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白鹿大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见有一位妖族侍从路过,慕容凤便伸手拦下他问道:“吞天大圣呢?”

    妖族侍从自然认得与圣主关系匪浅的慕容凤,所以赶紧下跪行礼道:“回禀圣女,昨晚真仙宴结束后圣主就去仙界了,说是要处理一点小事,可能要等十天半个月才能回来。【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慕容凤一脸黑线:“我啥时候又成圣女了?不对!那吃货怎么又跑仙界去了???”

    妖族侍从显然无法回答慕容凤这个问题,只能瑟瑟抖的跪在地上。

    慕容凤无奈的深叹一口气,问道:“建木树祖在哪?”

    “树祖正在圣地给众妖们**。”妖族侍从连忙回答道。

    “圣地?在哪?”慕容凤问道。

    “在九丘山的中心。”妖族侍从指了指山下面。

    先前飞上来的时候慕容凤特地留意过附近的地形,知道九座直入云霄的山峰如一只巨爪般抓向苍穹,而这九丘山的中心无疑就是这只‘巨爪’的掌心了。

    “嗯,知道了,你退下吧。”慕容凤挥挥手,立时让这位妖族如蒙大赦赶忙躬身告退。

    慕容凤没有立即前去寻找建木树祖,因为不用猜都知道人家现在肯定很忙,所以还是不要去打搅人家了。

    “你在哪呢?”慕容凤直接给剑痴去通讯。

    剑痴很快回复道:“我在山腰甲字一百零八号别院,这山上山下就我一个人类,我现在连门都不敢出去呢。”

    “我去找你。”慕容凤立即出了大殿经过一番打听才找到剑痴所在的别院。

    “你可算来了。”剑痴长舒一口气道:“说真的,昨晚和一群妖魔鬼怪称兄道弟把酒言欢估计是我这辈子最大胆的一回了。”

    慕容凤白了一眼,拉过凳子坐下直接问道:“见到你那位便宜师父了没?”

    剑痴摇摇头沉默不语。

    “不说话光摇头是几个意思?”慕容凤追问道:“到底有没有见到?”

    剑痴深叹一口气,苦笑道:“见到了,就在隔壁别院里,另外先前在天外天失踪的各派修士也都在。只不过相见不如不见,因为他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不是原本的他们了。”

    慕容凤一挑眉,问道:“说清楚点。”

    剑痴无奈道:“我原本以为他们只是遭遇了不测,却没想到完全换了个人似的,就好像被洗了脑,尊那位吞天大圣为主,比那些妖族还要狂热。我只能说那些人全都疯了。”

    慕容凤点点头道:“好吧,既然如此说来找到这些人也没意义了。那你打算是留在这里,还是随我回去?”

    “回去?”剑痴愣了一下,问道:“是回贪婪地狱吗?”

    慕容凤点头道:“是的,那个吃货趁我不注意又溜去仙界浪了,估计没个十天半个月是不回来了。所以我也懒得等它了,先回黄金城再说。你什么打算?是继续待在这修真界?还是随我回去?”

    剑痴想了想说道:“我还是随你回去吧。”

    “是因为苏姨吗?”慕容凤轻笑一声,起身道:“另外告诉你一件事,我派去剑鱼星座的人应该快到了。”

    剑痴闪过一丝激动,却又担忧道:“星盟和人类虽说已经停战了,但是关系一直很紧张,你派来的人能行吗?”

    慕容凤白眼道:“这个就不用你担心了。还有你既然知道星盟和咱们人类关系紧张,还跑到人家的地盘上去做什么?”

    剑痴尴尬了一下却没说原因,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慕容凤也懒得追问,嘱咐道:“算了,我们最多再待一两天就动身返回黄金城,你准备一下吧。对了,你身上的梅花印记怎么办?”

    “这印记我已经请那位树祖帮我看过了,他说无碍,说不定还有场机缘等着我。”剑痴摇摇头,也想早点回去见苏姚,不想再在这个鬼地方多待一会儿了,问道:“为何还要多待一两天?”

    慕容凤哼道:“你忘了我大老远跑来这里的目的了吗?”

    剑痴恍然,直接问道:“你有把握说服那位妖族树祖吗?”

