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大戏开幕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果真好手段。【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水镜老祖捋须赞道。

    这时一位侍卫急匆匆的走进来在天罗孤辰身边低语了几声,天罗孤辰脸色一讶连忙对众人微笑道:“还请众道友见谅,刚刚又来了贵客,容孤亲自相迎。”

    竟然是天罗孤辰亲自出迎!就算是D虚尊者也没这般礼遇吧?

    众人心中无不大讶,纷纷猜测来客的身份难道是那位不世出老怪物?

    那金琇泉皱了下眉头,然后闪过一丝冷笑也起身带着一大帮人跟着出去瞧热闹。他这一带头立时大殿内有半数以上的修士也跟了出去,毕竟八卦之魂是不分年龄性别和修为的。

    “应是赵师来了。”水镜老祖展颜一笑,然后也跟着起身向殿外走去。一帮儒生立时呼啦啦的跟上。

    在另一个角落的众道门子弟也纷纷起身随着杜冠庭一起向殿外走去。

    很快大殿外聚集了一大帮看热闹的修士,不知道还以为都是来相迎那位贵客的。

    这时就见一队黑甲骑士护卫着一架巨大的宫车直入宫门径直开到大殿台阶下打横停了下来。

    天罗孤辰一整衣袍,面带和煦笑容的朗声道:“赵姑娘亲临真是令孤倍感惶恐激动啊。”

    “赵姑娘???”在场不少人一时面面相觑全都冒起齐刷刷的问号,纷纷互相打听这位赵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值得天罗孤辰亲自出迎?

    而知道来者身份的儒道两派全都默契的保持了沉默。

    这时就见刚刚停稳的车厢内传来一声质感十足的悦耳声音轻笑道:“天罗宗主说笑了,阁下带着怎么多同道一起出迎小女子,该说惶恐的是小女子才对。”

    这下子出来凑热闹的众人全都尴尬了,但又不能说自己只是看看谁有怎么大的面子能让堂堂一派宗主亲自出迎。

    而听这声音似乎这位赵姑娘还很年轻啊!?

    这时车门开启,众人无不垫脚瞪大了眼睛,却见先下来是一位面容十分俊朗的年轻人,一身笔挺的礼服却是从未见过的款式,穿在身上尽显英姿。

    人群一片议论纷纷,忽然就听有人惊呼道:“是剑痴!他就是那天星宗浮云老怪的弟子剑痴!!!”

    人群立时一片哗然!

    混在人群中的杜冠庭瞥了一眼刚才惊呼声响起的地方恰好是金家之人所在之处,而那金琇泉更是毫不掩饰一脸冷笑。

    人群的S动不可避免的传染开来,毕竟涉及浮云老祖与一条传说中的极品灵石矿脉,就算是墨门这样的顶级大门派也坐不住,更何况在场的一些二三流的小门派了。

    而面对虎视眈眈的众人,剑痴却一脸淡定的微微抬起手。

    然后就见一只柔胰轻轻的搭在剑痴的手臂上,跟着一位身穿月白长裙的绝色美人面带优雅笑容的从车上款款走了下来。

    人群的S动立时戛然而止,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盯着这位绝色美人。哪怕是见过这位真容的儒道两派此刻乍一见到化后妆的她也是彻底被惊艳到了。

    不过令许多人不解的是此女虽然生的美若天仙,但是身上却只有十分微弱的真气波动,分明只是一个练气初期的小菜鸟,这样的女人不是金丝雀就是某位大能的后辈,但即使如此也不值得让堂堂神刀门宗主亲自出迎吧?

    “咦???”人群中的星宿老怪忽然发出一声轻咦,总觉得此女似乎在哪里见过?但按理说如此绝色美女理应过目不忘才对,怎么只会似曾相识?

    天罗孤辰立时一脸微笑的走下台阶迎上前,微微致礼道:“久闻赵姑娘大名,今日一见果真令孤心生惊叹啊。”

    慕容凤优雅轻笑道:“没想到天罗宗主也是位风趣人呢。”

    众人一听二人的对话与态度心中再次疑窦丛生,因为就算此女是某位大能的后辈,天罗孤辰也用不着这般放低身段去迎合人家才是啊?难道此女真的大有来头?还有站在一旁充当护卫的那剑痴怎么看都是一脸有恃无恐的模样,难道说神刀门真的准备与天星宗撕破脸了?

