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天威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被重力术强加在身,慕容凤直感觉全身骨骼都在咔咔呻吟,这时又有两道金色神火扫射了过来。【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她连忙再次施展纵地金光,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神通施展出来了,但是她整个人却如深陷泥潭慢如龟般的一点点往外移动。

    嘀——!

    战斗提示:你中了焚化者古雷曼格的神级咒术:迟缓术。判定分钟内移动度和攻击度降低o%。

    “干!!!”慕容凤立时大惊失色,没料到这怪物看似疯狂的失去了理智实则狡诈的如同一只老狐狸。居然先用重力术让她一时大意,接着用迟缓术结结实实阴了她一把。

    不得不说神阶就是神阶,哪怕被法则限制只能挥一成实力,其战斗智慧也根本不是凡阶怪物能比的。慕容凤本想激怒对方寻找出手的机会,却没想到被对方抢先反阴了一把。

    “蝼蚁,这就是挑衅一位神祗的下场!”焚化者古雷曼格张狂大笑起来,仿佛已经预见到慕容凤被祂的神火烧成灰烬的下场。

    下一瞬间,慕容凤直接掏出赤炎神玉鳞挡在身前。

    金色神火滋地一声射在赤炎神玉鳞上直接被吸收了,连点焦痕都没留下。

    慕容凤摸着微微烫的赤炎神玉鳞,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

    而焚化者古雷曼格却是看傻了眼,笑容直接凝固在了脸上。

    “不可能!不可能!区区一只蝼蚁怎么可能挡下我的神火!”焚化者古雷曼格一时难以置信的陷入歇斯底里状态,双眼频闪射出一道道金色神火,却都被赤炎神玉鳞轻松的吸收一干二净。

    慕容凤一脸悠闲的缩在赤炎神玉鳞后头,不时抬头看看已经电闪雷鸣的天空。中了迟缓术的她即使抬头看看天也吃力的要死,就更别提移位躲闪了。不过好在赤炎神玉鳞实在给力,仍是挡下了焚化者古雷曼格的所有攻击。

    焚化者古雷曼格见神火无效,便迈开双腿轰隆隆的冲了过来。

    慕容凤自然不会坐以待毙,费力的抬起手就是一掌心雷轰了出去。

    焚化者古雷曼格抬起胳膊一挡,却被强大的电流冲击给轰的倒退了几步。

    慕容凤一挑眉角,现这怪物似乎对电系法术没有多少抗性,之所以伤害低的可怜纯粹是因为双方阶位差距太大。立时计上心来,抬手连连轰击出一道道掌心雷。

    焚化者古雷曼格被电光轰击的连连后退,直接一跺脚形成一道震荡波翻滚了过来。

    慕容凤目光一凝转化为一片虚白,翻滚的震荡波立时被消融出一个缺口,正好掠过了她。

    焚化者古雷曼格趁机抓起一颗巨石熔化成岩浆流星直接抛砸了过来。

    慕容凤即使有赤炎神玉鳞遮挡也无法挡住熊熊燃烧着岩浆流星,这要是被砸到绝对是被秒杀的下场。

    危及时刻,慕容凤单手一摁地瞬间消融出一个深深的地洞让自己落了进去。

    下一刻,岩浆流星轰隆一声砸在慕容凤所在的位置掀起漫天火光。

    焚化者古雷曼格迈开大步轰隆隆的冲了过来,四下寻顾却没了慕容凤的踪迹,又跺脚猛踩大地制造出剧烈的地震想要将躲在地底下的慕容凤给逼出来。

    然而慕容凤没逼出来,焚化者古雷曼格脚下的地面却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陷坑,一下将祂吞噬了进去。

    几里地外,慕容凤灰头土脸的从地下钻了出来。同时庆幸天罡十六变中有一个五行大遁之术,让她得以躲过一劫,要不然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这时落进大坑中的焚化者古雷曼格也在奋力挣扎想要爬出来,慕容凤立即催动秘法大手一挥。

    “天罡三十六变推山填海之术!”

    就见四周的山石泥土自行飘了起来,轰隆隆的翻滚进大坑,将焚化者古雷曼格深深地的活埋进坑底。

    活埋了焚化者古雷曼格之后,慕容凤又立即摇摇一指大坑,催动另一项秘法:“天罡三十六指地成钢之术!”

