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1402章 邪教徒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就见一个大胡子将领翻身下马,抱拳朗声道:“来者可是月大人?末将胡唐,多谢月大人出手相助救我全城上下数万军民一命,请受我等一拜。”说完便单膝跪了下去,身后的士卒立时也齐刷刷的单膝下跪行礼。

    慕容凤瞥了一眼混在队伍的沈老贪,翻身下马微微颌首道:“胡将军不必多礼,请起来说话吧。”

    胡唐也不矫情,直起身子再次对慕容凤一行军礼,客气道:“月大人,末将已命人在府中备好了酒菜,还请您移驾前往。”

    慕容凤点头道:“那就有请将军带路了。”

    “请。”胡唐立即在前主动引路,将慕容凤一行人请进了华丽的城主府。

    府中大厅内确实如胡唐所言备好了一桌酒菜,只不过酒是好酒,但菜却只是一些半生不熟的烤肉以及管饱的黑面包。

    胡唐捧着头盔,尴尬道:“还请月大人不要见怪,城中的存粮仅剩不多,这已经是末将能凑出来的最好一桌酒菜了,不过这酒却是那位城主百年珍酿,绝对是酒中极品。”

    “将军言重了。”慕容凤也不矫情,直接大马金刀的坐下就开吃,那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豪气立时感染了在座所有人。

    奎托斯二话不说,直接甩开膀子胡吃海塞。

    胡唐暗松一口气,对慕容凤连连敬酒。

    慕容凤借机问道:“在下听闻城中还有位大主教坐镇,为何不见将军给我引荐引荐?”

    胡唐立时脸色一僵,碗中的酒水都洒了一点出来,尴尬道:“月大人有所不知,约德尔大主教有伤在身,现正卧床不起,所以无法为其引荐阁下您。”

    慕容凤一脸恍然的点点头,又问道:“大主教既然有伤在身,理应是我登门拜访才是。”

    胡唐脸色越发僵硬了,正想再找什么借口搪塞,忽听大厅外传来一阵咳嗽声:“咳咳,老夫怎敢劳月大人大驾,这不前来拜见了,还请大人不要怪罪老夫来晚了。”

    慕容凤抬头望去,就见大厅外被搀扶进一位印堂发黑,满脸须发的垂垂老者。

    “阁下可就是约德尔大主教?”慕容凤赶紧起身相迎。

    约德尔大主教咳嗽了一下,赶紧道:“大人礼重了,还请先受老夫一拜。”

    “大主教不必多礼。”慕容凤哪敢让老头拜自己,赶紧上前扶住他到自己座位旁坐下。

    而那位胡唐将军至始至终都黑着脸一语不发。

    “老夫有伤在身,不便饮酒,只能以茶代酒敬您一杯。”约德尔一坐下就先敬了慕容凤一杯,话里话外都在感激慕容凤出手解围之恩。

    慕容凤客气了一番,回敬了约德尔一杯。

    “胡将军怎么不喝了?”慕容凤转手又敬了胡唐一杯,让他有点受宠若惊赶紧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以示豪爽。

    慕容凤坐在中间,左手边胡唐右手边约德尔,礼仪周全左右逢源谁都没冷落,处处尽显大家风范,让人一看就知道必是豪门显贵出身。

    胡唐藏不住心里话,几杯热酒下肚就忍不住套问起慕容凤的来头。

    但是慕容凤何许人,岂会被一介武夫套问出话,一番推杯换盏不但回答的滴水不漏,反而从胡唐口中套问出了许多事情。

    比如当下城中最紧迫的一个难题就是粮草不足,胡唐曾多次提议派船南下调粮或者去壁垒要塞借粮,但都被约德尔大主教给否决了。

    而约德尔给出的反对理由也很充分,壁垒要塞身在前线,与恩斯汀格城是唇寒齿亡的关系,所以哪怕要塞中囤积着大量粮草也不能轻易调动一颗一粒,否则军心不稳导致要塞失守这个罪过谁都担不起。至于南下运粮就更不可能了,一是因为船只不足,全都去帮忙壁垒要塞转运人马了。二是因为派船队南下运粮一来一回需要十天半个月,这期间若是北边有变,恐怕满城军民都得困死在这恩斯汀格城。

    听着约德尔慢条斯理的说完反对理由,胡唐忍不住拍桌大骂道:“我又没说将所有船只都派去运粮,只需百艘就可以从南方运来足够城中军民一月所需的粮草。”

    “将军切莫动怒。”慕容凤赶紧当起和事佬,劝解道:“有话好说,约德尔大主教也是为了满城军民安危考虑嘛。”

    “还是月大人明事理。”约德尔大主教赶紧送上一记马屁,不屑的瞥了胡唐一眼。

    慕容凤呵呵一笑,转移话题问道:“不知城中有多少军民?又有多少船只?”

