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立威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慕容凤刚俯冲下来一见到那些修士被老乌龟的金文大阵给吓得先自乱了阵脚,见此机会难得便直接一发掌心雷先轰了出去。【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几个躲在最后头的修士压根没料到背后会有人偷袭,直接被强大的电流冲击轰的四分五裂。

    如此血腥惨烈的画面当场将不少人给惊呆了!

    其实也怪这些日子慕容凤遇见的敌人不是鬼王半神就是上古魔神,不论那个都是龙傲天般的存在,即使慕容凤每一次都全力出手也是险象环生,又怎会有机会放水。

    现在乍一遇敌,慕容凤自然而然的又是全力施为,当场就将几个倒霉蛋轰的粉碎。

    不过都已经出手了,哪怕意识到自己下手重了,但慕容凤可不会有任何多余的情绪,反而一个加速冲进人群带起一片血雨腥风。

    剑痴紧随其后,同样没有任何犹豫的杀进人群。在慕容凤身边呆的久了,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在潜移默化中他那圣母病已经有了明显好转的迹象

    两位剑道宗师联手,其威势简直如猛虎进了羊群,当真是挡者披靡。

    老乌龟一见强援来了,当即心花怒放率领众妖也加入了战团。

    本来占据绝对人数优势的修士一下被杀的流花落水,连点像样的抵抗都组织不起来。

    主要还是慕容凤出手太凶残了,发现凡是超过三个人扎堆凑在一起的直接一发掌心雷轰过去,当真是不死也残。

    而且众修士的法术攻击对她根本无效,甚至连近身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凡是打到慕容凤身边的道术全都诡异的消失当场。众修士那见过这等诡异神通,惊慌失措之下只恨爹娘少给了两条腿,纷纷落荒而逃。

    但最终只有寥寥数人逃出生天,这还是慕容凤故意放跑的,要不然没有这些人逃出去大肆宣扬她的凶威,以后肯定还会有不开眼的家伙偷溜进了图谋不轨。

    “大王,这里还有个剩半口气的,要不要宰了给您做顿好吃的?”一头蛇妖卷着一个奄奄一息的人类修士拖到慕容凤面前邀功道。

    慕容凤虽然没有什么忌口,但肯定没有吃人的癖好,只不过妖与人的积怨已经绵延数千年,互相猎食已成常态,她也懒得去干涉什么,只待日后将它们迁移到**地狱去后再慢慢去改变这些妖族的食谱。所以随口道:“赏给你们了。”

    “多谢大王赏!”蛇妖立时吐着信子感激道。

    “剑堂主救我!”忽然那人奄奄一息的向剑痴求救道。

    慕容凤一挑眉角看向剑痴,剑痴也是一脸诧异,凝眉道:“你认识我?”

    这人咳嗽道:“在下是天星宗百炼堂的弟子,成不同。”

    “百炼堂的弟子?”剑痴眉头更深道:“既然是百炼堂的弟子为何不好好待在宗门里炼造法器,跑到这蛮荒森林里来作甚?难道是宗门派你来的?这里可还有其他天星宗的弟子?”

    成不同尴尬道:“弟子是听说那白鹿飞升仙界这蛮荒森林没了大妖镇守,便来这儿想碰碰运气收集一些珍贵的炼器材料。”

    慕容凤冷笑道:“就凭你区区一个元婴期也敢来这里找死?”

    成不同讪讪一笑,显然抱着撞大运的目的,结果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做不作不死。

    慕容凤没兴趣知道这家伙为何要作死,将他丢给剑痴去处理便领着众妖来到万年金雷竹面前。

    成不同可怜兮兮的盯着剑痴,剑痴面无表情的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滚吧,以后不要涉足这里半步,否则不会再有今天这般运气。”

    “多谢堂主!多谢堂主!”成不同连连磕头感激道。

    剑痴摆摆手道:“我已经不是天星宗的堂主了。”

    成不同尴尬的笑了笑,连忙一瘸一拐的落荒而逃。

    剑痴转身来到慕容凤身边,原本还准备了一番说辞,结果人家压根没在意放跑一个无名小卒,让剑痴心中准备好的腹稿全没了用处。

    因为慕容凤此刻更好奇这万年金雷竹是否真有传说中的那般神奇。但这个问题连紫竹公它自己也不清楚,因为万年金雷竹早已是一个传说,要不然也不会被世人传说成上古三大神木之一,估计整个天元大陆上只有那位树祖建木或许能知道一二。

