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1348章 投针验巧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啊,水!水!快给我水!”赤月骑士吐着长长的舌头,把小丫头逗的咯咯直乐,见他张嘴就要喝铜壶中的水,连忙叫道:“爸爸,这水还要留着比赛用呢。”

    赤月骑士一时间欲哭无泪,只能连忙从腰包中翻找出一瓶常备的冰泉水灌进嘴里,才让他原地满血复活了回来。

    “啊,差点辣死我了!”赤月骑士满头热汗道:“这狗粮也太坑人了,居然辣椒酱混了芥末酱,那位月影大当家也不怕坑出人命吗?”

    小丫头看到老爸出糗,丝毫没有安慰的意思,反而咯咯地直乐:“笨爸爸最怕吃辣了。”

    赤月骑士一脸黑线,被宝贝女儿翻出黑历史感觉心好受伤。

    这时剑痴领来了奖励,两件60级的青装和两包奇趣百味狗粮全都给了苏姚。

    “要尝尝吗?”苏姚拆开狗粮笑眯眯的问道。

    剑痴立即直摇头!

    “乖,张嘴!”苏姚笑颜如花的哄道。

    剑痴只能欲哭无泪的张开了嘴,然后被苏姚亲手喂了一颗狗粮。不过如此亲密的动作也对等于喂了旁边无数单身狗们一把狗粮……

    “什么味道?”苏姚却毫无所觉的盯着剑痴的脸色好奇问道。

    剑痴视死如归般的轻嚼了几下,然后一脸讶然道:“有梨子和蓝莓,嗯,好像还有葡萄,很好吃耶,”

    “不会吧?”苏姚盯着剑痴一脸甜蜜的表情,也摸出一颗狗粮丢进自己嘴里……

    “噫——!好苦!呸呸呸!”苏姚立即将刚吃进去的狗粮又吐了出来,然后赶紧掏出一瓶水漱了漱口,把剑痴瞧得哈哈直乐。

    “你吃到什么味道了?”剑痴笑问道。

    苏姚苦着脸,直漱口道:“高纯度的黑巧克力!我感觉我的舌头都没味道了!”

    剑痴听得呵呵直乐,苏姚一脸气苦的直接抓起一颗狗粮又塞进了他的嘴里。

    剑痴当然是来者不拒的嚼了一下……

    “呕~~~!!!”剑痴当场就脸绿了,趴在地上干呕起来。

    苏姚吓了一大跳,连忙蹲下问道:“你吃到什么了?”

    剑痴脸色发绿的直吐舌头道:“我形容不出来,但绝对比你吃到的巧克力苦,好像是……黄连!”

    苏姚立时被剑痴的一脸惨样逗的呵呵大笑。

    剑痴见她笑的花枝乱颤,不由也跟着呵呵傻笑起来。

    二人之间的关系因为同吃了一口苦味狗粮而变得微妙起来。

    “咳咳,两位第二轮比赛快开始了。”一位很没眼力的工作人员走过来提醒道:“如果二位还想继续参加比赛的话请尽快入场。”

    剑痴尴尬一笑,连忙趁机牵起苏姚的小手向比赛场地走去。

    第二轮比赛场地是在一片空旷的广场上,每队参赛选手都分配到一张桌子,桌子上还摆放着一个空脸盆。只不过能杀入第二轮比赛却只有八对选手。

    “当开始哨声吹响后,你们同时往脸盆里倒入鸳鸯水。”工作人员大声说明着比赛规则:“记住你们只有三十秒时间来完成倒水,然后禁止任何接触脸盆的动作,由工作人员亲自上前检查是否过关。”

    这时有个玩家疑问道:“这两壶鸳鸯水看起来都是清水,你们怎么评判我们是否过关了呢?”

    工作人员指了指自己脸上的眼镜,说道:“水中都事先掺了特殊化学颜料,只有戴上这副眼镜才能看到眼色区分。”

    众人立时恍然大悟,难怪对方能够轻易判断出两壶不同的鸳鸯水。

    “好了,比赛准备开始,所有人准备。”工作人员拿起哨子大声道。

    剑痴与苏姚立即一人提着一个铜壶站到桌子前。

    “等会儿将壶嘴贴着盆壁倒下去,慢慢来,不要倒的太急。”剑痴悄声道。

    “嗯。”苏姚郑重的点了点头,但双手却止不住的微微发抖。

    “别太紧张,有我呢。”剑痴柔声安慰道。

    苏姚没来由的心头一跳,不敢抬头去看剑痴,但是心境却出奇的平静了下来。

    嘀——!

