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1404章 死神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慕容凤轻飘飘的落下,踮脚站在微澜起伏的湖面上。

    安达利尔从湖水中重新冒出头爬上岸,咳出大口血污,而背后四条节肢已经全部折断。

    “该死!若不是我……咳咳。”安达利尔一脸阴狠的盯着从湖面上缓步走来的慕容凤,低吼道:“不管你是谁,敢坏吾主大计都得死!”

    “背主求荣的家伙,也敢在我面前犬吠!”慕容凤目光一凝,一股磅礴原力直接镇压在安达利尔身上,立时让她五体投地的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全身骨头更是发出咯咯的脆响。

    慕容凤提剑走到她面前,撸起袖口露出星夜手环,就听莉莉丝冷冷的声音从中传出道:“告诉我萝丝那个贱人的下落,我就给你一个痛快。”

    安达利尔嘴硬道:“休想!”

    慕容凤眉头一挑,立时压碎了她的右臂,但她闷哼一声却紧咬牙关没有发出惨叫。

    “呵,有点骨气啊。”慕容凤心念一动,又用原力压碎了她的左臂,然后是右腿和左腿。

    然而安达利尔即使疼的发出惨叫,依然嘴硬死不求饶。

    “何必呢。”慕容凤蹲下身子撩开安达利尔湿漉漉的红发,撇撇嘴道:“想必你也知道被人从灵魂中强行搜取记忆可不是什么太美妙的滋味。”

    安达利尔打了个寒颤,却狞笑道:“你别白费力气了,我的灵魂烙印有吾神印记,一旦遭到外力入侵就会自动魂飞魄散。”

    这时泰哥忽然冒头提醒道:“丫头,时间快到了。”

    “真是麻烦。”慕容凤抬手往安达利尔体内打入一道灵气封死了她的经脉,然后收敛了身上的气息变成了普通人的模样。

    “你不是诸神化身!你到底是谁?”安达利尔一脸惊愕道。因为诸神化身降临凡界自有一套躲避世界法则压制的手段,但是绝不可能像她这般竟然能直接屏蔽掉世界法则的探查与压制,因为这等惊世骇俗的手段恐怕就是那几位主神都无法做到。

    “诸神的化身?”慕容凤忍不住笑出了声,呵呵道:“你想多了,我可不是什么神,就是一个普通人。”

    安达利尔抽搐了一下嘴角,心中犹如十万匹神兽奔腾而过。心想你说这话良心就不疼吗?要是普通人都有你这等超凡实力,那他们这些神啊魔啊还混个屁啊。

    慕容凤可不会在乎安达利尔心中是否有十万匹神兽正在蹦跶,直接提起她跃回祭坛顶端丢下,说道:“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老实交代萝丝在哪里,还有你躲在这个鬼地方在憋什么阴谋诡计?”

    安达利尔闭上眼睛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

    慕容凤淡淡道:“很好,看来你是想要见识一下我的手段了。”

    慕容凤不再废话,抬手就往安达利尔体内打入了一道圣光能量,立时让她疼的满地打滚。

    对于魔族来说被圣光能量侵入五脏六腑就犹如喝了硫酸似的,从里疼到外头,根本不是凭意志力能够忍住的。

    慕容凤放下手停止注入圣光,看着奄奄一息的安达利尔又往她体内注入暗影能量,瞬间让她的伤势痊愈了大半,然后又注入圣光能量……

    “我能这样玩上一整天。”慕容凤一会儿注入圣光一会儿又改成暗影,把安达利尔折磨的死去活来。

    “你可以继续嘴硬,大不了我将你抓回去交给莉莉丝,我想她肯定有打开你脑子的万全手段。”

    “杀了我!!!”安达利尔趴在地上虚脱道。

    慕容凤冷笑道:“死亡并不会让你获得解脱。”

    安达利尔却狞笑一声道:“但死亡可以让这个世界为我陪葬!”她说着猛地张嘴往那无字石碑上吐出一口鲜血。

    漆黑的鲜血一溅到无字石碑上立即显现出几行模糊的猩红字迹,但是马上一闪而逝,仿佛只是幻觉。

    慕容凤心头升起警兆,质问道:“你做了什么?”

    安达利尔一脸诡笑道:“这是死神的灵言碑,一旦被激活就可以让这个世界回归它原有的模样!”

