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1374章 卡尔蒂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幽蝴你也苏醒了!”魔将京巴大喜,却被这位女性魔将嫌碍事一脚踹飞出去:“连一半实力都没恢复,就别出来丢人现眼了,这家伙交给我,你回去守着地狱之门。”

    魔将京巴灰头土脸的趴在地上,开口提醒道:“当心点!这家伙是大天使!”

    “一个大天使而已!只要不是那几位高阶天使,天界有几个能打的。”魔将幽蝴不屑冷哼一声,一拧魔剑节节断裂变成一条长鞭直接缠住了泰瑞尔的金色大剑。

    泰瑞尔冷哼一声,腾出一只手直接一拳砸了过去。

    魔将幽蝴也毫不示弱的挥拳迎上!

    咚地一声!

    双拳碰撞发出攻城锤般的轰鸣,直接炸裂出一圈气浪。

    “有点劲,不错!”魔将幽蝴咧嘴一笑,甚是妩媚。

    “你也不错,看来我必须动真格的了!”泰瑞尔冷笑一声,一震虎躯从背后伸展开一对圣光之翼。

    魔将幽蝴瞳孔一缩,立即也从背后伸展开一对七彩斑斓的蝶翼。

    刹那间,一道璀璨圣光,一道七彩霞光,并列着纠缠着冲天而起。

    魔将京巴仰望着天空中两道激烈碰撞的流光不时炸裂出一圈圈冲击波,一时变颜变色的:“那个月影大魔王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能降服一位如此强大的大天使为祂卖命?”

    如果泰瑞尔是一位堕落天使,他或许还能理解,毕竟堕落天使就算号称绝对中立,那也是立足在邪恶的地狱里。但是浑身圣光笼罩的泰瑞尔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位堕落天使。很显然泰瑞尔如果没有说谎的话,那么地狱中竟然真的冒出了一位能够降服大天使为其卖命的恐怖存在?亦或者天界与地狱勾结在一起了?

    一念至此,悚然一惊的魔将京巴立即将这个荒唐的念头抛诸脑后,但他也马上冲回地狱之门,必须将此事赶紧上报给罪恶之王阿兹莫丹。

    九天之上,泰瑞尔与幽蝴一番激烈搏杀后各自退开回复气力。

    “喂,你叫什么名字?能和我打个平手,你在天界应该不是一个无名之辈!”幽蝴抹了一下脸颊上的浅浅剑痕,瞪眼道:“还有你不知道伤害一位女士的美貌是一件罪大恶极的事情吗!”

    泰瑞尔凝聚出一团圣光摁在腰间的伤口上,淡淡道:“那真还是抱歉了,吾名泰瑞尔,乃月影大魔王麾下十二魔将之一。”

    幽蝴一瞪眼娇哼道:“你把我当成京巴那个傻子了吗?你身上那点像是魔将了?还有你瞎编一个名字就不能先动动脑子吗?你身为一个大天使居然敢冒用你顶头上司的名号,就不怕高阶天堂惩罚你吗?”

    泰瑞尔一挑眉角,冷声道:“吾名乃吾主所赐,轮不到你这个女人来说三道四!”

    “哼,真是一个没风度的男人。”幽蝴冷笑一声,讥讽道:“哦,我差点忘了,你们天使一族貌似都是一些不男不女的家伙,咯咯咯咯。”

    泰瑞尔脸色一冷,直接挥剑斩了过去。

    “哟,生气啦?”幽蝴娇笑一声,背后蝶翼连连扇动挥洒出点点星光粉尘。

    泰瑞尔不知这些粉尘有何厉害,但深知对方既然敢用来对敌肯定不只是好看那么简单。

    泰瑞尔立即给自己套了个庇护之盾,然后一个驱邪术砸了过去。

    幽蝴闷哼一声,被驱邪术冲击的一个气血翻涌,直感觉五脏六腑移了位,不过也仅此而已了,若是换成阶位稍微低一点的魔族恐怕就是四分五裂的下场了。

    “幻蝶虚影!”幽蝴背后双翼猛地一扇再次抖洒出大量粉尘,然后在点点星光中她全身光影一阵扭曲消失在了原地。

    泰瑞尔目光一凝,立即全身冒起璀璨圣光照耀四方,却连对方一个鬼影都找不到。

    忽然泰瑞尔感到背后被什么东西顶撞了下,震的庇护之盾发出一声轻鸣,惊得他立即反手就是一剑,却什么也没砍到。

    忽然左侧又是一震,套在身上的庇护之盾再次荡漾了一下。

    “隐身术?”泰瑞尔心中暗惊但却不慌乱,放开感知搜寻四面八方。

    泰瑞尔心头突然莫名一动,产生了一丝悸动!