    不过消息已经走漏,慕容凤虽然以血腥手段暂时震慑住了那些宵小,但是那些各方大能都还没露头呢。虽然不知道那些大能是因为互相忌惮还是别的某些原因没有在第一时间出手争夺,但若是慕容凤没有展露出足够强横的实力,那么别说区区一株万年金雷竹了,恐怕连整个蛮荒森林都不一定守得住。

    “老乌龟,我走后天星宗与神刀门可有派人来过?”慕容凤转身对老乌龟问道。

    老乌龟摇头道:“没有,不过这两派也禁止了门下弟子擅自进入蛮荒森林。”

    慕容凤冷哼道:“看来这两派仍没有认清现实啊,也罢。老乌龟通知下去让大家伙准备搬家。”

    老乌龟心情复杂道:“大王,咱们真的要搬去天外天吗?”

    慕容凤斜睨道:“怎么?难道你还想留在这里天天与那些人类斗个你死我活吗?”

    老乌龟长叹一声,苦笑道:“能有安稳日子过谁不想,就是有点舍不得啊。”

    “行了,搬过去了又不是不能回来,这片蛮荒森林我才没有拱手让人的打算呢!”慕容凤冷哼道。

    这时随着胖虎和大熊的通知,众妖王们也陆陆续续赶来,很快白鹿湖的原址上聚集起来了一大群妖魔鬼怪。

    慕容凤却眉头一皱,因为她发现很多妖王身上都带着伤或者满身杀气,显然这两天不知经历了多少厮杀。一见到慕容凤立时纷纷挤上前告状,更有扬言要杀光那些不知死活的人类。

    “看来不露点真本事,不管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跑到我的地盘上搞事啊。”慕容凤心中冷哼一声,朗声道:“都给我安静,全部好,等会儿不管见到什么都不许给我瞎咋呼。”

    结果这帮妖王仍然的七扭八歪,但起码没有那个敢继续瞎咋呼了。

    慕容凤缓缓闭上眼睛酝酿许久。

    一众妖王不知道月影大王要做什么,一个个都大气不敢喘一下的盯着她。

    忽然慕容凤全身绽放出一股磅礴威压,宛若神威冲霄!

    同时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慕容凤一身黑纹金甲然变幻成了炫丽银甲,宛若一位身披银甲的女武神降临凡尘。

    这时一道璀璨圣光骤然从慕容凤身上升腾起来直冲九霄,哪怕是青天白日也在数万里外清晰可见!

    同时她释放出来的磅礴神威也瞬间横扫万里!

    在这一刻,凡神威所过之处众生莫不臣服膜拜。

    这是在向全天下宣告蛮荒森林已经换了主人,凡不服者皆可来挑衅试试!

    哪怕深知慕容凤不会按常理出牌的剑痴此刻也为这丫头的霸气侧漏感到深深的折服。

    “或许只有这样唯我独尊的心态才能攀登更高的道吧”剑痴心中默叹一声,转念想想自己却发现心中有了太多羁绊,终生估计只能止步于此了。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道路,他何尝不是早已经选择好了自己的道路。

    神威冲霄一直维持了数息才消散,却在这短短几息内不知震撼了多少人。

    慕容凤缓缓收起威压,俯视过面前早已跪了一地众妖王,然后抬头瞥向不请自来的两个身影。

    “大乘期强者!!!”剑痴暗暗低呼道。

    慕容凤嘴角带着冷笑,泰然自若的与这二人对视。

    就见二人当中的一个儒生打扮的老者脚踏虚空缓缓走到面前,拱手气道:“老朽颜渊见过月影冕下。”

    慕容凤一挑眉,轻笑道:“竟然是儒门颜圣亲自到访,实在是令本尊倍感荣幸啊。只不过在下俗事缠身,颜圣若是来讨教学问的,恐怕要另行改日了。”

    颜老头笑了笑,这时身后的那留着一个大光头的大乘期强者则上前嘿嘿笑道:“世人皆传月影冕下是位倾国倾城的美人,没想到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啊。”

    此话一出,立时招来一众妖王怒目相对。

    慕容凤斜睨一眼,冷漠道:“你这秃驴又是谁?上门拜访都不知道要先自报家门的规矩吗?瞧瞧人家颜圣都比你懂事多事了!”

