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1425章 决斗(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南宫翊目光一凝,惊疑不定道:“以气御剑?不可能!你压根没修炼过内功,怎么可能会以气御剑!你休想蒙我!”

    赵虎冷笑一声,猛地一剑向他刺了过去。直来直去的剑路根本毫无花哨可言,南宫翊横剑一挡就格开了赵虎的刺击。

    然而双剑摩擦却迸溅出绚烂的火星,南宫翊手中有真气护体的光剑居然没能承受住剧烈的摩擦,嗡地一声崩灭了。

    南宫翊骇然失色,连忙施展轻功飞身急退。

    赵虎却得势不饶人,伸手凭空一抓。南宫翊就感觉脚下似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立时一个踉跄。

    下一刻,猩红的光剑当头劈下!

    “死!力劈华山!”

    ***

    整个山头上在沉寂了片刻后立时欢声震天,唯有剑道盟与峨眉两派弟子一副呆若木鸡的表情。

    南宫翊输了!

    输给了一个从未练过武的普通人!

    而且是输的一败涂地,全程交锋不过三招就被对方干脆利落的一剑劈死了。

    如此巨大的心神冲击以至于让他们呆愣了半天才回过神。

    “切,剑道盟首席弟子也不过如此。”赵虎不屑的啐一声,酷酷地一挽剑光收了起来。然后转身享受万众瞩目的欢呼与喝彩,今晚的光芒将只属于他一人。

    “卑鄙小人!”忽然一声娇喝传来。

    赵虎眉头一挑,转身望去就见周婼不顾同门的阻拦拔剑冲了过来。

    赵虎微微一笑道:“周姑娘,东西可以随便吃,话可不能乱说。今晚这场决斗在场怎么多人看着,我赵虎赢得堂堂正正,怎么就成卑鄙小人了?”

    观战的玩家立即开始声援起赵虎。

    “就是就是,虎大会长赢的堂堂正正,我们可都是瞧在眼中。”

    “八成是这小妞见心上人输了,就恼羞成怒了。”

    “呵,这就是所谓的名门正派吗?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啊!”

    “小妞输了就是输了,别找借口了。要是不服气,让哥几个陪你玩玩啊,哈哈哈!”

    赵虎见一帮牲口口没遮拦,赶紧挥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听听周婼还有什么话可说的。

    已经被气的俏脸通红的周婼拿剑指着赵虎微微颤抖,咬牙切齿道:“别人没看见,但我刚才可是瞧得真真的。南宫师兄最后施展轻功时被你耍小伎俩给绊了一下,你那手段根本不是狙击手的技能。”

    周婼话声落下,立时引起人群里响起一阵嗡嗡的议论声。因为刚才南宫翊最后那一下躲闪动作确实很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脚才露出致命的破绽。那踉跄的身形大家都瞧在眼中,根本无可辩驳。

    不过先前大家都没太在意,只认为是南宫翊仓惶后退之下的一个致命失误而已。但现在却被周婼言之凿凿的直接点出,很显然其中真的大有问题。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在了赵虎身上,看他这位堂堂大会长如何回答这个尖锐的问题。

    却见赵虎笑的一脸风轻云淡,说道:“我还以为你要问什么呢,原来是这个。”

    “怎么?无话可说了?就想着岔开话题了?”周婼瞪眼质问道。

    丁凝赶紧上前劝说这丫头,但这丫头怎么也不肯听从她的劝说,非要赵虎将事情讲明白才肯罢休。

    丁凝只能无奈的向赵虎歉然一笑道:“周师妹年轻气盛,还望虎会长海涵不要与她计较。”

    “什么我年轻气盛?”周婼怒道:“这场决斗本就是这个混蛋挑起来的,我看他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一切,明知自己打不过南宫师兄所以才会耍这种卑鄙伎俩。”

    赵虎哪怕脾气再好,再怎么喜欢这周婼,也被对方的刻薄言语勾起了三分火气。一时间对她的好感瞬间减少了大半,语气不由冷淡了起来:“周姑娘,确实今晚这场决斗是我赵虎挑起来的。但如果说我只是为了博取你的欢心而挑战那个小白脸的话,那你也太小瞧我赵虎了!我那晚之所以要提出挑战,纯粹是因为那个小白脸瞧不起我们这些游戏玩家。所以我今晚才要向他证明这里是我们玩家的世界,容不得外人来亵渎!”

