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妖族兴兵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杜冠庭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好奇问道:“可是赵师先前吩咐道印尊者与鹤鸣尊者一起去寻找的那位?”

    “哦?你知道此事?”慕容凤这事只与那俩老道提及过,可没和这位摘星观宗主提及过。【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杜冠庭回答道:“两位尊者离开时曾吩咐在下也帮忙留意……那位。”

    云杉长老好奇问道:“月影冕下可是寻找什么人吗?这点小事我神刀门还是愿意帮忙的。”

    慕容凤摇头苦笑道:“若是人还好办了,关键那家伙……”慕容凤挠挠头一时不知如何开口,瞥见一旁的剑痴才解释道:“相信你们也听说过有关浮云老祖的传闻吧。”

    众人点头,毕竟这事前不久还闹得沸沸扬扬,估计全九洲都知道了。

    “其实有关浮云老祖的传闻除了那什么极品灵石矿脉是杜撰的,其余皆是真的。”慕容凤说道。

    众人大讶,水镜老祖激动道:“赵师是否知道什么隐情?浮云道友现下何处?”

    慕容凤差点忘了这位大儒貌似也是事件亲历者之一,便轻笑道:“如果我所料不差,浮云老祖以及那些位在天外天失踪的修士皆被我……养的那只猫给拐走了!”

    “哈???”众人全部一脸傻眼,脑子半天不能转过弯来。

    慕容凤哑然失笑道:“好吧,我就明说了吧。我养的那只猫可不是一只普通的猫。”

    “不是普通的猫,难不成还是什么大妖王不成?”剑痴忍不住吐槽道:“你要编瞎话也编个靠谱一点的啊。”

    慕容凤一摊手,说道:“你不信拉倒,等你见到那家伙就什么都明白了。”

    云杉长老揉着眉心哭笑不得道:“也就是说月影冕下您千里迢迢从天外天跑到我们天元大陆上只是为了寻找一只走失的宠物?”

    “是啊。”慕容凤笑道:“我这其实也是为了你们好。”

    云杉长老抽搐着嘴角,心说我看起来有那么幼稚吗?

    “报——!!!”忽然这时一道流光在夜空中飞速射来,人未到声先到。宫门守卫一瞧请来人身背三色令旗,连忙慌张的打开宫门将这人放了进来。

    这人一冲进宫门就直奔大殿,乍一见到怎么多人在很是愣了一下,然后四下一寻视立即冲到云杉长老面前急声道:“太上长老,天罗宗主大人呢?我这里有紧急军情禀报!”

    “何事如此惊慌?”云杉长老皱了下眉头,说道:“告之我也一样。”

    这人犹豫了一下,立即卸下背后的密封令匣,下跪托举到云杉长老面前急声道:“报太上长老,龙潜城遭遇东荒海大量妖族进犯,现已陷落!那些妖族大军现已杀到槐序重镇城下。槐序守将李飞将军命末将连夜赶来向宗门求援!”

    “什么!!!”云杉长老立时大惊失色,连忙劈手夺过令匣打开展开奏报速看了一眼,立时脸色阴沉如水。

    “那些妖族数量几何?可有大妖王存在?龙潜城是如何陷落的?”云杉长老一边吩咐人去召集重臣紧急商议,一边急声问道。

    报信者面带惊恐道:“那些妖族数量太多,起码有十万之众。另外光是大妖王就不下二十多个!据从龙潜逃回来的败兵所言,入夜后东荒海上忽然刮起狂风巨浪水漫全城,然后一头蛟龙大妖王顺水潜了城中骤然发难,致使城中守兵猝不及防一溃千里。不过那些大妖王似乎都听从一位神秘大妖号令,因为那些大妖王竟学我们人类一样都打出了自己的旗号,唯独那最大的王旗上写着四个大字。”

    “那四个大字?”云杉长老立即追问道。

    报信者吞了下口水,骇声道:“吞天大圣!”