    就听咔咔咔的异响骤然响起,大坑中松软的泥土瞬间凝固变成了如钢铁般坚硬的混泥土。

    焚化者古雷曼格一时间被封死在了坑中动弹不得,但慕容凤知道这一招只能困住这怪物一时,所以等到身上的迟缓术一到时间消失,立即施展纵地金光瞬移到远处。

    这时就见凝固的大坑忽然层层龟裂喷射出一道道烈焰,旋即轰然炸裂如同火山喷一般。

    就见冲天火光中焚化者古雷曼格重新破土而出,宛若一尊来自炼狱的魔神,浑身上下沸腾熊熊烈焰。

    “蝼蚁!我要将你烧成灰烬!”焚化者古雷曼格出怒不可遏的咆哮。

    躲在远处的慕容凤却是冷笑一声,朗声道:“我觉得你最好看一下天空再说这句话。”

    焚化者古雷曼格下意识的一抬头,旋即脸色剧变!

    因为这时天劫终于酝酿完毕了,轰隆一声就直劈下一道炫目的红色闪电!

    慕容凤还是头回见到红色的闪电,没来由的感到一丝胆寒,立即施展纵地金光瞬移到最远距离,然后下意识的缩紧了身子将自己整个人都蜷缩在赤炎神玉鳞后面。虽然她现在的距离离焚化者古雷曼格足有上百里地,但是却没有丝毫安全感。

    一瞬间又似过了万年之久,就听轰隆哗啦一声震天巨响,慕容凤就感觉脚下的地面剧烈的跳动了一下,吓得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无形冲击波瞬间横扫了过来。

    慕容凤亲眼见到附近的岩石纷纷崩碎成齑粉化为飞灰,然后一股巨力冲击在赤炎神玉鳞上直接将她整个人给掀飞了出去。

    身在半空中的慕容凤直感觉自己仿佛被一辆高疾驰的火车给撞到,那种巨大的撞击力根本不是她能够抵挡的。好在她本身的体质已经够强悍,才没有被瞬间秒掉,只是以残血状态躲过了一劫。

    这还是扩散到百里之外的天劫余威,慕容凤简直不敢想象被当头劈中会是什么感受。自己的御雷神术和这真正的天劫之威比起来简直就是烛火与烈阳啊。

    慕容凤也终于明白那些妖魔鬼怪和人类修士们为何如此惧怕天劫了,因为只要亲眼目睹过这等天威,恐怕就没有人敢去挑战天道的威严了。

    当天劫余威散去,慕容凤扛着赤炎神玉鳞小心翼翼的接近天劫轰击中心。那道红色天劫没有在现场轰出什么大坑,只留下一尊浑身碳黑的石头人静静的矗立在原地。

    若不是从这石头人身上感应不到丝毫能量波动,慕容凤还以为那焚化者古雷曼格扛过了天劫还傲立在此呢。

    咔嚓!

    忽然石头人身上出现了一丝裂缝,然后迅扩散开来,最终哗啦啦碎了一地。

    慕容凤收起赤炎神玉鳞走上前,从一堆碎石中捡起火之高兴的剑尖部分,现这剑刃承受了一次天劫轰击居然完好无损。

    慕容凤犹豫了一下,将火之高兴的剑身部分从包中拿了出来。立时剑尖与剑身齐齐出共鸣,似乎想要合二为一。

    慕容凤一时间有些踌躇,不知道将这把火之高兴修复后会生什么意外状况。或者说有可能直接招来那位火焰之王的意志降临?

    但是对付人家手底下的一个喽啰自己都费了那么大劲还差点失手,最终还是熬到了天劫降临才彻底消灭了对方,慕容凤现在哪还敢去招惹那位火焰之王!

    慕容凤连忙将剑尖与剑身分开收回了包中,打算等找到那吃货再合拼这把火之高兴。到时候那位火焰之王不来也就算了,若是真敢来,哼哼!

