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1233章 追踪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雷恩加尔也已经酒醒了,快走几步挤开雷克顿凑到慕容凤身后自卖自夸道:“老板,我的追踪之术可不比这条鳄鱼差多少,尤其是我的鼻子,只要给我闻那奸细身上的气味,就算他跑到千里之外我也能抓他回来。【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你这只野猫敢和老子抢活!”雷克顿立时怒了,呲着满嘴尖牙就要和雷恩加尔大打出手。

    雷恩加尔自然不甘示弱,一副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架势。

    慕容凤没好气道:“行了行了,你们两个一起跟我去。抓到那奸细有重赏,抓不到就都给我滚到墨海种田去。”

    两个活宝立时一缩脑袋,不敢再炸刺。

    慕容凤忽然又问道:“对了,怎么没见亚索和你们在一起?”

    雷克顿哼道:“别提那个重色轻友的混蛋了,自从和那小妞好上后就将我们两个兄弟给抛弃了。”

    “小妞?”慕容凤一想就恍然道:“是娑娜吧。亚索和娑娜发展到哪一步了?什么时候能成好事啊?”

    雷恩加尔嘿笑道:“这个老板您就要亲自去问亚索了。”

    慕容凤摇摇头,轻笑道:“看来我又要多准备一份红包了。唉,最近老被人喂狗粮了,真心不爽啊。”

    雷克顿捅捅雷恩加尔,一脸诡笑的连使眼色。

    雷恩加尔拍开雷克顿的爪子,没好气的瞪了这货一眼。

    “喂?你们两个背对着我眉来眼去的是在搞基吗?”出了酒吧一条街的慕容凤已经转身停下,正好瞧见二人眼神交流,一脸嫌弃道:“虽然我不反对搞基,但你们要搞最好离我远点。”

    两个活宝立时叫屈,连忙指天发誓绝不是慕容凤想的那样。

    慕容凤翻翻白眼,懒得听这两个活宝的辩解,直接在街边召出星灵飞船催促道:“赶紧上船,我可没闲工夫陪你们在这里浪费时间,我们必须在天亮之前抓回那个奸细。”

    雷克顿登上飞船问道:“老板那个奸细到底什么来头啊?很厉害吗?用得着您亲自出手吗?”

    慕容凤坐到驾驶位置上说道:“厉害不厉害我不知道,但要是让那家伙逃走了绝对是个大麻烦。而且我可没有派杂兵给人家送经验的习惯,既然要斩草除根那就狮子搏兔全力以赴。”说着直接发动了飞船蹿上了悬浮空道挤入滚滚车流。

    雷恩加尔挤在雷克顿旁边坐下,问道:“老板你知道那个奸细往那边逃了吗?”

    “我要是知道还找你们做什么?”慕容凤白了一眼,拿出那奸细的贴身衣物丢给二人说道:“这是那奸细留下的衣物,我们出城后分头寻找,有发现立即通知我。”说着又掏出两个远程通讯腕表丢给二人。

    飞船一路疾驰出了城,慕容凤将二人分别放在城北门与城东门下船,而她自己则飞去城南门。因为要回天元大陆势必要向东走,所以北、东、南三个方向都极有可能是那奸细逃走的方向。而且对方既然是逃命肯定不敢大摇大摆的走大路,所以出城的小路成了三人重点排查方向。

    很快,追踪北边的雷克顿就有了发现。

    慕容凤立即乘船接上雷恩加尔赶到雷克顿发现奸细踪迹的地方。

    只见雷克顿在一个刚刨开的土坑前,指着坑中一堆腐烂尸骸说道:“老板你看,这些尸体死亡时间应该不超过三天,但是已经高度腐烂,似乎是中了某种剧毒。但奇怪的是这些倒霉蛋的血液似乎被强行吸光了,然后又被强行注入了毒血。”

    慕容凤眉头一挑,立即道:“应该是夺血续命之术,一种将自己的毒血与他人的健康血液进行互换,既能驱毒又能快速恢复体能。”

    雷恩加尔眉头深皱道:“好歹毒的法术!是那个奸细所为吗?”

