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1620章 又见活宝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慕容凤收回目光摇摇头,庆幸自己没打那龙墓的主意,要不然绝对是捅马蜂窝的下场。

    “那么现在……”慕容凤搭手眺望天空找到太阳升起的方向:“先向东走去那些巨魔的地盘看看,然后再北上去风暴群山。”

    慕容凤腾空贴着堆满积雪的树冠层向着东方飞去,但飞了没一会儿天空中又飘起了雪花。

    慕容凤见过许多雪,甚至连各种五颜六色的雪都见过,但是这诺森德大陆上的雪却跟刀子似的,刮的脸颊火辣辣的生疼。

    慕容凤明白之所以会感到火辣辣的痛觉是因为低温刺激导致的,但是别忘了她可是剑道宗师,在游戏里也算一只脚迈入半神境界的顶尖强者,但是哪怕她撑起了护体罡气居然挡不住来自这片冰封大陆上极度严寒的侵袭,可以想见这里的气温有多低。

    “嘶!难怪那些巨龙会将这片大陆上当做老巢,普通人肯定没法在这里正常的生存吧。”慕容凤赶紧翻上罩帽拉上围巾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但是刺骨的寒意仍然能从每一个缝隙里钻进来冻得她浑身止不住的打冷颤。

    这种情况如果继续飞行什么时候被冻僵了都不知道,慕容凤只好降落回地面准备施展纵地金光神通。

    正当慕容凤运功调气之时忽然心头莫名一跳,伸手接住了几片晶莹的雪花。

    “嗯??”慕容凤拿手捻了捻雪花,很脆很利就跟玻璃似的,完全没有正常雪花那种一触即化的感觉。

    “不对劲!”慕容凤闭上眼睛再次感觉了一下,果然察觉到了天地间有一丝诡异的魔力波动,而这漫天风雪就是这一丝诡异魔力造成的!

    “领域魔法?”慕容凤睁开眼睛顺着魔力感应转身望向遥远的西方,神色凝重的暗暗道:“但是这覆盖范围也太广了,到底是谁有怎么大的能耐居然能笼罩怎么广阔的范围,恐怕即使是半神也做不到吧。”

    慕容凤一时想不通那位大能这样做的目的,但却暗自警惕了起来:“看来这块冰封大陆上也是一处藏龙卧虎之地啊。”

    这时漫天风雪越下越大,并且还卷起了阵阵大风。

    慕容凤也顾不得隐匿踪迹了,撑起圣光护盾才勉强抵御住寒意的侵袭,然后赶紧运功催动神通施展出了纵地金光逃离了暴风雪的覆盖区域。

    但是慕容凤显然还是低估了这场来势汹汹的暴风雪,一连瞬移了上千里地居然也没能遁出暴风雪的覆盖范围。

    四肢被冻的有些僵硬的慕容凤只好决定找处避风的地方先休息一下等这场暴风雪过去再赶路,而前方不远处就有一座大雪山,有山自然就有山洞,是最佳的天然避风港。

    慕容凤腾身而起顶着漫天风雪飞上半山腰很快就发现了一处山洞,不过这座山洞显然已经有主,因为在洞口堆着一堆骷髅头。

    显然这位洞主不是什么善茬,不过慕容凤可不在乎这些,直接强闯了进去。

    洞不深却很迂回,正好可以起到挡风的效果。

    慕容凤一闯进洞中立时感动一股腥风扑面而来,她随手一扇就将偷袭者拍飞了回去,然后抬手施放出圣光照亮了整个山洞。

    山洞很大,而且出人意料的干净。在靠内一侧地上铺着一张巨大的兽皮,另一边则堆放着许多武器,看款式大多为巨魔善用的长矛与飞斧,除了这些外就属洞壁上刻画的各种符文最为惹眼了。

    “你是谁?”偷袭者也就是此地洞主颤颤巍巍的爬起,一脸戒惧的盯着慕容凤质问道。

    慕容凤打量了一眼这家伙,发现也是个猛犸人。

    “我是谁不重要。”慕容凤倨傲道:“你这个山洞暂时归我了,你可有意见?”

