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1472章 绿爪婆婆(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练功完毕的春丽立即抱着冰镇的鲜桃蜂蜜果汁美美地喝了起来,那一脸陶醉的表情让慕容凤彻底无语了。早知道就不用费那么多劲了,以后只要拿吃的要挟一下估计这丫头就得乖乖就范。

    喝完冰饮又休息了一会儿二人便起身继续赶路,直到天色渐暗来到了一条大河前。

    “你们管这叫溪?”慕容凤指着波涛滚滚的大河,一脸无语道。

    春丽讪笑着直挠头道:“这个人家也不清楚嘛,这条河的名字确实就叫滑水溪。从北面的昆莱山一路流下来贯出整个翡翠林,我小时候就是听大人们怎么叫的。”

    慕容凤无语的摇摇头不再多说什么,二人走上一座拱桥来到了对岸,眼前依旧是一片看不到头的翠竹林海。

    “师父天快黑了,我们要不要先找个地方落脚啊?”春丽舔着嘴角问道。奔波了一天,一顿丰盛美味的晚餐无疑最能缓解疲劳了。

    慕容凤问道:“这附近可有人烟?”

    春丽摇头道:“我不知道,我来翡翠林总共才两回,而且每次都是走南边那条道去青龙寺的。”

    慕容凤点开地图瞧了瞧,发现地图上标注的最近一座名为晨芳园的城镇还需要翻过一座大山才能到达。

    “算了,就近找个地方露宿吧。”慕容凤收起地图吩咐道。

    “耶!终于能吃晚饭了!”小丫头欢呼一声,立即乐颠颠的跑进竹林找适合露宿的地方了。

    慕容凤摇摇头,跟上走进了茂盛的竹林。

    竹林里草木茂盛,只有一条碎石小径可供通行。

    春丽在前头蹦蹦跳跳跑了半天也没能找到合适落脚的地方,因为路两边不是乱石杂草就是陡峭斜坡,根本不适合露营。

    “师父要不我们回河边露营吧?那里有很多平坦的地方。”春丽回头提议道。

    慕容凤轻敲了一下她的脑袋,说道:“你以前出门在外都没人告诫过你一些在野外露营的常识吗?”

    春丽揉着脑袋问道:“师父什么常识?”

    慕容凤抬头看了眼天色,说道:“在野外露营记住两点,别在有野兽出没的水源旁露营。还有就是在下雨天别在河流旁露营,除非你想在大半夜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体验刺激的溪谷漂流。”

    春丽抬头张望天空,诧异道:“师父你怎么知道要下雨了?”

    “看云层和风向,还有气压。”慕容凤断定道:“今晚会有场大雨,我们最好找个山洞落脚。”

    “师父您真是太厉害了,连会不会下雨都知道!”

    “拍马屁也没用,今晚的功课照旧!”

    “啊,不要啊师父。”

    师徒俩在竹林中走走停停寻找能够避雨的地方,但走着走着慕容凤很快察觉了一丝不对劲,那就是这片竹林太安静了,连一丝虫鸣鸟叫声都没有,就更别提什么野兽出没了。

    慕容凤眯起眼睛扫视过昏暗寂静的竹林,发现目光所及竟找不到一个动物生命迹象。

    “难道这片竹林里盘踞着什么强大的妖兽?”慕容凤心中暗猜,但觉得又不可能,毕竟妖兽再强大也不可能连一只虫子都容不下。

    “师父快瞧,前面好像有路牌耶!”春丽忽然一指前头出现的岔路口道。

    慕容凤一挑眉角,快步走过去来到路牌前,就见路牌分指南北两条岔路,向北标示着‘天禅院’,而向南则标示着‘晨芳园’与‘青龙寺’。

    没什么好犹豫的,二人直接转道向南走。

    大约行至百步后,慕容凤忽然定了一下脚步,因为她察觉到有东西正在林间窥探她们二人,但奇怪的是那东西竟没有生命气息。

    “难道是亡灵?”慕容凤第一时间想到了老冤家,但闻着气味不像,没有亡灵那特有的阴冷气息。反倒像是元素生物,因为慕容凤感应到那东西身上有轻微的元素能量波动。

    这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并且乌云盖顶遮住了月光,让竹林里一片昏暗。而且没过一会儿就刮起了大风,让整片竹林沙沙作响,平添几分阴森恐怖。

    “师父我好饿啊,实在走不动了。”春丽没心没肺的叫苦道。

    慕容凤不动声色道:“再往前头看看,或许有适合露营的地方。”

    春丽有气无力道:“这个鬼地方哪有适合露宿的地方嘛……咦?师父您快瞧前面好像有光亮!”

