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1610章 这年头连摔杯都有人抢着摔!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抱歉。”安德鲁直起身,十分绅士的微笑道:“您的美丽如星空般令人着迷,让在下实在有些情不自禁了。”

    慕容凤微笑道:“多谢将军的赞美,您也是我见过的最有幽默感的一位将军。”

    安德鲁轻笑道:“我对阁下的赞美可不是幽默,而是发自肺腑的。”

    慕容凤笑眯眯道:“如此说来我们或许会有一个难忘的夜晚。”

    “一定的。”安德鲁也是呵呵一笑。

    一旁的布莱恩却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嘴角,赶紧开口打断这二位的互彪演技,提醒道:“二位,有什么话先到里面再谈。”

    “好,请。”慕容凤点头客气道。

    “请!”布莱恩转身恭敬一下,然后便领着安德鲁和慕容凤返回了军事大厅。

    军事大厅内,一张长桌,宾主各自落座。

    身为调停人的布莱恩坐在长桌上首,安德鲁与慕容凤则相对而坐,双方随同前来的参谋则落座二人身边。

    偌大的大厅内只有一张长桌,十一个人,关上大门后显得有些空旷。

    身为调停人的布莱恩率先开口道:“众位能坐在这里想必都是抱着和平期望而来的,所以我就直奔主题好了。此事的起因无非就是那什么邪神之心……”

    “布莱恩将军请容我打断一下!”慕容凤轻敲了两下桌子打断了布莱恩的话,微笑道:“那颗邪神之心其实不是重点,你们喜欢的话大可以留着慢慢研究。只要能让我们双方化解矛盾达成和解,区区一颗邪神之心根本不在话下。”

    布莱恩与安德鲁对视一眼,眼神中俱是闪过一丝惊愕。

    先前二人早已通过气,料定慕容凤肯定死揪着那颗邪神之心不放,所以就将这场谈判的重点放在了那颗邪神之心上做文章。

    却没想的慕容凤压根不按常理出牌,一开口就说不要那颗邪神之心了,让二人俱是有种挥拳打在空气上的感觉,而且还完全打乱了二人商定好的谈判步骤。

    安德鲁心思急转,立即猜测那颗邪神之心是否已经被这女人给抢回去了?所以才会如此大方!那如此说来失联的泰拉号肯定已经遭遇不测。

    布莱恩干咳一声,尴尬笑道:“月影冕下如此深明大义真是令老夫深感钦佩啊。”

    “那里,那里,一切都是为了和平。”慕容凤端起茶杯笑眯眯向对桌一敬,与她同排而坐的几位‘参谋’立即都下意识的绷紧了身体……

    “冕下说的对,一切为了和平。”布莱恩干笑着也举杯相敬,第一次觉得这茶水好难下口。

    安德鲁也不动声色的举杯相敬,然后意味深长的说道:“月影冕下既然能为了和平放弃到手的宝物,为何又要为了区区一件身外之物而枉造杀孽致使数千个美满家庭支离破碎呢?”

    慕容凤一挑眉角,反问道:“还请将军言明,在下这一生虽然杀过无数人,但每一个都自有取死之道,绝对谈不上什么枉造杀孽,至于为了一件宝物而造成数千个美满家庭支离破碎更是无稽之谈。”

    安德鲁眯眼质问道:“那么就请月影冕下告知一下泰拉号的下落。”

    慕容凤一脸淡然道:“我不知道,这个问题恐怕将军你比我更清楚吧。”

    “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敢说吧。”安德鲁身旁一名参谋冷笑讥讽道。

    慕容凤斜睨一眼,淡淡道:“本尊金口玉言,从不屑于对凡人撒谎。”

    “你!”该参谋立时一窒,旋即恼羞成怒的怒喝道:“泰拉号分明已经惨遭了你这妖女的毒手,你就不用再在这里假惺惺的装什么清高了!”

    “你算个什么东西?”坐在慕容凤左手边的秦蒙立即拍案而起,呵斥道:“也配和元首大人怎么说话!”

    “我乃是博拉文号的军级作战参谋,你又算什么东西?”这位参谋官立即反唇相讥道:“也配在这里大放厥词!”