    “没、没、没有。”猛犸人哪敢有意见,刚才那一巴掌已经让他明白眼前这个看似纤弱的类人生物实则有着强大的实力。

    “很好!”慕容凤大摇大摆的走到兽皮毯子上盘腿坐下,不客气的问道:“有什么吃的没?”

    猛犸人赶紧从一处地坑中挖出一块熏肉孝敬道:“这是上等的巨魔肉,加了海象人的香料,一点也不酸,您尝尝?”

    慕容凤扯了一下嘴角,摆摆手道:“我不吃智慧生物,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猛犸人显然难以理解慕容凤的三观,悻悻的将巨魔熏肉藏了回去。

    慕容凤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猛犸人赶紧自我介绍道:“我叫德雷格玛尔·符印,是一名隐居的铭语师。”

    “铭语师?”慕容凤讶然道:“也是施法者职业?”

    “差不多。”德雷格玛尔·符印说道:“我们铭语师能将符文力量转化成真言直接施放出来。”

    慕容凤抬头望着洞壁上的符文,问道:“那这些洞壁上的符文都是你刻画的?”

    “有些是,有些不是。”德雷格玛尔·符印指着几个斑驳的符文说道:“这几个符文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存在,但具体有多久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老师的老师的老师就是从这些符文上获得灵感才创造出了铭语师这个职业。”

    慕容凤起身走过去细瞧了一阵,惊讶道:“这些是泰坦铭文!”

    “泰坦铭文?!”德雷格玛尔·符印顿时双眼放光激动道:“您知道这些符文的来历?您能看得懂?”

    慕容凤先点头又摇头道:“我曾见过类似的泰坦铭文,但是却不理解其意。”

    德雷格玛尔·符印顿时一脸失望。

    慕容凤回到毯子上坐下,说道:“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既然借你洞穴一住,理应给你一些好处。”

    德雷格玛尔·符印连道:“不敢!不敢!”

    “你先听我说完。”慕容凤说道:“直接给你金钱估计对你也没用,要不这样好了,你施展一下你的法术,我看看有没有能指点的地方。”

    德雷格玛尔·符印立时大喜过望连连拜谢,毕竟闭门造车怎么多年他的能力早已达到瓶颈,可惜铭语师这个职业是千顷地独一苗,想找志同道合之辈互相印证学习一下都没地找去。现在慕容凤这位强者竟能主动指点他一二,自然是他的机缘到了。

    德雷格玛尔·符印拜谢过后,立即开始演示起来。

    如他所言铭语师确实能将符文力量转化为真言法术,而且不需要繁琐的施法准备,只要吐出真言便能施放出法术。但缺点同样很明显,那就是施法者不能离符文太远,否则就算喊破喉咙也放不出一个屁来……

    说直白一点,正常的魔法师就相当于一座移动炮台,施法繁琐但胜在灵活机动。而铭语师就像是一座固定炮台,杵在一个就无法动弹,但是胜在施法快威力大。

    慕容凤分析出这个职业优缺点后沉吟了片刻说道:“这些符文即使你们铭语师的优点所在也是一个束缚。”

    “嗯嗯嗯,阁下说的是。”德雷格玛尔·符印连连点头,无奈苦笑道:“其实我这个铭语师只能在这洞中当当,一旦离开这座山洞太远就什么也不是了。”

    “那你没想过将符文改成能移动版的?”慕容凤提议道:“比如刻画到某些法器上随身携带?”

    “阁下这个想法其实在下的老师就已经想到过了。”德雷格玛尔·符印转身又挖开一个地坑,刨出一颗巨魔骷髅头擦了擦上面的灰尘说道:“您看,这骷髅头上的符文就是我的老师刻下的,但是太小了,只能承载一个六阶以下的法术。”

    慕容凤接过把玩了一下,说道:“确实小了点,不过你可以以量取胜,多刻几个嘛。”

    德雷格玛尔·符印哭笑不得道:“阁下有所不知,并不是什么所有生物的头骨都能用来当法器的。这个巨魔生前是一名强大的妖术师,是我的老师能找到的最强大的法器媒介了。为此我的老师还曾打过那些龙骨的主意……然后他就再也没回来了。”

    “你的老师是位勇者。”慕容凤一脸敬佩道。

    德雷格玛尔·符印叹息道:“勇者在这块大陆上可不长命,尤其是和一群巨龙做邻居。”

    慕容凤呵呵笑道:“听你的谈吐倒不像是你的同类那么野蛮,一见面就喊别人虫子。”

    “您还遇见过其他猛犸人?这个季节他们应该都去西边的索拉查盆地过冬去了吧。”德雷格玛尔·符印讶然道:“确实,学习法术首先需要理智,所以我与我的同类比起来可能有些与众不同吧。”

    慕容凤将巨魔头骨丢还给他,盯着他庞大的身形忽然说道:“你为什么不考虑一下将符文直接纹在你自己的身上呢?还是说这种符文只能刻画在骨头上?”

