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1552章 玄牛关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雪怒呲了呲牙,怒道:“我是说雷神!”

    “对哦!你不提我还将这家伙给忘了!”慕容凤立即搭手四望,但那还能找到对方的身影。

    玉珑立时坐不住了,急忙道:“绝不能让雷神离开这里,否则潘达利亚大陆危矣!”

    “安啦,安啦。”慕容凤却一副淡定自若道:“我已经和那家伙约定好了,我留祂一命,祂助我对付莱登。事成后潘达利亚就算是我的地盘了。祂那天要想回来也行,先去黄金城打败我再说。”

    众人全都无语异常,偏偏觉得她说的好霸气侧漏,根本无从反驳。

    玉珑有气无力道:“好好好,我的大魔王冕下知道您厉害行了吧?我们到底什么时候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啊?”

    “想离开随时都行,不过得先除掉某些碍眼的家伙才行!”慕容凤冷笑一声,一手捧着阿曼苏尔之眼一手举起和谐神剑!

    “圣言·法治!”慕容凤挥剑对着虚空一挥:“森严法度!”

    立时风云变色,凭空裂出许多次元裂缝将一头头藏头露尾的星界妖魔给吐了出来。

    这些星界妖魔形态各异,或狰狞或可怖,一被逼显身立时有的四散而逃,有些则凶神恶煞般的向慕容凤冲来。

    “法为规,礼为矩。天地有大道,仙凡有法礼!”慕容凤声若洪钟宛若宣读天规,那些妖魔立时全都被此方的天地法则给牢牢地束缚在半空中动弹不得!

    宣读完法令,慕容凤就挥剑直直一斩:“尊我法令,此间妖魔一律就地正法以儆效尤!”

    璀璨剑光冲天而已将所有妖魔尽数吞没!

    四天神互相对视一眼,眼神既有震撼又有庆幸。震撼的是这位月影大魔王的酷烈手段,而庆幸的是她虽然化身邪恶却站在了守序阵营这边。

    这世上不怕撞见讲规矩守秩序的魔鬼,就怕遇见那些不讲道理的恶魔。

    而四天神将慕容凤的种种表现看在眼中,已经看出这位月影大魔王虽然行事风格有些莽,但好歹很多时候还是习惯和你讲道理的,当然区别只在于她是用剑还是用拳头和你讲道理。

    妖魔尽除,慕容凤收起和谐神剑一抚阿曼苏尔之眼打开了一道光门。

    “走吧,该回去了。”慕容凤率先走进门中,众人立时纷纷跟上。

    出来后的地方还是那座饱受雷击的荒岛,众人贪婪的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万斯等人与慕容凤再次告别,乘着几艘隐形的掠夺者飞船迅速腾空而去。

    接着是螳螂妖女皇夏柯希尔,这位螳螂妖女皇一路上看起来不声不响的,但实则却得到了许多连万斯都眼红的宝物,尤其是那些泰坦遗留下的先进装置就连慕容凤也微微心动。但是不管怎么说她和凯瑞甘都份属同盟关系,所以忍痛谢绝了夏柯希尔的进献让它这些宝物自行带回去处置。

    四天神对此却颇有微词,毕竟那些泰坦装置哪怕多有破损,但是流传出去总是一个祸端。

    对此慕容凤却不置可否,毕竟东西再好也得看谁来使用。况且今后潘达利亚由她说了算,那些螳螂妖只要还想在这块大陆上生存就不敢擅起刀兵,所以那些东西只会落到凯瑞甘手中然后被当做用来对付军方的利器。

    磐皂心系磐皂寺众僧安危,便先行一步离开。

    慕容凤则与玉珑等人先前往锦绣谷的入口——天神之门。

    路上,慕容凤忽然回头对并肩飞行的小玉问道:“对了,你们开门前不是要通知一声里面那位上古元素领主的吗?”

    小玉不在意道:“没事,只要将阿库娅带上就行了。”

    慕容凤回头看了一眼和春丽一起挤在烛龙背上偷懒的水之女神,摇头无语道:“你要是不说,谁会想祂如此重要。”

    小玉笑了笑,忽然好奇问道:“说说你的黄金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吧?”

    慕容凤讶然道:“你怎么突然对我的黄金城感兴趣了?该不会是想去游玩一下?”

