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三寸不烂之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湖边小屋内。【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慕容凤与白鹿翁依旧在针锋相对,谁也不肯弱了半分气势。这可就苦了旁边三位了,毕竟这种堪比神威的碰撞,实在不是他们这些凡人能够承受的。

    “老家伙你先冷静一下!!!”老乌龟忍受着阵阵窒息晕眩感,艰难道:“你们俩再这样刚下去当心提前招来天劫,到时候咱们谁也别想活着离开,你也别想安然飞升!”

    白鹿翁毕竟飞升在即,事关成仙大道,被老乌龟这一提醒顿时气势上弱了半分,一下子被慕容凤的威压盖过了一头,手中的茶水荡漾起一圈波纹。

    二人这才各自收起气势,令屋外的雷云消停了下去。

    “哼!”白鹿翁虽然在气势对抗上没占得便宜,但不代表它会就此服软,冷笑讥讽道:“月影冕下明明是来自天外天的域外天魔,为何非要为不相干的人族说话,莫非是打算改邪归正不成?”

    慕容凤淡笑道:“我没有为人族说好话,只是劝鹿翁您认清时势,以免枉送众妖性命。”

    白鹿翁冷笑道:“认清时势?真是好笑!难不成我妖族就应该乖乖躲在这烟瘴疾苦之地等着人族兴兵将我等屠戮一空吗!”

    慕容凤端着茶杯轻咪了一口,平静道:“鹿翁信不信我?”

    白鹿翁眉头一皱,反问道:“信你又如何?不信又如何?难不成冕下你还能替老夫保全下那些小妖吗?”

    慕容凤傲然一笑,霸气凛然道:“我乃是统御四方地狱之主,所辖星域不知几亿里。麾下妖魔众生过千亿,单就是妖兵妖将就超百万之众。你这区区数十万妖族在我面前根本不值一提,鹿翁若是信得过在下,我便将这蛮荒森林里的众妖全部纳入麾下一视同仁。”

    白鹿翁一抖胡子,盯着慕容凤沉默了许久才冷笑道:“冕下真是打的好算计”

    慕容凤一挥手直接打断道:“鹿翁先不要急着反对,俗话说的好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若是鹿翁信得过在下,我现在便吩咐人在天外天给你们妖族划分出一块栖息之地。即使等鹿翁您将来位列仙班了也可时常来转转,看看我是否在信口胡说!”

    白鹿翁沉默了,因为慕容凤的这个提议实在太诱人了。可以说完全是一劳永逸的解决了妖族与人族之间的矛盾。但它不认为眼前这位月影大魔王会怎么好心,肯定另有所图才是!

    “那么冕下你想要得到什么?”白鹿翁盯着慕容凤问道,如此一问说明它真的心动了。

    慕容凤微微一笑道:“我要所有妖族尊我为主,听我号令!”

    很直接很霸道的条件!但在白鹿翁的意料之中,只是没料到这位月影大魔王说的如此直白霸气,一点也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

    白鹿翁又沉默了许久才沉沉一叹道:“老朽只能劝动这蛮荒森林里的众妖尊你为主,至于四海妖族请恕老朽无能为力。”

    “无妨。”慕容凤淡笑道:“我会亲自找它们去谈,凡是肯追随我者一律来者不拒,若有不愿者便随它们去好了。”

    白鹿翁盯着慕容凤看了许久,才一扭头对屋外的老乌龟喊道:“老龟你受累跑一趟,去将所有众妖王都找来。”

    “诶!我这就去,你们有话好说,可千万别伤了和气啊。”老乌龟见二人终于谈妥了,立时笑呵呵的腾云而去。

    白鹿翁也是个急性子,心想着赶在自己飞升之前将一切事情谈妥,便马上直奔正题道:“敢问冕下打算将众妖安置在何处?”

    慕容凤微微一笑,点开个人终端投影出一颗美丽星球。

    “这颗星球名叫**地狱,乃是我刚刚协助**之主从一个伪神手中夺回来的。而这颗星球无论是气候条件,还是地理环境都十分适宜你们妖族繁衍生息,再加上地广人稀也不担心别人来和你们争夺地盘。”

    白鹿翁并没有被慕容凤的花言巧语忽悠的团团转,而是直接打断道:“容老朽打断一下,敢问这**地狱上应该也有原住民的吧?我们妖族怎么多人一下迁移过去,不会与那些原住民发生冲突吗?”

