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1396章 枭雄本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杀了我,妖魔,我死也不会沦为你的爪牙。”霍恩海姆一脸灰败的躺在地上,只想一死了之。

    哈坎二世微笑着诱惑道:“这可由不得你了。来吧,向本王臣服效忠,献上你的灵魂,本王将赐予你所奢望的权力以及永生。”

    “呸!我就算永坠地狱也不会为你这个妖魔卖命!”霍恩海姆怒啐一口血沫,直接摸出一柄匕首扎向自己的心口。

    哈坎二世屈指弹飞匕首,摇头惋惜道:“何必呢,你即使自杀了本王也能囚禁你的灵魂。”

    霍恩海姆彻底面露绝望之色,当真是想痛快死去也成了一个奢望。

    这时妖魔大军蜂拥上前,齐刷刷的向哈坎二世下跪行礼:“叩见吾神!”

    “你到底是何人?”霍恩海姆虚弱问道:“让我死个明白。”

    哈坎二世咧嘴一笑道:“本王就是谎言与欺诈的化身,彼……”

    “哔你个头!受死妖魔!”一声暴喝响彻天际,旋即就一柄巨斧从天而降直劈在了正在装逼的哈坎二世脑门上……

    轰隆一声巨响,震起漫天尘土。

    这从天而降的一斧子宛若声势骇人的万钧雷霆,直把大地劈出了一道长长的沟壑。

    本还剩下半口气的霍恩海姆直接被吹飞了出去,幸好落地前被及时赶到的李敏施法接住。

    “公爵大人您没事吧?”李敏紧张道。

    霍恩海姆喷出一口鲜血,心说我这个样子像是没事吗?但是现在的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索性一闭眼睛等死了。

    李敏立即掏出一瓶强效治疗药水给霍恩海姆灌了下去,这下他想痛痛快快的死掉又不行了。

    霍恩海姆咳嗽着睁开眼睛,坐起起来叹气道:“唉,你不该救我的。算了,你们快跑吧,那个怪物根本不是你们能对付的。”

    “别担心,公爵大人。”蒂亚悄然出现,笑眯眯道:“奎托斯现在可是很强的哦,您瞧。”

    霍恩海姆扭头瞧去,瞬间一脸愕然的睁大了眼睛。

    只见奎托斯高举板斧傲立全场,而他脚下竟横躺着一具被劈成两半的尸体,不是哈坎二世还能是谁!

    “这……怎么可能?!”霍恩海姆一时间目瞪口呆。

    “哇哈哈!来呀!你们这些杂碎!”奎托斯嚣张冲着妖魔大军狂啸,配合他一身野蛮膨胀的肌肉当真是霸气侧漏。

    然而一众妖魔全都无动于衷,只是默默地盯着奎托斯,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子……

    “喂,奎托斯!”蒂亚牙关打颤的低呼道:“快,快看你的头上!”

    “干嘛?没看见我正在气慑三军吗?我头上有啥好看的?”奎托斯一脸纳闷的抬起头瞥了一眼。

    就见一团黑云在半空中剧烈翻滚着,然后慢慢凝聚成一头狰狞可怖的大魔王化身——谎言之王·彼列!

    祂光是显露出来的上半身就有十多丈高,双臂如同鳌镰,浑身长着一层厚厚的角质铠甲。四根魔角冲天傲立,却有三副可怖面孔长在同一个脑袋上。每一次呼吸都喷吐出滚滚地狱绿焰,一股磅礴邪秽的黑暗力量倾压下来令所有人感到一阵窒息。

    “喔,居然是奈非天的遗族,难怪能杀死本王的傀儡分身。”谎言之王彼列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奎托斯,那冷冽的眼神就如同在蔑视一只挑衅祂神威的蝼蚁。

    奎托斯浑身都在颤抖,不是他恐惧了,而是出于身体的本能浑身上下每一块肌肉乃至每一颗细胞都在颤栗。这是源自生物的本能,就好比兔子遇见了狮子,根本不是意志能够抗拒的。

    但同时一股热血从奎托斯的胸膛中泵出瞬间充满了他的四肢百骸,让他颤栗的身躯竟然平静了下来。

    “噢?居然能抵抗本王的神威,看来你体内的奈非天血脉力量快要完全觉醒了啊。”谎言之王彼列讶然了一下,旋即一爪子拍了下来!