    “开始!”

    二人立即微微抬起铜壶顺着盆壁注入了两股清水。

    但是两股清水一起注入脸盆根本难分彼此,所以所有参赛玩家只能凭感觉往盆里加水。

    这其中有人倒的快,有人倒的慢,然后不到十秒就有人完成了倒水,而有人直到三十秒限时到了还没倒满半盆。

    嘀——!

    “比赛结束,所有人停止动作,双手远离脸盆。”

    几位工作人员走上前一一巡视过每一个脸盆,当场就判定出晋级者。

    结果在场八对选手只能两队成功晋级,分别是剑痴和苏姚小队和赤月骑士的父女队。

    当剑痴听到比赛结果后显得十分惊讶,毕竟他俩晋级可以说有运气成分在,但是赤月骑士的父女队能晋级就有点神奇了,毕竟那个小丫头连水壶都提不稳呢,如何能配合赤月骑士完成如此高难度的动作?

    “哈哈哈,其实也没什么。”赤月骑士笑哈哈道:“比赛中又没规定不能互相帮忙。”

    小丫头嘟嘴道:“爸爸力气太大,要不是我帮忙盯着,他肯定将水全弄洒了。”

    剑痴一脸汗颜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由于只有两对晋级决赛,所以工作人员很快就拿了四人的晋级奖品以及两副特制滑板搁在四人面前,很显然这滑板是决赛当中使用的。

    “你们管这叫滑板?”剑痴一脸无语的指着地上就是中间两个轮子加一横板的玩意儿,或者说用加了轮子的跷跷板来形容更正确。

    本来踩着滑板端着水盆保持平衡就已经够困难的了,可现在倒好直接变成了加轮子的跷跷板,这要不是杂技演员别说端着水盆保持平衡了,能站稳别摔下来就不错了。

    工作人员淡定道:“比赛规则中没规定滑板必须是两头四个轮子。”

    这话解释的让四人皆是无言反驳。

    “几位请安排好谁踩滑板谁投针吧。”工作人员催促道。

    剑痴与苏姚对视一眼,很无奈的踩上了摇摇晃晃的滑板努力保持住平衡。

    而赤月骑士那边自然是他负责踩滑板端水盆,小丫头负责投针。工作人员还很贴心的搬来了一把高凳让小丫头站在上面方便投针。

    看着两个大男人滑稽的踩着摇摇晃晃的滑板,手中还极力端稳一脸盆水,不少围观者都发出了起哄的笑声。

    不过剑痴好歹也是位宗师级高手,很快就适应了平衡,端着水盆只有轻微的晃动。

    而赤月骑士的表现就糟糕多了,毕竟没有经过专业杂技训练的人想要即踩着带轮子的跷跷板不晃又要端着水盆可就困难多了。

    小丫头拿着一根绣花针,鼓着小嘴道:“笨爸爸别再晃了啊,水都快被你洒出来了。”

    赤月骑士绷着脸努力扯出一张难看的笑容,催促道:“宝贝女儿你赶紧投针啊,爸爸快坚持不住了。”

    “你怎么晃,万一针沉下去了怎么办?”小丫头举棋不定道。

    “没事,你要相信爸爸!”赤月骑士强颜欢笑道。

    但小丫头显然对她老爸一点信心都没有,反而扭头对苏姚喊道:“姐姐,要不咱们换换?”

    赤月骑士差点当场绝倒,苏姚莞尔一笑道:“这个恐怕不行啊!”

    工作人员面无表情的提醒道:“比赛过程中不允许临时替换选手。”

    小丫头瘪瘪小嘴,轻哼一声道:“笨爸爸我放啦。”说着小心翼翼的将绣花针放入了水中。

    另一边,在剑痴的凝息并视之下苏姚也轻轻地将绣花针放进了水中。

    “哇,真的浮起来了。”小丫头惊讶的声音传来,一旁的工作人员立即探头仔细看了一眼,直接判定道:“投针未沉,针影如弯月,恭喜二位通过了最终考核。”

    “哇!”观众们立时欢呼一片,为这个幸运的小丫头送上热烈的掌心。

    这时负责监督剑痴和苏姚一组的工作人员也跟着大声宣布道:“投针未沉,针影散如花,恭喜二位也通过了最终考核。”

    立时人群中响起了更加大的惊呼声。

    “耶!”小丫头立时高兴的又蹦又跳:“姐姐我们都通过了耶!”

