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1226章 撒旦的金币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撒旦的金币?这枚金币有什么特殊吗?难道比普通的金币更值钱一点?”小香儿好奇之下就要伸手去拿,却被慕容凤一巴掌拍开,瞪眼道:“不要命了?明知这枚金币和大魔神撒旦有关,你还敢乱碰!”

    小香儿揉着手背,撇撇嘴却没敢顶嘴,缩苏姚怀中求安慰去了。【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牧雪忍不住好奇,问道:“月影,这撒旦的金币有什么大来头吗?”

    慕容凤一耸肩,坦然道:“我也不知道。”

    众人差点为之绝倒。

    慕容凤对沃玛教主微笑道:“阁下难道不为我们解惑一下吗?”

    沃玛教主没好气道:“冕下不是不喜欢听废话嘛?”

    慕容凤轻笑道:“那我也总得知道这枚撒旦的金币值不值的我出手吧?”

    沃玛教主拿起撒旦的金币,郑重其事道:“既然冕下想要知道在下详说一下也无妨,要知道当初为了得到这样一枚撒币不知道有多少魔鬼君主死在了极恶地狱。”

    “停,打住!”慕容凤立即打断道:“你刚才说什么?”

    沃玛教主重复道:“不知道有多少魔鬼君主死在了极恶地狱。冕下不知道极恶地狱吗?”

    “不是这一句,是前半句。”慕容凤一脸黑线道:“你刚才说这枚金币叫什么?”

    “撒币,哦,这是撒旦的金币的简称。”沃玛教主笑道:“我们魔鬼之间都习惯用这样的简称。”

    慕容凤无语道:“你用这样的简称我反而瞬间对这枚‘撒币’没有任何兴趣了,你还是别简称了。另外我没有太多时间在这里听你废话,你最好在三句话内解释清你这‘撒币’的来历、作用、还有价值。”

    慕容凤身后几人无不一脸忍笑,唯有沃玛教主一头雾水,不明白这撒币简称有何不对?

    “好吧。”沃玛教主为了忽悠住慕容凤只能妥协,言简意赅道:“传说这枚撒旦的金币是撒旦堕落成魔鬼前的天使化身路西法背后六翼上的羽毛所化,共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枚。”

    “你还有两句。”慕容凤平静异常,似乎对沃玛教主口中的上古秘闻丝毫不感惊讶。

    沃玛教主干咳一声,继续说道:“传说这枚金币中封印着撒旦堕落之前的天使力量,谁要是能集齐所有撒旦的金币就能获得天使的力量成为新一任的六翼大天使,那可是仅次于光明神能与撒旦抗衡的强大存在。”

    慕容凤一挑眉,似乎来了点兴趣:“还有一句。”

    沃玛教主将金币拍在桌子上,一瞪眼道:“赢了我,这撒币就归你了。”

    慕容凤一抬手,拒绝道:“这撒币你还是自己留着玩吧,我怕我承受不起。”

    沃玛教主较真道:“我以我的灵魂起誓,我刚才所言绝无半句虚假。”

    慕容凤摇头笑道:“我没说你在瞎编,只是我真的对你这撒币不感兴趣啊。”

    “噗嗤。”慕容凤身后几人再也忍不住,纷纷乐喷了出来。

    沃玛教主怒道:“冕下是瞧不起我的宝物吗?”

    慕容凤往后一仰靠在椅背上,冷笑摊牌道:“如果这枚撒币真有你说的那么珍贵,那应该被小心的放在这木匣里供起来,而不是拿来当赌注。阁下请你不要再侮辱大家的智商了好吗?”

    沃玛教主一时语噎无话可说,他刚才只想着忽悠对方再和他赌一把,却表现的太过着急了。至于这撒旦的金币的传说当然也是真的,要不然他也不敢拿自己的灵魂起誓。当然金币是真的,至于传说你就真当个传说听听好了。估计沃玛教主自己都不相信这个所谓的大天使传说,自然也别指望能忽悠住慕容凤了。

    想明白一切后,沃玛教主收起了怒容,展露出职业化的商人微笑,轻轻鼓掌赞叹道:“果然不愧为月影大魔王,在下今天算是彻底服气了。”

    慕容凤抱着手展颜一笑道:“这样才对嘛,我就是喜欢你这样一副奸诈商人的嘴脸,看起来特真诚。”

    众人无不一脸黑线,敢当面夸一位魔鬼君王笑的很真诚估计天底下只有慕容凤一人了。

    “多谢冕下夸奖。”沃玛教主的脸皮厚度可丝毫不输慕容凤,坦然受下了夸赞,然后将木匣往前一推,露出一副标准的魔鬼微笑说道:“冕下咱们也不弄那些虚的了,请先瞧瞧我这压箱底的宝物,您若瞧上眼了咱们再谈价钱。”

    慕容凤轻笑道:“噢?不需要我和你再赌一局了吗?”