    “说得好!”围观的人群立即响起一片叫好声。

    周婼讥讽冷笑道:“你就算是天下第一我也不会喜欢你这个卑鄙小人的,你还是死了心吧!”

    人群一片哗然,没想到这个小妞如此泼辣。居然丝毫面子都不给赵虎,要知道人家除了是游戏第一大公会的会长,还是赵家二少爷呢!

    多少女人想对这位赵家二少爷自荐枕席都没机会呢。可她倒好,不但当众拒绝了赵虎,还丝毫未留一点情面给他。

    赵虎面无表情的盯着周婼,忽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可笑的小丑。不由自嘲轻笑了一声,摇头叹气道:“好吧,既然周姑娘你把话说的那么清楚,我若是再纠缠你就是我的下作了。从此以后咱们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不再有任何纠葛。”

    “哼,我巴不得如此!”周婼冷然一笑道:“不过你不把今晚之事说清楚休想离开。”

    “周师妹你不要太放肆了!”一旁的丁凝忽然厉喝一声,吓了周婼一个激灵。要知道丁凝不但继承了柳眉的衣钵,也继承了柳眉温润如水的柔和性子,在山门里怎么多年从没和谁红过脸,可以说是峨眉派里最‘德高望重’的二师姐了。

    “丁师姐我、我没有,我就是想给南宫师兄讨回个公道。”周婼被丁凝冷眸盯着,声音越说越小,甚至不敢抬头直视她了。

    “技不如人,输了就是输了。”丁凝冷声道:“你再如此纠缠不休,让别人如何看待你的南宫师兄?”

    “呃,这位丁姑娘,其实我……”赵虎刚开口却被丁凝冷眸一睨清喝道:“你闭嘴!有什么事等我教训完这丫头再说!”

    赵虎下意识的一缩脑袋,乖乖闭上了嘴巴。愣愣的看着丁凝把周婼训的连头也没敢抬,然后才转身一变脸对他和颜悦色道:“虎会长,这事是我周师妹无理取闹在前,还请您不要介怀。”

    “不介怀,不介怀。”赵虎汗颜道:“其实我刚才就想告诉你们了,我之所以能赢纯粹是因为我转职成了一个稀有职业了,刚才阴那小白脸的一招其实是我的职业技能。”

    赵虎说着还示范了一下,就见他神色凝重的隔空一抓手将一块小石子吸到了手中。

    围观的玩家立时响起一片惊叹!

    “哇喔!虎会长真的转职成白袍巫师了?这一手精神念力玩的溜啊!”

    “人家明明穿的是黑袍,应该是黑袍巫师才对!”

    “那不真成大反派了吗?”

    “这年头的法系职业都已经能肉搏武林高手了吗?我这重装甲士还有什么前途啊?”

    周婼下意识的一瞪眼就想开口质问,却被丁凝瞪了回去只敢撇撇嘴,不敢再开口。

    丁凝又转身对赵虎客气道:“既然是虎会长的职业技能,那我们也不便多问了,告辞。”

    “呃,告辞告辞。”赵虎似模似样学着人家的抱拳拱手,目送着丁凝领着两派弟子转身离开。

    这时沈老贪出面高声清喝道:“决斗结束,神宫门前禁止闲杂人等逗留!”

    好戏落幕,人群也随之乌泱泱的散去。

    赵虎谢绝会里成员一起去庆祝一番提议,毕竟只是打败一个10级的小菜鸟,实在不是什么长脸的事情。让猴子和团子带队去庆祝,而他自己则直接退出了游戏。

    ***

    燕子坞。

    皓月当空,倒影成双。

    满怀心事的赵虎在一座湖边凉亭内找到了正在和一帮丫头赏月的慕容凤。

    “赢了?”

    “嗯,小妹你好像一点都不意外?”

    “我能帮你的都已经帮了,要是再输了估计你也没脸来见我了。吃月饼吗?刚烤好的。”慕容凤递来一个热气腾腾的月饼。

    赵虎接过月饼,却苦笑道:“我是赢得了决斗却输掉了……,算了,我是看明白了,那个小辣椒不适合我。”

    慕容凤吹着热气轻咬一口月饼,随口安慰道:“想开点,这又不会是你最后一次失恋,以后有的是机会。”

    “你这是在安慰我还是在咒我?”赵虎满脸黑线道。

    慕容凤白眼道:“不就是多当几年单身狗嘛,至于怎么垂头丧气的吗?”

