊慌失措的将士们,脸色一阵变幻咬牙道:“马上派信使去沃德伦求援,让斯卡迪赶紧派几头始祖龙过来。”

    几名心腹一时面面相觑,因为他们很清楚因格瓦尔和那位龙骑领主可是不和已久,即使北上劫掠也是各行其事。

    没想到因格瓦尔为了求生竟会主动向对方求援。

    “大领主,龙骑领主要是不理会我们的求援怎么办?”一名心腹问道。

    因格瓦尔却是冷冷一笑道:“那我们就有了撤退的理由了,到时候我们再到陛下那里告他一状见死不救,陛下只会各打五十大板而不会拿我的脑袋去平息其他领主们的不满。”

    “高,实在是高!”心腹立即大拍马屁。

    派出求援信使后,因格瓦尔又满脸惊惧的望着营地外那群耀武扬威的蓝皮巨魔,阴狠道:“就算要撤也得拿几颗人头回去交差,吩咐下去,酒肉管饱,午后出南门集结,我就不信这些泥腿子敢用血肉之躯挡我们的骑兵冲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