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1492章 赤精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赤精住手!”玄牛与小玉异口同声的喝止道。

    然而火光来的太快,就似流星一般,二人都来不及出手阻止。

    慕容凤反手搭在阿库娅肩头,咻地一下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原地。

    嘭——轰隆隆隆!

    火光冲天,烈焰四散。

    旋即就一只红翼白羽的仙鹤傲立当场,目露凶光的四顾左右。

    “赤精够了!”小玉从玄牛身后蹦出来,喝止道。

    然而赤精充耳不闻,似乎不把阿库娅啄死誓不罢休。

    突然一抹寒光从斜地里闪出,惊的赤精唳鸣一声,立即扑扇翅膀掀起一道冲天火柱。

    但剑光如电,一下洞穿了火柱将赤精击飞了出去。紧跟着一抹金光闪过迎头撞上赤精一下将祂撞落下来,重重地砸地上。

    嗤——嗡嗡嗡!

    湛然的光剑紧贴在赤精修长的脖颈上,只要祂敢再动分毫必是身首分离的下场。

    “月影冕下剑下留情!”小玉大急,连忙喊道。

    磐皂低吼一声,跺脚踏地踩一道震荡波冲向慕容凤。

    慕容凤冷哼一声,抬脚一跺也震出一道震荡波顶了过去。

    两道震荡波迎头相撞,直接将地面拱起炸裂开来,产生地动山摇般的动静。

    慕容凤提剑架在赤精脖子上,回头冷眸横扫玄牛,冷哼道“想打随时奉陪!”

    磐皂俯首拱背喘着粗气,小玉立即横跨一步挡在二人中间,大怒道“统统给我住手!”

    磐皂冷哼一声,抬起头盯着慕容凤。

    “月影冕下这是误会。”小玉又连忙对慕容凤劝道。

    “我知道,要不然刚才第一剑这只傻鸟就已经死了。”慕容凤一挽剑光收起了光剑,淡淡道。

    躲在一旁的阿库娅瞧得双眼放光,暗暗惊叹这位月影大魔王果真是霸气侧漏啊!

    “你说谁是傻鸟!”赤精蹦起声,扯着尖锐的嗓音怒道。

    慕容凤没理祂,自顾自的转身离开。

    赤精被慕容凤的无视态度给激怒了,浑身再次燃起熊熊烈焰。

    小玉连忙跑上前拦住祂,劝道“赤精现在不是谈论个人恩怨的时候!”

    赤精怒火难平,却也知道大事为重,只能熄火消怒直接振翅离去,不过却撂下了一句狠话“我不希望看到那个贱人再出现在我眼前。”

    “切,你当我稀罕见到你这傻鸟啊!”阿库娅立即蹦了出来,满脸小人得志模样。

    慕容凤问道“你是怎么得罪那位的?”

    “呃,陈年旧事了,还提他做什么。”阿库娅立即尴尬的直挠头左顾而言他。

    慕容凤看向小玉,小玉无奈苦笑道“当年赤精有一件十分喜爱的霓裳羽衣,视若珍宝。那件羽衣乃是用两件仙界重宝织成,刀枪不入,寻常法术伤不得,偏偏怕水淋……痛失羽衣的赤精从此发下毒誓不再化作人形,除非拿某人的脑袋来祭奠祂的宝贝。”

    慕容凤一脸无语的看向阿库娅。

    阿库娅直挠头的尴尬道“当时人家只是出于好心,见祂那件霓裳羽衣沾了灰尘脏了嘛。”

    小玉冷哼道“好心?你不将那霓裳羽衣偷偷盗取岂会弄脏?”

    阿库娅见理论不过,索性耍赖道“谁让那傻鸟天天穿那破裙子在我面前显摆来着。”

    “我收回刚才的约定,你若踏足庭院半步我绝不拦着赤精。”磐皂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小玉摇摇头,道“你还留在外头吧等候消息吧。”说完便快步跟上了磐皂。

    阿库娅可怜兮兮的看向慕容凤。

    慕容凤平静的问道“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是在卡桑琅丛林吧?”