    奎托斯瞬间双目圆睁发出一声暴喝,竟猛地跳起挥动斧子迎了上去。

    嘭!

    毫无悬念的,奎托斯直接被彼列一爪子拍飞了出去,摔在地上直接砸出一个深坑立时没了声息……

    “幸运的蝼蚁能让本王亲自出手是你的荣幸。”谎言之王彼列轻蔑一笑,转头看向霍恩海姆。

    霍恩海姆啐了一口血沫,捡起佩剑站起身怡然不惧的直视彼列,沉声道:“来吧,妖魔,想要我的灵魂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呵!”谎言之王彼列呵笑一声,一瞪眼睛射出一道暗影射线。

    李敏立即上前一步撑起一道奥术晶体屏障,直接将暗影射线折射了出去竟将一座小土坡给削平了!

    但李敏也是闷哼一声,脸色惨白的瘫坐在地上。

    这时蒂亚刚将奎托斯从坑中拖回来,又见到李敏也瘫软在地不知道该先救谁好了。

    “你们快走!这个妖魔的目标是我!”霍恩海姆横剑沉声道。

    李敏无力苦笑道:“公爵大人您认为我们面对一位地狱魔王还能跑的掉吗?”

    霍恩海姆默然不语,深吸一口气低喝一声主动向彼列发动了冲锋!

    “即使是死也要死在冲锋的道路上,这才是一个战士的荣耀!”这是当初哈坎大帝将他破格提拔为先锋将时笑着拍着他的肩膀说过的话……

    “真是勇气可嘉!”彼列玩味一笑,弹出一道暗影冲击波直接将霍恩海姆击飞了出去。

    本就身受重伤的霍恩海姆再次倒地不起,但他仍然顽强的以剑拄地撑起了身子半跪在地。

    “凡人你还没想清楚吗?”彼列循循善诱道:“臣服于本王你将获得你想要的一切,权力,财富,女人,力量,乃至永恒的生命!”

    霍恩海姆咳出一口血沫,抬头微微笑道:“抱歉,老夫自问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也没有做走狗的习惯,尤其还是一头妖魔的走狗。”

    彼列笑容敛去露出狰狞的模样,显然三番两次的被一个凡人拒绝好意已经耗尽了祂最后一点耐心。

    “徒劳的反抗,毫无意义。”彼列双眼冒火,沉声道:“看来只能本王亲自动手了。”

    “你这个大魔王当的事事都要自己动手确实挺没格调的。”忽然一声轻笑传来,让彼列脸色一僵!

    “月阁下!”李敏闻声立即一脸惊喜的扭头望过去,就见慕容凤带着但丁和沈老贪正从山上走下来。此刻的沈老贪已经恢复了伤势,并且还生龙活虎的,哪有半分弥留之际的模样。

    “哟,好巧。”慕容凤对李敏打了个招呼,瞥见不知死活的奎托斯,抬头对彼列问道:“这个野蛮人是你打伤的?”

    彼列一脸凝重盯的慕容凤,沉声道:“月影阁下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没必要……”

    “回答我的问题,是不是你干的?”慕容凤淡淡道,但身上却散发出恐怖的气势令空气都凝固了一般。

    彼列脸色一狞就要撕破脸,但是夜空中忽然雷云翻滚电光大作!

    “呸!只不过泄露了一点气息居然就引来了天罚,至于嘛。”慕容凤十分不爽的啐了一口,立即收敛起了气场威压。

    滚滚雷云瞬间消失无踪……

    一时间,两个大魔王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敢先出手,但为了不降低大魔王的格调都采取了比较文雅的方式。

    “你这只大螃蟹有本事就别躲在次位面里,出来和我真刀真枪的干一架啊!”

    “你当本王蠢吗?出去找雷劈啊!有胆量你进来!本王削不死你!”

    “呵!堂堂谎言之王不过如此!居然是个藏头露尾的鼠辈!”

    “女人,别以为本王真的不敢对你出手!”

    “来呀!我就站这儿了,有胆量你动我试试!不出来你就是小狗!”

    慕容凤一只手掐腰一只手指着彼列鼻子破口大骂。

    “哇呀呀!气死本王了!好,你这妖女给本王等着!”彼列一时间气的暴跳如雷,撂下一句狠话卷起一股妖风,溜了……

    附近一群‘围观群众’无不看的目瞪口呆,久久无法回过神……

    “我呸!”慕容凤啐了一口,恶狠狠看向那群妖魔大军。

    立时一众妖魔无不齐刷刷的打了个冷颤,然后马上落荒而逃,一溜烟就全都没了影。

    慕容凤转过身走到奎托斯身边查看了一下,蒂亚急忙问道:“月阁下,奎托斯还有救吗?”

