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慕容凤:等我换几件装备再和你玩!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区区雕虫小技也想吓唬我?”杜冠庭冷笑一声,擎着七星剑一挥泼洒出一片星光立时将虫云消灭了大半。【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然而星宿老怪却是忽然冷笑道:“杜冠庭你以为金琇泉的极乐草是谁给他的?就凭那个废物也敢和混沌天魔打交道?”

    杜冠庭脸色一变,立即意识到不妙,连忙惊声道:“快变阵!别让这些飞虫近身!”

    “呵呵,晚了!今天我要你们这些牛鼻子老道统统给老夫陪葬!”星宿老怪一脸狞笑的伸手一挥,立时虫云爆散向四周的道门弟子喷溅出密集的毒液。

    面对飞溅过来的毒液,杜冠庭脸色显得极度狰狞与惊恐,他完全没料到这星宿老怪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和混沌天魔勾结在一起。他虽然有信心凭借大阵挡下毒液溅射,但若这老怪真要鱼死网破,恐怕在场的道门弟子却要死伤大半。而且一旦被极乐草的毒液沾身,哪怕当场不死也会很快发狂失去理智最终成为一具行尸走肉。而目前唯一的救治手段就是去请那位月影冕下出手,但问题此地离着白鹿洲已经有十万八千里远,根本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啊!

    面对这等歹毒手段,杜冠庭当真是既惊且怒,连忙指挥一众道门弟子变成防御大阵隔绝毒虫侵袭,同时大吼道:“你这疯子!你要连你的星宿门弟子也一同害死吗?”

    星宿老怪却是冷然一笑道:“一帮废物而已,死就死了,以我星宿老仙的威名有的人想当我的弟子。”

    “师尊你!!!”摘星子脸色一变,没想到自己的师尊竟如此歹毒,忽然一旁的妙云子扭头就跑,有了她这一带头立时一众星宿门弟子纷纷四散而逃。

    “哈哈哈,逃吧,逃吧。”星宿老怪却是哈哈大笑,一点也不在意众叛亲离,反而越发狰狞大笑道:“其实你们这些家伙早就被老夫下了含有极乐草的蛊虫,只要逃出一个便是行走的毒源。”

    “疯子,这老怪彻底疯了!”杜冠庭一脸纠结,却咬牙下令道:“众弟子听令,凡星宿门弟子一律杀无赦,务必不要放走一个!”

    “可是掌教他们都中了极乐草毒”一个道门弟子犹豫了。

    “所以更加不能放走一人!!!”杜冠庭面目狰狞的低吼道:“否则整个天元大陆上的所有生灵都在劫难逃!也包括你,还有你的亲人、朋友以及你所珍爱的一切!”

    众道门弟子立时色变了,但惊恐过后却都变为一脸坚定之色。

    “掌教,弟子明白了!”先前那个道门弟子一脸决绝道:“今日哪怕是死我等也要替天行道尽诛这些妖人!”

    “好!”杜冠庭欣慰的一点头,立即脸色凝重的下令道:“众弟子听令,变阵!星斗绝杀阵!”

    星宿老怪一听星斗绝杀阵立时脸色变得极为凝重,连抖双袖喷洒出更多的虫云。结果最先遭殃的却是无路可逃的星宿弟子,一个个被虫云追上纷纷被吸干了血液变成了一具具干尸。

    “杀!!!”杜冠庭厉喝一声,挥剑一指,立时万千星光汇聚于他的剑尖化作一道炫目亮光直射向星宿老怪。

    星宿老怪镇定自若的直接祭出三件防御法宝护在身前,炫目星光虽然一口气连破三层防护却也被弹偏了出去。

    “哼!我看你还有多少法宝可以消耗!”杜冠庭冷笑一声,再次催动大阵凝聚星光。

    星宿老怪面无表情的弹出一颗丹药丢进嘴里,然后又掏出一沓道符贴满全身上下,看起来十分的滑稽,却让杜冠庭瞧得脸皮直抽搐。因为这星宿老怪手中的道符分明是摘星观对外出售的极品符箓,一张就价值十枚上品灵石,常常被那些小门小派买去当做镇派器物,导致有价无市,非土豪用得起。

    “看来以后得严格限制极品符箓的对外流出了,不能为了一点小钱再造成这样的尴尬局面!”杜冠庭心中发狠,手上更快,又凝聚起一道星光朝星宿老怪横扫了过去。

    立时贴满星宿老怪全身的道符纷纷亮起形成层层叠叠的防护法阵,仍是将摘星观的镇派大阵给挡了下来。

    这场面就有点太尴尬了!