    小玉白眼道:“我吃撑了才会跑到地狱里游玩,不过既然有你这位大魔王罩着,想必只是去转转你应该不会将我拒之门外吧?”

    慕容凤笑道:“我欢迎都来不及,另外黄金城可是没有城门和城墙的,所以谁都可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只要到了我的地盘上遵守我定下的规矩就行。”

    小玉惊讶道:“没有城门和城墙?那万一遇见敌人攻城怎么办?”

    慕容凤傲然笑道:“城墙建的再高也高不过万丈天,除了妨碍城市发展外毫无用处。所以我将城墙建进了居民们的心里,只要遵纪守法不管是谁来到黄金城我都保他们安居乐业。”

    小玉心中一动,笑问道:“那如此说来黄金城应属于守序中立阵营之城喽?”

    慕容凤点头道:“嗯,你怎么说也对。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绝对的军事威慑上,没有强大的武力震慑,黄金城即使再发达繁荣也只是他人眼中的一块肥肉。不过一切眼见为实,我现在说再多估计你也不会相信,等你那天真的有空了可以来黄金城做客,我必欢迎之至。”

    小玉笑道:“那好,就先怎么说定吧,等此间事了我就去你的黄金城转转。”

    慕容凤正想趁机多夸赞几句自己的黄金城,忽听赤精惊呼声传来:“你们快瞧下面,有狼烟!”

    众人立即俯视下去找到了狼烟冲天的地方。

    “那是什么地方?”阿库娅立时来了好奇心,探头张望道:“下面好多人,是在打仗吗?”

    “那是玄牛关!”雪怒沉声道:“我下去瞧瞧怎么回事!”

    “一起去吧,反正还要等磐皂。”赤精也跟着俯冲了下去。

    慕容凤与小玉对视一眼也跟着落了下去,烛龙见几位正主都下去了,也只要背着阿库娅和春丽俯冲了下去。

    玄牛关外喊杀声震天,而城头上狼烟滚滚箭雨如蝗。

    祝踏岚顶盔拄刀傲立在城头上,时有飞箭掠过身旁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但阴沉如水的脸色却显示出他的心情很恶劣。

    两天前,磐皂寺信使来求援并带来了雅丽亚大贤者的令牌,玄牛关统帅班·熊心当即不疑有他,一边马上派人上报宗门一边立即调集大军准备随时开拔驰援磐皂寺。

    然而让班·熊心没想到的是磐皂寺信使还肩负了另一项使命,那就是说服玄牛关外的野牛人部落共同对抗螳螂妖大军的入侵。

    然而设想很丰满,现实却很残酷。

    也不知道这些灰野牛人搭错了哪根筋,居然不考虑唇寒齿亡的道理,反而举族进犯玄牛关妄图破关而入。

    如此一来,班·熊心的驰援计划立时告吹,只能尽起大军守卫玄牛关与那些疯牛打的热火朝天。

    而还在影踪派里处理烂摊子的祝踏岚一得到两封先后从班·熊心那里寄来的紧急军情后立即连夜赶到玄牛关亲自坐镇。

    而就在祝踏岚赶到玄牛关同一时间恰是灰野牛人攻城最猛烈的时候,甚至有一个灰野牛人的小酋长都带队杀了上城头。

    祝踏岚立即亲自上阵将那灰野牛人酋长斩于刀下才稳住了士气,惊退了灰野牛人的攻城大军。

    然而暂时退兵的灰野牛人却没有就此罢休,在重整旗鼓之后很快就组织起了新一轮的攻城。而且这一回攻城队伍甚至出现了许多粗糙的攻城器械,让守城将士们无不心生惊惧。

    咻——!

    一枚利箭贴着祝踏岚头盔擦过,惊得一旁几个护卫无不脸色微变。

    班·熊心忍不住再次劝道:“掌门这里实在太危险了,您要不进墩台里坐镇指挥也行啊。”

    祝踏岚一脸平静道:“将士们都在浴血奋战,我身为掌门当更应该身先士卒。”

    班·熊心无奈道:“可万一您要是有个好歹,那我就成影踪派的千古罪人了。”

    祝踏岚斜睨冷哼道:“我是掌门又不是皇帝,我要是死了你们再选一个人当掌门就是,只要本门的传承能流传下去就行。”

    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班·熊心也没什么好多劝的了,只能硬着头皮陪在祝踏岚身边督战。

