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白雪寒梅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十分钟一过,早已等的不耐烦的布鲁塔卢斯立即下达了全军进攻命令,而它自己更是挥舞着两把镰刀冲在了最前头。【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面对突然发动冲锋的地狱军团,那八十一路妖王大军很是呆愣了一下,似乎完全没料到明明兵力处于绝对的劣势的地狱军团竟敢率先发动攻击,以至于让还在为谁先打头阵而争吵不休的各路妖王们先慌做了一团,全都各管各的下达命令,有人命令前进,有人命令后退,使得本就混乱不堪的妖族大军陷入更加混乱的局面。

    而这时妖族大军后头的几处山口忽然传来隆隆巨响,就见那崩塌下来的山石瞬间堵死了所有退路。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那些会飞行的妖怪,立即纷纷腾空而起,却不是主动迎敌,反而是一窝蜂的做鸟散,全都争先恐后的开始各自逃命了。

    这下子使得整支妖族大军彻底陷入了一片混乱,但紧随而来的隆隆炮声却让所有妖怪们全都呆愣当场。

    这些南蛮妖族似乎是第一次听见炮声,以至于错认为是天上忽然打雷了。不少挤作一团的妖怪们纷纷下意识的抬头望天,然后就见到一颗颗光球划过一道道绚烂的抛物线直落了下来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等布鲁塔卢斯一马当先冲到妖族大阵前时都不用它大杀四方了,只需吩咐手底下的妖魔们赶鸭子就行了。

    这本就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争,秦蒙搁下望远镜一点都没感到任何意外。因为局势比他预先设想的还要顺利,而且这回都不用继续发兵南下了,因为经此一役整个南疆还可一战的妖族几乎都被他一网打尽了,至于那些漏网的老弱病残就交给天星宗和神刀门去头疼好了。

    虽说这仗打的让人无语,但是接下来的收尾工作却让秦蒙有点头疼了,因为一下子俘虏抓太多了。关键是这些俘虏都是妖族,而按照慕容凤的命令人类俘虏可以以低价卖给天星宗和神刀门两派,但是妖族俘虏则都是要统统带走的。要不然他们和金光寺的那帮秃驴有什么区别?

    但是抓了俘虏你总得管饭呐,这一下子多了数十万嗷嗷待哺的嘴,让秦蒙上哪去搞怎么多粮食去?而更让秦蒙吐血的是等派出去收刮妖族大营的妖魔士兵回来禀报却告诉他妖族大营里除了一堆破烂,居然连三天的余粮都没有

    “去将那群狗屁妖王给我带上来!”秦蒙黑着脸拍桌子怒吼道。

    很快那所谓的八十一路妖王被五花大绑着押到了大帐前,布鲁塔卢斯恶形恶状的俯视着这群如小鸡般瑟瑟发抖的妖王,回头对秦蒙禀报道:“回禀指挥官,除了跑了的那五个以及当场死掉的三个,剩下的七十三个妖王全都在这儿了。”

    秦蒙阴着脸寻视过这群妖魔鬼怪,却发现不少家伙频频向他投来谄媚的笑容

    差点被恶心到的秦蒙随手指了个羊头妖怪,喝道:“你过来。”

    那羊头妖王立即连滚带爬的爬到秦蒙脚前头,直磕头道:“大王饶命,小的有眼无珠不该与大王您为敌,小的愿为奴为婢,只求大王您绕小的一命。”这熟练的动作与台词显然不是这妖怪第一次复述了,当真是演技精湛的令人直起鸡皮疙瘩。

    “闭嘴,我来问你!”秦蒙喝问道:“你们营中的粮草都哪去了?”

    “粮草?什么粮草?”羊头怪一脸懵逼。

    “还敢跟我装蒜!!!”秦蒙直接拔出了配枪盯着羊头怪的脑门,质问道:“就是你们吃的食物!别告诉我你们数十万妖怪大军全都不需要吃东西就能打仗!”

    羊头怪瑟瑟发抖道:“大王,我们有吃的啊。”

    然后经过这羊头怪的一番磕磕巴巴的解释,秦蒙才明白过来所谓的粮草在这些妖怪眼中完全是两个概念。

    对于古代人类军队来说,粮草就是各类谷物和少量腌肉。而对于这些妖怪们来说,粮草?遍地都是啊!草食妖怪啃草吃叶不就行了,至于肉食妖怪吃那些抓获的人类不就行了,要是连人类都抓不到,那就吃那些弱小的草食妖怪不就行了。反正在这些妖怪的观念中只要有一膀子力气到那儿搞不到吃的?

