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1525章 祝踏岚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慕容凤深吸了一口气,将裹挟着她全身的煞气尽数一口吞尽,连给它说完出场台词机会都没有。

    “嗯,这个甜口的。”慕容凤咂摸了下嘴巴,又掏出在永春台封印的那个煞魔吸了一口,回味道:“啧啧,这个有点酸,还是正事要紧。”

    慕容凤召回凤凰神剑转身凝望影踪禅院深处,那里有股更浓烈的煞气。

    慕容凤舔了舔嘴角立即腾身冲了过去。

    在影踪禅院的最深处有一座只有当代掌门才有资格进入的断崖,断崖仅靠一条铁索相连禅院,崖顶上有一座别院,别院里却无房屋只有一座封魔亭。

    传说当年少昊亲手封印了三头煞魔于亭下,并建立影踪派世代镇守于此。

    然而时过境迁,少昊大限飞升,煞魔重新出世,使得原本的武学圣地却已经沦为了魔窟。

    慕容凤飞至铁索前便落下身形,因为断崖上有强大的禁空魔法,想要强行破开需要费些力气,而从铁索上过就没有这种限制了。

    但这条铁索横挂两座山崖之巅已不知多少年,饱受风霜摧残的铁扣环早已锈迹斑斑并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坚冰,稍有不慎就会失足落下深渊。

    不过这点阻碍对慕容凤来说根本不算事,只见她脚尖一点整个人就已经顺着铁索冲上了半途。

    忽然这时几团黑影从寒雾中扑出,发出一阵刺耳的嘶鸣。

    这阵阵嘶鸣似女妖哀嚎,慑人心魄,能使人频生魔障而产生种种幻象。

    然而对慕容凤只是让她轻皱了一下眉头,随手一发圣光就将这几团鬼影烧成了灰烬。

    慕容凤趁机脚尖一点就冲上了铁索后半段来到了断崖之巅的别院外。

    透过月牙门能看到别院内桃木成林,小径曲幽,假山流水,原先应该是一派江南园林庭院似的优美风景。

    只不过现在桃林早已凋谢,只剩下扭曲漆黑的枝丫宛若恶鬼的魔爪似要择人而噬。

    慕容凤缓步走进月牙门,立时感受整座别院内阴气森森,越是深入越是感到乌烟瘴气,以致常人根本难以呼吸。

    慕容凤屏住呼吸转为内息,迈步向桃林深处走去。

    踩着咯吱作响的石子小径,路两边尽是张牙舞爪的枯桃林,简直就是拍鬼片都不用布景的胜地。

    但再长的路也有到头的时候,哪怕整座别院被施加了一个高阶幻术,换做别人可能走到死都绕不出去,但在慕容凤的邪王真眼中一切幻术都毫无意义。

    当慕容凤径直穿过一片幻象走出枯桃林时,一座八角亭出现在了眼前。

    “离开这里异乡人,潘达利亚不是你该踏足的地方!”亭中盘坐一人,闭目沉声道。

    慕容凤盯着他,轻笑道:“我也不想来的,这事你得去问少昊。”

    祝踏岚缓缓睁开双眼凝视着慕容凤,沉声道:“别人不敢说我敢说,少昊不该让你踏足潘达利亚。平衡之所以被打破,煞魔之所以重现人间,都是从你踏上潘达利亚的那一刻开始。你这个来自地狱的魔鬼,是你给潘达利亚带来了混乱和战火。”

    慕容凤微微摇头,叹气道:“我现在没兴趣和你打嘴炮,你要么乖乖让我出手逼出你身上的煞气,要么先被我揍一顿再帮你逼出身上的煞气。不过我劝你最好选择配合,因为我怕出手太重把你给打残了可就尴尬了。”

    “我收回刚才的话。”祝踏岚站起身拿着一柄斩马刀,平静道:“和你们这些地狱妖魔讲道理确实是在浪费我的时间。”

    慕容凤弹出了原力光剑,轻笑道:“希望等会儿你被我摁在地上摩擦的时候还能保持这份冷静。”

    “冷静?”祝踏岚一横斩马刀,冷声道:“对于你们这些妖魔的憎恨早已经填满了我的胸膛,现在我就让你见识到我的怒火有多恐怖!受死!”

    祝踏岚暴喝一声,直接一记跳斩猛劈了过来。

    慕容凤冷笑一声,后撤半步拉开架势沉腰立马,一横原力光剑应道:“来的好,就让我掂量掂量你这影踪派掌门有多少斤两!”