    胡唐心直口快道:“城中现有老弱平民约五万人,可战之兵约两千人。”

    约德尔大主教冷哼接道:“至于大小船只共两百余艘,老夫已经计算过,即使让每艘船上都塞满了人也就将将够运送五万人。若是抽调走半数船只南下运粮,则就意味着一旦遭逢剧变城中将有半数人无法安全撤离。”

    胡唐一瞪眼,哼道:“那先前妖魔攻城时,为何你又不让城中老弱先行登船撤离?”

    约德尔冷笑道:“将士们尚在浴血奋战,岂可擅自撤离城中平民?万一动摇军心,又该如何?”

    “到底你是统帅,还是我是统帅!”胡唐拍桌子怒道:“说不派船南下是你,不让老弱登船的也是你。你这老匹夫到底是何居心?”

    眼见两人又要争吵起来,慕容凤赶紧一番敬酒劝架才将二人安抚住。但在座众人已然没了酒兴,只好早早散宴。

    胡唐早已命人为慕容凤六人准备好了房间,并且洗漱之物一应俱全。

    一番洗漱后,慕容凤推开窗户吹着寒冷的夜风眺望北方,再次联系上泰瑞尔。

    “老板可是查出内奸了?”泰瑞尔开口就问道。

    慕容凤说道:“事情比我想象的要复杂,可能其中另有隐情。”

    泰瑞尔疑惑道:“另有隐情?”

    慕容凤淡淡道:“我已经与这城中名义上的最高长官接触过,只不过是一介武夫,空有统帅之名却被一个老狐狸架空了军权。”

    泰瑞尔讶然道:“老狐狸?可是那位约德尔大主教?”

    这回轮到慕容凤惊讶了:“怎么?你知道此人?”

    泰瑞尔回答道:“我身边有位老学者,是赫拉迪姆的传承者。据他所说恩斯汀格城中的约德尔大主教此人不简单,乃是萨卡兰姆教会中的一位实权派。要不然也不会被安排在恩斯汀格城了,要知道那里可是离亚瑞特山脉最近的一座人类城市。”

    慕容凤沉吟道:“那城中的魔法通讯装置也应该控制在他手中。这老狐狸一不让派船运粮,二又不让平民登船撤离,难道是想困座孤城等死?”

    至于充当内奸投靠妖魔?慕容凤先前也曾怀疑过,但是刚才在酒宴上近距离接触那老头发现其身上浓郁的圣光力量根本瞒不过她的感知。倘若这老头若是敢背叛人类投靠妖魔,那么圣光也会在第一时间背叛他。这也是为什么慕容凤没在酒宴上直接拿下嫌疑最大的约德尔的原因。

    哆哆哆,一阵敲门声响起。

    慕容凤结束了泰瑞尔的联系,开口道:“进来。”

    房门被吱呀一声推开,就见奎托斯,但丁,沈老贪,李敏,蒂亚几人走了进来。

    “大人您深夜唤我们前来可是有事?”李敏上前恭敬问道。

    慕容凤也不兜圈子,直言道:“我怀疑这恩斯汀格城出了勾结妖魔的内奸。”

    众人脸色微变,立时神色凝重了起来。

    慕容凤继续道:“先前妖魔围城,但仅一海之隔的壁垒要塞却毫无所觉,实在是蹊跷的很。”

    李敏低呼道:“这不可能,这城中不是有何壁垒要塞相通的魔法通讯装置吗?”

    “这才是关键所在。”慕容凤说道:“魔法通讯装置并未向要塞那边发出任何警告或求援信息。”

    蒂亚疑惑道:“会不会是城中的守军怕影响了要塞那边的军心,故而宁愿困守孤城也不向要塞那边求援?”