    至于随军携带够数十万大军食用的粮草辎重?抱歉,咱们妖怪文明还没发展到那种程度。

    “也就是说你们大营中就剩那数车粮草,没别的吃的了?”秦蒙彻底黑脸了。

    羊头怪回头看看那可怜的数车粮草,尴尬笑道:“回禀大王,那些谷物都是小的们从那些人类手中抢来喂牛马的,我们才不吃那些干巴巴的谷子和豆子。”

    秦蒙突然感觉心好累,没法和这些妖怪进行正常的交流了。

    “行了,先将它们押下去。”秦蒙无力的挥挥手,吩咐人将这群妖怪先押了下去,不过那表现良好的羊头怪则被当场提拔为妖伪军统帅,专职负责监管那些妖族俘虏。不得不说有的时候这些二狗子可比正主下手还狠,为了在秦蒙面前极力表现自己还有价值,这羊头怪对付起自己的同类可比那些地狱妖魔下手狠多了。

    不过粮草问题成为秦蒙当前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所以也没心情去管那羊头怪怎么虐待的自己同类。反正在秦蒙的计划中,等这些妖族俘虏一拉到地狱去,第一个要宰掉的就是这羊头怪。不为啥,纯粹是因为宰了这家伙才能让那些俘虏出口恶气,然后才能心甘情愿的接受劳改教化。

    很快,慕容凤这边就收到了秦蒙禀报的急需粮草问题。从贪婪地狱千里迢迢运送粮草显然不现实,这不是数千数万人的粮草,而是数十万的大部队。

    最后慕容凤想了个应急的办法,那就是就地补给。

    当然不是三光政策,否则慕容凤肯,天星宗和神刀门也不肯,毕竟这地盘打下来了可都是归他们的。

    所以慕容凤只批复给了秦蒙一句话:“靠山吃山,靠海吃海。”

    秦蒙立时秒懂,旋即派出大军押解着诚心归降的妖族涌到海边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捕捞大业。

    而这时慕容凤忽然发觉剑痴那家伙失联了。

    ***

    “呃?你是谁?是你救了我?”剑痴迷迷糊糊地坐起身子,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破庙内的稻草堆上。庙门口还蹲着一个白衣女子,因为此女背对着他,所以无法瞧见她的真容,但是单看纤细的背影应该是位少女。

    白衣少女默不作声,也不回头,只是轻声念道:“快下雪了”

    剑痴一脸纳闷,忽然想起先前在与那帮秃驴对战到最后关头确实是被人给救了。

    “你是何人?”剑痴再次开口问道。

    白衣少女回头露出一张清秀的俏脸,淡笑道:“我不是一直住在你的心里吗,为何还要多此一问。”

    剑痴汗颜了一下,急忙道:“我与姑娘你素昧谋面,此话怎讲?”

    白衣少女抬起皓腕掐了一个法诀,剑痴立时感到心头一凉,连忙低头一瞧就见自己胸口的梅花印居然在熠熠发光。

    剑痴瞬间大惊失色,一蹦而起盯着白衣少女惊愕道:“你你你是那个白梅尊者?你不是男的吗?不对!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白衣少女巧笑嫣然道:“我是白梅也非白梅,我确实已经死了,但我又复活了。”

    剑痴脸色发白,抽出利剑警惕道:“你到底是人是鬼?又想怎样?”

    “我不是鬼也不是人,是妖!”白衣少女摆摆小手,轻笑道:“别紧张,本尊若是要害你还会救你吗?”

    剑痴犹豫了一下收起宝剑,皱眉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为何为何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

    “你想知道?我的故事可是很长很长的哦。”白衣少女拍拍身边的门框微笑道:“你来坐这儿听我慢慢说。”

    剑痴扯了下嘴角,但还是壮起胆子走过去隔着空位僵硬的坐下。

    白衣少女娇嗔的剜了他一眼,轻哼道:“放心吧,我现在改吃素了,不吃人了。”

    剑痴干笑一声,微微拱手道:“还没谢过尊者救命之恩。”

    白衣少女哼了一声,对剑痴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似乎十分不爽,扭过头道:“谢就不必了,我救你也是为了救我自己。毕竟我现在可是寄宿在你心中的。”

