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1365章 漂洋过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那阁下您有何高见吗?”凯恩问道。

    泰瑞尔说道:“我需要一张地图以及那些怪物的详细说明。”

    凯恩微惊道:“阁下您想单枪匹马去消灭那个亡灵君主?”

    泰瑞尔点点头道:“我想我是最合适的人选,况且那些骨头架子应该都是由于我的降临而引发出来的吧?所以既然是我惹出来的麻烦,自然需要我亲自动手去消除。”

    “我收回刚才的话,您是我见过的最英勇正义的骑士!”凯恩一脸正容道:“不过我还是反对您只身前往那个鬼地方。”

    “为何?”泰瑞尔问道。

    凯恩说道:“那些邪恶巫师虽然不会和那些亡灵联手,但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您一个人前去万一再遇见他们可就危险了。”

    泰瑞尔干笑一声,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只能强行解释道:“我先前被俘只是我的一时大意,如果再遇到那些混蛋肯定不会再中招了。”

    凯恩依旧坚持道:“那些邪恶巫师会的黑暗法术也不是只有一种,有许多诅咒根本就是令人防不胜防。我相信您确实能够轻易斩杀那些巫师,但同样万一您再出现什么意外旁边又连个帮忙的人都没有,这实在太危险了。”

    泰瑞尔一时间无言以对,总不能说自己先前只是故意放水被那些邪恶巫师抓住的吧。

    看老头如此坚持己见,泰瑞尔只好放弃了单枪匹马剿灭那些亡灵的打算,答应老头先在小镇中留住下来,等国王的骑士团支援到来再做打算。

    而泰瑞尔也借机向老头打听起这个世界的风土人情以及地理常识,而老头自然有问必答,甚至还为泰瑞尔找来了一张古老的世界地图。

    ***

    “也就是说你现在西方暗黑大陆靠近南方一个名叫坎杜拉斯的王国里?”慕容凤一边与泰瑞尔保持联系,一边对照书中的世界地图找到大概位置,只可惜这本书应该写于一万年前,那个时候的国家势力跟在现在的国家完全对应不上。

    慕容凤盯着地图看了半天也只找到附近几个未被当地土着改名的地理名词,比如北边的维斯特玛海湾、阻隔东西两个大陆的双子海、以及南边的斯科沃斯群岛。

    慕容凤原先还以为自己就坠落在这离西方大陆很近的斯科沃斯群岛上,结果与泰瑞尔对照了一下时差和太阳位置才发现自己坠落的位置很可能是在东方大陆还要东边的光明之海的某座小岛上……

    一念至此,慕容凤就很想一把掐死身边某只吃饱了就睡的吃货。

    “行了,我知道了,你就继续留在那里与当地人打好关系吧,顺便继续打听有关奈非天一族的消息。”慕容凤叹了口气与泰瑞尔结束了精神联系,站起身提溜起还在呼呼大睡的泰哥就是一通猛烈摇晃。

    “哈~~~欠!干嘛丫头?又开饭了?”泰哥一脸迷糊的睁开眼。

    慕容凤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道:“我们该赶路了。”

    “赶路就赶路呗,你叫醒本大王做什么?”泰哥一个翻身钻进慕容凤的口袋,嘟囔道:“等开饭了再叫我,没事别来打扰本大王午睡。”

    “你把我坑到这个鬼地方就没有什么表示吗?”慕容凤一把将这吃货揪出来恶狠狠道。

    泰哥挠挠头道:“你不是会飞吗,哦,差点忘了你现在施展不了神通了。那你造个木筏好了,反正这座小岛上有怎么多树木。”这吃货说完也不管慕容凤什么脸色,一缩脑袋就钻进了口袋里,而且这次任凭慕容凤如何拉拽都不出来了。

    慕容凤也是拿这没脸没皮的吃货没辙了,当然她不会真的傻到去做个木筏漂洋过海,因为她有星灵飞船。

    啪叽!

    结果慕容凤刚一召唤出星灵飞船,飞船就仿佛失去了动力趴窝在沙滩上一动不动了。

    “不会坏了吧?”慕容凤大惊失色,连忙爬上船仔细检查了一下才发现没能量了!