    “我看见了!”慕容凤眯起眼睛道。

    “快走!快走!或许有人家!”春丽立即蹦跳冲过去,慕容凤不紧不缓的跟在这丫头身后。

    光亮是路边一盏虫灯,常被当地的熊猫人用来当照明的灯笼。虫灯下刻了一块路牌,上写‘绿爪小屋’四字,指向大道旁边一条幽径小路。

    “师父真有人家啊!”春丽欣喜万分道:“咱们今晚可以不用露宿野外了!”

    “嗯。”慕容凤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吩咐道:“去瞧瞧,记得别吓到人家。”

    “知道啦。”春丽嘻嘻一笑率先奔进了小路,慕容凤紧随其后。

    顺着幽径小路行进了大概几百步后,前方的竹林深处果真出现了一座农家小院。

    春丽立时欢呼一声,快步冲到小院外冲里头喊道:“有人吗?我们是路过的旅人,想借宿一宿。”

    小丫头连喊了三边才听院里头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应答道:“老身腿脚不便,客人自行进来便是,不过切莫踩坏了院子里的花草。”

    “谢谢婆婆,我们这就进来。”春丽立时笑应一声直接推开了栅栏门,慕容凤跟在后面走进了院中。

    就见这片小院子里碎石铺路,两边则是花圃,只不过花圃中搁放着许多栩栩如生的青绿色雕像。这些雕像既有花鸟走兽,也有猿猴熊猫人,每一个都极为逼真宛若真人。

    慕容凤眉间一挑,跟着没心没肺的春丽来到竹屋前,敲门而入。

    就见竹屋内的厅堂明亮整洁,一位熊猫人老婆婆正在摆放碗筷,见二人进门,一脸慈祥的笑盈盈道:“老身绿爪,寡居多年,这竹林小院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个人,没想到今天来了两位贵客。”

    慕容凤对绿爪婆婆客气微笑道:“在下月影,携弟子准备前往青龙寺探望周卓大师,途径贵宝地叨扰婆婆了。”

    绿爪婆婆笑呵呵道:“不叨扰,不叨扰。二位贵客都没吃饭吧?老身刚做了一些粗茶淡饭,二位客人若是不嫌弃,不妨坐下尝尝老身的手艺。”

    春丽盯着满桌食物,双眼放光道:“婆婆您太客气了,只要有吃的就行。”

    慕容凤轻敲了一下春丽的脑袋,告诫她不可失了礼数。

    春丽捂着脑袋乖乖先行谢过绿爪婆婆,然后随慕容凤一起入席。

    一桌食物不见荤腥,皆为一些山珍素味,不过却美味异常,春丽吃的狼吞虎咽直夸绿爪婆婆好厨艺,把她乐得呵呵直笑,瞧向春丽的眼神越发慈祥了。

    “客人不是咱们这儿的人吧?”席间,绿爪婆婆好奇问起了慕容凤的来历。

    慕容凤未作隐瞒,坦然笑道:“在下精灵族,来自外界。”

    “喔,难怪难怪。”绿爪婆婆恍然道:“我还道小姑娘你为何这般瘦弱呢,来来来,多吃点,瞧这瘦的都快皮包骨头了。”

    慕容凤干笑道:“常年在外闯荡,难免餐风露宿。”

    轰隆——哗啦!

    忽然这时屋外响起一声惊雷,旋即狂风大作吹得屋内烛火忽明忽暗。

    “这鬼天气真是说变就变。”绿爪婆婆赶紧起身去关窗户。

    慕容凤与春丽也起身帮忙将窗户合上。

    屋外一片黑风倒暗,屋内却一片温暖祥和。

    绿爪婆婆这时笑道:“老身早些年得了老寒腿,一遇到这阴湿天气就走不动道,所以自酿了几坛能够驱寒祛湿的果酒,虽比不上天禅院的琼花百果酿,但胜在一个清甜爽口,二位客人可要尝尝?”