    此刻就连儒道两派也都心生疑惑,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慕容凤除了才色无双外,只有与道印尊者有所交集,但显然光凭一位道印尊者是不可能让神刀门宗主如此以礼相待才是。

    天罗孤辰呵呵一笑,转身相请道:“冕下能光临弊派就已经令孤倍感荣幸了,还先请里面坐。”

    慕容凤嘴角含笑微微颌首致意随着天罗孤辰往前走去,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无不彰显豪门贵胄才应有的大气优雅。

    正当慕容凤准备迈上台阶时忽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冒了出来!

    “且慢!!!”

    众人齐刷刷的扭头瞧去,就见金琇泉带着一帮人横在大殿门前的台阶上。

    天罗孤辰脸上微笑依旧,但眼神却已经冷如寒冰,但嘴上却依旧温和问道:“金堂主可是有事要奏,孤现在还要招待贵客,不如等明日如何?”

    金琇泉也是一脸和善笑容道:“宗主大人,本堂主对这位贵客的身份好奇得紧,竟能劳您大驾亲自出迎。我想在场不少同道也是对这位姑娘的身份很好奇,不妨您就先介绍一下贵客的来历,也好让大家心里有个底。”

    站在金琇泉身后的不少各派修士也纷纷出声附和,显然金琇泉暗中已和他们都交过了底,所以一个个皆是面带冷笑的跟着起哄。

    天罗孤辰一眯丹凤眼,微微一笑道:“金堂主,我身边这位赵姑娘可是深得儒道两门经义的才女,其才情可是令孤仰慕已久,所以才会亲自出迎。”

    慕容凤给儒道两门讲经的事情也就是今天,这位天罗宗主却如此了解显然早就安排人手监视血饮府邸了。

    不过慕容凤却丝毫不显惊讶之色,脸上始终带着优雅笑容说道:“天罗宗主夸赞了,小女子我只是恰巧熟读过几篇经文而已。”

    天罗孤辰连忙摆手笑道:“赵姑娘何必自谦,若只是熟读几篇经文可不能让两位道尊与三位大儒执弟子礼的哦。”

    此话一出,立时引起一片哗然。不少人更是偷偷看向站在后面的儒道两派。

    三位大儒与摘星观宗主杜冠庭对视一眼,便带着各自的门人弟子齐齐上前向慕容凤行礼齐声道:“见过赵师。”

    慕容凤无奈的优雅一笑,但也马上回了一礼。

    见此惊人场景,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

    金琇泉这时再次冷笑一声道:“宗主大人,还有各位道友,我想你们是不知道这位赵姑娘真实的身份吧?”

    “哦?”天罗孤辰故作讶然道:“金堂主听你这语气似乎知道赵姑娘还有别的身份不成?”

    “不错!”金琇泉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傲然一笑道:“不过为了避免有人说在下空口无凭,所以我特地请来了恰好身在城中的佛门高僧来揭发这妖女的真面目!”金琇泉指着慕容凤冷笑道。

    现场再次一片哗然,然而很快被阵阵随风飘来的梵音给掩盖了下去。

    下一刻城中忽然金光冲天,然后就见一群身裹金色佛光的和尚凌空渡来围聚在宫门外俯视着众人。

    天罗孤辰脸色立时Y沉如水,没料到这帮秃驴竟如此不给他面子,即使已经让云杉太上长老去和这帮秃驴提前暗中打过招呼了还敢跳出来搞事!

    金琇泉仿佛胜券在握,呵呵冷笑道:“宗主大人,佛门高僧已到,你若是不相信在下的话,何不请高僧们做法让这妖女露出原形来!”