    “坑爹呐!”慕容凤一时间抓狂万分,没想到会碰到这种情况,偏偏星灵族飞船使用的能量又不是和人族通用的,而是一种名为幽能的能量。关键是这片世界受制于法则限制貌似压根没有什么幽能存在,让飞船想自动充能都做不到。

    无语的慕容凤只好收起飞船转身走进海边树林找了一棵最粗壮的大树挥手斩断,再直接拖到海里当起了独木舟。反正以她的身手来说只要能浪就算是给她一根芦苇都能漂洋过海,砍根大树当独木舟纯粹是方便她打坐调息而已。

    这一路漂洋过海就是一天夜,直到海平面上出现了一条黑线。

    “运气不错,起码漂对了方向。”慕容凤站起身掏出一架微型侦察器丢了出去。

    很快微型侦察器就传回了影像,前方确实是一片广袤的大陆,只不过遍地都是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似乎没有什么文明迹象。

    慕容凤掏出游记翻看了一下地图,对照太阳位置算出自己的登陆点应该是在东方大陆的西南海岸,一片原始荒蛮的热带雨林。

    当然书中的记载是一万年,现在这片雨林中有没有文明诞生就不知道了。

    慕容凤也懒得去探究这个世界的文明演变进程,只想找间旅馆好好洗个热水澡。毕竟被海浪浸湿了全身又被毒辣太阳晒干留下一层盐花在身上实在不是什么舒服的体验。

    忽然慕容凤注意到北面的海面冒起一缕黑烟正向着她这边飘来。

    慕容凤心中纳闷,立即操控微型侦察器飞了过去,旋即就见到三艘悬挂着骷髅旗的海盗船正在追杀一艘浓烟滚滚的商船。

    慕容凤挠挠头,心说自己怎么老是遇到这种破事?

    不过这倒也不失为混入当地土着的一条捷径。

    慕容凤卸下复合弓静静地站在浮木上,随着风浪一起一伏。

    很快那艘逃命的商船就出现在了她的视野中,紧跟着就是那三艘紧追不舍的海盗船。

    砰砰炮鸣远远传来,就见商船周边不时溅起一道道水柱。偶尔一颗炮弹命中商船也只是溅起一蓬木屑,并没有对商船造成什么致命损伤。

    不过商船船尾处始终冒着滚滚浓烟,显示这艘商船的状况已经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

    商船上正在疲于操控帆舵躲避海盗射击的水手们显然没有注意到前方飘在海面上的一根浮木上竟然还站着一个人,直直向那浮木冲了过去。

    慕容凤无语的撇了一下嘴,脚尖轻轻一点让浮木直接打横了过来。

    一阵涌来翻腾过来直接将浮木推了出去,险险地避过了商船的撞击。

    直到这时才有水手发现那浮木上竟然还站着一位手拿弓箭的少女,但是此刻正忙于逃命的他们哪有闲心搭救这位少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站在浮木上向着那三艘海盗船漂去。

    而海盗们却在第一时间发现了站在浮木的少女,毕竟双方视角不同,紧盯着前方猎物的海盗自然能在第一时间发现新的目标。

    “停止炮击!”站在船首上的海盗船长搁下单筒望远镜,一脸垂涎的大笑道:“真是送上门来的金币啊!来人,把那个小妞带上来好好地热情招待她一下。”

    “哈哈哈,好的船长。”一众海盗无不发出会心的淫笑。

    海盗船长下完命令刚一转头就感觉一抹残影贴着他的脸颊闪过,旋即就感觉右脸火辣辣的疼,伸手一摸居然全是血!

    “啊!船长你的耳朵没了!”一位船员发出惊呼。

    海盗船长却双眼瞪的溜圆,仿佛感受不到痛觉,因为此刻的他正一脸惊呆望着那站在浮木上的少女不知从那里掏出一门巨大的弩弓正瞄着他呢!

    嘣——咻!

    海盗船长立时瞳孔一缩,本能地往旁一躲……

    噗!

    一支拇指粗的利箭噗地一声将这个海盗船长带飞了出去钉死在桅杆上,其实他刚才只要站着别动或许这箭只是擦着飞过去,可他偏偏要躲一下,上赶着往箭口上撞,真是想不死都难。

    海盗船上立时一片寂静,所有海盗都傻傻地盯着死不瞑目的海盗船长。

    咔咔咔!