    “原有的模样?”慕容凤盯着无字石碑,沉声道:“你给我说清楚!不然我就让你继续生不如死!”

    安达利尔呵呵冷笑道:“这个世界其实就是死神的故乡——人间地狱!”

    无字石碑嗡地一声又发生了异状,浮现出许多诡异的魔纹。

    一缕死亡气息从石碑上蔓延出来,似能将万物都归于永恒的沉寂。

    慕容凤脸色微变立即飞身跳开,就见安达利尔一被死亡气息笼罩就被吸走了灵魂,旋即如烟似雾的死亡气息疯狂的钻入她的七窍,让她颤颤巍巍的重新爬了起来。

    慕容凤一脸凝重的盯着祂,就见祂也在高高在上的俯视慕容凤。

    “死神?”

    “嗯。”祂轻嗯了一声,只是发出一个音节就让慕容凤精神一阵恍惚,差点被勾的灵魂出窍。

    慕容凤识海中的气运金鼎立即大放光芒,让她马上恢复了清醒,但冷汗却止不住的哗哗直流。

    祂虽然只是借尸还魂,但那一双的漆黑眼睛似能看穿一个人的生死。

    慕容凤只是与祂对视一眼,就再次让气运金鼎大放光芒。

    祂平静无波的双眼直接无视了慕容凤,而是注视着她腰间的口袋开口无声道:“为什么?”

    慕容凤立时头痛欲裂,却见泰哥懒洋洋的钻出来打了个哈欠道:“因为太无聊了啊。”

    祂注视着泰哥良久,才又开口无声道:“不要给自己找麻烦,天道没有感情。”

    “我知道。”泰哥咧嘴狞笑道:“所以我要是将你吃了的话,相信那老头子也不会在意的。”

    祂瞥了气喘吁吁地慕容凤一眼,对泰哥漠然道:“你这是在玩火,希望你好自为之。”

    死亡气息从安达利尔的七窍中涌出重新回到无字石碑中,而安达利尔整个人直接化为了一蓬尘土。

    慕容凤扑通一声半跪在地,整个人大汗淋漓,如同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泰哥刚才那家伙……”

    “安了,有本大王在,那家伙不敢拿你怎样。”泰哥一拍胸脯,傲娇道。

    慕容凤直喘气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的事。”泰哥立即直晃小脑袋道:“本大王向来是明人不做暗事。”

    “但你不是人!”慕容凤白了一眼,懒得再与这吃货多费唇舌,重新站起身寻找起来。

    “丫头你在找什么呢?”泰哥蹦出来跳到那石碑上头。

    “找那女人。”慕容凤绕着祭坛转了一圈也没找到那个爱德莉亚,只能感叹那女人太能溜了。

    “算了,大鱼都死了,那些小虾米就算了吧。”慕容凤招手道:“走了,回去了。”

    就见泰哥弹出小爪子在无字石碑上一通瞎挠,慕容凤凑近一瞧赫然见到这吃货在石碑上歪歪扭扭的刻下了一行大字:吞天大圣到此一游!

    然后又见这吃货一抬后腿冲着碑座就是一泡热的……

    “我可算知道那只猴子的坏习惯是谁教的了。”慕容凤直接掩鼻而走。

    回到山洞外,慕容凤发现山谷中的村寨里早已没了人影,而且还被人放了一把大火。

    慕容凤也懒得去追杀那些小虾米,径直返回了恩斯汀格城。

    城中一切如故,只是许多被烧毁了家室的难民拥挤在教堂广场上等待接济。

    慕容凤悄然回到城主府,片刻后蒂亚第一个回来禀报道:“教堂里一切正常,那位大主教正带着许多教众给那些无家可归的难民发放帐篷毛毯和粮食,我让但丁在哪儿继续盯着。”

    “城中不是粮草不足了吗?”慕容凤凝眉道:“那位大主教哪来的怎么多粮食?”

    蒂亚说道:“我也特地找人打听过,听说是萨卡兰姆教会囤积在教堂地窖里以备不时之需的。不过数量不是很多,最多只够维持城中三天粮食。”

    慕容凤沉吟了片刻,问道:“那位大主教可有借机在难民中大力发展教徒?”

    “咦?月大人您怎么知道?”蒂亚讶然道:“确实有哦,现在教堂门前的广场上满是虔诚的教徒了呢。”

    慕容凤微微点头,想通了不少关键之处。

    “月大人?月大人?”蒂亚喊了两声问道:“要我回去继续盯着吗?”