    “放心吧,我和他也算是老熟人了。”慕容凤摆摆手向院子外走去,刚到门口推开门却现建木正要抬手敲门,见到慕容凤开门便笑道:“我听人说月影冕下要找我,我便亲自前来登门拜访了。”

    “是有此事,只不过在下听闻建木大神您正在为众妖族后辈**,不便去打扰,所以就没去找您。不想您先找来了,呵呵,先请里面坐。”慕容凤笑了笑,将建木请进了院子。

    “小友住的可还习惯?”几人重新落座,建木先开口对剑痴笑问道。

    剑痴连忙干笑道:“习惯,还习惯。”

    慕容凤朝他使了个眼色,剑痴会意立即起身道:“我去给你们泡茶,你们聊。”

    建木见慕容凤打走了剑痴知道她是要和自己谈正事了,便先开口问道:“不知月影冕下找我要谈何事?”

    慕容凤沉吟了片刻,问道:“建木大神你有没有考虑过将来的打算?”

    建木愣了一下,笑道:“冕下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慕容凤说道:“我与白鹿洲蛮荒森林里的那位白鹿翁见过了,他已经答应在它飞升后将整个蛮荒森林的妖族都归于我的麾下。”

    建木一挑眉,直接问道:“冕下是想劝服我们九丘妖族也加入你的燃烧军团吗?”

    慕容凤更为直接的摇头道:“你们太弱小,还没资格加入我的燃烧军团。”

    建木差点被气乐了。

    “我说的是实情。”慕容凤摊手无奈道:“我不否认像建木大神你这样的大妖确实有毁天灭地之力,但是战争不是逞个人勇武的地方。”

    建木也算是和人族军方做过一阵子邻居,所以很清楚那些人族星际舰队的可怕。如果被卷入那种级别的战斗即使是他恐怕也无法全身而退,更别提那些脑子里只有一根筋的低阶妖族了。

    所以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建木却知道慕容凤说的确实是事实,低阶妖族根本没资格加入对方的燃烧军团,甚至连当炮灰都不够资格。

    “既然冕下你又不想要我们加入你的燃烧军团,那为何和我提起此事?”建木放平了心态,问道。

    慕容凤笑道:“因为我的燃烧军团虽然不要人了,但是我的凤栖楼还很缺人手啊。”

    建木一挑眉,有些不明所以。

    慕容凤随手点开一张投影星图,说道:“这是我凤栖楼目前占据的几颗适宜居住的蛮荒星球,但因为缺少人手而无法进行开。”

    建木皱眉,脸色有些不善道:“冕下是想从我们妖族这里招募苦力吗?”

    慕容凤摇摇头,轻笑道:“大神您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这些星球任您挑选一颗作为殖民地。”

    “殖民地?”建木细嚼着这个听着新鲜的名词,反问道:“这其中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慕容凤微笑道:“区别就是你挑中那颗星球,那么你们妖族世世代代都将成为这颗星球上唯一的主宰者,而不是像这样为了一块巴掌大点的地方和那些强大的人类修士死磕个没完。”

    建木目光一凝,整个人的气势剧烈的波动了一下,但很快冷静了下来,沉声问道:“但是代价呢?我们妖族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才能得到一颗星球?”

    慕容凤轻笑道:“代价我不是提到过了吗?你们加入我的凤栖楼,成为凤栖楼外派星际殖民公司麾下的一个子公司对蛮荒星球进行开,至于收益分配你们二,我八。”

    建木一挑眉道:“那和当苦力有什么区别?”

    慕容凤淡笑道:“建木大神您应该清楚,苦力其实和奴隶没多少区别,而奴隶是没有人权的,更别提拥有自由和私产了。而我,可是送给了你们一整颗星球!”

    建木一时间陷入了沉默,目光来回在这几颗美丽的星球投影上飘忽不定。他确实心动了,毕竟没人愿意卧榻之侧容他人鼾睡,而那位喜怒无常的吞天大圣能帮他一时却无法护他一世,更别提他们的头顶上还悬着一个仙界。

    而更为主要的一点就是他的时日也无多了,满打满算不到百年就是他的大限之日,到时他一修满万载道行即使想不飞升仙界都不行,但问题是一盘散沙的妖族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等他一飞升走恐怕那些家伙又会故态萌生互相之间打作一团,到时候人类修士再卷土重来恐怕他的妖子妖孙们下场会更凄惨。

    沉默了许久,建木才抬头盯着慕容凤,沉声问道:“那如果冕下你和别人生战争呢?”