    唰——!

    泰瑞尔手中的大剑立即顺从感应斩了过去,直接将一抹残影从虚空逼了出来。

    “抓住你了!嗯?”泰瑞尔先喜后惊,因为他砍中的分明是一个残影。

    刺啦!

    庇护之盾再次遭受莫名攻击直接崩碎,泰瑞尔身上立时多了三四道血口子。

    “喝!”泰瑞尔立时大喝一声爆发圣光冲击横扫八方,终于将幽蝴逼的显形。

    “哎呀,好可惜,差点就得手了呢。”幽蝴一脸媚笑着,她手中那把能变长鞭的符文长剑竟然彻底分裂成了一截截各自独立的飞镖围着她周身旋转飞舞。刚才泰瑞尔被破盾的一瞬间身上立时多出四五道伤口显然都是这些高速飞舞的飞镖造成的。

    泰瑞尔冷哼一声,身上笼罩在圣光之中的伤口冒出丝丝白烟就自动愈合了。

    “切,我最讨厌和你们这些不男不女的家伙战斗了,不把你们一点点切成碎块都不行!”幽蝴敛起笑容,冷啐一声。催动漫天飞镖高速旋转,宛若一道旋刃风暴罩住了她的周身。

    泰瑞尔举起大剑,沉声道:“来吧,你不是想将我切成碎块吗,正好我也是如此想的。”

    “呵!”幽蝴冷笑一声,立即催动旋刃风暴席卷了过去:“千蝶缤纷!”

    刹那间,旋刃风暴崩散开来,宛若无数彩蝶组成一条缤纷彩虹向泰瑞尔汹涌了过去。在这一招美丽的外表下却暗含着致命的威胁!

    泰瑞尔严阵以待高举起金色大剑,心中一动莫名地高喊出:“以正义的名义诛尽世间一切混乱与不公!”

    刹那间,他手中的金色大剑大放光芒,同时一片片雪白如羽毛般的实质化的圣光之羽漫天飘洒了下来。

    幽蝴立时惊愕的瞪大了眼睛,震惊万分道:“不可能!你怎么会这一招”

    下一刻,二人的大招猛烈的碰撞在了一起!

    ***

    “幽蝴大人!”许久后一大队精锐妖魔乌泱泱的赶来,当众越出一位妖魔统领恭敬询问道:“京巴大人差我等前来相助,敌人在何处?”

    幽蝴拄着长剑坐在一块磐石上剧烈喘息着,身上几处恐怖的伤口在圣光的灼烧下竟难以愈合。

    “等你们赶到那家伙早已经溜了。”幽蝴冷声道。

    妖魔统领立即又问道:“请问大人敌人往那个方向跑了?属下这就去追击!”

    幽蝴斜睨一眼道:“追上去送死吗?那人连我都留不下,就凭你们?行了,都撤回去好好守住地狱之门,防止天界那帮鸟人下来坏了吾主大计!”

    “是,大人!”妖魔统领不敢违命,只好护卫着一脸沉默的幽蝴返回烈焰地狱之门。

    ***

    “咳咳咳!老板!”泰瑞尔捂着胸口一阵长咳,在摆脱了那个女魔将的纠缠后立即远遁千里,然后马上联系上了慕容凤。

    “受伤了?”慕容凤听声音就知道泰瑞尔状态不好。

    “嗯,碰到两个自称魔将的家伙,应该就是罪恶之王阿兹莫丹的手下。打残了一个,和另一个打了个平手。”泰瑞尔深吸一口气,催动圣光开始治愈身上的伤口。

    “嗯,这仇暂且记下,回头我替你报仇。”慕容凤淡淡道:“有什么发现吗?”

    泰瑞尔一边疗伤一边禀报道:“烈焰地狱是一方自成一体的小世界,呃,小世界就是”

    慕容凤打断道:“我知道小世界是什么,说重点。找到罪恶之王的老巢了吗?”