    慕容凤摇头道:“不用了,你先下去休息吧。有但丁在哪儿盯着就行了。”

    “好的,大人。”蒂亚打了个哈欠退出了房间。

    片刻后,李敏和奎托斯联袂而归。

    “找到藏在城中的邪教徒了?”慕容凤瞥了一眼奎托斯还在滴血的双刃。

    李敏却脸色难看道:“我与奎托斯确实找到一个邪教徒的秘密据点,然而对方全都是一些悍不畏死的亡命之徒。我本想留几个活口,没想到那些邪教徒见势不妙全都当场自杀了,不过我在那处据点发现了这东西。”

    李敏说着从包中拿出一个被兽皮严密包裹的物体。

    兽皮上烙印有魔法封印,李敏小心翼翼的解开魔法封印再摊开兽皮,赫然就见一支漆黑的山羊角露了出来。

    “嗯?魔鬼之角?”慕容凤心中一讶,立即抬手打出一道圣光封印住魔鬼之角外泄的气息。

    “大人您识得此物来历?”李敏惊讶问道。

    慕容凤点点头道:“此乃魔鬼之角,而且品阶不低,起码是八阶以上的魔鬼。你们俩找到那处邪教徒据点时可发现那些人在做什么?”

    一听到慕容凤问起这个,二人脸色就更难看了。

    奎托斯看了李敏一眼,替她回答道:“回大人,我们见到那处邪教徒据点里有许多被扒了皮的……活人!”

    李敏深吸一口气,压下胃中的作呕感,咬牙道:“那些人根本就是畜生,太残忍了!那些无辜者被生生扒去了皮肤,然后用秘法吊住最后一口气浸泡在装了药水的木桶里。”

    慕容凤微微点头道:“嗯,很附和魔鬼信徒的风格。你们在那里可有发现六芒星之类的魔法阵?”

    二人仔细回忆了一下,皆是摇摇头。

    慕容凤却暗松了一口气,淡然道:“没有最好,要不然这恩斯汀格城可就没法待了。行了,你们都先回去休息吧。”

    二人虽然满腹疑惑,但见慕容凤不愿意多说,便告退了回去休息。

    待二人离开房间后,慕容凤拿起那魔鬼之角把玩了一阵,暗自冷笑道:“这个世界还真是够热闹的,什么牛鬼蛇神都要来插一脚。”

    直到深夜,沈老贪才带着满身酒气急匆匆的赶回来。

    “大人,嗝儿……”沈老贪满脸酡红的讪讪一笑,赶紧压下酒嗝儿,悄声道:“大人,那胡唐贪杯如命,几杯酒下肚都不用小的问就将自己的祖上三辈都给交底了。”

    慕容凤不在意的问道:“可曾打探到有用的情报?”

    沈老贪晃了晃脑袋驱散了一下酒意,说道:“小的从那胡唐口中套问出这老小子一直恨不能宰了那什么大主教。”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嘛,还有别的吗?”慕容凤皱眉道。

    沈老贪刚急吼吼地跑回来,有些口干舌燥再加上酒意上头,想了半天才想起重点赶紧回禀道:“大人,那胡唐说愿献上十万金币,千颗宝石,只求大人能带他一起离开这个鬼地方。”

    慕容凤扯了一下嘴角,问道:“那你可曾告诉他我们要去那里?他就敢跟着咱们走?”

    沈老贪嘿嘿一笑道:“小的也是怎么问他的,结果等那老小子知道咱们是要去壁垒要塞打妖魔的,当场差点没被吓尿了。还直拉小的我劝我千万不能去,还说什么去了绝对是十死无生。呵呵,小的就没见过如此胆小如鼠的家伙。”

    慕容凤却眉头深皱,追问道:“他真是怎么说的?”

    “是的,大人,我一字没改。”沈老贪被窗外吹进来冷风一吹,醒了几分酒意,纳闷道:“可是有什么问题?”

    慕容凤沉声道:“那胡唐今日明明见过我出手,居然还如此说,说明他明显知道一些内情!”

    沈老贪一想起今日慕容凤单枪匹马屠灭数万妖魔大军就算是惊为天人也不为过,然而那胡唐居然还如此说,那其中可就真的有大问题了。

    “走!”

    “呃?大人去哪?”

    “去找那胡唐问清楚。”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