    这下子所有人目光都聚集在了天罗孤辰与慕容凤二人身上,想看二人如何反应。毕竟金琇泉摆下怎么大的阵仗分明是胜券在握,若是结局闹出个大乌龙他绝对会无颜活在这世上,即使他想活别人也不会让他活下去。而且瞧双方这般剑拔弩张分明是彻底撕破最后那点脸皮了,若是金琇泉真的证明了慕容凤见不得人的身份,那么天罗孤辰也必将无颜继续呆在神刀门宗主的宝座上。

    回过神后的众人这才惊觉自己貌似处在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中心,有一种见证历史时刻的激动之情在心中涌动。

    当作为当事人的天罗孤辰可就没有什么好心情了,面对咄咄*人的金琇泉,他一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但是他忌惮可不是金琇泉这跳梁小丑,也不是那金刀老组,而恰恰是站在他身边一副瞧好戏表情的慕容凤。

    别人不知道这位赵姑娘的来头,天罗孤辰心中可是很清楚。因为他不但从血饮真君那里获取了第一手情报,还从潜伏在天星宗内部的暗子手中获取了更多不为世人所知但绝对能震惊整个天元大陆的情报。

    正当天罗孤辰急思对策之时忽然一个爽朗的声音响起。

    “佛门高僧到访岂能拒之门外,这可不是我们神刀门的待客之道。”一股恐怖的尊者威压从天而降,让所有人的心头都为之一惊。

    旋即就见一位打着短褂赤着两条精壮胳膊,须发皆张的老者凌空踱步而来。

    金琇泉立即面带恭敬的转身行礼道:“恭迎老祖宗。”

    众宾朋也赶忙转身行礼,齐声道:“拜见金刀尊者。”就连身为神刀门宗主的天罗孤辰也不得不躬身行礼叫了声:“恭迎金刀长老。”

    来者正是神刀门四位太上长老之一的金刀老祖!

    但给人第一眼的感觉就是这位金刀老祖强壮的不像话,一身短褂根本遮不住那块块隆起的腱子R,面相更是豹头环眼须发如剑宛若一位征战沙场多年的绝世猛将,而非一位已修炼千年的世外高人。

    金刀老祖都亲自出面了,宫门守卫自然硬着头皮打开厚重的宫门将让那群气势汹汹的秃驴给让了进来。

    结果主人家还都没发话呢,这帮秃驴却都先擎着各自法器将慕容凤围了起来,然后越众而出一个老和尚冷冷道:“妖女还不速速显出原形!!!”

    天罗孤辰生怕这些秃驴一言不合直接动手,那绝对会引发不可挽回的严重后果,赶忙横C一步拱拱手道:“慧法禅师且慢,请听我一言,我想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

    “没有什么误会!”这老秃驴丝毫不卖天罗孤辰一点面子,须发皆张道:“这妖女在天河府城勾结魔道妖人害死我佛缘寺的金刚大师,若不是有位知情的施主秘密相告恐怕老衲还被蒙在鼓里呢!”

    老和尚此话一出满场哗然!

    因为谁不知道一剑劈死那金刚妖僧是那位不知来历的剑魔!而听这老和尚所言似乎此女与那位神秘的剑魔也有瓜葛?

    那今晚这场大戏还真是跌宕起伏,高C戏码一波接着一波啊!

    这时水镜老祖看不下去了,挺身而出道:“老朽倒是有一言想请教慧法禅师。”

    老和尚眉头一皱,佛门高僧打嘴炮可是不怵任何人的,除了儒门外……

    现在瞧这意思这位大儒似乎站在了那妖女一边要和他好好理论一番了。

    老和尚虽然很想出手擒下那妖女,但怎么多人看着只能硬着头皮冷声道:“不知水镜先生有何指教?”

    水镜老祖捋须轻笑道:“指教不敢当,只是事发当晚老朽的两位劣徒也在场,所见所闻却令老朽心生纳闷啊!”水镜老祖没有给老和尚任何C嘴的机会,直言道:“老朽弟子从当时双方争斗的中获知事情的起因似乎是因为贵寺的那位金刚大师坠入了邪道,C控妖兽竟屠了那上龙爪村三百多条无辜村民才会引来那剑魔一路追杀至天河府城。不知是否确有其事?”

    观众们很配合发出一片惊哗,无不惊叹这剧情反转的貌似有点快啊!

    “哼!一派胡言!”老和尚立时怒道:“事关佛门清誉还请水镜先生不要妄言!弊寺金刚大师乃是佛门得道高僧,岂会坠入邪道做出屠害无辜村民这等丧尽天良之事?这分明是魔道妖人故意栽赃陷害混肴视听意图掩盖事情真相毁我佛门清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