    由于焚化者古雷曼格是被天劫给劈死的,所以连根毛都没掉。

    慕容凤见没有收获便起身飞离了此地前去支援剑痴,也不知道那家伙的战斗情况如何了。

    但等慕容凤赶到时,剑痴与白梅尊者的战斗已经结束。

    与焚化者古雷曼格那种一出场就是赤地千里不同,剑痴这边的战场仿佛成为了冰河世纪,高山森林河流全都覆盖上了一层冰霜,在阳光的折射下显得炫丽夺目却又感受不到一丝生机幸存。

    “搞定了?那家伙呢?”慕容凤飘然落在剑痴面前,这家伙正坐在一头冻死的灰熊尸体上悠哉的喝着烈酒暖身子,旁边还插着他的宝剑散出逼人剑意。

    “嗯。”剑痴喝着酒嗯了一声,朝前面示意了一眼。

    慕容凤转身一瞧就见不远处立着一尊人形冰雕,走近了再瞧赫然是那位白梅尊者,只不过生机已然断绝。

    “厉害啊,一位洞虚尊者居然被你一个人给宰了,我还以为你需要我帮忙呢。”慕容凤笑赞道。

    剑痴却是摇摇头道:“这家伙是自尽的,我也差点栽他手里。”

    “自尽?”慕容凤一脸诧异问道:“怎么回事?”

    剑痴耸耸肩道:“这家伙根本就是一个疯子,想让我见识一下世间最美的景色,然后就把自己给玩死了。”

    慕容凤环顾四周冰雪天地,点头道:“这里的景色确实不错,就是冷了点。你现在还能走不?”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剑痴翻翻白眼拉开衣襟,只见他的胸膛处印出一朵雪白的梅花印。

    “那家伙留下的?”慕容凤走上前好奇问道。

    剑痴点点头,咧嘴吸气道:“要不是我在最后关头使出全力一击,恐怕真要被这疯子拉去一起陪葬了,洞虚级别的老怪物果然没有一个好相与的!对了,你对付的那个老家伙呢?掉了什么宝物没?”

    “和你一样,我对付的那个老家伙也把自己给玩死了,连根毛都没掉。”慕容凤摇摇头,抬手施放出柔和的圣光照射在下剑痴胸口的梅花印上,却现圣光无法消除这梅花印。

    “这烙印有点古怪,你身上有没有负面状态说明?”慕容凤收回手凝眉问道。

    “异常状态倒是有一个,但不是负面的。”剑痴整理好衣服,将身上的异常状态共享给慕容凤观瞧。

    白梅真印:白梅尊者以毕生功力烙印下的法印,需要触特殊条件才能解开。

    “就这么一句话?”慕容凤纳闷问道。

    剑痴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要是有别的线索,我也不用待在这鬼地方等你来救我了。”

    “好吧,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慕容凤一挥手召出星灵飞船,然后将剑痴搀扶进了飞船。

    就在飞船启动离去后不久,留在原地的白梅尊者冰雕忽然咔咔地碎成了漫天冰晶随风飘散,在阳光的折射下此情此景端是美轮美奂,可惜无人欣赏。

    ***

    剑痴身上除了那个莫名其妙的印记其他伤势倒不是很重,慕容凤一个治愈术下去就让他满血了。但是印记不消除,剑痴总感觉如鲠在喉,而且他有一种直觉,那个白梅尊者死的太随意了。

    “行了,别想太多,等找到我那只猫,让它帮忙看一下,就算是魔神给你下的诅咒它也能随手帮你解掉。”慕容凤端来两杯热茶放递给剑痴一杯,然后在导航仪上一阵摆弄,蹙眉道:“这一阵瞎折腾,我都不知道我们现在处在什么地方了。”

    剑痴喝了一口热茶放松一下心情,然后眺望了一眼窗外说道:“找人打听一下不就行了,这个你不是最擅长嘛。”

    慕容凤探头瞥了一眼,现下面有一条奔腾的大河,而河边上恰好有一座大城。

    慕容凤随手投放出几颗观察者飞了下去,只见城头上树立着一面大王旗,画着一个十分抽象的猛兽图案。

    慕容凤盯着监控画面仍是瞧了半天也没能认出这到底是什么品种的妖怪。

    “算了,直接下去问问。”慕容凤回头问道:“一起去?”

    剑痴捧着茶杯将头摇的拨浪鼓一样,哼道:“免了,我现每一次和你在一起总没好事生,你还是自己一个人下去打听道吧,我在飞船上等你。”

    “随你。”慕容凤轻哼一声,将飞船设定为隐形潜伏模式悬停在半空中,然后独自一人飞身跃下了飞船轻飘飘的落在城外一片小树林里。然后背上幻化出来的复合弓便走出树林来到大道上向城门口向走去。...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