    “噗嗤!”有妖王没忍住第一个笑喷了出来,当即众妖无不捧腹大笑。

    这位主好歹也是位大乘期强者,成名以来那受过这等羞辱,当即就要发飙。

    颜渊连忙充当和事佬道:“伐木道友别忘了我们来此的目的可不是来进行争斗的。”

    这位伐木上尊虽然怒意难消,但碍于儒门颜圣的面子,只能黑着脸哼道:“我才不会和一个妖女一般见识。”

    忽然一道剑气唰地一下掠过这光头的脑门上留下一道细细的血痕

    突如其来的一幕把所有人都给惊呆了,全都傻傻的看着慕容凤!

    只见慕容凤挽起一道剑花,却一脸无辜道:“不好意思,手滑了一下。”

    “妖女休要欺人太甚!”伐木上尊这回真的暴怒了,直接一掌拍了下来。

    大乘期强者一出手便是天地色变,一方掌印宛若天塌一般砸了下来。

    慕容凤却是冷笑一声,挽起一道剑光直冲云霄直接将那覆天掌印冲散!

    光头立时闷哼一声,捂着被洞穿的右掌,脸色惊惧交加。

    “我说手滑了一下是没能一剑斩下你的狗头劈歪了的意思。”慕容凤挽着剑花,淡淡道:“现在我数三声,要么你自己滚,要么就将你的狗头留下。”

    “妖女受死!!!”伐木上尊呲目欲裂,显然被激怒到了极致。

    忽然天地真的变色,四季轮换,日月颠倒,时空交替。

    伐木上尊脸色一变,扭头看向颜老头捧着一卷古意竹简,目光平静道:“二位可否给老朽一个面子,心平气和的坐下好好谈谈?”

    “嗯,好吧,今天本尊就看在颜圣的面子上饶这家伙一命。”慕容凤当即收起光刃,风轻云淡道,仿佛刚才先挑事的不是她。

    “不过本尊这里简陋,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二位有什么话就着说吧,本尊还有一大堆琐事等着处理呢。”慕容凤不耐烦道。

    颜老头收起竹简摇头苦笑道:“月影冕下,老朽与伐木道友前来可没任何恶意,冕下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慕容凤一摊手,耸肩无奈道:“没办法,这家业大了总有耗子偷溜进来搞事,不先立威以后还不得被烦死。”

    伐木上尊气的差点吐血,合着他就是那个被挑中立威的对象啊。

    颜老头摇头笑叹一声,对这位‘性格直爽’的月影冕下算是有了一个直观的了解了。

    “好吧,既然月影冕下如此快人快语,那老朽就直言了。”颜老头神色一正,却看了看围了一圈的众妖王。

    “你们都退下吧。”慕容凤挥挥手,众妖王有些失望的纷纷散去,只留下剑痴在一旁。

    颜老头一脸严肃的问道:“敢问月影冕下对那混沌天魔了解多少?”

    慕容凤一挑眉角,问道:“怎么?那些骨头架子又跳出来搞事情了?”

    “冕下还不知道吗?”颜老头凝眉道:“天台洲已经被混沌天魔给暗中占据了!但这事除了几个老家伙知道外,还没对外宣扬,所以还请冕下你代为保密。”

    慕容凤揉了下眉心,叹气道:“为什么我听到这个消息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呢。”

    一旁的剑痴沉声道:“看来那个星宿老怪果真没死!然还干出了引狼入室的事情!”

    “哦?此话怎讲?”颜老头一脸疑惑,显然不明白个中隐情。

    慕容凤随口解释了一句:“我这次在赶往九丘洲的路上遇见了那星宿老怪,发现那星宿老怪已经完全堕落成了混沌天魔的傀儡,便顺手将他宰了。但现在看来那老怪不但没有死,反而更加丧心病狂了。”

    “原来如此”颜老头恍然点点头,但脸色越发严肃道:“那敢问月影冕下您和那混沌天魔到底是何关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