    慕容凤淡淡道:“死不了。”

    “月阁下。”李敏搀扶着霍恩海姆来到面前,请求道:“请您出手救治一下公爵大人吧。”

    慕容凤瞥了一眼霍恩海姆,直接道:“救不了,等死吧。”

    几人无不一愣,霍恩海姆原本希冀的目光迅速暗淡了下去,苦笑道:“咳咳,看来老夫命该如此啊。”

    李敏大急道:“月阁下,奎托斯的伤势明明比公爵大人还重,为何他还有救,而公爵大人就救不了了?”

    慕容凤蹲下身子往奎托斯体内注入圣光与暗影能量,说道:“因为奎托斯体内有奈非天的血脉,我往他体内同时注入圣光与暗影能量自然可以让他活过来。但霍恩海姆公爵只是一个凡人,而且出手伤他的可是一位地狱大魔王。”

    慕容凤收回手看向霍恩海姆,淡淡道:“你若是想成为一个半人半魔的怪物的话,我可以考虑出手救治你一下。”

    霍恩海姆惨笑一声,微微摇头道:“不必了,老夫生而为人,宁死也不会堕入魔道!”

    慕容凤点点头,抽出了和谐神剑平静道:“我可以让你没有痛苦的归于平静,最起码死后可以不用担心被彼列摄走你的灵魂。”

    “多谢。”霍恩海姆微微一笑,坦然面对慕容凤刺来的长剑。

    长剑刺胸而入却如虚影,霍恩海姆身躯一震旋即点点崩散,只剩下一缕灵魂对慕容凤行了一礼,然后便升入了天界。

    慕容凤收回和谐神剑,讶然道:“没想到公爵大人居然能够荣归英灵殿。”

    “英灵殿?!”李敏惊讶道:“是天界天堂吗?”

    “差不多,是北方神王奥丁的神祗,只有生前死于荣耀的英勇战士才有资格前往。”慕容凤解释了一句,看向一阵剧烈咳嗽苏醒过来的奎托斯。

    “呃?我还没死?”奎托斯一脸茫然的睁开眼睛。

    “莽货你差点吓死我了!”蒂亚愤怒的甩了他一巴掌,嗔怒道:“以后可不许怎么胡来了!”

    挨了一巴掌的奎托斯发出一阵傻笑,但马上想起来自己还在战斗,连忙蹦起来紧张道:“那个地狱魔王呢?”

    “地狱魔王已经被月阁下给骂走了。”李敏撇嘴无语道:“而你也是被阁下出手救回来的。”

    “月阁下!”奎托斯这才发现慕容凤也在,连忙上前郑重行礼感谢。

    慕容凤摆摆手道:“我唤醒了你体内的奈非天血脉可不是让你胡来逞能的,再有下次你就等着下地狱去吧。”

    “是是,月阁下您教训的是,我记住了,下次一定不会了。”奎托斯表面看起来虽然像个莽夫,但其实一点都不傻,知道谁千万不能得罪。

    这时大贤者迪恩在瑞克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身旁还跟着那七位驱魔人。

    “多谢月阁下出手相助。”大贤者迪恩深深行了一礼感激道。

    “不必谢我。”慕容凤摆摆手道:“谎言之王其实压根没打算和我正面交锋,看似落荒而逃实则是故作姿态而已。”

    大贤者迪恩咳嗽了几声,凝眉问道:“谎言之王狡猾多诈,为何会放着大好局面主动退让?”

    慕容凤冷笑道:“因为祂真正的老冤家可不是我。”

    虽然谎言之王彼列和死亡女神海拉暗中有勾结阴了慕容凤一把,但是祂的老冤家可是罪恶之王阿兹莫丹。而慕容凤已经表明了态度马上要去找阿兹莫丹的麻烦了,彼列自然连欢送都来不及了又怎会横插一杠子呢。

    大贤者迪恩也是人精,一听就明白,惊讶道:“月阁下您可是要去西方大陆?”

    “正是。”慕容凤点点头,看向奎托斯问道:“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西方大陆?不过这回我们的对手可是罪恶魔王阿兹莫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