    “喝!”祝踏岚原本还留了三分力道,防止慕容凤躲过跳斩后的还击,现在见她竟如此托大,立即手上使出了十二成的力道怒劈了下去。

    铛!!!

    刀光重劈在光剑上崩溅一蓬火星,但却没让单手支剑的慕容凤晃动一下身形。

    “看来怒火已经吞噬了你的理智,让你连如何使刀都忘了。”慕容凤轻蔑冷笑道。

    “哦,是吗?”祝踏岚冷笑连连,双手压住刀柄发出咯咯地颤鸣声。

    慕容凤脸上依旧挂着风轻云淡的笑容,单手扛住了重刀压迫。

    但是二人脚下的地面却已经扩散出一圈圈裂纹。

    “喝!”祝踏岚暴喝一声骤然加力,周身炸裂出一圈气浪猛吹开来形成一股狂风。离得近的几颗枯桃树瞬间被狂风连根拔起吹飞了出去。

    慕容凤眯起眼睛,依旧牢牢扛住了爆气后的祝踏岚的重压。

    而随着祝踏岚将毕生功力都压了上去,他的脸色也变得越发凝重。因为他发现对方看似纤细的手臂却有着难以想象的巨力,任凭他如何压迫居然始终保持纹丝不动。这说明对方的力量或功力都绝对在他之上,所以才能如此举重若轻的扛住了他的压迫。

    其实祝踏岚做梦都不会想到慕容凤在和他角力的同时偷偷施展了斗转星移**将他施加在她剑上的十二层功力全部转移到了大地上……

    没办法,慕容家的祖传神功就是怎么的耍赖。

    “看来你这影踪派掌门真是徒有虚名啊!”慕容凤轻蔑一笑。

    祝踏岚心中怒火一盛,身上腾起了袅袅黑气。

    慕容凤嘴角一勾,手上一使劲竟将刀锋缓缓顶了回去。

    祝踏岚立时青筋暴起死死摁住刀柄,但仍挡不住慕容凤反顶回来的巨力,杵在地上的双脚竟向后犁出了两道深沟。

    忽然这时慕容凤抬起一直没动用的左手,掐着兰花指戳在了祝踏岚的脑门上。

    祝踏岚立时瞪大了眼睛,慕容凤邪魅一笑……

    嘣!

    祝踏岚直接被一个指嘣弹的横飞了出去,接连撞断了一片枯桃树。下一秒他又蹦了起来,怒吼着朝慕容凤劈来一道刀光。

    “还真是不吸取教训啊。”慕容凤一挥光剑斩碎刀光,一闪身到祝踏岚面前抬手又是一指脑嘣!

    咚地一声,祝踏岚再次被弹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刻满符文的凉亭柱子上。

    石柱被撞的崩裂,迅速地从亭底冒出一股股煞气钻入祝踏岚的七窍,立时让他重新爬了起来。

    慕容凤提剑走上前,祝踏岚咆哮一声再次挥刀砍来。

    慕容凤反撩一剑荡开刀锋,祝踏岚一刀劈空砍在地上砸裂出一道深深裂痕,但他自己也气喘吁吁地缓不过劲,脸上神色变幻个不停,似乎陷入了某种挣扎。

    慕容凤一挑眉尖,飞起一脚就将他踹翻在地,缓缓道:“我曾遇到过一位兽人老剑圣,和你一样也是使一把斩马刀当兵器,但是你和他比起来实在是差远了,知道为什么吗?”

    祝踏岚神色几变,在平静与疯狂间不停交替。

    慕容凤自顾自地继续说道:“因为他是为了自己的部落而战,而你又是为了谁而战?”

    “够了,闭嘴!”祝踏岚发出一声似恶鬼般的怒吼,但马上抱住头满地打滚起来。

    慕容凤盯着挣扎不休的祝踏岚,心中惊讶无比:“这人明明被煞气侵入了神智居然还能保持住最后一分理智,这得有多强大的毅力啊!”

    “啊啊啊啊啊!”祝踏岚抱头发出惨叫,忽然张嘴呕出一团粘稠如油般的煞气团。

    煞气团一落地立即变化成一头煞鬼朝慕容凤直扑了过来。

    慕容凤一脸嫌弃的一巴掌拍飞了煞鬼,然后斜睨一眼直接让它灰飞烟灭。

    吐出一团煞气后祝踏岚的脸色似乎平静了不少,趴在地上气喘吁吁道:“我是影踪派的掌门,我从没有忘记过自己的信念与责任,为了守护我的家乡我从没有一刻懈怠过,咳咳咳,呃啊啊……从我的脑子里滚出去,你这邪魔!!!”