    沃玛教主摆手笑道:“冕下说笑了,在下可不想在同一个地方连续跌倒三次。”

    慕容凤一竖拇指赞道:“明智的决定,我就喜欢和你这样即聪明又讲诚信的魔鬼打交道。”

    牧雪抿嘴悄声道:“月影这是在夸人还是在损人?”

    苏姚掩嘴轻笑道:“这话搁在别人身上是损人,但搁在一位魔鬼君王身上估计就是真心实意的夸赞了。”

    沃玛教主嘿笑一声丝毫不着恼,解开木匣上的法术封印后缓缓打开来。

    众人立即踮脚睁大眼睛观瞧这大木匣里到底装了什么宝物?

    结果木匣打开后既无宝光闪耀也无异象乍现,只有一把造型古朴却布满斑斑锈迹的大铡刀。

    大刀慕容凤见得多了,但是厚重的如铡刀般笨拙也是少有,估计常人根本舞动不了这把大刀,只有她手中的灰烬使者才能与之一比。

    慕容凤眯眼瞥过这把大铡刀仔细观瞧每一处,此刀既然能被一位魔鬼君王当做压箱底的宝物肯定有其不凡之处。果然仔细观瞧之下慕容凤发现此刀看似布满锈迹实则暗藏幽暗的锋芒,估计在被沃玛教主前肯定也是把饱饮鲜血的绝世凶器。

    当然内行人瞧门道,外行人瞧热闹。

    慕容凤身后两个丫头就没她这眼力,所以第一时间就去瞧这把奇怪大铡刀的属性界面,结果立时大失所望。

    神秘的古刀

    品质:普通(白色)

    武器/双手刀

    攻击力:5-35

    需要等级:35

    职业限制:无

    武器持久:33/33

    ‘说明:一把用玄铁制造的上古宝刀,外表朴实无华,甚至看不到刃口,刀身隐隐透出的黑光却潜藏着强大的气场,见到它的人都会对之膜拜的冲动,随之而来的则是强烈的占有**。’

    ——————————————————————

    “什么呀?居然是把白板武器,我说你这魔鬼君王当的也太落魄了一点吧?居然拿把白板武器当宝贝。”牧雪毫不客气的奚落道。

    沃玛教主面对牧雪的奚落却是笑而不语,伸爪抓起这把大铡刀轻轻**道:“这把刀来历不凡,曾经在我的故乡掀起无数腥风血雨,无数冒险者为了得到它而付出了生命乃至灵魂,就连我也曾被这把刀所伤,所以你们现在看到的只是它被封印了的样子。”

    牧雪双眼一亮道:“那你解开封印让我们瞧瞧这把刀到底有没有你吹嘘这么厉害啊。”

    沃玛教主却摇头道:“蔽店之所以起名神秘宝物小店是因为向外售卖的武器装备中有许多是封印之物,其中或许有上古神物,也或者是路边一块顽石,至于真假好坏就全凭各位客人的眼力了。”

    “那你刚才拿出来的戒指和项链怎么不是封印的?”牧雪立即打脸道。

    沃玛教主干笑一声道:“因为那两件物品是明码标价的。”

    言外之意就是有明码标价的都是明摆着宰人的东西,而没明码标价的就要看你的眼力和运气了。

    能把黑店开的这般光明磊落,估计也只有这魔鬼干得出来了。

    “好吧。”慕容凤轻敲着桌子,问道:“这刀你先开个价吧。”

    沃玛教主微微一笑,竖起一根手指开价道:“一枚撒旦的金币!”

    牧雪立时怒了:“你玩我们呐!我们手上哪来的撒币?”