    城头下,就见如潮水般的野牛人大军一**的涌来,然后被箭雨,投石,滚木一次次的杀退了回去。

    直到一架蒙皮冲车顶着箭雨抛石坚定不移的向前推来,城头上的将士立时出现了一些慌乱。

    “快派人去加固城门,另外火油准备!”班·熊心虽然陪在祝踏岚身边,但仍然兼任着统帅一职。

    一群熊猫人将士立即喊着号子将一根根粗壮的原木顶在城门后头,而城头上几个巨大的木桶也被从墩台里推了出来。

    这时被箭矢扎的跟刺猬一样的蒙皮冲车终于慢悠悠的推进到了城头下,旋即一根撞锤被一群膀大腰粗的野牛人拽动着往后拉,然后一起推动向厚重的城门撞去!

    咚!!!

    巨大的撞击声仿佛连城头都微微震颤了一下。

    “投火油!”班·熊心立即大声下令。

    一群熊猫人士兵立即齐心协力将几个灌满火油的木桶从城头上推了下去,然后又顺手丢下好几根火把。

    就见轰地一声,城门前瞬间燃起冲天火焰。

    躲在蒙皮冲车里的野牛人立时发出惨叫,连滚带爬的往回跑,但没了冲车遮挡很快就被密集的箭雨扎成了刺猬。

    灰野牛人大军见冲车撞门失败,立时又将几台投石车给推上了前线。并且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在投石车上竟也装填上了火油灌。毕竟论起玩火本事它们的亲戚火鬃野牛人可是祖宗,灰野牛人们现在也是有样学样。

    随着几声愤怒的吼叫,就见几台投石车一起发出震动将一罐罐被引燃的火油灌给抛射了过来。

    燃烧中的火油灌就似一颗颗火流星,砰然撞在城墙上炸裂出一团团冲天火云。那滚滚热浪与浓烟立时逼的守城将士们无法继续放箭。

    不过好在这些野牛人投射技术不怎么样,抛射过来的火油灌只有半数打在城墙上,除了炸个响并未伤及一名守城将士。

    但是只要经过校准,对方的第二轮齐射肯定会投的更准!

    “火炮准备!”祝踏岚忽然吩咐道:“瞄准对方的王旗位置!另外命令所有士兵都进入墩台内躲避!”

    班·熊心心头一跳,立即眺望一眼才发现随着阵线的推进,对方的王旗居然也在不知不觉中推进到了火炮射程之内。先前祝踏岚下达火炮禁止开火的命令还令许多将士心生不满,现在众人终于明白他的用意了。

    “火炮准备!”班·熊心立即转达了祝踏岚的命令。

    旋即隐藏在墩台内一门门火炮撞开挡板露出黝黑的炮口直指灰野牛人的王旗位置。

    这时野牛人的投石车又完成了第二轮齐射。

    嘭!嘭!嘭!

    呼——!!!

    一颗颗‘火流星’腾空而起划出一道道完美的抛物线直奔城头而来!

    嘭啪,轰!

    率先一个火油灌飞至撞击在一座箭垛上,立时炸裂的火焰瞬间吞没了十几米宽的城头。要不是祝踏岚及时下令让士兵们进入墩台躲避,恐怕光是这一下就会死伤数十人。

    而城头下的灰野牛人不明就里,还以为己方的火攻取的奇效,立时发出震天欢呼声。

    “开炮!”祝踏岚冷哼一声。

    “开炮!!!”命令瞬间层层传达下去。

    旋即就听浓烟滚滚的城头上突然发出一连串震天的炮轰声,然后就是瘆人的尖啸声。

    正在欢呼的灰野牛人听见炮弹尖啸声下意识的抬头张望,就见一颗颗黑点飞速袭来,转瞬间就打到了它们王旗所在位置!

    轰隆隆隆!!!

    震天的火光瞬间就吞没了整面野牛人王旗,让所有野牛人无不惊呆当场。

    轰隆!!!

    突然一声惊雷炸响,惊得还处于震惊当中的野牛人大军误以为第二轮炮击来临,一瞬间阵型大乱无不捧头鼠窜。

    然而抱头鼠窜的野牛人们没等来第二轮炮击,却等来了一群更恐怖的杀神降临!

    当三位天神相继降下云端显露出真身,这场战争的结局就已经毫无悬念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