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1227章 上古宝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高速旋转的金币很快再次落下,这回慕容凤没有再弹出指风干扰,而是双手齐出,十指如穿花蝴蝶围绕着下落的金币不停的敲击,令金币在下落的过程中不断改变运动规律。【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一时间,哪怕沃玛教主眼力超凡也无法断定金币落定后会是那面朝上了。

    但是慕容凤干扰的手法是在游戏规则的允许之内,所以沃玛教主也无法指责她什么,毕竟换成他来抛可能还会做的更过分。

    转眼间金币就要落定,就见慕容凤双手骤然加速变幻出无数残影完全遮蔽了金币的影迹,旋即就听嘭地一声!

    慕容凤一巴掌将这金币重重的拍在桌上。

    “阁下,请猜吧。”慕容凤单手盖着金币,另一只手微微一抬示意轻笑道。

    沃玛教主微微一眯眼睛,只要他偷偷施展一个透视术就能瞧见压在手掌下的金币,但是慕容凤那高深莫测的笑容却让他心底发虚,不敢耍这种小伎俩。

    一时间,烛火忽明忽暗的教堂内只剩下几人粗重的呼吸声。

    沃玛教主死死盯着摁住金币的手掌,仿佛要在慕容凤的手背上瞧出一个洞来。同时更是心念急转:“天使还是魔鬼?到底是那一面朝上?不对!以这丫头的狡诈不可能如此简单的让我猜对!或许又挖了什么坑在等着我主动跳进去!但是金币只有两面对了,还有第三种可能!一定是这样没错!”

    砰!

    沃玛教主一拍桌子,瞪眼道:“我猜是”

    “且慢!”慕容凤忽然打断道。

    “怎么?!”沃玛教主双目圆睁道:“你又想耍什么诡计?这回我可不会再听你的鬼话了!”

    慕容凤摇头轻笑道:“你好像忘了咱们好像都还没压赌注呢,而没有赌注的赌局即使赢了也没有什么意义吧?”

    沃玛教主顿时一噎,刚才一时紧张还真将重点给忘了。

    “我的赌注就是这枚撒旦的金币!”沃玛教主瞪眼道。

    慕容凤微微一笑,摸出先前那枚铜币往桌上一放,说道:“那我就拿这枚铜币当赌注好了!”

    “你!!!”沃玛教主差点又吐血了。

    慕容凤笑道:“如果你觉得我的赌注不合你的心意,我们也可以重新下注再赌一盘啊。”

    “不行!”沃玛教主仿佛认准了慕容凤的伎俩已经被他识破,所以搬回一局的大好机会就摆在面前他岂能错过。就算只赢来一枚铜币,那也是意义非凡了!

    “那好吧,你猜吧。”慕容凤无所谓道,反正即使是输她也只输一枚铜币,这赌局怎么看都是她稳赚不赔。

    沃玛教主深吸一口气,大声道:“我猜你手掌下的金币即不是天使朝上也不是魔鬼朝上,而是竖立着的!!!”

    现场一片寂静!

    “噗嗤,哈哈哈哈哈!”慕容凤忽然放声大笑起来,直摸泪花道:“阁下你也太有想象力了,哎哟,笑的我肚子都疼了!”

    “怎么?难道我猜错了吗?”沃玛教主不信邪道:“有胆量你就将手拿开!”

    慕容凤哼笑一声,便随意的拿开了手。

    只见金灿灿的金币天使一面朝上静静地躺在桌子上。

    “这这这,这不可能!!!”沃玛教主一时难以置信道:“你没有动手脚?”

    慕容凤摊手轻笑道:“我有没有动手脚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是你说的要和我堂堂正正的公平较量一番,所以我就成全你啦,只不过你的运气似乎不太好啊。”

    牧雪撇嘴道:“他哪是运气不太好,分明是智商没在线。”

    几人立时笑喷了出来。

    沃玛教主一下跌坐在椅子上,半天不能回过神,眼睁睁的看着慕容凤将那枚撒旦的金币拿走放在手中把玩观瞧。幸亏魔鬼没有信仰只有**,要不然现在的沃玛教主非精神崩溃不可。

    慕容凤把玩了一会儿这枚撒旦的金币便失去了兴趣,毕竟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枚同样的金币不知道散落在世界各处,想要集齐的难度不亚于打败大魔神撒旦。所以过了一会儿手瘾慕容凤便将这枚撒旦的金币弹回了失魂落魄的沃玛教主手中。

    沃玛教主却是苦笑一声,无奈的将上古宝刀往前一推,说道:“这把刀归你了,谢谢惠顾。”

    慕容凤笑眯眯的拿起这把白板大铡刀,突然发现好重!