    慕容凤呵呵一笑,淡淡道:“鹿翁多虑了,这颗星球上原先确实有许多原住民,但是它们因为在先前的战争中选择错了阵营,所以现在要么统统沦为了奴隶,要么就彻底不存在了。”

    慕容凤这话说的风轻云淡,却让在座几人无不感到莫名的寒意。

    白鹿翁噎了一下,又问道:“若冕下与其它域外天魔再次发生战争,我等妖族又当如何?”

    剑痴紧张的盯着慕容凤,生怕她乱说惹怒眼前这位老妖。

    然而慕容凤却直言道:“既然尊我为主,自然要听我号令。不过请鹿翁放心,在我看来你麾下所谓的妖族大军其实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拉到战场上连当炮灰都不合格。所以我打算在将它们安顿好后再从中挑选精锐编练成军,担当主力肯定是没戏的,但打扫打扫战场协管占领区当个仆从军或许能行。”

    白鹿翁扯了一下嘴角,听慕容凤说的如此直白不但没有发怒,反而觉得它的妖族大军被人家小瞧了。

    “鹿翁可是不信?”慕容凤见这老妖面色黑如锅底,便笑着点开个人终端播放出一段黄金城攻防战时的战场画面。

    立时天崩地裂般的惨烈战场画面把在座几人都给惊骇到了!

    但若是仔细看就会发现这场发生在不久前的攻防战几乎全程都是燃烧军团在与魔族联军激烈交锋,可谓是打的天昏地暗。然而即使如此,城中的百万妖魔大军依旧被燃烧军团参谋部严令待在城内,不许接近前线半步。这说好听点是拱卫内城,实则就是怕这帮土着来添乱。

    毕竟星际战争是系统化下的高度协同作战模式,谁敢让一群只会埋头死冲的土着来瞎掺合?

    画面最终定格在魔族大军一溃千里的镜头,慕容凤关掉画面,淡笑问道:“鹿翁,若是您的妖族大军来与我的燃烧军团一较高下结局会如何?”

    白鹿翁微微抽着嘴角,最后深深一叹道:“是老朽坐井观天了。”

    原先它还担心自己的妖族被对方哄骗去当炮灰,但当亲眼见识到域外天魔的战争后它才明白所谓的妖族大军在那种级别的战争中根本连当炮灰的资格都没有,这打击就有点挺大了。

    “月影冕下。”白鹿翁认真道:“请容老朽再多问一句。”

    “鹿翁但问无妨。”慕容凤从容轻笑道。

    白鹿翁严肃道:“以冕下您的实力,这天元大陆应该是你的囊中之物了吧。到时候您的大军一杀到,即使妖族与人族联手恐怕也难以抵挡。到时候这天元大陆上一切任您取舍,为何您现在还要多此一举,将我等妖族收入麾下还费劲迁往天外天?”

    慕容凤淡笑道:“难道鹿翁认为只有通过残酷的战争才能征服一个世界吗?”

    “难道不是吗?”白鹿翁反问道。

    慕容凤摇头失笑一声,十分不客气的说道:“这就是你和我在眼界上的差距了。敢问鹿翁战争的本质是什么?或许在您的观念中,战争只代表掠夺、杀戮、侵占、奴役等等贬义的词汇。但是在我看来战争其实就是利益诉求的一种手段而已,而当和平手段的代价大于战争成本时,那么战争将会不可避免。反之,当战争的成本高于和平手段所能换来的利益,那我为什么不能通过和平手段来赚取更大的利益,而非要通过赔本的战争行为来干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这话说的有点绕,但白鹿翁听懂了,它问道:“按冕下您的意思对天元大陆发动战争其实就是一桩赔本买卖,还不如通过其他手段来换取更大好处?”

    “正确!”慕容凤笑赞一声,道:“在我故乡将这种行为称之为双赢,也就是对双方都有利的局面,而不必非要通过战争来打个你死我活。”

    “好吧。”白鹿翁叹气道:“你这番话确实令老朽有点心动了,但是请恕老朽直言,我们妖族大多心思单纯,说一是一,只要许出去的承诺就绝不反悔。但人族那边可就不好说了,敢问冕下又如何打算说服狡诈多疑的人族同意您这个有点‘异想天开’的想法?”