    “我……”

    “坐下!”就听慕容凤与安德鲁异口同声道。

    秦蒙与这位参谋官互相一瞪眼,但还是乖乖坐了回去。

    “让将军见笑了,手底下的人都是些没见过世面的糙汉子。”慕容凤一脸歉意的微笑道。

    “是我的人失礼在先,还请月影冕下不要介怀才是。”安德鲁笑呵呵的道歉道。

    坐在上首的布莱恩偷偷抹了把冷汗,刚才他差点以为这两帮人要一言不合就要打起来了,幸好两位主事人都没有要马上翻脸的意思。

    “和气生财,和气生财。”布莱恩赶紧打圆场道:“有什么事坐下好好谈,总比打打杀杀强。”

    “布莱恩将军说的没错,有什么事坐下好好谈,总比打打杀杀强。”慕容凤微微一笑,却话锋一转冷声道:“但我这人最憎恨的就是当面一套背后又一套的人,尤其是被自己人从背后捅刀子!那颗邪神之心我可以不要,但是那个杨少成你们必须交给我!”

    “整艘泰拉号上的几千名船员都已经惨遭你的毒手,你这妖女就不要贼喊捉贼了。”刚刚坐下去的那位参谋官又拍案而起指着慕容凤怒骂道:“我们都还没开口找你算账,你却还厚颜无耻的问我们要人?”

    慕容凤峨眉一蹙,随手一挥就将此人给扇飞了出去贴在了墙上。

    众人都没料到慕容凤翻脸如此之快,顿时都被惊起纷纷拔出了配枪。

    慕容凤眼神冰冷道:“你们要搞清楚,我不是在和你们商量。还有别拿枪指着我,除非你们想和那白痴一样。”

    直到这时众人才想起眼前这位可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地狱大魔王,而不是什么任人指责的天真少女。

    安德鲁脸上闪过一丝惊怒但马上压了回去,对左右下令道:“干什么?都把枪给我收起来!”

    几位参谋官这才犹犹豫豫的将配枪收了起来。

    布莱恩上将也是被惊出了一身冷汗,心中后悔自己为何要趟这浑水。他不敢恨也不敢得罪慕容凤,转而就把将他拉下水的安德鲁给记恨上了……

    安德鲁恐怕想不到自己会被‘队友’给记恨上,不过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太在意,毕竟二人不属于同一个派系,布莱恩虽贵为上将与他的上级是同级,但是一个连一艘战舰都没有的上将恐怕还不如一个手握兵权的少将来的更有威慑力。

    “月影冕下你这就是在为难在下了。”安德鲁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说道:“泰拉号已经与基地彻底失联超过24个小时了,并且泰拉号在最后的通讯联系中可是专门提到过受到了冕下的攻击……我还想找冕下您要人呢!”

    慕容凤心中一阵冷笑,压根不信他的鬼话,哼声道:“本尊出手自有分寸,泰拉号当时只是受了一点轻伤而已就遁入了迁跃通道中。”

    “只是轻伤吗?”安德鲁冷哼道:“可为什么我收到的最后通讯却是泰拉号因为受创严重导致舰体在迁跃过程中发生了解体!”

    慕容凤冷笑道:“既然泰拉号已经‘失联’,那什么情况还不是你们说了算。”

    安德鲁意识到自己确实拿不出什么有力的证据证明泰拉号已经遇难,所以空口无凭根本拿慕容凤没有任何办法。

    而没办法证明泰拉号确实遇难了,那也就意味着这次他兴师动众前来讨要说法的借口也站不稳脚跟了,而这样一来安德鲁也将会完全丧失这场谈判的主动权。

    安德鲁心中冷哼一声,朝布莱恩瞥了一个眼色。

    布莱恩干笑一声,说道:“月影冕下说的不错,泰拉号确实只是失联,所以船员们的生死还不能妄下定论。”

    安德鲁立时脸色一沉,因为这和先前商量好的不一样。

    却听布莱恩又话锋一转道:“不过月影冕下您也承认了确实攻击过泰拉号,这个是事实吧?这个不就是老夫说您了,原本一点小事却闹得怎么大,月影冕下您总要给个说法吧?”

    布莱恩摆明了避重就轻,想两边都不得罪。

    慕容凤与安德鲁在心中齐齐暗骂一声老狐狸。

    “给个说法?”慕容凤冷笑一声,旋即脸色一冷质问道:“你们派人夺我宝物这又怎么说?”

    布莱恩干笑道:“月影冕下您刚才不是已经不追究此事了吗?”