    “咳咳咳!”慕容凤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见众人一脸古怪的盯着她,连忙干笑道:“你们继续,继续。”

    云杉长老捏着奏报,向众人客气道:“如各位所见,我们神刀门似乎又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所以还请各位先到秋宫暂住。”言外之意就是强留他们在秋宫中,避免走漏消息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儒道两派全都看向慕容凤,显然都以她为主。

    慕容凤点头道:“如此就叨扰贵派了。”

    “冕下客气了。”云杉长老没有心情继续挽留几人,直接转身赶往议事大殿,就连刚去磨刀谷面壁思过的天罗孤辰都被强行召唤了回来。毕竟事关神刀门安危,面壁思过什么的等打退了妖族大军再说也不迟。其实云杉尊者自己也很清楚,她只是一个妇人,虽有实力却无权谋,根本难以在这危难之际统御全局。所以天罗孤辰无疑就是最佳的人选。

    而天罗孤辰也是个狠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立即清洗金家,直接将金家夷灭三族,整个金家上上下下除了那不知所踪的金刀老祖外数千口人全部被押至东城门外齐齐斩首,整个斩首过程一直持续天明才结束,鲜血几乎染红了整条护城河。

    而天罗孤辰所下的第二条命令就是将从金家搜出来的所有财富全部充作军费犒赏三军,并同时命令青元道君率领捧日军连夜驰援槐序重镇,并严令青元道君最少坚守住三天,等浮屠军支援赶到!

    因为那槐序重镇乃是寿漾平原东线的唯一雄关,一旦陷落那十几万妖族大军将会如洪流般冲入人口稠密的平原地区,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为此天罗孤辰甚至将神刀禁卫军都派给了青元道君指挥,只留下擎天军拱卫首阳城。

    然而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妖族大军并非东荒海一路,而四海齐出足有百万之众!

    只不过四海妖族并非只攻白鹿洲一洲,而是除了那神秘莫测的云麓洲外其余八洲皆受到了妖族大军的进攻。

    其中要数被魔道侵占的九丘洲打的最为惨烈,仅仅一天一夜魔道邪门数万修士以及上千万平民全部被妖族大军屠戮一空。曾经的妖族圣地九丘洲再次被妖族夺回并兵锋直指一海之隔的魔道老巢幽渊洲。

    而情况勉强还好的当属墨门的青莲洲和儒门的云洲,道门的九宫洲,以及易守难攻的天台洲。至于佛门的净莲洲也没能幸免,消息传来时据说已经沦陷了大半,算是局势糜烂最糟糕的一洲。

    而综合各方陆续传来的消息,天罗孤辰得出结论这是一次蓄谋已久的妖族大反攻!

    并且还是一次时隔千年人族与妖族之间新一轮的种族大战!

    这场大战注定是一场不死不休的战争,并且最终决定谁将成为天元大陆新的主宰者!

    正当天罗孤辰忙的焦头烂额时忽然又有噩耗传来,南边的金光寺也遭到了妖族大举进犯,只不过不是东荒海中的妖族大军,而是一些备受人族压迫躲藏在南疆密林中的妖族奴隶举兵反叛了。

    “这帮秃驴!孤早就提醒过他们对待妖族要恩威并施,不可一味压迫!”天罗孤辰拍案怒道。

    天衍道君出列拱手道:“宗主,南疆妖奴反叛虽因金光寺过度压迫所致,但同时也给了我们一个警醒!要知道妖性难训可不单单是南疆妖奴才有的问题,那佛门净莲洲为何会在短短一天之内沦陷大半?还不是因为佛门对那些妖奴压迫太甚!而我们这首阳城中豪富遍地,几乎家家都有豢养妖奴,光是注册在案的各类妖奴就不下数万,这不得不防啊!”

    天罗孤辰闻言立时惊出一冷汗,要知道着数万妖奴还只是注册在案之数,而没有注册在案的有多少?数倍?甚至是数十倍?这其中只要有一小撮妖奴心生反叛那后果也是难以想象的。

    “查!给我严查!”天罗孤辰立即疾言厉色道:“马上清查城中所有妖奴,谁都不能例外。凡注册在案的妖奴一律施加禁制严加看管,而那些没有注册在案的非凡妖奴一律抓捕充作公用。”

    “臣反对!”

    “臣也反对!”

    “宗主,此令不可出!否则城中必将掀起大乱!”