    “今日之事不许对外传扬半句!”杜冠庭黑着脸直接下达了封口令,一众道门弟子也都心有戚戚的连连点头。

    这时杜冠庭的大弟子飞羽子悄声提醒道:“师尊,我们还能再支撑一次星斗绝杀阵”

    杜冠庭眉头一皱,心中纳闷以往施展此阵起码能接连施展五次,这次怎么只施展了两次就支撑不住了?等他环视众弟子才发现不少人已经脸色惨白额头满是虚汗,分明是法力枯竭的征兆。

    飞羽子不得不委婉的提醒道:“众师弟们已经与这些妖人恶斗了一天一夜没合眼,都快坚持不住了。”

    杜冠庭一咬牙决定放手一搏,恨声道:“众弟子听令!毕其功于一役”

    轰——隆!!!

    忽然海面上传来一声巨响压过了各种声音,惊的众人低头瞧去只见到一道水柱直冲云霄,将正在混战的两支船队冲击的支离破碎,而那些正在享用血肉盛宴的各海中妖兽也跟着遭了秧,不是被强大的冲击波撕成了粉碎就是被水柱一起掀上了天空。

    但是好巧不巧的,这冲天而起的水柱恰好位于摘星观众道士联手组成的星斗大阵的下方,一下子就冲乱了大阵使得大阵出现了破绽。

    星宿老怪立时哈哈大笑道:“哈哈,看见没!这是天意!连老天爷都不肯收我”

    嘭——!

    “呃——”

    众人只见到那正在张狂的大笑星宿老怪似乎被什么东西给高速撞到,直接口吐鲜血横飞了出去。

    然后就听一声不甘的兽吼从海面下传来,跟着就见一片巨大的黑影在沸腾的水面下晃悠了一圈才不甘心的隐去。

    “掌教快瞧,天上有只大怪鸟!”忽然有道门弟子惊呼道:“它向我们冲过来了!”

    杜冠庭立即厉喝道:“众弟子听令,随我追杀星宿老怪,绝不能让他逃了。飞羽子你带人去拦住那怪鸟!”

    “是!!!”众道门弟子立即应命。

    飞羽子立即带着一众师弟组成七星阵迎向那怪鸟,却没想到那拐弯俯冲过来的怪鸟却突然来了个急停,然后探出一人笑呵呵道:“哟,这不是摘星观的众位道友吗?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飞羽子立时大为惊讶道:“赵师???怎么是您?您被这只怪鸟给吃了?我这就来救您!”

    慕容凤汗颜道:“这可不是什么怪鸟,这只是我的飞船。”

    “飞船?”飞羽子一脸惊奇道:“是墨门最新款的飞天法器吗?看风格有点不太一样啊!”

    慕容凤一脸黑线道:“这个等会儿再说,你先回答我你们在这里做什么?还有我刚才见玉阳子前辈急吼吼的追着一群人,可是遇见贼人了?”

    飞羽子连忙道:“回禀赵师,我们在返回九宫洲的半道上恰巧遇见了那星宿老怪,所以就杀起来了。”

    “星宿老怪?”慕容凤微微一讶,旋即冷笑道:“还真是冤家路窄啊!正好叫我撞见了那就助你们一臂之力好了!”说着一推引擎也立即追杀了过去。

    飞羽子与一帮师弟面面相觑,也连忙跟了上去。

    杜冠庭率领着一帮弟子与星宿老怪一路追追打打难分胜负却成功的拖住了他,很快就被慕容凤驾船追了上来。

    双方一见到气势汹汹俯冲过来的怪鸟,立时大惊失色纷纷脱离了战斗严阵以待。

    却见怪鸟在半空中来了一个甩尾漂移骤停,然后就见两个人影飘然跃出俯视着众人。

    杜冠庭立时大喜过望,而星宿老怪却是满脸惊骇!

    “玉阳子前辈别来无恙啊。”慕容凤笑呵呵的先跟杜冠庭打了个招呼,然后一脸冷笑的盯着星宿老怪,哼笑道:“星宿老怪上次只留你一臂让你逃了,看来你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又敢四处为祸!今日我定要替天行道诛杀你这勾结魔道的妖人!”