    泰瑞尔回禀道:“找到了,就在亚瑞特山的主峰下面。而且人家还特意开了一扇百米多高的地狱之门在山脚下方便进出,只不过那地狱之门好像受到世界法则的限制被隔绝了一道屏障,门里边的妖魔大军现在都还没杀出来。”

    “看来我得加快速度了。”慕容凤吩咐道:“知道了,你先找个地方好好疗伤,等我赶去再做打算,如果有新情报再联系。”

    “是。”泰瑞尔应下命令切断了精神联系,然后起身准备前往那座由人类各国协力修建起来的要塞。

    另一边,慕容凤也在天明时分来到了凯基斯坦帝国的都城——卡尔蒂姆。

    一座建在森林与黄沙交界线上的古老城市,同时号称是全世界的贸易中心。

    城市的南边是青山绿水,而城市的北方却是漫天黄沙,站在山巅俯瞰下去黄绿色调泾渭分明,形成了一道壮丽神奇的自然景观。

    此刻卡尔蒂姆城中正拥挤进来一波来自乌雷城的难民潮,而随同难民潮涌来的还有飞涨的物价和恐慌情绪。

    城中统治者为了阻止城中发生混乱就对难民进行了隔离措施,美其名曰防止有携带邪恶诅咒者混入城中。

    不过这样一来反而加剧了城中恐慌情绪的蔓延,也让平民与难民之间的敌对情绪不断加深。

    慕容凤一身外地人打扮的走进城门,立即引来了无数冷漠的目光,让她一时满头雾水。不过好在她并没有打算在这里久留,只准备在城中补充一点淡水后就立即出发深入沙漠寻找那片绿洲。

    好在依山而建的卡尔蒂姆城中并不缺水,相反还因为水资源太丰富了不得不在城市底下修建了一套堪比地下迷宫的庞大下水道系统来进行排洪。

    慕容凤随便找了家酒馆就廉价的买到了两大桶清水以及一些干粮,正当她准备离开时忽然旁边一桌正在打牌的酒鬼讨论声传入了她耳朵。

    “喂,你们听说了吗?刚刚派去寻找传说绿洲的第三支军队也失踪了!”

    “啊?什么时候的事情?前两天不是还有消息传回来吗?你从哪里听说的?”

    “就昨个儿,我隔壁邻居的小女儿在宫里当侍女带出来的消息。听说在御前廷议上宰相大人为此还大发雷霆了呢。”

    “啧啧,这老不死想青春不老都快想疯了吧,居然真的相信那片绿洲中有传说的不老泉。这前前后后折腾进去多少人力财力了?再要是让这老不死继续怎么折腾下去,咱们帝国可迟早要完喽!”

    “嘘,慎言!”

    “唉,谁说不是呢。陛下尚且年幼,帝国权力又被那个老不死把持着,说不定哪天那王座上就得换人了。”

    “莫谈国事,咱们聊聊别的。最近东边怎么回事?怎么一下子涌来怎么多难民?”

    “还能怎么回事,那片丛林里的土着又闹腾了呗,只不过这次的动静比较大而已。”

    “也是,那些土着一年不闹腾个两三回才是新闻呢,来来来,喝酒喝酒。”

    慕容凤原本已经转身离开吧台了,但听到这里又转了回来。

    酒保见她转身回来,堆起笑容热情的问道:“女士您还要买些什么东西吗?”

    “我刚从外地来这里。”慕容凤说着摸出一枚银币搁在吧台上,说道:“想打听一下那传说中的不老泉。”

    酒保立时心领神会,收下银币笑呵呵道:“那您可就找对人了,关于那不老泉的传说在这城中绝对没有人比我知道的更详细了。”瞧他这熟稔的台词,估计都倒背如流了

    慕容凤十分上道的又摸出一枚银币拍在吧台上,淡淡道:“说重点。”

    酒保立时笑容更盛,收下好处凑近压低声音道:“女士,我这里有一份古老的地图,据说是”

    慕容凤亮了一下绑在腕下的匕首,然后摸出一枚金币摁住道:“我要听有用的消息,那份地图你还是留着忽悠别人去吧。”

    酒保尴尬一笑立即恢复正常脸色,笑眯眯道:“如果女士您真的想知道那不老泉的准确位置就去找那位曾经去过那里又是唯一能活着回来的家伙。”

    “谁?”慕容凤催问道。

    酒保瞥了一眼金币,笑而不语。

    “你最好别骗我!”慕容凤冷哼一声,将金币弹入酒保手中。

    酒保一翻手就将金币贴身收了起来,然后笑眯眯的吐出一个人名:“沈老贪,一个老酒鬼,您应该能在西城区的破烂酒馆或赌场里找到他。另外额外附送您一条免费消息,那老酒鬼同时也是老骗子,十句话里有九句都是谎言,唯一剩下的一句还是废话,所以您找到他后千万不要被他的花言巧语给骗了。”

    慕容凤眯起眼睛冷哼道:“既然那家伙是个老骗子,你又如何知道他是唯一从不老泉活着回来的?”

    酒保笑呵呵道:“因为他有不死之身。”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