    “应该是。”慕容凤点头道:“那奸细逃跑前已经身中了剧毒,只是没想到他会有这种方法解毒。看来能当上间谍的修真者比寻常修真者更难对付啊。”

    “修真者?”雷恩加尔与雷克顿一头雾水,显然没听说过这个称呼。

    慕容凤解释道:“你们可以理解为将施法者与战士结合起来的双修之人,既能释放强大的法术也能像战士那样近身肉搏。”

    “怎么厉害?”二人一脸惊叹。

    “厉害是厉害,但却有诸多限制。首先光是灵根资质不足就能刷掉九成九的不合格者,而且一旦成为修真者就等于踏上了一条布满荆棘的逆天之路。”慕容凤摇摇头不再多说,毕竟她也算其中一员,而且还选了一条最难的逆天之路。

    “追!这人施展了这个夺血续命之术即使能快速恢复体力也肯定耗费了大量法力,肯定没跑多远。”慕容凤立即下令追踪这奸细逃跑的方向。

    雷克顿与雷恩加尔立即各显神通,果真发现了这奸细一路遗留下来的许多蛛丝马迹。

    “这家伙反追踪能力不错,居然能在逃命过程中隐藏自己的踪迹,不过碰到我算他倒霉。”雷克顿拂开一片浮土捏起一把沙土在指间搓了搓,冷笑道:“这片泥土里还残留着一丝血腥味,那个奸细应该在这个地方休息过一段时间。”

    慕容凤翻身跃上旁边一块挡风的巨石,远眺入目所及皆是一片戈壁荒漠。

    “这家伙居然没往东边跑,反而跑到这片马勒戈壁来了。”慕容凤一抬手释放出十几颗微型侦察器向四周飞散开来。

    这时一缕寒风刮过,雷恩加尔昂首嗅了嗅鼻子,沉声道:“有血腥味,从北边飘来的。”

    慕容凤与雷克顿也昂首深吸了一口气,果真闻到一丝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追!”慕容凤直接腾身而起贴着地面飞掠而去。

    雷恩加尔迅捷如猎豹紧随其后,雷克顿也不甘示弱紧紧尾随着二人发足狂奔。

    很快三人就循着血腥味追踪到了一片凌乱的营地外。

    “是一个沙蜥族的营地。”慕容凤面沉如水的走进尸横遍野的营地,只见几个帐篷土窝上满是墨绿色的血迹。

    随着燃烧军团的势力急剧扩张,前来投奔依附黄金城的地狱各族也越来越多。但是不是那个种族都有资格进入黄金城的,就眼前这个被屠灭的沙蜥族小部落,估计就是因为自身文明太低加上实力不够,所以就只能蜗居在这片戈壁中。但不管怎么说此地离黄金城不到百公里,没有谁敢在这里动武,所以这些沙蜥族也算名义上受到了黄金城的庇护。

    但是现在却被残忍的屠杀了整个部落,这完全是在**裸的挑衅黄金城的统治权威了。

    “八成是那个奸细干的!”雷克顿一脸阴沉的翻看了一眼一具沙蜥族尸体,说道:“是剑伤,很锋利!整颗脑袋直接被一剑洞穿,但是这个沙蜥人直到临死前都是一脸平静,似乎压根没有预见自己会被人袭击。”

    “应该是飞剑,千里之外取人首级如探囊取物。”慕容凤眯起眼睛打量四周发现这片部落的中心火塘里还留有余温的一堆火炭。

    “尸体还没僵硬。”雷恩加尔起身道:“死亡时间应该不超过十二个小时。”

    轰隆!

    忽然远处腾起一团火球一下吸引了三人的注意!

    “过去看看。”慕容凤立即腾空率先飞掠了过去。

    很快三人来到了一座燃烧军团戈壁岗哨处。

    几名正在收拾残局的燃烧军团士兵一见到元首大人亲临,当即被吓了一跳,赶忙丢下手头上的事情向慕容凤敬礼问好:“参见元首大人!”

    慕容凤飘然落下点点头,看向残破的岗哨围墙,皱眉道:“怎么回事?”

    驻守岗哨的少尉立即敬礼回答道:“回禀元首大人,我们刚刚遭遇了一伙戈壁猎盗团的恐怖袭击。不过对方已经被我们击退,我方共毙敌三十人,己方轻伤一人。”

    慕容凤看向那个站的笔直的轻伤者,抬手施放出一道圣光治愈了他身上的轻伤,立时让这个士兵感动的满脸涨红。

    “这戈壁猎盗团是怎么回事?为何我从未听人禀报过?”慕容凤问道。

    少尉再次敬礼禀报道:“回禀元首大人,这些戈壁猎盗团是新近出现的一些戈壁强盗,其成员大都为那些不服统治而被清剿的地狱各族残党余孽组成的强盗团体,人数少则数十人,多则几百人,只不过都是一些乌合之众,不足为虑。小人在几周前就已经上报了此事,参谋部随后就调派了兵力加强了墨海周边的警戒等级,防止这些强盗袭扰到墨海农场。”