    慕容凤哈哈一笑道:“这个问题那位白鹿翁其实也问过,我就原话回答你吧。不是我看不起你们妖族,而是你们妖族确实给我的燃烧军团当炮灰都不够资格,所以你们妖族想要参与我们燃烧军团的对外战争目前只有一个途径,那就是当个仆从军,专职负责打扫战场或者协管占领地。当然如果你们愿意也可以以个人的名义来燃烧军团报名参加星际步兵团,从一名新兵慢慢熟悉起。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们肯来我保证一视同仁。”

    建木盯着慕容凤又是沉默了许久,才摇头轻叹道:“冕下的胸怀真是令老朽敬佩。”

    “那您的意思呢?”慕容凤问道。

    建木目光又瞥过几颗星球投影,才缓缓的开口道:“我需要先实地考察一下这几颗星球。”

    慕容凤瞬间笑颜如花,伸手道:“相信我,您做出了一个明智的选择,这个选择将会造福你们妖族后世万代。”

    “希望吧。”建木苦笑着和慕容凤一握手,算是缔结下了一个改变整个妖族命运的约定。

    “你已经谈完了吗?”这时剑痴捧着来茶水,惊讶道:“我这才泡壶茶的功夫啊。”

    建木轻笑道:“月影冕下口才无双,老朽已经被她忽悠的心悦诚服,所以”

    忽然建木神色一变,起身扭头眺望向南边。

    慕容凤也缓缓站起身眺望南边的天空。

    “怎么了?”剑痴见二人神色凝重,搁下茶碗后也眺望了半天却没见到任何异常。

    “要开始了吗?”建木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嗯。”慕容凤点点头道:“算算时间正是今日,希望他能撑过去吧。”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呢?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剑痴一脸黑线道。

    慕容凤撇嘴道:“那位白鹿翁的大限到了。”

    剑痴立时神色一凛,收起了玩笑的神色。

    建木一阵唏嘘道:“唉,与老朽同时代的老家伙又要少一位了啊。”

    与此同时,整个天元大上凡是洞虚境界以上的老怪物皆心有所感的眺望向了一个方向。

    而此刻,蛮荒森林深处的白鹿湖旁也有路近的各方大能纷纷云集到此。

    这些人修为最低也是洞虚境界,而不世出的大乘期老怪物更是来了三位。

    不过这些人不是来捣乱的,而是来观礼的。

    这是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不分人与妖。

    哪怕双方有着血海深仇也没有人敢去捣乱别人的大限飞升,因为这里面关乎到玄之又玄的气运之说。

    毕竟渡劫飞升乃是所有修道之人的终极目标,扛过去就是位列仙班与天地同寿,失败就是灰飞烟灭连轮回都没机会再入。所以渡劫大限一看你自身的实力,二看你的气运。一旦获得冥冥之中的气运加身而渡劫成功,那么一旁观礼的修士也会享受到气运的福泽。

    所以一切恩怨在这宏伟目标前皆成浮云,哪怕不共戴天的仇敌也会真心实意的恭祝对方飞升成功,然后沾点气运福气回去。千万别小瞧这点福气,说不定最后的成败就在这一点福气上。

    此刻白鹿湖上的天空已是劫云凝聚,若是慕容凤在此就会现这厚重的劫云与先前一道雷劈死焚化者古雷曼格的劫云似乎有所不同。因为此时出现的劫云更为厚重,也散着更为恐怖的天威。

    白鹿翁拄着杖缓步来到湖边,先向远方观礼的众人遥遥一拱手,而观礼者们无分种族、境界、修为全都向他行了一大礼。

    这时劫云忽然剧烈翻涌起来,散出磅礴的威压!

    白鹿翁微微昂,脸色平静无波看不出丝毫喜怒,只是他身上散出来的强大气势就仿佛一柄开天利剑直刺苍穹!...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