    “这个简单。”慕容凤微微一笑,举起双手,一手握拳,一手捏着一块灵石,笑眯眯道:“只需强权威慑与利益捆绑!换成您老能听懂的意思就是一手握着大棒一手拿着甜枣,听话的给甜枣吃,不听话的先抽一顿再给颗甜枣吃,久而久之就没人反对我的理念了,您老说是不是?”

    白鹿翁感觉自己的整张老脸都快抽搐的麻木了,而且就连三观都有点崩坏了。心中却是暗叹这域外天魔果真可怕,也不知道自己上了对方的贼船是福还是祸

    “冕下的手段果真了得,老朽自叹弗如。”白鹿翁摇头感叹道。

    “鹿翁缪赞了。”慕容凤笑呵呵道。

    白鹿翁却坚持道:“老朽没有缪赞,冕下现在已经被道门尊为师者,又被儒门尊为圣人转世,等于在无形中就已经将人族中的两大势力纳入麾下。现在又开始图谋神刀门,若是真的被冕下您做成了,这天元大陆或许真的就是您的囊中之物了。”

    慕容凤丝毫没有被人家看穿后的异色,反而笑容依旧道:“那是因为我向来奉行知行合一,既然目标已经定下了自然要马上付诸实施,不论成败我都努力过了,这总比天天嘴上嚷嚷各种大道理但却一点实际行动都没有的人要强吧。”

    白鹿翁盯着慕容凤点头道:“冕下有着非常人之胸怀与眼光,老朽只求冕下将来能够善待妖族。”

    “这是自然。”慕容凤费了那么多口水终于说动了这老妖,立时喜形于色的笑呵呵道:“我说过的,只要你们妖族肯归入我的麾下,我必一视同仁。”

    “行,就冲冕下您这句话,老朽必竭尽全力促成此事。”白鹿翁坚定道,然后对立在一旁的黄庭坚吩咐道:“去将外头那三人弄醒,全部交给冕下发落。”

    “是,鹿公。”黄庭坚立即领命出了小屋。

    这时那老龟也将众妖王召集过来了,呼呼喳喳的来了好几十位,一时间这白鹿湖可谓是妖气冲天。

    白鹿翁微微一笑,起身道:“还请冕下稍后片刻,容老朽去与这帮小家伙谈一谈。”

    “鹿翁请。”慕容凤客气道。

    白鹿翁拄着拐杖缓步出了屋,只剩下剑痴与慕容凤,剑痴立时整个人都瘫了下来,浑身有气无力道:“呼,刚才可真是吓死我了。”

    “就这点小场面就吓死你了?”慕容凤鄙夷道。

    剑痴拿起茶杯牛饮了一口,白眼道:“我今天算是亲眼见识了什么叫三寸不烂之舌,居然仅凭一张嘴就忽悠的一位大乘期的老妖心甘情愿的拱手奉上十数万妖族为你卖命。”

    慕容凤轻哼道:“你懂什么,你以为光凭我这一通胡扯那老妖怪就真的乖乖纳头便拜了?那你把那老妖怪想的也太蠢了,其实那老妖怪自己心里很清楚,等它飞升后这白鹿洲上的妖族与人族势必有场大战,到时候整个蛮荒森林里的妖族能存活下十之一二都是万幸,所以它必须为那些妖族另谋一条出路。而我正是看穿了这一点,所以才抛出这个它无法拒绝的诱饵。”

    剑痴反驳道:“那它完全可以在没飞升前率领众妖打一场胜仗来震慑人族或者干脆举族迁徙到那九丘洲去啊。”

    慕容凤冷笑道:“你说的轻巧,你真当这天元大陆上没有大乘期的人类修士了?人家只是避世不出,不代表真的绝迹了。到时候打了小的惹出老的,怎么收场?它还想不想安安稳稳的飞升仙界了?还有那九丘洲是四海妖族打下来的,它率领这里的妖族过去只会一个结果,那就是等它一飞升,迁徙过去妖族直接沦为他人的奴隶或炮灰。要知道我们人类内部还存在着各种龌龊事,行事作风更加野蛮血腥的妖族岂会比我们好到哪里去?”

    剑痴被驳斥的哑口无言,直哼哼道:“你厉害,我说不过你。”

    忽然这时屋外头传来众妖王激动的吵闹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