    慕容凤对自己的臂力可是很清楚,别说区区一把铡刀了,就算是千斤巨石也能轻易提起来,但是这把大铡刀一入手立时感到沉甸甸的压手。这分量感竟让她有点力不从心,而且握住刀柄的一瞬间眼前似乎闪过一片凌乱的幻象,仿佛置身在一片修罗战场,到处都是堆积如山的魔怪尸体。

    而就在尸山血海的最高处傲立着一位肩扛大刀的巨人!

    旋即幻象一闪而逝,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刚刚那只是一个幻觉。

    “此刀果然不凡!”慕容凤立时暗暗欣喜。

    “月影让我瞧瞧。”牧雪立即凑上前来。

    “小心点,这把刀很重。”慕容凤将刀头拄在地上,牧雪伸手抓住刀柄却轻而易举的提了起来。

    “很重吗?”牧雪随手挥舞了几下,讶然道:“明明好轻呀,这刀该不会是塑料做的吧?”

    慕容凤一脸惊讶,就见牧雪又将刀递给跃跃欲试的小香儿,结果这小丫头挥舞起来更是虎虎生风,然后苏姚也拿过去试了试,发现同样很轻。苏姚又转手递给若水,若水却不感兴趣,让给一旁的剑痴。

    就见剑痴好奇的伸手去接,结果嘭地一声没拿住,刀头直接杵地砸出了一圈裂纹。

    剑痴一时面红耳赤,不是尴尬的,而是吃力的双手使劲才勉强将这把大铡刀提离了地面几厘米,然后就累的气喘吁吁半天缓不过气来。

    “呼呼呼,这刀好重!!!”

    “不会吧?我拿着的时候明明很轻啊!”牧雪不信邪的又过去提了一下,结果大铡刀又被她轻易的给提了起来,挥舞着嚣张大笑道:“我明白了!我就是把神器选中的命运之子啊!哇哈哈哈!”

    沃玛教主却在这时泼冷水道:“这把刀会根据持有者的实力增加自身的重量,重量越重说明持有者的实力越强。”

    牧雪顿时尴住了干笑,不爽道:“那这破刀有屁用,高手连拿不拿动,还怎么砍人?”

    沃玛教主冷笑道:“拿不动或太轻都说明你不适合这把刀,唯有那些能将这把刀挥舞出万钧之力的强者才配拥有这把刀,也只有这样才能解开刀上的封印显露出它的真面目。”

    慕容凤伸手重新接过这把大铡刀,双手握着来回挥舞了几下。

    立时众人就瞧出了不同来,如果说此刀在牧雪或小香儿手中轻飘飘的像把塑料刀,看上去毫无威胁。那么在慕容凤手中挥舞起来就如同狂风卷落叶,只是单纯带起的刀风就压迫的众人感到呼吸困难,更别说靠近过去了。

    “好一把一力降十会的宝刀!”慕容凤双眼放光,立时瞧出了这把宝刀的神奇之处。

    试想以她的一身怪力再配上这把能够力掼万钧的宝刀,谁敢硬撼其锋?

    牧雪双眼放光道:“月影再加把劲,看看能不能解开这把宝刀上的封印!”

    慕容凤点点头,再次用力挥舞了几下却很快停了下来,微微喘息道:“不行,不能动用内力单凭双臂力道挥舞起来太吃力了,等出去后再试吧。”

    沃玛教主高深莫测的哼笑道:“这把宝刀可不是凭内力就能够轻松挥动的。”

    慕容凤一挑眉,拄刀盯着沃玛教主。

    沃玛教主屈指一弹金币,笑问道:“想知道窍门吗?”

    慕容凤盯着下落的金币,轻笑道:“怎么?阁下还想和我再赌一把?”

    沃玛教主却摇头道:“我看起来有那么愚蠢吗?”

    慕容凤问道:“那阁下怎样才肯告知挥动这把宝刀的窍门呢?”