    慕容凤一开口就先给星宿老怪定了罪名,然后二话不说直接祭出飞剑斩来,连给对方开口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杜冠庭心中大讶,没想到这星宿老怪之所以如此虚弱原来是拜这位赵师所赐,但不忘高声提醒道:“赵师当心!这星宿老怪暗中勾结混沌天魔用那极乐草培养了一种蛊虫,极为歹毒,切记不可被那毒虫近身!”

    “多谢玉阳子前辈提醒。”慕容凤一震娇躯,立时护体罡气,念力护盾,圣光护体,星灵战甲粒子光盾全开把自己保护的严严实实。

    反观那星宿老怪被凌厉的飞剑逼的左支右绌险象环生,却连缓口气的时间都没有,心中的憋屈可想而知,一发狠施法震飞飞剑,破口大骂道:“你这妖女本身就是域外天魔,有什么资格来指责老夫!”

    慕容凤招回飞剑握在手中一挽剑花,傲然冷笑道:“因为我是好人,你是坏人,所以我代表正义消灭你!”

    估计全天下也没这般霸道的理由了,关键是慕容凤还说的大义凛然,仿佛天经地义!

    星宿老怪差点被气的喷出一口老血,但双方已经结下不死不休的梁子,口舌之争已经毫无意义。而且瞧今天这阵势恐怕这妖女与摘星观的一众老道都不放过自己,星宿老怪立时心下发狠催动法力解开了体内的封印。

    立时一股阴冷气息弥漫星宿老怪全身,使得周遭温度急剧下降。

    “哼!”慕容凤冷笑一声道:“终于要显出原形了吗?”

    “死!”星宿老怪咧嘴发出一声不似人类的阴沉低吼,一众道士闻声无不从灵魂深处感到一阵颤栗。

    “这是什么妖术?!”杜冠庭盯着大变了模样的星宿老怪,骇然失色道。

    已经面容枯槁的如僵尸一般的星宿老怪满脸狰狞的低吼道:“这就是超越仙人的力量,有了这种力量我就能超脱生死轮回成为永生不灭的存在!哈哈哈哈!”

    一众道士无不骇然失色,纷纷被惊骇的手足无措。

    “呸,区区邪术也敢在我面前装神弄鬼!”慕容凤不屑呸道:“不过是一种能让活人变成介乎于生者与亡者之间的邪恶法术而已!你们退远点,接下来的战斗不是你们能够插手的了!”

    杜冠庭犹豫了一下便点头道:“赵师这老怪就交给您了,我要去追杀这老怪的弟子,因为那些人都被这老怪下了蛊虫,若是放跑了一人必将遗祸无穷!”

    “嗯,你们去吧。”慕容凤点点头,朝一旁的剑痴使了个眼色,剑痴会意点点头拔出利剑跟随杜冠庭等人一起离去追杀星宿门的弟子。

    星宿老怪狞声道:“妖女,老夫这次可不会再像上次那样轻敌中了你的算计。”说着一抬双手凝聚起一颗硕大的暗影能量球。

    “等下!”慕容凤却一抬手打断道。

    “怎么,现在终于知道害怕了?晚了!”星宿老怪狞笑着将暗影能量球越聚越大。

    “怕?哈哈哈,你想多了,等我换几件装备再和你玩。”慕容凤哼笑一声,直接换上了圣光教皇三件套,然后左手拿着圣光权杖,右手提着圣焰滚滚的灰烬使者,浑身上下光芒万丈宛若圣人降临。

    星宿老怪差点没被璀璨的圣光晃瞎眼睛,立即将手中的暗影能量球推了出去。

    却见慕容凤一震圣光权杖闪耀出璀璨圣光,立时将看似恐怖的暗影能量球给直接冰消瓦解了。

    星宿老怪一时间看的目瞪口呆,没想到自己憋了半天的大招居然被对方一挥手就烟消云散了。

    没办法,圣光碰上暗影就是怎么老霸道了。

    星宿老怪也是点背,这暗影法术对付天元大陆上的修士或许还能欺负欺负没见识的土着,但他惹上谁不好,偏偏惹上慕容凤,若是星宿老怪用道术神通或许还有一拼之力,但非要在她面前玩暗影法术不是纯粹找打脸嘛!

    “该我了吧?”慕容凤嘿笑一声,高举起灰烬使者直直一劈。

    轰隆——哗啦!

    一道惊雷直落而下正中星宿老怪,立时他身上的各种防护法宝与符箓全都纷纷崩灭,直接将他轰飞了出去。

    慕容凤满意的点点头,感叹这招御雷术的准头总算能达到百米之内指哪劈哪的程度了,不再像先前那样完全靠信仰来蒙落点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