    慕容凤霸道道:“我给你们的才能拿,我不给的谁也别想碰一下!所以那邪神之心我可以不要,就当让狗叼走了,但是那个杨少成你们必须将他交给我!”

    “你!”安德鲁立即拍案而起,却被慕容凤冷冷地扫了一眼顿时僵在原地。

    布莱恩连忙道:“安德鲁中将别激动,有什么话坐下好好说。月影冕下您也注意一下语气,咱们聚在这里是为了和谈,而不是为了吵架。”

    “哼!”安德鲁冷哼一声,坐了回去。

    慕容凤冷笑道:“正是为了和平我才会来这里。反正我把话撂这儿了,把人交出来一切好谈!”

    “休想!”安德鲁直接撕下了绅士面具,一拍桌子喝道:“不提杨少成还有没有活着,就算他还活着那也是联邦的军人!联邦军人从不向敌人妥协!”

    “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慕容凤起身道。

    “诶诶诶,月影冕下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布莱恩赶紧起身劝道:“和谈都是谈出来的,您要不换个条件?”

    “现在不是我想不想谈,而是你们的态度问题!”现在慕容凤完全掌握了谈判的主动权,摆明了要对方先低头认错。

    布莱恩脸色一僵,看向脸色已经阴沉如水的安德鲁。

    “安德鲁中将您看这事怎么说?”布莱恩直接踢皮球道。

    原本脸色快要黑如锅底的安德鲁忽然恢复了一副风轻云淡的神色,端起茶杯轻蔑冷笑道:“想要看我们的态度?行!我就让你看看我们是什么态度!”

    安德鲁说着直接将茶杯往地上一摔!

    啪——!

    大厅内一片安静!

    布莱恩顿时一脸尴尬,慕容凤却更尴尬,因为摔杯为号居然被人家抢先了???

    就见安德鲁身旁一参谋豁然起身,冷笑着点出一副电子光屏投影出一支舰队正在进行迁跃。

    “安德鲁中将你这是什么意思?”布莱恩明知故问道,却偷偷对安德鲁连使眼色,心说这和商量的计划不一样啊!你要翻脸也不能现在就翻啊。最起码先将这位月影大魔王稳住才行啊,要不然人家直接在这里暴走,就我那点兵力怎么拦得住?

    “什么意思?”安德鲁冷笑道:“这就是第七舰队的意思,也是瑞福修将军的意思!血债必须血偿!”

    “你们疯了!!!”布莱恩顿时跳脚大骂道:“就你那点舰队居然敢去攻打黄金城?”

    安德鲁鄙视道:“看来布莱恩将军在这颗原始星球待的太久了,以至于忘了联邦舰队的强大了。”

    布莱恩脸色就跟吃一口热翔一样,黑着脸冷声道:“安德鲁中将你要想清楚,你现在的行为将会有可能使我们陷入严重的内乱。如果基地再次陷入战争,那么我也无法保证能继续为风暴之眼前线提供支援。”

    “你是在威胁我?”安德鲁冷声道。

    “不!”布莱恩一整衣领道:“我这是在警告你!布朗中将你别忘了,我才是联邦上将!”

    安德鲁抽搐了一下嘴角,绷着脸立正敬礼道:“是,上将,您的意见我会如实禀报给瑞福修将军,现在请容我先行告退!”

    “我说过让你走了吗?”慕容凤冷笑道:“还是你以为能从这里安然无恙的走出去?”

    安德鲁转头眯眼盯着慕容凤,冷笑道:“怎么?你还敢留下我不成?”

    布莱恩立即警告道:“月影冕下,不管怎么说安德鲁中将都是谈判特使,如果你想动粗的话我无法坐视不理!”

    慕容凤转头微笑道:“将军的言外之意就是这小子离开你的地盘后再发生意外就不关您的事了?”

    布莱恩脸色一僵,心说你都看出来了还说出来干嘛?存心给我添堵吗?

    “哼!我倒要看看你能将我如何?”反正已经撕破脸了,安德鲁也不维持最后一点脸面了,冷笑道:“你的黄金城马上就要在我的舰队炮火下飞灰湮灭了,如果你现在跪地求饶的话,或许我……”

    咔嚓!!!

    众人只见到残影一闪,慕容凤就已经将安德鲁的脑袋给拧下来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