    忽然一阵异响从桅杆上传出,众海盗定睛一瞧才发现钉死他们船长的飞箭居然把数人才能合抱过来的主桅杆给震出了一圈裂纹!

    这得有多大的力道才能造成这破坏力啊?恐怕只有那些架在城头上的巨型弩炮能做到吧?

    但是慕容凤射出的这一箭可不单单是力道大,还会爆的!

    轰隆!

    一声巨响骤然在海盗船上炸开,直接让那数十米高的风帆桅杆哗哗地倾倒了下来。

    旁边一艘海盗船避之不及,直接被倒下的桅杆砸个正着。巨大桅杆就似一把大刀一下将这艘倒霉的友军船在侧舷上给开了一道大口子,立时汹涌的海水涌入船体,使得整艘船立时倾斜了起来。

    而船上的海盗们可就遭了秧了,各种木桶炮弹外加火炮到处乱滚,当场砸死砸伤无数人,更有许多人直接落进了海里,使得海面一片沸腾。

    而这时第三艘海盗船终于反应过来,甲板上也是一片鸡飞狗跳,最终在船长的指挥下将一门门黑洞洞的炮口对准了慕容凤。

    轰隆隆!

    刹那间,十几门火炮第次开火喷吐出一条条长长的火舌。

    天空中就听一道道凄厉的呼啸声扑面而来。

    但慕容凤却淡定无比的站在浮木上重新给弩炮上弦架箭,完全无视了身边炸起的一道道水花。

    不是慕容凤心大不怕死,而是因为这些炮弹对她根本毫无威胁。先不说那随缘的命中率,单就是那点小小的炮弹动能恐怕连她的护体罡气都撼不动。

    慕容凤上好箭矢对准第三艘海盗船就是一箭,但突兀炸起的一道水柱却使飞射出去的箭矢一下偏离了轨迹直奔着已经断掉桅杆的那艘海盗船而去。

    呼啸而去的箭矢几乎是贴着水面一头撞在这艘倒霉海盗船的吃水线附近的侧舷上,旋即就跟中了鱼雷似的,海盗船旗舰轰隆一声被炸开了一道巨大口子。

    看着又一艘海盗船发生了倾覆,那第三艘海盗船终于怕了,船上的海盗们纷纷拉帆转舵想要逃离这个恐怖的魔鬼。

    数息后,慕容凤再次抬起弩炮对准刚刚打横过船身的海盗船,这下连仔细瞄准都不用了,那暴露出来的侧舷根本就是一个巨大的靶子。

    慕容凤正要扣动扳机却忽然停了下来,低头瞥了一眼深邃的海底。

    就见一抹巨大的黑影从她站着的浮木底下飞快掠过,直奔着那三艘海盗船冲去。

    慕容凤摇摇头收起了弩炮,其实她早就察觉到海底窝着一头大家伙。只不过这家伙显然很清楚什么人不能招惹,所以当慕容凤坐着浮木漂过时它是一动也不敢动。但现在那些落水的海盗闹出怎么大的动静,它自然不会放过这送上门来的美餐。

    这时第三艘海盗船已经完成了转向,正要杨帆逃走忽然整艘船身莫名地一顿,仿佛触礁一样卡住不动了。

    正当船上的海盗们惊慌失措之时,船底下突兀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直接将三艘海盗船都给笼罩了进去。

    落水的海盗们最先被卷入漩涡,无不发出凄厉的求救声,可惜没有人响应他们的求救,因为其他人都自身难保了。

    慕容凤将弩炮变成复合弓挂回背上,静静地注视着三艘海盗船被那个巨大的漩涡吞入海底直至彻底消失。而诡异的是大漩涡波及的范围堪堪没有将慕容凤囊括进去。

    当海面恢复平静时,海平面下那抹巨大的黑影也跟着消失了。仿佛刚才的一切骇人景象都是幻觉,只剩下波涛起伏的海面。

    慕容凤摇摇头,转身望向那艘商船发现人家早已经逃远了,压根没有回来搭救一下她的意思。

    “得,白忙活一场。”慕容凤叹了口气:“你们要是别跑的离我那么远,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慕容凤话音未落,那艘商船底下突兀地浮起一片巨大的黑影……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