    沃玛教主咧嘴一笑,充满了魔鬼恶趣味,嘿嘿道:“实战出真知。”

    众人立时如临大敌,直到这时才意识到眼前这位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魔鬼君王,真要是打起来恐怕即使慕容凤战斗力全开也不一定打得过。

    沃玛教主摆摆手,哈哈笑道:“瞧把你们给吓得,本王看起来像是那种欺负弱小的家伙吗?”

    沃玛教主哈哈笑着,但整个人却卷起了一股浓烟火星逐渐消失,只留下玩味的笑声在教堂内回荡:“月影冕下此地进来容易想出去却难,所以各位想离开此地就只能凭你们各自的实力了。本王碍于规则不便出手,只能提醒你们一句一定要在天黑之前离开这里哦。”

    话音一落烛火骤然熄灭,让教堂陷入一片昏暗。这时夕阳的余晖却透过破败的窗户斜斜地照射了进来。

    “走!!!”慕容凤清喝一声,扛着宝刀就向门口冲去。

    若水闪身上前冲的最快,结果刚冲到门口忽然一道异光打在她身上。

    “啊咧?”若水一脸迷糊道:“我的时间好像到了,要被召唤走了。”

    “小若水!”小香儿大惊失色道:“你要上天堂了吗?”

    牧雪直接给了这丫头一记掌刀,吐槽道:“别瞎说,人家只是身为b的时间到了,要被传送出求生之岛了。”

    “哦。”小香儿握着脑袋,挥手告别道:“那我们下次再一起玩啊。”

    “好的,再见。”若水挥挥小手,旋即就被异光给召唤走了。

    “这系统还真是一点机会都不留给我们啊。”慕容凤摇头感叹一声,直接飞起一脚踹开了厚重的教堂大门。

    大门外的小镇街道依旧静若鬼蜮,但不知何时却飘荡起了漫天飞灰。

    慕容凤刚一迈步出大门立时感到不对劲,急忙退了回来,神色凝重道:“这些飞灰是核辐射尘埃!!!”

    牧雪大惊失色道:“难道是毒来了?”

    “不是,外面的辐射没有你说的那么强烈。”慕容凤摇头道:“而且这里是异次元空间,或许解开此地的秘密就能知道这求生之岛形成的原因。”

    小香儿紧张道:“凤姐姐解谜什么的以后再说吧,太阳都快下山了!”

    “好!都戴上防毒面具跟紧我!”慕容凤掏出自己的防毒面具戴在脸上。虽然这简易的防毒面具根本防不住核辐射,但起码能避免将那些核辐射尘埃直接吸进肺里。

    众人立即手忙脚乱的各自戴好防毒面具,然后在慕容凤的一声招呼下一起冲出了教堂。

    众人一冲到大街上立时就感到浑身刺痒难耐,如同有蚂蚁爬满了全身。

    “啊!好痒好难受!”小香儿立时瓮声瓮气的怪叫道,浑身更是扭个不停。

    “忍一忍,跟紧我。”慕容凤提刀在前开路。

    忽然街边一栋房屋的窗户骤然炸开,就见一团黑影飞扑了出来。

    慕容凤提刀就劈,但还没等她劈到却见那黑影一被夕阳余晖照到立时化为了漫天飞灰

    一时间众人脸色无不发绿。

    慕容凤沉声道:“快点,顺着有光照的地方走。”

    四人紧跟着慕容凤踏着夕阳余晖在空旷的街道上一路狂奔,沿途时不时有鬼影蹿出想要拦下几人,但却被阳光烧成了飞灰。

    但是跑着跑着慕容凤却发现了不对劲,立时让众人停下喘息片刻。

    “呼呼,怎么停下了?”牧雪直喘息道。

    慕容凤目光如电的环顾整条小镇街道,神色凝重道:“我们好像遇到鬼打墙了。”

    “鬼打墙?!!”众人大惊失色,纷纷回顾四周豁然发现自己明明跑了半天却离教堂门口不足百米距离。

    而这时夕阳已经有近半没入山头,即将敛去最后一点余晖。

    小镇街道两边的房屋内立时鬼影涌动,传出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鬼啸声。

    正当众人进退失据时,忽然又有厉鬼破窗而出扑了过来。

    小香儿被吓得尖叫一声,立即举起一通狂扫。

    结果厉鬼如无实体,子弹打在它身上就似穿过了一团迷雾,依旧厉啸着直扑过来。

    忽然一道刀光闪过,厉鬼立时被劈两半直接化为飞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