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1397章 天下大乱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奎托斯咧嘴一笑,一拍胸膛道:“大人我连谎言之王都敢劈,更何况区区一个罪恶魔王。”

    “你们呢?”慕容凤看向其他人。沈老贪和但丁自然不必多问,马上站队到她身后。

    李敏和蒂亚自然要和奎托斯同去,要不然不放心莽货。

    瑞克犹豫了一下,说道:“我要去乌雷城照顾公爵大人的后人。”

    大贤者迪恩说道:“老夫还要留在这里,卡尔蒂姆城不可一日无主,否则那些难民将会无家可归。”

    驱魔人首领杰洛特说道:“这次要不是大贤者暗中提醒,或许我们已经遭遇了不测。所以我们决定留下保护大贤者,毕竟我们不知道谎言之王什么时候还会卷土重来。”

    “好吧,那我们就此别过,希望后会有期。”慕容凤与几人告别。

    大贤者迪恩与瑞克还有七位驱魔人一起向慕容凤致礼与她告别,并命人送来上好的战马给几人代步。

    慕容凤不再逗留,骑上战马率领着众人绕过卡尔蒂姆城一路直奔西海岸而去,然后从凯基思坦帝国的港口登船穿越双子海前往西方大陆。

    一番舟车劳顿,数天后慕容凤一行人终于在西方大陆登上了岸,然而见到的却是挤满港口的各国难民……

    “局势已经恶化到这种程度了?”李敏脸色微变道:“难道壁垒要塞已经失守了?”

    “没有,壁垒要塞还在人类手中。”慕容凤望着港口上人潮汹涌的难民,淡淡道:“但是各国的王公贵族却都在第一时间乘船逃走了。”

    “那些该死的贵族,平日骄奢淫逸也就算了,没想到大难临头竟然率先逃跑了!”蒂亚心直口快,直接咬牙切齿的咒骂道:“真是枉顾他们的列祖列宗创立的基业!”

    现如今庇护大陆上传承的国家基本上都是当初经历过诸神之战与天使并肩作战的人类英雄所建立的,然而身为人类英雄的后代这些王公贵族却怯战脱逃,抛弃自己的国民,此等行为显然是让他们的列祖列宗蒙羞了。

    慕容凤没有继续关注码头上混乱的人群,吩咐身旁众人道:“沈老贪你和但丁还有奎托斯去买几匹马来代步。李敏,蒂亚随我先去城中找个落脚的地方,明日一早再动身前往壁垒要塞。”

    众人应诺,沈老贪三人去买马,李敏和蒂亚跟着慕容凤去找可以下榻的旅店。

    因为从四方八方云集而来的难民实在太多,使得这座名为鲁·高因的沙漠港口之城一夜之间人满为患。但好在舍得花冤枉钱住进见机涨价旅店的人皆是非富即贵,所以城中能够接待客人入住的旅店还是有很多家。

    慕容凤找了家干净整洁的旅店,直接付了一晚的订金要两个大套间,顺便预定了六人份的晚餐。

    很快沈老贪和奎托斯就牵着六匹上等良驹与四匹驽马在但丁的感应下找到了慕容凤下榻的旅店。

    “大人,这六匹上等良驹总共才花了一千金币,那四匹驽马还是那位卖马的商人急于登船免费附送的。”六人一起聚餐,沈老贪得意笑道:“而这些马都是那些乘船逃走的贵族豪商遗留下来的,现在拥挤在城中的难民几乎人人都想乘船出海,所以这些上等良驹反而无人问津了。”

    慕容凤一边吃着晚餐,点点头道:“嗯,你做的很好,等会儿吩咐店家多备些精料,路上好喂给马儿吃。”

    “是,大人。”沈老贪一副管家模样自居,连忙应下。

    慕容凤吃完东西擦了擦嘴角,吩咐众人道:“今晚早点休息,明天早起要赶很长的路。奎托斯,这西方大陆你熟,我们从这里出发赶到壁垒要塞大概要多久?”