    剑痴立时感觉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从头凉到了脚。

    白衣少女见他这副浑身膈应模样立时咯咯地笑道:“瞧把你给吓得,我说什么你还都信啊。”

    剑痴有些无奈道:“尊者您到底有什么目的还请直说吧。”

    白衣少女转头眺望天空,轻叹一声道:“我想找个人陪我一起去看这世间最美的景色。”

    剑痴脸色瞬间又白了,因为前一个说出这句话的人把方圆百里都变成了一片冰雪世界。

    “安啦,我说的那个人不是你。”白衣少女掩嘴一笑道:“因为你心中已经有了别人,容不下我了。”

    剑痴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表情了

    白衣少女似乎十分的多愁善感,忽笑忽怨,忽乐忽叹,缓缓讲述起了自己的身世。

    原来她是一个半人半妖的半妖异类,她母亲是一株梅树精,因为与一书生相恋而厮守终身,没有戏剧中都有的狗血剧情,夫妇俩可谓是恩爱一生。后来夫妇俩在一个飞雪季节生下了一女,取名白雪梅。

    剑痴不解风情的打断道:“我与尊者您上次,咳咳,上次见面时不是男儿身吗?”

    白雪梅睨了一眼,娇哼道:“你见到的确实是我的男儿身,只不过我等草木精怪在幼年期无性别之分,我幻化成男儿身只是为了方便在外行走。”

    剑痴哦了一声,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白雪梅从小天赋异禀,在其母亲悉心教导下就展露出了过人的资质。后来书生老死,梅树精就带着女儿拜入雪山老仙门下,学得一身超凡本领,并且在江湖上闯出一个白梅仙人的雅号,不过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情。

    后来随着修为日渐高深,白雪梅发现人妖混血成为了她的桎梏,若是不能想办法净化她体内的混血恐怕修为只能止步于元婴境。

    为此她遍寻古迹寻找破解之法,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她在一处古迹中真的发现了一位上古大能遗留下来的一本血魔神功。

    不过瞧这名字都能猜到这血魔神功肯定是套邪道功法,但当时的白雪梅为了寻求突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便一狠心入了魔道。

    “为了修炼那血魔神功,我天天外出寻找纯阳之血。”白雪梅嘟嘴娇嗔道:“尤其是刚开始修炼的那段日子,这纯阳之血喝的我天天上火,嘴里都是泡泡,疼死了。不过好在我后来从老仙那里求来了千年冰魄含在嘴里,总算不用再怕上火了。”

    剑痴听得汗颜阵阵,但忍不住问道:“这纯阳之血是何物?”

    白雪梅扭头打量了剑痴一眼,轻笑道:“就是童男之血,而且以人类修士最佳。”

    剑痴被她瞧得头皮发麻,不由往后缩了缩。

    白雪梅哼道:“放心吧,我现在神功已成,不需要再喝那纯阳之血了。”

    剑痴皱眉道:“吸食人血如此伤天害理,你以后如何渡劫成仙?”

    白雪梅斜睨一眼,鄙夷道:“那你们人类不也认为我们妖族血肉乃是大补之物,不是直接烹吃了就是拿来炼丹,还不是照样做着成仙美梦?”

    剑痴被立时反驳的无话可说,因为他前不久刚吃过妖怪肉,而且还是一头货真价实的妖仙。

    “切,虚伪。”白雪梅哼了一声,把剑痴鄙视的无地自容。

    剑痴尴尬的笑了笑,只能岔开话题问道:“那你当日为何突然将自己变作冰雕?又如何寄宿到我体内的?”

    白雪梅傲然一笑道:“这就是我神功的厉害之处了。因为我的血魔神功已经修炼到大圆满境界,想要再突破就必须寻找一个心中有真爱的童男,然后舍弃肉身将一生修为转换成灵力寄宿到此人体内,最后重新孕育出一具全新的肉身,这样一来我就能彻底净化掉人妖混血了。”

    “所以你就相中了我?”剑痴一脸黑线道。

    “是啊。”白雪梅一摊手无奈道:“这个世界上童男好找,但心中有真爱的却是凤毛麟角,毕竟你们人类成亲的年纪都太早了,许多小屁孩连真爱都不知道是啥就已经成亲生娃孩子满街跑了。为了找一个像你这样的大龄童男可是费了我老劲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