    “臣附议!宗主请听老臣一言,那些无籍妖奴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豪商户下车马辎队,这些人财大势众,利益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另一类则为平民家中隐户,这类妖奴一为饲宠,二为畜力。前者无害,后者乃是一家壮力。若是强行充公势必会引起全城无数民众的抵制。而且此令一出,势必又会给下面那些奸邪恶吏可趁之机,到时候敲诈勒索、中饱私囊还是其次,就怕有人下手太狠而激起民怨沸腾啊!”

    天罗孤辰没想到自己这条政令刚出口就遭到了一群重臣的强烈反对,一时间气的满脸涨红,拍案怒道:“既然孤令不妥,尔等可有妙策?”

    群臣立时哑然失声,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全成了哑巴。

    很显然天罗孤辰这条政令触及不单是先前所说的那两类人,恐怕这满朝重臣才是此令最大的受害者。

    毕竟豪商富户再怎么财大气粗也是一帮凡人,而一帮凡人怎么敢和高高在上的修士叫板?

    而这满朝重臣那家没有豢养成百上千妖奴在各地农庄里日夜劳作?但是注册在案的恐怕还不及百分之一,甚至是千分之一。

    这要是一纸政令彻查下去,大家都得大出血,甚至动摇家族根基。所以天罗孤辰此令一出才会引起群臣的强烈反对!

    天罗孤辰没想自己到刚灭了一个金家,又有大敌当前,这满朝重臣依然如此自私自利,为了一己私利竟敢公然对抗他的宗主命令。

    “退朝!”天罗孤辰满腔怒火无处发泄只能甩手而去。他也想过再起屠刀来个杀鸡儆猴,然而这种事只可一不可二,否则他可就不是被赶去磨刀谷面壁思过那么简单了。

    群臣虽然逼退了天罗孤辰,但心里都清楚这事没完,如果不能打消宗主那念头,大家以后都别想过安生日子。所以一个个互相暗递眼色退出了大殿。

    天衍道君把这些人的神色瞧在眼中,心中却是一阵冷笑。忽然这时有人急匆匆来到他身边低语了一句。

    天衍道君立时脸色一变,定住脚步连忙转身直奔后殿追上一脸阴沉的天罗孤辰。

    “爱卿,孤心甚烦,容孤冷静一下,有事等会儿再禀吧。”天罗孤辰叹气道。

    天衍道君扯了下脸皮,一躬身道:“宗主心忧臣不能分担甚为惶恐,但怎奈兹事体大不能不禀!”

    天罗孤辰苦笑道:“还有什么糟心事吗?难道又是那里传来噩耗了?”

    天衍道君不敢抬头道:“禀宗主,昨晚有贼人趁乱夜闯天牢劫走了一个要犯!”

    天罗孤辰皱了下眉头,疑惑道:“天牢重地不是有鬼刀道君镇守着的吗?为何直到此时才来禀报?被劫走的是何人?”

    天衍道君苦笑道:“鬼刀道君昨夜被臣派去清洗金家在城外的各处农庄了,没想到有贼人趁虚而入劫走了杨修!”

    “杨修?”天罗孤辰一脸疑惑道:“这是何人?犯了何罪?天牢何时有此要犯了?”

    天衍道君立即将那杨修的来历与身份如实禀报,然后苦笑道:“金家已灭,那杨修本来能重获自由的。没想到来了怎么一出,也不知道是何人多此一举!”

    天罗孤辰却想的更多,双眼微眯问道:“你刚才说那杨修与那位关系非凡?”

    天衍道君立即意识到天罗孤辰口中的那位是指谁,瞬间也是脸色一变,惊恐道:“难道是那位所为?但这说不通啊!”

    天罗孤辰立即摇头道:“绝不可能是那人所为,因为以那位的身份只需言语一声,我们就得乖乖的将那杨修安然无恙的放回去。但不管怎样此事涉及到了那位,嗯,你先让血饮真君去探探那位的口风再做打算。”

    “是,臣遵命。”天衍道君赶忙告退。

    待园中只剩下了天罗孤辰一人,这位神刀门宗主才感动一阵身心俱惫。

    这时一道光影闪显出现在天罗孤辰身旁,天罗孤辰赶忙收起疲态躬身见礼道:“云杉长老可是追踪到那金刀老祖的下落了?”

    云杉长老神识分身摇摇头,道:“那金刀已经遁进了北方的蛮荒森林不知所踪,但我却发现蛮荒森林中的妖族有大举集结南下的迹象,特来警讯你一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