    奎托斯想了想,说道:“咱们若是快马加鞭日夜赶路直接横穿阿拉诺克北方沙漠翻过泰摩山脉就能抵达坎都拉斯王国,然后再向北穿过广袤的萨尔瓦森林抵达与要塞隔海相望的恩斯汀格城,大概需要三四天就能赶到。不过这是最理想的情况,毕竟这一路上肯定艰险无数,谁也不知道此去会遇到什么怪物或魔兽挡路。”

    沈老贪直摇头道:“日夜赶路即使人能吃得消,那些马儿也撑不住。”

    奎托斯无奈道:“要想保住马匹就得白天赶路晚上休息,那这样一来就得最少延长两天时间。”

    “地图。”慕容凤看向李敏,李敏立即掏出随身携带的地图摊在在桌子上。

    慕容凤细细看着奎托斯刚才所说的路线,蒂亚一指地图问道:“你们看,翻过泰摩山脉后不是有一片峡湾吗?从这里应该能乘船出海直接北上在壁垒要塞登陆吧?”

    奎托斯点头道:“可以是可以,但是坐船总归没有走陆路来的快,而且还得绕一大圈远路。”

    李敏附和道:“乘船北上肯定不现实,你们也看到这里的情况了。先不说我们赶到坎都拉斯后能不能找到空船,就算有人家也不一定愿意载我们北上去壁垒要塞送死。”

    众人一筹莫展,纷纷看向慕容凤等她拿主意。

    慕容凤沉吟了片刻,抬头对沈老贪吩咐道:“你等会儿再跑一趟马市,多买一些马回来。记住只要耐力好的就行,我们可以一人多骑连夜赶路,这样就不用担心马力耗尽。”

    “是,大人。”沈老贪对慕容凤的吩咐是无条件的应允。

    “你们还有其他意见吗?”慕容凤扫视过众人,众人皆微微摇头,她直接道:“那好,就怎么定下了。奎托斯明天你负责当向导,就依你的路线赶路。但丁你陪沈老贪再去一趟马市,注意安全。其他人吃好了晚餐都先去休息吧。”

    众人应诺,纷纷吃光了晚餐起身去自己的房间洗漱休息。

    翌日一早,一行人趁着天还蒙蒙亮就牵上马匹离开了旅店。

    昨夜沈老贪又从几个急于脱手的马商手中购进了十几匹好马,所以一行六人却带着十几匹马,而且挂满了粮草辎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马帮商队呢。

    一行人离开鲁·高因城后就一路北上进入了茫茫沙漠。不同于东方大陆的凄凉沙漠,这片名为阿拉诺克沙漠随处可见碎石戈壁与一条条隆起的黄土高坡。

    “那些黄土高坡传说是古代城市的地基遗迹,这里在一万年前曾有一个繁华强大的王国,后来经历了诸神之战而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李敏轻轻感叹道:“不知道这一次大动荡又会有多少个王国消失在历史上。”

    沈老贪嘿笑道:“小姑娘你这就不懂了吧?王朝更迭其实也不都全是坏事,你想想那些临阵脱逃的王公贵族,若是整个世界都是由这样一帮人统治着,那和一潭死水有什么区别?要我说我们还得感谢那些地狱魔王时不时的蹦出来毁灭世界,这样才能让更多的英雄有机会登上历史舞台呢。”

    “哼!歪理邪说!”李敏瞪眼冷斥道:“你这般唯恐天下不乱可曾考虑过那些受苦受难的平民?”

    沈老贪摇头晃脑的反问道:“小丫头,那些平民在一帮尸位素餐的贵族统治下难道就不受苦受难了吗?”

    李敏被反问的一噎,强词夺理道:“即使如此那些平民最起码不用担心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若是按照你的歪理难不成那些平民还要去效忠那些邪恶的地狱魔王以获得苟活的资格吗?”

    “小丫头你还是太单纯了。”沈老贪冷笑道:“不明白有些贵族表面上看起来大公无私,但暗地里做的那些龌龊事其实比地狱魔王还邪恶百倍甚至万倍!”

    李敏反唇相讥道:“哼!明明是你的思想太偏激了!所以看谁都不像是好人!”