    “要要要!”春丽一听有美酒喝,当真是来者不拒。

    慕容凤微笑谢过,也没推辞。

    很快绿爪婆婆就从厨房间抱出一个酒坛子,坛子上积着厚厚一层灰,显然存放着有些年头了。

    绿爪婆婆边擦酒坛边笑道:“这一坛算算年头起码存了三年了,正好为二位客人开封。”

    “婆婆您真是太客气了,让我来帮您吧。”春丽笑嘻嘻的主动上前帮忙擦干净酒坛,然后拍开封泥揭掉蕉叶,立时一股果酒特有的清甜醇香飘了出来。

    “哇,好香啊!”春丽立时满脸陶醉的深吸了一鼻子,然后主动先为绿爪婆婆和慕容凤盛了一碗酒,然后才给自己盛了满满一大碗。

    慕容凤端起酒碗先闻其味,直感觉酒香淡雅如梅,再观其色,青莹碧绿宛若碧玉琼浆。

    慕容凤这边还没品呢,春丽那边已经咕噜噜一大碗下肚,立时双眼放光的惊叹道:“好好喝啊!婆婆你这果酒什么名字啊?可比我家那边的风暴烈酒好喝多了。”

    绿爪婆婆笑呵呵道:“素闻风暴烈酒家以酿造美酒而闻名天下,老身这区区自酿的果酒怎敢比之,小丫头这般说莫不是在逗婆婆开心?”

    说话间,春丽已经第二碗酒下肚了,打了个酒嗝儿胡吹道:“婆婆,人家说的可是真话,你这果酒确实比那些辣嗓子的风暴烈酒好喝多了,那些风暴烈酒喝下去就跟喝了一团火似的。”

    绿爪婆婆笑道:“人家酿的是一等一的烈酒,不炽烈如火还能叫烈酒嘛。不过那等烈酒确实不适合女娃娃喝。老身这果酒名为青玉酒,名字看着挺雅,其实就是取了两种果子青梅浆果和碧玉瓜酿造而成,故而就用两种果名取了俗名。”

    春丽有些酒意上头,眼冒星星的赞叹道:“原来这酒是用青梅浆果和碧玉瓜酿成的吗?难怪怎么清甜好喝啊。”

    旋即三碗下肚,丫头扑通一声趴在了桌上醉死了过去。

    慕容凤搁下空碗,摇头笑道:“让婆婆见笑了,这丫头没见过什么世面,一点儿不通礼数。”

    绿爪婆婆慈祥笑道:“小丫头机灵可爱,太懂礼数了反而不美。客人你可是喝不惯这酒?怎么才喝一碗就不喝了?”

    慕容凤微笑道:“婆婆误会了,我们二人明日一早还要赶路,所以不便多饮怕误事。”

    “是老身疏忽了。”绿爪婆婆一拍脑袋,撑起身道:“老身这就去给二位客人打理一下床铺,好让二位客人早些歇息。”

    “不劳烦婆婆了,还是我来吧。”慕容凤上前搀扶住婆婆笑呵呵道。

    绿爪婆婆反手抓住慕容凤的手,笑呵呵道:“那有让客人打理床铺的道理。”

    慕容凤摁住绿爪婆婆的手,笑眯眯道:“无妨无妨,婆婆腿脚不便,还是让我来吧。”

    绿爪婆婆抻了几下没能拉开慕容凤的手,嘴角一僵道:“那好吧,不过今晚阴雨天寒,老身去为二位贵客再取一床棉被褥子来,省得冻着。”

    “好,那就多谢婆婆了。”慕容凤笑呵呵的松开了手。

    绿爪婆婆讪笑一声,指明了留宿二人的客房,便拄着拐杖挪进了自己睡的里屋。

    慕容凤转头看了一眼睡得跟死猪的小丫头,无语的摇了摇头。

    轰隆隆隆——哗啦啦啦!

    这时屋外的风雨越发的交加磅礴了,摧残着竹林哗啦啦直响。

    狂风灌进门缝把屋内的烛火吹得一阵忽明忽暗。

    慕容凤正要去遮风护住烛火,忽地不知从哪儿刮来一阵阴风竟一下吹灭了烛火,立时让屋内陷入了一片黑暗。

    慕容凤一挑眉角,正要重新点燃蜡烛……

    轰隆——哗啦!

    一道雷光闪过,透过窗户把屋内照的一片惨白,但马上又陷入一片黑暗。

    就见那一闪而逝的惨白雪亮中,慕容凤瞥见一抹鬼影在窗外闪过。

    “婆婆,蜡烛灭了,引火的折子在那?”慕容凤淡定自若的冲里屋喊了几声,然而屋内却安静的如鬼域。

    慕容凤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转身正要去里屋一探究竟,忽然房门被一阵狂风吹开,立时狂风暴雨全刮了进来,把屋内摆设吹得一片凌乱。

    轰隆哗啦啦!

    又是一道雷光闪过,把屋外的世界照耀的一片惨白。

    慕容凤豁然转身眯眼一瞧,就见屋外那些青玉雕像全都仿佛活了过来,正一个个转身瞪着一双双散发着幽幽绿光的眼睛盯着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