    “哎哟,我地小姑奶奶你可得站稳了。”赤月骑士连忙跳下滑板搁下脸盆,将小丫头从高凳上抱下来。

    这时在一片欢呼声中工作人员为四人拿来了决赛奖品,引来一片羡慕。

    剑痴故作大方的将自己的装备奖励当场送给了苏姚,毕竟他都七十多级了,60级的紫装对他来说完全无用,至于那张月影神宫的贵宾邀请券对二人来说更是可有可无。而两套七夕情侣套装被二人当场换在了身上,当真是男的帅女的靓,引来一片羡慕惊叹。

    “哈哈哈,还真没看出来二位真是郎才女貌啊。”赤月骑士牵着女儿过来笑哈哈的打趣道。

    苏姚俏脸一红更显娇艳可人,为了掩饰羞涩蹲到小丫头面前掏出巧克力道:“小妹妹这巧克力送你了。”

    却不想小丫头直摇头道:“我不要,我也有,这是姐姐和大叔的。”

    剑痴仿佛心口被扎了一箭,一脸黑线道:“我只是看起来有点老,其实还很年轻的。”

    小丫头抬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肯定道:“嗯,比起爸爸大叔你确实看起来年轻一点。”

    两个大男人瞬间感觉心口同时被扎了一箭。

    小丫头却毫无所觉,和苏姚依依不舍道:“姐姐,我和爸爸要去打大蜘蛛了,可能回不来了。”

    三人俱是一阵汗颜,明明只是去打一个节日BOSS你不要搞得跟生离死别一样好不好?

    苏姚脸上挂着三条黑线,强笑道:“没事的,我们可以互相加好友联系啊。”

    小丫头立时眼前一亮,直点头道:“嗯嗯,加好友,加好友。”

    苏姚和小丫头当即互相加了好友。

    “月下离歌?”苏姚才注意到这小丫头的ID取的有些文雅,讶然道:“这角色名是你爸爸帮你取的吗?”

    “不是呀。”小丫头摇头道:“是妈妈帮我取的。”

    剑痴立时瞧向赤月骑士的眼神不对了,赤月骑士一脸汗颜的解释道:“我媳妇有点文青,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

    剑痴呵呵一笑,一副你不用解释我都懂的表情,让赤月骑士有种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的感觉了。

    随后,四人互相告别离开了节日活动比赛现场。

    “没想到小凤弄出来的这个节日活动挺有意思的。”剑痴与苏姚手着牵手又穿着情侣装在街上招摇过市,自然引来一群单身狗们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嗯。”苏姚起先还有点羞涩不好意思,但等习惯了之后反而放开了,一脸甜蜜蜜的与剑痴漫步在街上希望永远走不到尽头。

    “那个你晚上去参加舞会吗?”剑痴没话找话道。

    “嗯。”苏姚轻声道:“你去那我就去那。”

    剑痴立时一脸嗬嗬嗬地傻笑,让苏姚忍不住狠掐了一下他,娇嗔道:“别一副傻笑个没完,让别人瞧笑话。”

    剑痴赶紧收起笑容,但嘴角还是忍不住微微勾起。

    这时苏姚忽然收到了一条通讯请求,是牧雪那丫头发来的。

    “小雪有什么事吗?”苏姚接通后问道。

    “哇,苏姨你和蛋叔都穿上情侣装了呀!”镜头那边挤着一群丫头怪叫连连。

    剑痴一脸黑线道:“你可以叫我王哥。”

    “知道了,蛋叔。”牧雪怪笑道。

    苏姚护起了心上人,薄嗔道:“有事说事。”当即又迎来一帮丫头怪笑连连。

    “苏姨赶紧带上蛋叔来抢BOSS啊!”小香儿插嘴道:“这大蜘蛛太难打了。”

    镜头一阵晃动对准了一个巨大的山谷,就见山谷内满地尸横遍野,而一只堪比蛛形机甲堡垒的黑色大蜘蛛极为显眼的傲立在山谷中。

    “怎么惨?”苏姚一脸惊讶道:“我记得这个大蜘蛛节日活动一开始就刷出来了吧?你们怎么多人还没推掉它吗?还是有人故意捣乱?”

    牧雪一阵气苦道:“别提了,这大蜘蛛是根据参战人数来变化战斗力的,来的人越多它就越强,根本谈不上谁捣乱。”

    剑痴与苏姚对视一眼,俱是一阵无语。终于明白系统为何在节日活动一开始就发布了BOSS坐标,合着是把全服单身狗玩家都吸引过去送死了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