    李敏白了她一眼,说道:“你把所有人都想的太高尚了。”

    蒂亚撇撇嘴道:“我只是怎么一说嘛。”

    慕容凤说道:“刚才在宴席上你们也听见了,这恩斯汀格城只有两百余艘船只,堪堪能将城中所有军民安全运走。然而你们别忘了,壁垒要塞那边还有五千守军呢!其中一千是要塞原有的守军,而另外四千则是一个名叫赫拉迪姆的古老组织从各地招募来的勇士。”

    慕容凤说着看向李敏,李敏立即解释道:“大人,我确实也是赫拉迪姆中的一员。但这个组织的成员很分散,而且基本上都是一位师傅带一位弟子进行传承,成员之间却很少往来。”

    慕容凤恍然的微微点头,看向蒂亚吩咐道:“我希望今夜你能去暗中盯着城中的教堂,监视那教堂中的任何风吹草动。”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蒂亚立即信誓旦旦道。

    慕容凤又看向李敏说道:“虽说那位掌管着魔法通讯装置的约德尔大主教嫌疑最大,但或许另有人在暗中捣鬼也说不定。”

    李敏立即猜到了慕容凤想说什么:“大人您的意思是这城中可能混进了邪教徒?”

    毕竟敢和妖魔勾结的也只有那些邪教徒了,也不怪李敏会如此怀疑。

    “不是可能!而是绝对有!”慕容凤闻了一口窗外冰冷的夜风,淡淡道:“这空气中弥漫着邪秽暗影能量的气味我在城外就闻到了,不过我对这些邪教徒不是很了解。”

    李敏立即主动请缨道:“大人,让我去将那些邪教徒统统揪出来!”

    “这也正是我找你来的原因。”慕容凤点点头吩咐二女道:“蒂亚你和但丁一起行动,若遇强敌可让但丁出手。李敏你和奎托斯一起行动,记得看着点这莽货,可别让他把城里搞得鸡飞狗跳。”

    奎托斯挠头憨笑道:“大人这话您别当着我的面说啊。”

    李敏苦笑道:“大人那您还不如让我一个人去办这事得了。”

    “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慕容凤轻笑道:“去吧。”

    “大人那我呢?”沈老贪跃跃欲试道。

    慕容凤问道:“那个胡唐应该是你的老乡吧?”

    沈老贪干笑道:“却是老乡,不过那胡唐祖上三代就从仙塞岛搬出来了。”

    “那行。”慕容凤吩咐道:“去找些好酒来,你晚上就和那胡唐不醉不归。”

    沈老贪眼中精光一闪,立即明了,嘿笑道:“大人请放心,凭老头儿我的手段保证那胡唐连自己祖上三代都交代出来。”

    “别嘴贫了,快去。”安排好任务打发走众人,慕容凤难得清闲了下来。在房中留下一个镜像分身,本尊则一展身形从窗口蹿了出去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恩斯汀格城以东是一片地势崎岖的山岭,若翻过山岭就是一道狭窄的海峡,与那罪恶魔王阿兹莫丹的老巢亚瑞特主峰也仅是隔海相望。

    慕容凤在漫天风雪中飘然落在一座小山头上,凝望着海峡对岸的冲天火光。

    “嘿嘿,丫头看来你算错咧。”泰哥冒出头嘿笑道。

    慕容凤扫视过平静的海面,切道:“敌明我暗,敌人主帅只要不是傻子都不会轻举妄动,我原本打算守株待兔也只是想抓几个舌头而已。”

    整整数万妖魔被慕容凤单枪匹马歼灭在恩斯汀格城下,如此骇人惊变慕容凤就不信对方主帅会无动于衷,最起码也应该连夜派出探子渡海探明情况才对。

    只是慕容凤没想到对方的主帅貌似有点谨慎过头了,或者是真被吓到了,所以连个探子都没胆派过来,害她大半夜的白跑了一趟。

    慕容凤随手丢下几颗侦察器监视对岸的一举一动,拍拍手道:“算了,回去了。”

    忽然泰哥轻咦道:“丫头等会儿,还真有鱼儿上钩咧!”

    “哪呢?哪呢?”慕容凤瞪大眼睛惊奇道。

    “海里!海里!我去帮你抓住!”泰哥兴奋的钻了出来,结果被慕容凤一把揪了回来塞进口袋里:“不牢您大驾,还是我来吧。”

    慕容凤生怕这吃货出手没个轻重,把好不容易等来的妖魔探子给弄死了。

    就见漆黑寒冷的海面下,三道黑影悄无声息的潜游到岸边。其中一道黑影摸上了岸,而另外两个黑影则潜伏在海底一动不动。

    躲在暗中观察的慕容凤搁下一个微型侦察器监视海中的那两道黑影,然后亲自追上了那道上了岸的黑影。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