    “是啊,你突然问起这个做什么?”阿库娅一脸错愕。

    慕容凤微笑道“当时那个锦鱼人村庄离一座熊猫人寺庙仅有一天路程,巧的是那座寺庙供奉的好像就是那位朱鹤。”

    阿库娅脸色微变,装傻充愣道“你想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慕容凤深深地看了阿库娅一眼,微微摇头道“我知道你是想借那什么羽衣来对付恩佐斯,但是这反而落了最下乘。其实当初只要你能够和那几位搞好关系,以那几位的实力区区一个恩佐斯根本不足为惧。”

    阿库娅脸色几经变幻却无可辩驳。

    慕容凤直言道“所以这件事错在你,想必你自己也明白,之所以跑到人家家门口窝着估计也是抱着赔罪的心思。但是有些事情你不说出来别人可不会理解,更别说原谅你了。你若是真心想道歉就跟我进去,我会给你一次开口道歉的机会,但人家接不接受你的道歉我可不能保证。”

    阿库娅紧咬嘴唇,脸色又是一阵变幻。

    “罢了,看来是我自作多情。”慕容凤摇摇头转身就走。

    阿库娅连忙道“等下!我、我跟你进去。”

    慕容凤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点头道“走吧。”

    阿库娅苦着脸,亦步亦趋的跟在慕容凤身后。

    二人来到庭院前,就见一道残破的矮墙横在面前,绕过矮墙走进一方缺口便能见到庭院全貌。

    这庭院说是庭院其实就是四面圈起一道矮墙,中间则是青砖铺就的广场,占地面积足有一个足球场大小,除了在广场四角各立着一尊圣兽雕像外什么多余的建筑物都没有。没有亭台楼阁,也没有庙门宝殿,看起来极为的简陋。

    三位天神一见到二人进入庭院,立时神色各异。

    “你真当我不敢杀你!”赤精大怒,浑身腾起熊熊烈焰。

    这一回小玉与磐皂也不拦着赤精了,毕竟话已经撂下,他们即占着理又帮着亲,你还来送死可不管他们的事了,唯一的问题就是慕容凤的态度。

    “月影冕下您这是何意?”小玉横跨半步上前凝眉问道“这是祂俩之间的私人恩怨,还望您别插手。”

    慕容凤回头看了眼畏畏缩缩的阿库娅,说道“她有些话想当面和这朱雀说。”

    “现在想到求饶了?晚了!”赤精冷笑一声,展翅厉声道“这个贱人必须死,你给我让开,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赤精请冷静一下,不妨先听听她要说什么。”小玉试着劝说一下,但正在气头上的赤精压根不听她的,直接振翅就要扑过来。

    “闪开!别以为你是什么地狱大魔王我就不敢杀你!”

    “唳——!!!”一声凤鸣徒然响彻天际,旋即就见一片绚烂火光凌空扑下,一下子就将朱雀赤精踩在了爪子下。

    盛气凛然的身姿,华丽绚烂的羽翼,七彩斑斓的翎尾,不可一世的眼神高高在上的俯视着被踩在爪子底下的朱雀。

    “圣兽凤凰!!!”小玉勃然变色,玄牛磐皂立即冲上前挡在小玉面前,却被横扫过来的凤翼直接扇飞了出去。

    不过凤凰并没有继续攻击小玉,只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便缩小了身形扑扇翅膀落在了慕容凤的肩头上。

    慕容凤走到还躺在地上处于震惊状态中的赤精面前,淡淡道“现在我们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好好谈谈了吗?”

    赤精神色变幻不定,颤颤巍巍的爬起来跪伏在地上“恭迎圣主。”

    小凤凰不屑地扭过头,压根不理她。

    赤精立时将头埋的更深了。

    这时皮糙肉厚的玄牛轰隆隆的跑了回来,见到这个场面却是愣了半晌。

    小玉回头看了眼玄牛,见祂身上半边肉皮都被烧焦了,几处伤口更是深可见骨。仅仅一击就对号称防御力最强的玄牛造成如此恐怖的伤害,凤凰之威可见一斑。

    慕容凤摸了摸小凤凰的脑袋,让它先回去。小凤凰鸣叫两声,便钻进了领子里。

    赤精神色复杂的抬起头,问道“圣主和您是什么关系?”