    “原来是群乌合之众。”慕容凤恍然,随即冷色转冷:“不过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些余孽就应该彻底斩草除根,留着迟早会成为祸患。”

    雷恩加尔与雷克顿这时追了上来听到慕容凤与几个驻守士兵的对话后,上前道:“老板,有关这些戈壁强盗我倒是听过一些传闻。不过最近魔界那边似乎有异动,而老板你又在这时要对外用兵,所以黄金城一时半会儿应该抽调不出更多兵力对付这些家伙。”

    “魔界又有异动?”慕容凤脸色更冷:“那帮恶魔刚在黄金城下折损了十几万兵力,还没吸取够教训吗?”

    雷克顿摊手道:“估计是急着想报复回来吧。毕竟那些恶魔不都是以强者为尊的嘛,这次大败仗让那几位大魔王颜面尽失,人家肯定是急着想挣回面子吧。”

    慕容凤摇头道:“战争没有你想的那么儿戏,尤其大败在前,那些恶魔短时间内应该不敢再擅起刀兵才对。”

    雷恩加尔说道:“我猜是那些恶魔怕我们兴兵报复才对,哪还有胆量发兵攻打我们。”

    “现在不是争论这个时候。”慕容凤摆摆手,看向那个少尉询问道:“这几天有没有遇到可疑人员经过这里?”

    “可疑人员?”少尉仔细想了想,摇头道:“元首大人您忘了墨海农场周圈百里之内都已经被您划定为禁区,任何擅自闯入者一律格杀勿论。除了那些不怕死的戈壁猎盗团还有谁敢跑到这里来找死。”

    慕容凤眉头深皱陷入沉思,雷恩加尔上前推测道:“老板,我怀疑那个奸细很有可能与那些猎盗团有关系。”

    “你猜错了,那个奸细绝无可能”慕容凤忽然灵光一闪,说道:“不对!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那个奸细就算以前与那些猎盗团没关系,但见到那些专门与我们为敌的猎盗团后也肯定会与他们主动接触才对!走!”

    慕容凤立即问清那些猎盗团余孽逃走的方向,然后召出飞船招呼二人上船追踪了过去。

    ***

    此刻在茫茫的戈壁上,一支狼狈的队伍正在亡命狂奔。

    这些家伙正是先前袭击燃烧军团岗哨的戈壁猎盗团,只不过来时士气高昂的几百人队伍此刻却只剩下了不到五十人的残兵败将。

    而队伍里的士气也跌至了最低谷,甚至有人逃者逃者就悄悄脱离了队伍。因为这些家伙都已经深刻体会到了燃烧军团的恐怖。对方只不过一座十几人把守的岗哨就将他们数百人的‘大军’打的抱头鼠窜,这要是等到追兵围追上来恐怕他们一个人都别想活着回去。

    而率领这支猎盗团的头领是一个夜魔族,名叫巴克斯。而这夜魔族与魔界的吸血鬼一族算是近亲,所以这伙猎盗团在前不久受到了来自魔界的暗中支持立即迅速壮大了起来。成为众多猎盗团中实力最强大的一支队伍,对外宣称足有上万人马。

    只不过这个夜魔族巴克斯可没他的吸血鬼近亲那么狡诈阴险诡计多端,只是一个自大的莽夫。一见自己的队伍像滚雪球似的突然壮大了起来,就觉得天天去骚扰那些依附黄金城的无关紧要的小部落即捞不到多少油水也不足以显示自己的实力,还不如去撩拨一下燃烧军团的虎须干一票大的。

    但是这个大胆的决定却遭到了幕后金主的严厉驳斥,这就让巴克斯心中又憋了一团怒火,最终在今晚悄悄策划了这场袭击。而为了行动保密,这次带来的数百人大军可都是巴克斯的亲信队伍,却没想到虎须没撩到还差点被拍死当场。

    此刻的巴克斯当真是又惊又怒,如同一条丧家之犬回去后都不知道该如何向幕后金主解释了。

    “什么人!!!”忽然在前探路的一个亲信惊喝道!

    巴克斯心底一凉,还以为是燃烧军团的追兵怎么快就杀到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