    “但是我有啊。”沃玛教主好整以暇的把玩着自己手中的撒币,露出得意的笑容。

    众人立时了然,这魔鬼分明是拐着弯算计他们呢。因为这刀如果只卖撒币的话,那么慕容凤就必须先从这家伙手上将这枚撒币赢到手,然后才能买走这把神秘的宝刀。

    “佩服,佩服。”这回轮到慕容凤轻轻鼓掌,赞叹道:“阁下果然不愧为魔鬼君王,这无耻的程度真是令在下自愧不如啊。”

    “彼此,彼此,冕下您也不妨多让啊。”沃玛教主谦虚的微笑道。

    “喂!”牧雪却不服气道:“你刚才不是还说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栽倒三次吗?怎么现在又敢和我们家大王对赌啦?”

    “我们家大王”慕容凤扯了下嘴角,苏姚与小香儿则掩嘴直乐。

    就听沃玛教主微笑道:“那是因为立场不同了啊。刚才是我求着你们赌,现在换成是你们要求着我,所以这赌法与规矩自然都由我说了算。”

    小香儿瞪眼道:“哪有你这样既当选手又当裁判的?你肯定会定下对自己有利的规矩,实在太无耻了。”

    沃玛教主笑容不减道:“小丫头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我沃玛教主身为堂堂魔鬼君王岂会耍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小伎俩,要赌自然是定下公平的规则堂堂正正的赢得赌局。”

    “从一个魔鬼口中听到公平与堂堂正正这两个词还真是令人有点想笑啊。”牧雪冷笑不迭道。

    沃玛教主一脸正容道:“女士,我们魔鬼虽然身属邪恶阵营,但却是守序的代表。请不要将我们和那些没脑子的混乱恶魔混为一谈。”

    慕容凤摆摆手示意身后两个丫头稍安勿躁,然后淡然的问道:“不知阁下这回想怎么个赌法?”

    “还是冕下你快人快语。”沃玛教主哈哈一笑,捏着那枚撒币微笑道:“我要和你冕下你赌猜硬币!!!”

    现场一片寂静。

    慕容凤愣神了片刻,旋即哈哈击掌笑道:“有意思有意思,阁下的胆识真的超出我的预料啊。好,我就和你再赌一次猜硬币,请定规则吧。”

    沃玛教主把玩着手中的撒币,微笑道:“规则还是老样子,一场定输赢。冕下是客人,所以还是由你来抛我来猜,只不过我们这回只猜正面与反面。”说着将手中的金币叮地一声弹了过来。

    慕容凤一伸手接住立时感应到这枚金币中真的蕴藏着一股磅礴的圣光能量,只是似被什么强大力量给封印住了。

    慕容凤摩挲着金币,见金币两面一面雕刻着魔鬼图案,另一面却雕刻着天使图案,便问道:“这金币那面是正面?那面是反面?”

    沃玛教主微微一笑道:“这撒旦的金币两面都为正面,两面也都为反面。”

    牧雪立即怒道:“什么?还有这样的金币?你这分明是耍赖,到时候不管你怎么猜岂不是都是对的?”

    沃玛教主笑道:“我有没有耍赖月影冕下恐怕比我还清楚。”

    几人看向慕容凤,却见她把玩着这枚神奇的金币,点头道:“这枚金币确实没有正反面,因为金币上的恶魔与天使图案看似对立实则都是同一个人。”

    慕容凤抬头看向沃玛教主,淡笑道:“既然这枚金币没有正面与反面,那换个思路不论你怎么猜我岂不是都可以认为你猜错了?”

    沃玛教主笑赞一声道:“月影冕下睿智,竟然一下就瞧破了其中的玄机。确实如冕下所言,这枚金币无论是猜正面还是反面都是对的,同样也都是错的。所以等会儿我会猜上面的图案。”

    “天使与恶魔吗?”慕容凤灵巧的抖动着芊指让金币在她指尖来回滚动,然后并指一捏夹住,笑道:“好,就依你的规矩来,那么可以开始了吗?”

    “请便!”沃玛教主敛去笑容,露出凝重的神色。

    众人立时大气不敢喘一下,全都死死盯着慕容凤指尖的金币,就见她随手屈指一弹,金币立时叮地一声被弹上了半空。

    立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翻转的金币快速移动。

    突然就见慕容凤又是屈指隔空一弹射出一缕指风正中半空中的金币,立时让正要下落的金币叮地一声又飞了起来,而且这回是反着快速转动起来。

    沃玛教主立时瞳孔一缩,就见金币翻转的速度快了几倍不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