    沈老贪不屑道:“老头我虽然活了一大把年纪,但是这双眼睛可亮着呢,一眼就能分辨出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你还别不信。”

    沈老贪朝正在骑在前头的慕容凤一努嘴,嘿笑道:“老头我这辈子最明智的选择就是跟了月大人,要不然这条老命可能早就丢在卡尔蒂姆的臭水沟里了。”

    李敏白了一眼,心说你这样厚颜无耻的拍马屁还让她如何反驳。

    却不想慕容凤头也没回的搭茬道:“沈老贪那你这双眼睛可能早就该瞎了,因为我也是一位地狱大魔王哦。”

    众人闻言立时一阵哄笑。

    沈老贪干笑道:“大人,我可是在赞美您呢。还有您怎么可能是位地狱大魔王呢!您要是位地狱大魔王,那世界上恐怕就没有好人了。”

    慕容凤扭头眺望向东边,淡然道:“世界上还有没有好人我不知道,但是有帮打算趁火打劫的坏人已经盯上咱们了。”

    众人顺着她的目光瞧去,就见不远处正有一股沙尘滚滚而来,即使隔着老远都已经能听见群马奔腾的巨大动静。

    “沙盗!!!”沈老贪立时脸色微变惊呼道:“这里怎么会有沙盗?而且还能恰好堵在我们的去路上?”

    蒂亚冷笑道:“八成是某人在买马的时候装的太阔气了。”

    这种事情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猜的。沈老贪昨天听从慕容凤吩咐先后两次前往马市购进了十几匹上等好马,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猜到他绝对是个有钱的主,所以自然而然的会被某些眼线给盯上。

    但丁拍马上前一副酷酷的模样盯着慕容凤。

    慕容凤淡淡道:“马留下,人全杀了。”

    乱世兴匪,这些人渣有的时候比那些妖魔还凶残,尤其是面对那些手无寸铁的难民时往往纯粹只是为了取乐而进行杀戮。所以有一个杀一个,绝对是造福社会了。

    但丁微微一点头,直接腾空而起冲了出去。身在半空就卸下了背后缠着布条的法兰大剑,众人这才知道他身后背的竟是一把大剑,先前都还以为是杆长枪或长矛呢。

    “月大人要我助阵吗?”奎托斯也拍马上前跃跃欲试道。

    慕容凤睨了一眼,直接道:“免了,就以你的战斗风格,那些沙盗的马估计就没个全尸了。”

    众人一阵轻笑,丝毫看不出紧张之色。毕竟都是和妖魔大军交过手的勇士,区区一群沙盗还真没被他们放在眼中。

    很快这群足有一百多人的沙盗就被但丁一人灭杀干净,一个都没跑了。

    沈老贪立即主动拍马上前帮忙将那些沙盗的马都给牵回来,笑呵呵道:“大人,老头我这回又要当个马贩子了。”

    可不是嘛,这货在东方大陆当了一次马贩子从霍恩海姆公爵大人大赚了一笔。现在一转眼来到西方大陆又收缴了一百多匹好马,都快成职业马贩子了。

    “都带上吧,要塞那里估计正需要战马。”慕容凤点点头,就见但丁上前呈递一张破损的兽皮。

    “这是什么?”慕容凤一脸好奇的接过兽皮。

    但丁言简意赅的回答道:“不知道!但那伙沙盗的首领临死还攥着不肯撒手!”

    沈老贪眼前一亮道:“难道是沙盗的藏宝图?!”

    众人一听藏宝图立时都来了兴致,纷纷围聚上前。

    慕容凤也不避讳,直接摊开了藏宝图就见上面画着歪七扭八的线条,让人完全分不清地理方位。不过上面一个大大的红叉倒是挺醒目的,还真被沈老贪猜着了,真是一张藏宝图。

    “咦,这画的什么破图啊?随便找个小孩都画的比这清楚吧!”蒂亚一脸嫌弃道。

    慕容凤也看不懂,问奎托斯道:“这里地方你熟,你能看出是那里吗?”

    奎托斯接过藏宝图挠头看了半天,又从李敏那里借来精确地图对照了半天,才不确定道:“月阁下,这东西应该…或许…可能真是一张藏宝图!”

    “这还用你说。”众人齐声一阵鄙夷。

    慕容凤直接问道:“你就说这个藏宝地点在哪里吧,如果离的太远就算了,我们还要赶路,没空去找什么沙盗的宝藏。”

    奎托斯沉吟了半天才犹豫道:“远可能不是很远,而且还很顺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张藏宝图上所画的位置应该就在泰摩山脉边上,正好是我们要路过的地方。但是这图画的实在太抽象了,我只能分辨出大概方位。”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