    赵虎咬着月饼,闷闷不乐道:“你是没见到那个小辣椒对我的态度,我原本还对她还挺有好感的,结果今天晚上所有幻想都破灭了。”

    “认清现实总比沉醉在幻想中要好。”慕容凤淡然道:“最起码你又能重新开始一段恋情了不是?”

    “你当谈恋爱是什么?去菜市场买菜吗?随你挑挑拣拣?这是要看缘分的。”赵虎苦笑一声,不知为何脑子里忽然闪过那位丁师姐的清秀模样。

    赵虎赶紧甩甩脑袋抛除幻想,有了周婼前车之鉴,他可不敢再去招惹峨眉派的那帮娘们了。

    “行了,一个大男人有啥放不下的,不就是爱情嘛,只要心诚总会遇到眼瞎的。”慕容凤豪爽道:“再过两天就是我的生日了,到时候我多请一些大家闺秀来,说不定就有一时眼瞎相中你的了呢。”

    “为什么非要眼瞎才能相中我?小妹你是有多不看好我啊?”赵虎也不知道心中哪来的抵触情绪,一脸黑线的敷衍道:“而且就冲你脚踢剑道盟拳打武当派的凤大小姐威名,那些大家闺秀谁敢来参加你的生日宴会?我还是不要抱任何希望算了。”

    慕容凤咽下最后一口月饼,哼道:“我给你创造机会你居然还不领情,那就算了,你还是继续当你的单身狗去吧。”

    赵虎忽然双眼发直的注视着湖边小道,手捧心口一脸痛苦道:“为什么我这条单身狗还要遭受惨无人道的虐待啊,苍天啊,大地啊,求你饶过我吧!”

    慕容凤扭头瞧去,就见剑痴和苏姚手牵手正沿着湖边小道在清亮的月色下漫步过来。

    一时间充满酸臭味的恋爱气息直接对刚梦想破碎的赵虎造成了成吨的心灵暴击伤害。

    慕容凤摇头叹息一声,只能为命运多舛的二哥默哀了半秒,然后伸手又拿起一个月饼吃了起来。

    “苏姨来吃月饼啊!”小香儿咯咯笑着连连挥手道:“凤姐姐亲手做的,可香了。”

    苏姚与剑痴对视一眼,笑眯眯的走进凉亭。

    赵虎立时一脸残念的盯着剑痴,仿佛被人抛弃的怨妇。

    剑痴被这小子盯得浑身发毛,没好气道:“你这小子怎么盯着我看做什么?”

    赵虎一脸哀怨道:“叔,我刚被妹子甩了,而你却和苏姨出双入对,是存心来打击我幼小的心灵的吗?”

    剑痴呵呵一笑:“你才多大岁数,知道什么是爱不?别整天老想着情啊爱的,趁着年轻应该多出去闯荡闯荡……”

    “咳嗯!”苏姚一瞪眼,剑痴立时讪讪一笑乖乖闭上了嘴巴。

    慕容凤吃着月饼,阴阳怪气道:“某人是在外头浪够了,可是却连累了咱们苏姨白白浪费了大好年华,哎哟,苏姨你掐我做什么呀,我是在帮你说话呢!”

    “吃你的月饼去!”苏姚不理咯咯直笑的众丫头,拿起两个月饼塞一个到剑痴手里,然后就拉着他落荒而逃了。

    “完了,苏姨彻底没救了。”牧雪一脸惋惜道,然后看向龙碧霞问道:“碧霞,苏姨被被人拐走了,你就不发表一下意见吗?”

    龙碧霞正细嚼慢咽吃着一个月饼,闻言抬头静静地看了牧雪一眼,然后又继续低头小口吃着自己的月饼。

    小香儿立即替她翻译道:“碧霞姐的意思是不想和傻子说话,怕被拉低智商!”

    “死丫头又皮痒痒了是吧?”牧雪立即伸出魔爪引来小香儿一阵尖叫。

    慕容凤对这两个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的丫头也是没辙了,只能摇摇头继续吃起月饼。而泰哥这吃货早已鼓着圆润的小肚皮滚到桌子底下呼呼大睡了起来。

    这时赵虎似乎想通了什么,一脸郑重的对慕容凤问道:“小妹你说我现在开始练武还来得及吗?”

    “啊?咳咳咳!”慕容凤差点没被呛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