    德雷格玛尔·符印一脸惊讶道:“纹自己身上?我怎么没想到!我这就试试!”

    “等一下。”慕容凤连忙道:“我就是怎么一说,你可别胡来,万一不灵就很尴尬了,你先找一头活物试试吧。”

    “是是是,多谢阁下指点,我就去抓头活物来,您请稍后。”德雷格玛尔·符印一脸激动的从那堆武器中翻出一根长矛便轰隆隆冲出了洞去。

    慕容凤本还想劝他等暴风雪过去了再去也不迟,但人家都已经冲出去了,只好作罢继续打坐调息。

    这一等就是足足半天,但洞外的暴风雪却越刮越大。慕容凤甚至担心这位耿直的猛犸人会不会被冻死在外头了,但好在她的担心是多余的。

    在天色渐黑时德雷格玛尔·符印终于抓到一头活物赶了回来。

    “阁下您看这家伙行吗?”浑身挂满积雪的德雷格玛尔·符印兴冲冲的钻回山洞中,直接将抓到的活物丢在地上一脸期待的询问道。

    慕容凤一瞧被抓来的活物,顿时惊了!

    “怎么又是你这活宝?!”

    “呜呜呜!”被困成粽子一样的冰牙一见到慕容凤,差点被吓尿了,立时满地打滚想要喊求饶。

    “将他先解开。”慕容凤满脸黑线道。

    “阁下认识这个巨魔?”德雷格玛尔·符印挠挠头,上前给冰牙松了绑。

    冰牙立即瑟瑟发抖的趴在慕容凤面前,泪涕横流的求饶道:“大魔王冕下饶命啊,小人我……”

    “闭嘴!我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不许废话,否则就让这位吃了你!”慕容凤清喝一声,吓得这活宝赶紧闭上嘴巴。

    “你怎么会在这里?”慕容凤瞪眼质问道:“你的主子雷神呢?”

    冰牙一脸尴尬道:“当初小人从大魔王冕下您那里逃出来后就与一些同胞抢了艘船直接返回祖达克了。至于雷神,小人也不知道祂在那里。”

    慕容凤摇头无语,又问道:“那你怎么又会溜到这里被他抓住?”

    冰牙苦着脸道:“实不相瞒,因为小人是逃回来的,所以就被先知大人判定为罪人准备投进痛苦斗兽场用自己或敌人的鲜血洗去罪行。但是恰逢最近巨龙一族有所异动,所以先知大人就给我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然后你就来这里调查那些巨龙异动的原因,结果被他给抓来了。”慕容凤一脸无语道。

    “是的,大魔王冕下。”冰牙再次磕头求饶道:“还请您念在小人当初为您带过路的份上,就将小人当一个屁一样放掉吧。”

    “想要让我放过你也简单。”慕容凤眼珠子一转,哼笑道:“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们做个试验。”

    “试验?什么试验?”冰牙顿时紧张了起来。

    “别害怕,不疼的。”慕容凤笑眯眯道:“而且若是试验成功对你来说可是有着巨大的好处的哦。”

    慕容凤不这样说还好,一说冰牙顿时更害怕了:“大魔王冕下我能拒绝吗?”

    “不能!”慕容凤一挥手招呼德雷格玛尔道:“来,上手摁着他。”

    “好嘞。”德雷格玛尔·符印狞笑一声,立时将冰牙像一只小鸡子一样摁住,让他想挣扎一下都不行。

    然后就见慕容凤从包中掏出一个针线盒准备当纹身针使用,接着又掏出一大堆酱料罐……

    冰牙豁然睁大了眼睛,惊恐道:“冕下我不好吃啊,我都已经三年没洗澡了,真的!”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