    “这不是你该打听的事情,现在我们来谈谈正事。”慕容凤回头向目瞪口呆的阿库娅招招手,示意她过来。

    阿库娅吞吞口水,亦步亦趋的走上前。

    慕容凤错开几步让开位置,让这两位冤家面对面将事情讲清楚。

    赤精虽畏惧凤威却对阿库娅依旧没有什么好脸色,扭头冷哼道“如果你想借圣主名义让我饶你一命,那么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可以滚了,不要再让我见到你。”

    阿库娅怒意一盛,却被慕容凤瞟了一眼立时一缩脑袋,直挠头干笑道“其实我是来向你道歉的。”

    “道歉?”赤精不屑冷笑道“对不起,你这份道歉我可承受养不起。”

    “那你还要我怎样?”阿库娅立时怒了“当初确实是我不对,人家都已经低声下气的跟你道歉了。”

    赤精冷声道“若是道歉有用,这世上还要天规做什么!”

    阿库娅气哭道“那你要怎样才肯接受我的道歉?”

    赤精偷瞥了慕容凤一眼,见她没有任何表情,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一时间也拿不准这位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想让我接受你的道歉?简单,你赔我一件一模一样的霓裳羽衣!”

    阿库娅立时傻眼了“我又不会做衣服。”

    “那是你的事情。”赤精冷笑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只要拿来霓裳羽衣我就原谅你,否则我永远不会接受你的道歉。”

    “你这傻鸟!”阿库娅气的咬牙切齿,恨声道“好!我答应你!不就是一件破裙子嘛!我赔你!”

    狠话撂出去了,阿库娅马上又可怜兮兮的望向慕容凤。

    慕容凤翻白眼道“看我做什么?是你答应了别人条件。”

    阿库娅哀求道“月影冕下您就帮人帮到底嘛,况且我压根不知道这霓裳羽衣该如何做啊。”

    赤精冷笑道“没事,这霓裳羽衣我会做,你只需帮我收集两件材料就行。”

    “真的?”阿库娅惊讶道“你这傻鸟什么时候突然怎么好心了?”

    “你再叫我傻鸟信不信我当场反悔啊!”赤精火冒三丈道。

    阿库娅讪笑一声,连忙躲到了慕容凤身后探头问道“那你需要哪两件材料啊?”

    赤精平复下火气,冷笑道“霓裳羽衣分下着霓裳上装羽衣。霓裳需要天孙娘娘亲手织就的七彩云绢,而上装羽衣则需要青鸾公主身上的一片青羽尾翎。你若是能将这两样材料收集来,我就原谅你。”

    阿库娅完全听傻了……

    天孙娘娘织就的七彩云绢,青鸾公主身上的一片青羽尾翎,这两样东西光听来头就知道是极其罕有的宝物。无论是哪一件都不可能是阿库娅能接触到的,更别说得到手了。

    很显然赤精是存心在为难阿库娅,反正她的要求已经提出,能不能完成就是阿库娅的事情了。如果阿库娅完不成要求自然也别想得到她的原谅。

    阿库娅哭丧着脸又望向慕容凤。

    慕容凤无语道“你是女神,老盯着我看做什么。”

    “月影冕下您要是能帮我搞到这两件宝物,我就、我就来生给您做牛做马。”阿库娅一脸正容道。

    慕容凤白眼道“你是神仙,哪来的来生?”

    “那您要怎样才肯帮我?”阿库娅扯着慕容凤的袖子开始撒起娇。

    慕容凤一阵恶寒,赶紧将她甩开,冷哼道“我能帮你的就到这儿了,能不能搞到那两件宝物那是你的问题。”

    “你这是要见死不救嘛。”阿库娅立即开始哇哇大哭起来,瞬间有水漫金山的趋势。

    赤精赶紧一脸嫌弃的躲开。

    小玉走上前来,说道“阿库娅你若是真想化解与赤精的恩怨就凭自己的实力去努力,就算最后完成不了我相信赤精也会原谅你的,你现在求着别人帮你有什么用。”

    赤精冷哼一声,却也没有反驳小玉的话。

    阿库娅泪眼婆娑道“可是我要是能凭自己的实力搞到那两件宝物还求着别人做什么,也不用像现在这般低声下气了。”

    慕容凤摇摇头,面无表情的走到她面前。

    “呃?”阿库娅一脸鼻涕眼泪的望着慕容凤,希冀道“冕下您肯帮我了?”

    慕容凤直接道“想要我帮你,简单,卖身吧。”

    小玉“……”

    赤精“……”

    磐皂“……”

    阿库娅惊愕了半晌,瞬间瞪大眼睛捂住了胸口,一副失足少女面对邪恶老鸨子的惊恐表情。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