    祝踏岚突然又抱头惨叫起来,疼的直打滚。而他身上也冒出了滚滚煞气在半空中凝聚成一头煞魔投影,狞笑道:“别抵抗了,我本就是你心中憎恨的力量。你不是恨这些外来者给你的家乡带来了灾祸吗?只要杀光这些外来者就能让你的家乡恢复以往的祥和平静。”

    祝踏岚豁然抬头,双眼通红满是疯狂之色。

    慕容凤暗叹一声,一挽剑光……

    “杀戮只会带来更多的灾祸!”祝踏岚低吼道:“你这邪魔根本不明白是什么祥和!”

    “真是一颗美味的灵魂啊!”恨之煞低低诡笑道:“可惜你的任何反抗都是徒劳的,只要你心中还有仇恨,我就不会消失。”

    祝踏岚捡起斩马刀,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喘着粗气低沉道:“我既然能斩灭心中的狂妄自然也能斩断憎恨。”

    “别将我和那废物相提并论!”恨之煞忽然恼羞成怒的一爪拍了下来。

    祝踏岚横刀一挡被击飞又撞在凉亭柱子上,但是他却满脸大笑道:“哈哈哈咳咳,你害怕了,原来你这邪魔也有害怕的东西。”

    恨之煞狰狞道:“你这凡人根本不明白我们煞魔的强大,只要这世间还有憎恨我就是永恒不灭的。当初就连少昊都不能彻底杀死我们,你以为你比少昊还强大吗?”

    祝踏岚咳出一口黑血,神智恢复了些许清明,笑道:“我只是一个凡人当然杀不死你这头邪魔,但是你好像忘了旁边还有一位呢。”

    “就凭她?”恨之煞一脸不屑的瞥向慕容凤,却忽然愣住了:“你身上怎么会有疑之煞,惧之煞和狂之煞的气味?”

    慕容凤拿出被封印的惧之煞,轻笑道:“你是在说它们吗?被我吃了。你看起来似乎也很好吃诶。”

    恨之煞莫名地打了个寒颤,立时怒道:“少开玩笑了!就算是神也不敢吞噬我们煞魔!”

    慕容凤呲牙一笑,忽然闪身到祝踏岚身边一爪扣住他的脑门。

    恨之煞愣了一下,旋即冷笑道:“你就算杀了他也阻止不了我们煞魔的复活,大不了我再换个人寄生就是,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少仇恨。”

    祝踏岚深吸一口气,闭目道:“请动手吧,这样或许能让我获得解脱。”

    慕容凤白了一眼,哼道:“想死还不容易,但是你忘了自己刚刚说的信念与责任吗?”

    祝踏岚眉头一跳,重新睁开了眼睛:“我从未忘记,但是现在的我已经不适合再担任影踪派掌门一职。阁下若是有机会还请找到弊派的雪流大师,告诉他影踪派的未来就交给他了。”

    “这话你还是自己亲口和那位说吧。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疼。”慕容凤手爪一使劲,立时让祝踏岚疼的青筋暴起。

    “你你你在做什么?”感受到体内的煞气竟被强行吸走,祝踏岚震惊道:“你疯了?快停手!煞气入体会让你走火入魔的!”

    恨之煞哈哈大笑道:“没想到这世界上还真有不怕死的家伙,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祝踏岚体内的煞气立时以更加疯狂的速度主动涌入慕容凤体内。

    “停下!快停下!邪魔我不会让你得逞的!”祝踏岚顿时急了,挥起一掌就往自己的脑门上拍去。

    慕容凤伸手一把扣住他的手腕,邪魅狂狷般的微微一笑道:“别坏我好事。”

    祝踏岚呆呆的盯着慕容凤,问道:“为什么?我们素不相识,为何你要牺牲自己救我?”

    “别想太多,我可没那么高尚。而且你似乎忘了我可是一位地狱大魔王哦。”慕容凤邪笑一声,一使劲将他体内最后一丝煞气给尽数吸到了自己体内。

    祝踏岚立时感觉到灵台一片清明,身体恢复了控制。再见慕容凤却浑身煞气翻涌,宛若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

    “哈哈哈,愚蠢的凡人,现在你的**和灵魂都是属于我的了!”煞魔刚张狂大笑几声,忽然卡壳住了。

    就见慕容凤猛吸一口气,一下子将所有煞气都吸入了体内。片刻后咂摸着嘴巴,睁开恢复清明的双眸回味道:“嗯,这个吃起来有点苦中带甜,黑巧克力味的。”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